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448章 垃圾(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副县长周福泉就如水龙头开关,他从侯卫东办公室出去以后,陆续有人进来汇报工作。

能到县委书记办公室汇报工作的人当然都是成津县上得台面的头头脑脑,侯卫东作为县委副书记,亦需要直接接触手下干部,需要将名单上抽象的名字与活生生的人结合起来,因此来者不拒,耐心细致,到了十一点,他已经与法院院长、交通局长以及城关镇党委书记分别谈了话。

等到城关镇党委书记好不容易清静下来,已到中午吃饭时间,桌上的红机电话又猛地响了起来,是市委政法委书记杜正东的电话。

杜正东交待道:“我和邓家春就要到了,不要惊动其他人,我们三人先见面,下午才正式与县里同志见面。”侯卫东道:“杜书记,我们在县委小招待所见面,那里清静一些。”

他是初到成津,对情况不熟悉,因此就将会面地点安排到了县委小招待所。

放下红机电话,他把县委办主任胡海叫到了办公室,道:“等一会,市政常委政法委书记杜正东同志,还有新任县委常委、公安局长邓家春同志要到成津,中午饭安排在县委小招,不到餐厅,就在那天我住的那幢楼,收拾一个房间出来。”

还没来得及喝口茶,等到胡海刚刚离开,县委副书记高小楠来到了办公室,他长向很胖。特别是肚子鼓得挺高。笑如弥勒:侯书记,伙食团的伙食难吃,中午我们到外面去吃饭,与宣传部的几个同志见面。”

侯卫东见是副书记高小楠,笑道:“高书记别客气啊。”

他伸手从抽屉里拿出来一罐好茶,递给高小楠,道:“这是益杨的青林茶,正宗地明前茶,通过益杨茶行冷藏,味道很不错。”

高小楠是分管宣传口地副书记。他以前当过教师,当过教育局长。还当过宣传部长,一直都是宣传教育文化这条线上。在成津这个经济条件落后的地区,这条线并不吃香,高小楠为人处事又有些软弱,在各镇各局行基础也不厚,因此。在县领导里面,算是比较窝囊的。

以前县里的格局,是李太忠这个地头蛇纠集了一批人,在县里自成一股势力,除了章永泰以外,谁的帐也不买,高小楠受过几次窝囊气。

这一次章永泰车祸死后。作为副书记。他完全可以争取再上一个台阶,最初他也动了心思。到市里跑了跑,很快就知道无戏,便一心等着新书记上任。

侯卫东人年轻,前途一片光明,高小楠把他看成了大牛股,便想着主动与侯卫东搞好关系,以后在县里就不会那么被动,上午在县宣传部开了会,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主动跑过来拉关系。

“呵,益杨上青林茶,好茶,还改了包装,很高档。”

高小楠没有客气,接受了侯卫东的礼物和益杨上青林共善意,在岭西传统中,茶、竹、梅、兰被喻为四君子,同事之间相互赠送茶味,是很友好的行为,也很高雅。

在益杨,顾铁军接管土产公司以后,生意逐渐有了起色,除了铜杆茹以外,还将青林茶味也收归旗下,改了包装,价钱也“嗖嗖”地往下窜,尽管茶叶品质基本上一样,可是改了包装,价格翻了数番以后,销售量却大大提高。

每年顾铁军都通过侯卫东的关系,送了不少好茶给沙州市委领导,侯卫东离开沙州之时,特意带了十几罐,准备送给同事。

侯卫东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高小楠是副书记,应该成为很好助力,所以他很客气地道:“高书记实在对不起,中午有约了,改天我请你吃饭,你是老成津,对成津了如指掌,很多事情还得请你支持。”

高小楠见侯卫东没有顺口约自己一起吃饭,猜到他确实有事,拿了罐装茶味,道:“侯书记是真的客气,你主持县委工作,我是百分之二百地支持你地工作,今天你忙,这顿饭就先约在这里。”

侯卫东在九点钟还觉得成津的事是狗咬乌龟无处下口,此时坐在办公室里,各方人员纷纷在面前露脸,在汇报工作地同时,也向新书记表了态。

“只要肯向组织*拢,就不是一件坏事。”侯卫东暗道。

同样一件事,从不同的角度看就有不同地结果,从某些人的角度来看,今天来汇报工作的人是墙头草,随风而倒,而从侯卫东的角度来看,这些汇报工作的人是向组织*拢,至少心里还有县委,还有县委领导。

侯卫东见时间差不多,就准备到县委招待所,刚到门口,组织部长李致就走了过来,她未语先笑,道:“侯书记,中午到哪里吃饭,我请你。”

侯卫东顺手将门关上,抱歉地道:“对不起了,改天吧,我中午有事。”

李致手里有几件未了之事,都是章永泰交待地任务,原本已经准备实施,但是事到临头,却由于章永泰出了车祸而暂时搁置,她就想单独请侯卫东吃饭,顺便汇报这些事,看侯卫东是否有调整乡镇班子的意愿。

在益杨,分管组织的副书记另有其人,此人与章永泰始终尿不到一壶,章永泰几次做工作,都没有多少成效,他向周昌全汇报以后,就将此人送到岭西党校离职学习,组织工作就由章永泰直管。

李致心里藏着章永泰的事情,这事压得她很难受,此时见走道无人,便说了一句:“章书记车祸前,对人事工作有些调整,我想就此事作一个汇报。”

侯卫东立刻打断李致,道:“这事单独谈。”

他这几天准备与所有县委常委都作一次谈话,第一个要谈的就是组织工作,整顿矿业秩序,就要涉及到各镇班子,掌握一手情况以进行适度调整很有必要,这事或许要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是权力分配和利益分配,章永泰之死或许也与此有关,在没有摸清成津大体情况之前,他不能急于表态。

侯卫东见李致似乎心中有话,他适时地转了话题,道:“赵东部长与我谈了很久,他对成津寄予了厚望,准备将基层组织工作的试点放在这里,这是一件非常重要地事情,市委组织部那边具体负责人是粟明俊常务副部长,他是很好地领导,对成津的事情很关心,你记着与他多联系,需要我出面地时候,你就直说。”

基层组织试点一事,市委组织部早就放出风来,成津、吴海、益杨、临江争得很历害,成津县委组织部汇报材料都有厚厚一本,春节还专门去做了工作,但是赵部长一直不松口。

李致也准备向侯卫东汇报此事,没有料到这位年轻的县委副书记已经不动声色地将此事办成,她暗道:“还是应了哪句老话,老大难,老大难,老大出马就不难。”

口里道:“侯书记,万事俱备,我们难道还搞不好这个试点,这事你就甭操心了,到时请你看成果。”

侯卫东叮嘱道:“市委高度重视基层组织的试点工作,我们要把工作做扎实,否则就辜负了领导信任,也影响我们今后工作。”

到了县委招待所,胡海门口探头探脑,帮着侯卫东开了车门,道:“已经安排好了。”

侯卫东还对胡海不敢完全信任,他道:“今天要辛苦你了,杜书记吃了午饭要午休,两点半,请蒋县长、蔡正贵、李致、县政法委员会成员、公安局的班子成员到会议室,杜书记要和大家见面。”

正说着,两辆小车出现在了县委招待所门口。

“杜书记,欢迎。”

杜正东见侯卫东等在县委招待所门口,对其态度很满意,他看了一眼胡海,介绍道:“这是邓家春同志。”

侯卫东和邓家春都是周昌全亲自点的将,两人对到成津的目的都很清楚,对视一眼,邓家春主动握手道:“侯书记,您好。”

侯卫东注意到邓家春的手掌很多茧子,硬绑绑的,道:“我对公安深有感情,家父、大哥都在公安系统。”

邓家春不冷不热地道:“侯所长、侯支队,我都熟悉。”

他五短身材,黑而瘦,最大的特点就是两条眉毛特别浓,发怒之时,眉毛倒竖,很有些威慑力,当初在武金派出所之时,一米八的王波还有科班出身的罗金浩,在他面前都是规矩得很,不敢造次。

侯卫东虽然没有与邓家春见过面,但是他们间接发生过交集,当年武金派出所里,因为汽车站录相店的事情,侯卫东与录相店老板发生了冲突,跑到了警务室里录寻求庇护,在警务室里罗金浩与副所长王波发生了冲突,邓家春得到消息,一个电话打过来,臭骂一顿,此事便化于无形。

等到胡海离开,三人坐在小客厅里,邓家春第一句话就是:“成津县局与当地接触得太紧,我还要调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