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446章 意外(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准备小爆发,把手机调成静音,尽量不接电话。不过这只是想法,能否实现还得看具体情况。

侯卫东在成津任职的第一夜是多梦之夜。

蒋湘渝带头鼓掌的情景,《水中花》略带忧伤的曲调,一袭白衣如水莲花一样干净的郭兰,低头看文件的周昌全,甚至还有死去的章永泰,都在脑中飞来转去,又重合在一起。

六点钟,太阳正在从太平洋升起,光芒并没有普照大地,只是有一些光线的先锋提前到达了天际,让天空渐渐变亮。

侯卫东准时起床,洗了脸,用电动剃须刀细致地刮掉胡须,原本还想要锻炼身体,却没有带运动短衣裤,便在屋里活动一番,又站在窗前喝凉开水。

昨夜,郭兰则渡过了一个无眠之夜,满脑子尽是侯卫东的影子:从沙州学院那次偶遇开始,县党校的相逢,到县委组织部共事,沙州学院邻居,然后一前一后调入了沙州市委,又在省党校一起读研究生。

郭兰惊讶地发现,在她的从大学毕业这一段日子里,侯卫东居然就如影子一般,始终与自己相伴。她甚至想起了那一次偶然听到了放肆的呻吟声音,想到了这一阵声音,她没来由觉得心里憋得慌,平时心里不舒服,她就不停地弹钢琴,在成津县的招待所里,除了空调的嗡

女人的心思,当真是剪不乱、理还乱,似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起了一大早,觉得屋里闷得慌,郭兰起床到屋外随便走一走,太阳也渐渐升了起来,县委招待所房前屋后有许多大树。随风摇曳,树叶上挂着露珠,在清晨的阳光下生机勃勃。

怀揣着心事,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她又渐渐地转了回来,走回了所住了房子。下意识地抬起头来。正好看到窗口上喝水的侯卫东。

两人怀有共同的秘密,此时目光相对,都有一番感慨在里面,只是由于所处境遇不同。两人的感慨都有些复杂,却又各不相同。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地梦。”卞之琳这首《断章》,在朦胧诗最盛行的八十年代,侯卫东就看过,他一直觉得这首诗作为哲理诗实在有些勉强,更象是一首情诗,此时此景,让他脑海里浮现出了这首隽永的小诗。

美好的早晨时间总是很短暂。当太阳从房屋的角落一跃而升之时。清间的露珠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切都回到了现实之中。

侯卫东来到了赵东地住房。见房门已经打开,轻轻地敲了敲,听到一声“请进”以后,就推门而进。

“休息得好不好,赵部长。”侯卫东当过两任领导秘书,在如何与领导打交道这方面,很是得心应手,加上此进他地身份已经不低,因此并没有刻意去讨好赵东,但亦是保持着对上级领导应有的尊敬,应该走到的环节一步亦不少。

赵东昨晚喝了些酒,又喝了七、八首歌,还跳了舞,晚上洗澡以后,睡了一个好觉,早上起床,自觉神清气爽,神采奕奕,“成津这个招待所不错,处于闹市区,却是绿树成荫,加上建筑也有些历史,住在里面,还让我想起以前的省党校,也是这个格局,当年都是受苏联影响很大,许多建筑都保持着苏式风格,厚重宽大,层高都在五米左右,建筑也是时代地缩影。”

赵东是市委组织部领导,注重的是县委招待所地历史感,侯卫东如今是成津县委副书记,是成津县地主人,他看问题的角度又不一样,他注重的是县委招待所的商业价值,昨晚的估计还有些问题,今天早上他仔细看了看,这块地颇大,绝对不止二十亩。

当然,侯卫东只是有开发县委招待所的想法,想法变成现实还有一段距离,他对赵东道:“赵部长,昨晚听你唱了不少苏联歌曲,看来你对苏联还有挺深的感情。”

赵东道:“是啊,从小就听着《卓亚和苏拉的故事》、《钢铁是怎么炼成地》长大,穿水兵衫、唱歌也是苏联歌曲,我挺有苏联情结。”

“只是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居然就这么轻易地轰然倒地,其中有许多令我们深思地教训,很重要一个问题就是腐败,腐败问题在沙州也不容小视,你是主持县委的副书记,一定要狠抓腐败。”

听到赵东将谈话由闲情转到了正事,侯卫东态度就严肃起来,脸上现出了郑重之色。

“腐败有大腐败和小腐败,大腐败不是常态,也隐藏得很深,小腐败却充斥在社会各个角落,比如公务管理中地吃、拿、卡、要等现象,就是小腐败的具体体现,它的危害性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比大腐败还要严重,老百姓接触不到深层次的大腐败,他们总是通过直观的感受来评价我们党,你作为县委书记,要结合基层组织建设,在预防小腐败方面下功夫。”

“赵部长,我一定按照你的指示,认真抓好基层组织建设。”侯卫东想起昨天在车上所说的事情,又道:“基层组织建设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很难一蹴而就,我想先在成津搞一个由市委组织部亲自联系的试点,有市委组织部的支持,试点工作才能上档次,出效果。”

对基层组织来说,能得到上一级组织部门的指导和跟踪是一本万利之事,官场有一句俗话,叫做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凡是组织部门联系的点,其负责人与组织部门接触得多,得到提拔的机会也就多。

各地都愿意组织部门到自己的地盘上来试点,谁能争取到这个试点,就是本事。

侯卫东作为主持工作的县委副书记,如果能为自己的部下尽量争取得机会,一来可以增加自己的威信,二来可以推动工作,三来可以为部下谋实在的福利,所以就想抓住这个机会将基层组织的试点放在成津。

“这事昨天就车上说了,市委组织部本身就有这个计划,侯书记既然有主动性,那就放在成津搞试点,市委组织部将给你们进行指导,也将跟踪你们的试点工作。”

赵东如此表态,其实是对侯卫东的支持和帮助,从周昌全对侯卫东的任命,他就看出周昌全很是关注成津县,因此,他就将基层组织建设的试点工作设在了成津县,与主要领导保持一致,体现在细小的环节,这就*悟性。

昨天在车上与侯卫东交谈以后,他在晚上就抽时间与粟明俊谈了此事。

侯卫东陪着赵东、粟明俊等人到楼下吃饭,刚下楼,就遇到了县长蒋湘渝。

吃罢早饭,侯卫东、蒋湘渝等人将赵东送到成津县境。

在县境下了车,赵东对侯卫东道:“建立基层组织工作试点的事情,就由粟部长具体负责。”

粟明俊就道:“成津抓基层党建一直很有经验,这是试点工作能顺利开展的基础,至于选点以及工作重点,事情还挺多,到时我们还要经常下来。”

在赵东等人上车之时,郭兰递了一封信给侯卫东,信封上印着成津县委的地址,这是她在招待所找到了信封,她淡淡地道:“这是我们科室的电话,到时可以直接与我们联系。”

当赵东的小车消失在路瑞,侯卫东明白,他现在就是成津县委的主要领导人了,他的决策将影响到成津的发展、影响到成津人的生活、影响成津县的政治结构。

同时,从现在开始,他将直接面对错踪复杂的局面。

蒋湘渝关心地道:“侯书记,你看县委招待所如何,里面环境不错,再买点家俱,也就成了。”

侯卫东心里想着开发这个县委招待所,自然不会住在里面,只是他对成津不熟悉,住在哪里还需要再找一找,另一方面,从那天晚上唱歌之事,他就觉得蒋湘渝也有小小的看法,所以他得拿出自己的意见。

他就婉拒道:“谢谢蒋县长,这事以后再说,现在暂时住在县委招待所。”

上了车,侯卫东将郭兰的信打开,有两页纸,第一页是组织几个科室的电话,包括她自己的电话。

翻看另一页,他的眼睛一下就直了,这张纸上写着一首诗:“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字体绢秀,字如其人,除了这首诗,并无其他一个字。

郭兰也想到了这首诗,这让侯卫东大感意外,他明白,郭兰递信的主要目的并不是给电话号码,而是为了送这一封信。

心有灵犀一点通,大概就是如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