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432章 车祸(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也知道陈再喜的意思,他看了看表,平静地问道:“孔正义几点钟到小招待?”陈再喜立刻道:“一刻钟以后。”

打通了电话以后,宁缺讲了些场面话,就与济道林一道离开了市委,准备到小招待所守株待兔。在去小招待所的路上,陈再喜心里仍然有些忐忑:“如果有人提前通知了孔正义,事情就复杂了。”他看到宁缺一幅成竹在胸的样子,又回想起周昌全的态度,也就没有开口提出此事。

等到顺利地将孔正义带上车,陈再喜心里一块大石头这才落了地,不禁暗自佩服遥控指挥的白包公高祥林。

检举信的内容已经涉及到了周昌全,而且此事的真实成分还比较大,制定方案之时,高祥林特别强调要充分相信沙州市委,说白了就是要相信市委书记周昌全,如今看来,高祥林看事情眼光确实老辣,陈再喜暗自承认道:“我是多疑了。”

宁缺离开沙州境内以后,再给周昌全办公室打了电话,道:“周书记,我已经带着孔正义前往岭西,感谢您对省纪委工作的支持。”

周昌全道:“这是沙州市委应尽之职,何谈感谢。”刚刚死了一位县委书记,财政局长又被双规,他的心情很是压抑,与宁缺敷衍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侯卫东一直默默地守在办公室,他原本以为周昌全多半要在办公室“闷”一阵,不料周昌全很快就道:“请黄子堤到我办公室来。”

黄子堤听到孔正义被省纪委双规,他惊讶得半天合不拢嘴巴。道:“这是什么事。”他与孔正义关系很好,昨天在一起喝酒之时,他还在劝孔正义争取一下副市长的位置,孔正义也被说得心动了。没有料到,今天孔正义就从天堂堕入了地狱。别说副市长成了水中花镜中月,人身自由恐怕都在了问题。

周昌全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想听一句实话,孔正义的事情,会不会牵涉到你身上。”

黄子堤没有料到周昌全说得如此直接,略为思忖,便道:“这些年来,为了沙州的财政收入,老孔可是费尽了心血,谁想到是这个结果。”他叹息一声。又道:“我和老孔关系很不错,闲起在一起也打打牌,另外,还有些费用也是由老孔处理。”他强调道:“这些费用都是为了公事,我个人没有从老孔哪里得什么好处。”

黄子堤所说,周昌全都清楚,他道:“没事就好。孔正义被双规,我估计还得牵出些什么人来,如此一来,沙州势力有些乱。你是分管组织书记,要提前作些准备。”

“沙州安定团结地局面来之不易,我们绝不能因为这些事情影响沙州的发展大局。”

黄子堤就道:“既然是省纪委高书记亲自批示的案子,孔正义肯定是出不来了,财政局长位置很重要,不能空着,现在有两个方案。一是选一个副局长来主持工作。另一个方案是任命一位新局长。”

周昌全将第一个方案否决了,“孔正义被双规。说不定还会涉及到班子其他成员,第一个方案不行,我的意思是挑一个财政系统以外地人来出任财政局长。”

黄子堤将熟悉的正处级干部在头脑里梳理了一遍,道:“益杨县县长季海洋为人正派,工作经验丰富。”

季海洋一直在益杨县工作,曾经当过县委副书记,与黄子堤关系不错,更重要地是,他并不是刘兵派系,虽然是县长,却与刘兵走得并不近,这是周昌全很看重的一点,也是他选拔干部中的隐秘。

黄子堤曾经是市委大管家,跟着周昌全的时候很长,对其心理摸得很准,提出季海洋这个人选,针对性很强。

周昌全心里也有些踌躇,财政局长是很关键的职位,而季海洋并不是他的首选目标,甚至连备选目标都不是,只是孔正义当了财政局长的时间不短,与多数局行领导都有牵连,如果新任命的财政局长亦被孔正义一案牵涉进去,对于沙州市委来说就是一个政治笑话。

季海洋一直在县里工作,任县长时间不长,从这一点来说,倒是接任财政局长的合适人选。

周昌全很快就将任用季海洋地利弊考虑了一会,同意了黄子堤的意见。

之所以同意季海洋,还有更深的想法,孔正义当了多年财政局长,业务精熟,这一次被双规,百分之百是内部人搞鬼,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这句话是经历过血泪的经验之谈,如果让一位副局长主持工作,如果此人是内鬼,则后患无穷,搞不好事情还会变得更坏。

周昌全自问是经得起检查,坦荡无私,可是对于手下的干部,他则带着三分怀疑,水至清则无鱼,这是他从政得出的经验,也是他经常对一些小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当然,水浑到什么程序,他作为市委书记是要严格掌握,孔正义曾经是他最信任之人,如果检举信上地事情被查实,他绝对不会回护,一来这种严重违反党风政纪的事情,作为一位有二十多年党龄的共产党人,他不能容忍,如果不严肃处理,沙州整个干部队伍将随之感染,二来孔正义如此行为已经超出将水微浑的程度,而是直接将水严重污染,这就超出了他能容忍地底线。

只是作为沙州市委书记,周昌全也不愿意看到沙州有过多干部卷于孔正义事情,因此,让季海洋坐镇财政局,可以避免有人利用此事搞乱沙州,安定团结的局面是地方发展的必要条件。

两人一合计,便决定了季海洋的命运。

侯卫东暗道:“真是天上掉下来一个馅饼,季海洋肯定想不到他会莫名其妙地成为沙州市财政局长。”市财政局长虽然与县长同级。但是重要性却不可同日而语,财政局长都是强势领导地心腹,而且手中掌着财权,权力极大。

“周书记到沙州工作之时。黄子堤还只是市委副秘书长,七、八年时间。他就一跃而成为市委副书记,也确实很有独到之处,他所提的建议即能藏些私货,还总是能恰到好处地适合周书记的要求,这就是本事啊。”侯卫东对于黄子堤提议地时机很有些佩服。

黄子堤与洪昂是两类人,洪昂就是正规军,要打仗总是堂堂堂正正地与对手博弈,而黄子堤和反政府游击队很有几分相似之处,长于用埋伏、偷袭。以奇取胜,从侯卫东个人来说,他更倾向于洪昂,反政府游击队虽然历害,可是十有八九会被正规军追着跑,实力总是阴谋地天敌。

“常委会提前开吧,就定在明天下午。议题就增加季海海洋之事,其余不变。”周昌全在黄子堤离开之前,又交待道:“此事你要亲自与赵东谈一谈,让他基本了解情况。明天还是按照程序由他提出来。”

在沙州,这种事情只要周昌全点头,就算办成了,细节从来不过问,今天他却主动提出来与赵东谈,虽然这只是一句话,黄子堤却很是敏锐地觉察到其中的不同。道:“周书记放心。赵东讲政治,有原则。”

侯卫东一时还没有领会两人对话中暗藏地玄机。

黄子堤离开以后。周昌全将秘书科小邓送来的文件夹打开,里面是十几个市级部门提出的搬迁申请,他翻看完毕,安排道:“请步海云到我办公室来。”

步海云是典型的周派人物,在市政府里是执行周昌全路线的代言人,接到电话,很快就赶了过来,两人议了议四大班子搬迁一事,周昌全便将孔正义一事简明扼要地给步海云交待了。

步海云同样是吃了一惊,他立刻道:“财政局长得赶紧物色人选,政府这一摊子事情,没有一位好局长绝对不行。”

“季海洋如何?”

步海云沉吟道:“这个,嗯,季县长是很合适的人选。”

“周书记是在给常委们打招呼,事先就在多数常委哪里形成统一战线。”侯卫东揣摩道:“难道,周书记认为在财政局长任命问题上会出现波折吗?如果真是这样,有可能还要让政法委书记杜正东也到办公室来。”

不出所料,过了一会,周昌全又吩咐道:“让杜正东到我办公室来。”

杜正东进办公室之时,手里拿着章永泰车祸案子的初步调查材料,汇报道:“周书记,市局抽调精干力量派人对车祸现场进行了勘察,又请专家进行了分析,只是由于汽车损坏太严重,难以得出准确结论。”

周昌全道:“这就是结论?”

杜正东早有准备,道:“如果是写在纸上的正式结论,只能是驾驶人员操作不当,可是几位专家分析,刹车被弄手脚的机率占了六成,否则经验丰富地驾驶员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侯卫东听到此语,也是吃了一惊,杜正东的意思就是指,在沙州境内,一位县委书记被人暗算了,此事如果被媒体知道,必定是耸人听闻的爆炸性新闻,对沙州政治形象将产生极为严重的影响。

周昌全脸上阴睛不定,过了半响,道:“我们要尊重专家的结论,既然此事不能下准确结论,只能是车祸身亡。”

他对侯卫东道:“在明天的常委会上,增加一条如何在全省宣传章永泰事迹的内容,县委书记为了谋发展,倒在工作岗位上,这就值得大书特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