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424章 陪客(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睡倒了沈浩,这个世界便少了一只嗡嗡乱叫的苍蝇,清静了下来,侯卫东对自己的妙计很是得意,心情便好了起来。

朱莹莹、小曼和另外一个紫衣女孩都是气质美女,多年的刻苦锻炼,让她们举手投足自有别样的优雅,让原本有些昏暗的包间变得五彩斑斓,包间里的气味通常所闷,此时似乎也透着一股清新之气。

侯卫东与前几年也不同了,虽然未满三十岁的同志还可以称为年轻同志,可是他跟随县、市两任书记在身边,潜移默化中受了不小影响,他沉稳地坐在沙发一角,与刘明明有一茬无一茬的聊着。

刘明明一直在注意观察着侯卫东,见这个小伙子是一幅荣辱不惊的样子,暗道:“侯卫东在吴英、刘铁松面前亦是这种不卑不亢的模样,此子不俗。”

作为太子圈中的一员,他接触过太多优秀的年轻人,这些人分为二类,一类是削尖脑袋想钻进他们这一个***,另一类是自以为有本事而笑傲江湖,而侯卫东这种不骄不躁的气度,让他觉得很舒服。

刘明明眼珠一转,他想试一试侯卫东在美女面前的反应,对侯卫东道:“我们别傻坐着,主动请女士跳舞。”

刘明明带头,很绅士地请朱莹莹跳舞,他见多识广,口才亦很不错,不一会,朱莹莹便被他逗得笑了好几次。

朱莹莹一边笑着,眼角余光一边瞟着侯卫东,上一次她是为了一万元钱才答应了步高的要求,她是咬着牙做出了奉献的准备,孰料侯卫东在半途中放了鸽子。事后,步高倒没有食言,爽快地付了一万元钱。朱莹莹想着家里的困境,也没有推辞,大方地将钱收了。

朱莹莹此时的心思颇为复杂:

“一方面是见到了小曼这个规模大档次高的歌城,心里颇不平衡。发=当初在省歌舞团之时。小曼的条件仅比她家里稍好一些。只是小曼做事更干脆彻底,勇敢地钓得金龟婿而归,事实证明,这一个当初受到颇多非议地举动实质卓有成效,而她们这群丽人,仍然要在台子上跳来跳去,还辛苦地串场。”

“另一方面。侯卫东放鸽子的行为,让朱莹莹觉得此人还不算坏透顶,不过,朱莹莹最大资本是天生丽质,被人放了鸽子。她难免有些不服气。”

刘明明道:“如果朱小姐能到公司来当形象大使,我们公司肯定就会提升无数个档次。”

朱莹莹随着其话头,问道:“刘先生在哪里高就?”下午,小曼她们主要在议论沈浩,反而把刘明明忽略了,她只知道刘明明是省城的太子党,具体做什么并不是太清楚。“在岭西开了一家小房地产公司。”

朱莹莹很文雅地道:“刘先生谦虚了。你肯定是房产大亨。步总在沙州新月楼很成功,你做什么楼盘。”

刘明明是专炒地皮。本身并没有什么叫得响的楼盘,他很技巧地道:“我和岭西金越、凯旋都合作过。”

凯旋房产是岭西名气极大地楼盘,正处于岭西地黄金地段,在房地产业有一句很出名地话,“地段、地段,还是地段”,当初为了争夺那一块黄金地盘,岭西几家著名房地产公司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最后,这块地被刘明明拿到了手,让众人都摔碎了眼镜,自此以后,刘明明在岭西地产界算有了名气。

朱莹莹知道岭西金越、凯旋的大名,当初凯旋新楼盘开业的时候,还请她们去搞过演出,她“哇塞”了一声,道:“那我应该称呼刘总了,失敬了。”

她马上又道:“刚才刘总说要我到你的公司去,是不是开玩笑。”

刘明明抚着朱莹莹健康的、充满活力的腰,闻着诱人的少女味道,心里没来由地跳快了些,暗道:“省歌舞团地当真是尤物,难怪步高准备与小曼结婚,也难怪沈浩紧追李颖不放。”口里道:“我的公司生意还行,有莹莹这种人才加盟,自然求之不得,明天请你抽空到公司来看一看,不知有没有兴趣。”

跳舞是青春饭,不能跳一辈子,迟早要转项,朱莹莹听到刘明明邀请,不由得看了小曼一眼,妩媚地笑道:“那就一言为定,明天我回岭西,你给我打电话。”此时她心思就转到了刘明明身上,再也不瞧侯卫东了。

刘明明原本是想让漂亮女子去试探侯卫东,没有料到自己反而与朱莹莹聊得兴起,他是情场老手,见到朱莹莹此等神态,便知八成有戏,他大胆地用手指滑了滑朱莹莹的手心,问道:“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她都很矜持啊。”

朱莹莹感受到了刘明明的挑逗,想着把手从刘明明手里抽出来,抽了抽,没有**,也就随了他,道:“她叫晏紫,在团里跳独舞,平时就很清高,不太合群,以前与小曼住过一间房子,所以过来捧场。”

刘明明继续伸出小指在朱莹莹手指上清清划了划,朱莹莹怕痒,就捏紧了他地手指。

步高见刘明明和朱莹莹连跳了三曲,说说笑笑,就笑着对侯卫东道:“沈浩吵得震了天,反倒把李颖吓退了,刘明明跳跳舞谈谈情,你看朱莹莹的表情,他们有戏。”

侯卫东对朱莹莹的感情有些奇怪,朱莹莹刚才进门之时,他有意离他远远的,此时见她与刘明明有了点暧昧的意思,尽管朱莹莹其实与他没有任何关系,想起她修长的脖子和弹力十足的身体,心里还是酸溜溜地。

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心态,暗道:“这样看来朱莹莹也是一个轻率随便地人,幸好当初禁受住了诱惑,否则现在真的很不爽利。”

不爽利地原因有二,一来或许就被迫与步高成为很好的朋友,成为解不开的战略性合作伙伴,二来见到朱莹莹的为人处事,多半是浅薄的女人,这种女人惹上以后,唯有两个字可以概括—-麻烦,如果变成四个字,就是—-天大麻烦。

想到此点,侯卫东心里的酸溜溜很快就变成了庆幸。

音乐再起,刘明明与朱莹莹再次起舞,小曼对侯卫东道:“侯主任,你是男人,主动一些,请晏紫跳舞。”

晏紫白了小曼一眼,意思是指“小曼多事”。

侯卫东一直未在晏紫的女孩面前投入太多的注意力,听小曼如此说,他也不想显得小家子气,便来到了晏紫身旁,道:“请您跳一支舞。”

晏紫是一身紫身长裙,上面缀着些银色的小点,在灯光下很高贵,她五官并不是太精致,只是这不太精致的五官配合在一起,倒也别具一格,很有些不出来的味道。

她大方地接受了邀请。

侯卫东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这在岭西算是中等个子,晏紫大约在一米六七的样子,俩人在身高上倒也协调。

在专业人士面前,侯卫东不敢托大,客气地道:“我跳得不好,请莫见怪。”

晏紫道:“你不是学这个的,跳得好就是不务正业。”她声音不冷不热,却简单直接,侯卫东听惯了含义深刻的话,猛然间还不太适应,笑了笑,没有答话。

随着音乐两人跳了几步,晏紫问道:“你是沙州的?”

“嗯,是的,在沙州工作。”

“你爹是市委书记还是市长?”

侯卫东笑道:“我爹不是市委书记也不是市长,是公安局的普通退休民警。”

晏紫将头略微仰起来,看了侯卫东一眼,道:“这样说来,你是平民子弟,怎么和这些纨绔子弟混在一起。”听闻沈浩追李颖的事情,晏紫心里就有气,一晚上都没有说话,此时在侯卫东面前不留情面的爆发出来。

侯卫东道:“别这样说,没有人是纨绔子弟。”

晏紫不说话,跳了几步,她冷笑两声,道:“你跳舞水平还行,看来经常涉足乱七八糟的场所。”

侯卫东心里也不爽,暗道:“以为长得不错就可以随意伤人,我偏不买帐。”他反击道:“按你的说法,跳舞的人都乱七八糟?”又道:“即然看不惯,何必来,既然来,何必说这些没意思的话。”

晏紫停了脚步,道:“你这人怎么说话。”

侯卫东松开晏紫的手,礼貌地说了一句“谢谢”,将晏紫丢在了场中。

恰在此时,音乐结束,大家也没有注意到这事。

侯卫东坐回到沙发角度,朝另一边看扶持,晏紫亦是坐在沙发角落里,两人都不满地看着对方。

玩到了十二点,步高提议吃宵夜,侯卫东没有多少情绪,道:“沈浩醉得这么历害,算了,大家闪。”

刘明明问道:“侯主任,你会不会开车?”得到肯定答复以后,道:“你开沈浩的车,带沈浩回去,我还有点事情。”

侯卫东也不多问,接过刘明明送来的钥匙,出去开沈浩的沙漠王子,当车开到门口,歌城两位服务员将沈浩抬了出来。

步高和车上坐着小曼和晏紫,晏紫问道:“刚才请我跳舞的哪人是谁?很没有礼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