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423章 陪客(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喝酒的能力是天生的,酒量的差距*练习无法弥补,而且,酒量大的人一般不喜欢主动要酒,比如侯卫东喝酒是出名的海量,但是他在家里却是滴酒不沾,沈浩好酒,酒量却浅得紧,他喝了酒就会兴奋,毫无节制的兴奋。

沈浩喝了几杯酒,满房间都充盈着他的喊叫声,他逮着步高连碰了三杯,道:“李颖在哪里,别藏着啊,步总是豪爽之人,不准金屋藏娇。”又道:“以后你到岭西来,我找个电视台的美女来陪你。”

步高酒量倒也不差,他不想得罪沈浩,可是也不愿意与其混在一起,道:“李颖有事回岭西了。”

“你别废话。”

“确实回岭西了。”

沈浩大为不满,道:“下午给你说了的事,居然不放在心上,你这人不讲义气,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才是好哥们。”

步高脸色变得不好看了。

刘明明笑着打圆场,道:“兄弟喝几杯,扯女人进来做什么,你要是想**,让步总给你弄两个女的,双飞、三飞都可以,别在这里闹。”

正在这时,场外表演开始了,沈浩是蚂蟥,哪里听得水响,哪里热闹便朝哪里凑,提着酒瓶,拿着高脚酒杯便强拉着众人跑了出去。

歌城的隔音设备颇佳,在楼上是高档场所,楼下则是一片妖怪的世界。低音炮仿佛要将心脏敲碎,一阵白雾仿佛是黑山老妖出行,射灯就如闪电,而在中场扭动着身躯地红男绿女们就若活生生的妖魔鬼怪。

沈浩在这种环境如鱼得水,提着酒杯就进入场中主动变成了妖怪,侯卫东、步高、刘明明等人则来到一处平台上,这处平台比中场稍高五梯。视线很好,即可俯视中场,又可观看台上的表演。

步高与侯卫东并排站在平台的铁栅栏处,步高道:“你是第一次来?”侯卫东道:“我是劳碌命,没有时间。”

步高笑道:“没有时间,说明是做大事,只是这一群小混混才有时间天天在这里狂欢。”他用手指了指下面,自然把沈浩也包括在里面。

他凑在侯卫东耳旁,说道:“这里省城的太子党形成了一个***。=前两年我跟他们接触得多,这群人关系宽,能量大,以前他们一股脑地从政,现在大多数在经商。沈浩是著名的沈少爷,疯得历害,不过没有什么心机。那个刘明明我倒不熟悉,在岭西专门炒地皮,我手里有一块是间接从他手里接的,据说很有些手腕。做事比较地道。”

侯卫东就朝刘明明看了一眼,刘明明正与小曼说着些什么,场内音乐声震天,稍远一些便不能互相听见对方说话。

侯卫东道:“我是奉命陪客,沈浩玩得这么疯,如果出了事,我在周书记面前不好交待。”

步高苦笑道:“他就是这么一个狗臭脾气,只是他在兴头上。不太好办,这些太子党平时也是狗咬狗,可是对外就很团结,他们要维护这群人地整体利益。”三年前。他北上岭西,试图融入省城太子党里面,有一段时间与他们这帮人打得火热,可是总觉得有些隔阂,这几年他事业上进展很快,已经成了气候,惭惭地就与这群人疏远了。没有想到今天偶遇沈浩。又被这块牛皮糖粘住了。

沈浩随着音乐扭动着,一边提着酒瓶大口喝着洋酒。以前在岭西玩闹总是成群结队,今天刘明明不肯到场下,只有他一人疯,难免有些不过瘾,喝着酒,开始东张西望。

此时酒精上脑,他打量着周围一起扭动的人,肆无忌惮地大声道:“操,全是恐龙。”沈浩接连喊了几遍,他全然不知已经犯了众怒,他身边不知不觉多了几个手臂上带着刺青的年轻人,都斜着眼盯着他。

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快步走上平台,他在小曼耳边道:“曼姐,有些不对,小黑皮他们恐怕要闹事,他们围着那个拿酒瓶的人,那人和步总一起来的吧。”步高得知了这个情况,赶紧对年轻人道:“你给小黑皮说,不准闹事,我去把沈浩叫上来。”

步高正往下走,中场已经闹了起来,准确地说,沈浩被人从背后一脚踢出了中场。

沈浩被摔得头昏脑胀,幸好中场经常有人打架,为防撞伤,周围经过处理,没有尖角,还辅了些厚垫子,沈浩并没有受伤,等他翻身坐起来的时候,步高已经到了。

步高先发制人,“操,你怎么和二宫帮弄起来了。=

二宫帮是岭西省很有名的黑社会,所谓二宫,指的是二进官地意思,二宫帮的几位老大最起码是二进宫,因而得名为二宫帮,这个黑社会黑赌毒皆沾,在省城名声坏得很。

沈浩这帮太子党是混上层的,却也不愿意跟这群亡命之徒打交道,因此步高一上来就用二宫帮来吓他,其实二宫帮根本没有延伸到沙州。

沈浩正想发作,冷不丁听说是二宫帮的,一股子怒火便发在了步高身上,道:“这是你的地盘,我被人阴了,这帐怎么算。”

步高看到沈浩被打,心里着实高兴,口里道:“算了,上去喝酒,沈哥是什么身份,别跟这些烂仔一般见识。”

随着步高一起下场子的年轻人下到台子里,与踢人的年轻人耳语了几句,那些年轻人倒也没有继续闹下去,陆续离开了中场。

沈浩骂骂咧咧地回到了台上,刘明明也是存心看他笑话。故意道:“沈少,怎么摔到台子下在去了。”

“妈的,老子找人弄死这些王八蛋。”沈浩恶狠狠地道。

这时,传来地激昂的音乐声,主持人用激荡昂扬地声音宣布岭西来的莹莹小姐为大家来一段热舞。

侯卫东在电视里看过朱莹莹跳了好几次舞,多是为歌手伴舞,走的是纯情路线。这一次出场,则是一身短小的紧身服,修长的腿,细细地腰,不屈不挠的胸,随着节奏强烈的音乐干净利索地地扭动着,专业选手地职业素质立刻震住了场内的观众,他们跟着演台上朱莹莹的节奏,卖力地跳了起来。

自从到了益杨县委办。侯卫东几乎每天都接触的都是一本正经地场合,在他们那个舞台上最讲究—-稳重,基本上没有身体上的动作,大家互是用脑袋和嘴巴进行着角逐,身体似乎渐渐地被忽略了,只为了适应沙发而存在。

此时,见到朱莹莹热情奔放中带着性挑逗地劲舞,侯卫东身体似乎也苏醒过来,他目光集中在朱莹莹弹力惊人的腰枝上,身体随之轻微地扭动起来。

沈浩看得呆了。半张着嘴,看了好一会,他猛地将手中的酒瓶往下面碰去,对平台上的一众人道:“李颖我不要了,这妞是我的,你们不许给我争。”

“拿酒来。”他叫道。

酒瓶直接飞向舞台下,碰在了几个圆形地灯管上,发出一声巨响。平台上地人群短暂骚动,但是见没有其他动静,又随着台上朱莹莹的节奏舞动起来。

侯卫东是奉命陪客,此时见沈浩闹得不成样子。心里着急,听到沈浩又在叫酒,猛然间灵机一动,他走到步高身边,轻轻拍了拍,便扭头朝刚才所处地包间走去。

步高是聪明人,不声不响就跟在侯卫东后面。两人闪进了包间。

“这样不行。如果出了事我不好向周书记交待。”

步高亦有同感,道:“朱莹莹和李颖她们是给小曼祝生和捧场。沈浩太过分了,如果不看在老弟的面子上,随便找人就把他教训了,他老子已经离开了岭西,还这么牛B。”

侯卫东摇头,道:“就算沈恩杰离开了岭西,他还是省长公子,周书记地客人,事情闹大了总是不好,我不是怕他,只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惹不必要的麻烦。”

步高道:“那我们就轮番灌酒,把他彻底喝趴下。”

“他是哪里借酒发疯的人,不知道彻底喝醉前还会闹出什么花样来,我有一个办法,你得保密。”

“放心,我肯定保密。”

侯卫东低声道:“弄一粒安眠药放在沈浩酒杯里,他现在已经辨别不了味道,吃了药让他睡觉,免得惹事。”

步高有些惊异地看了侯卫东一眼,道:“这个办法好,外面就有药店,我马上让人去买。”他看着侯卫东一脸郑重,道:“放心,我会安排可*的人去办。”

侯卫东与步高回到平台上,沈浩正拉着小曼的手大吵大闹,非要让小曼带他去认识朱莹莹,他喝了酒,手上没有轻得,使劲地捏着小曼的手腕,痛得小曼直吸凉气。

看到了步高,沈浩道:“哥们,我们说好了,李颖归刘明明,我要朱莹莹。”刘明明在一边道:“你发疯,别扯上我。”沈浩借着酒劲道:“刘明明,你少***装好人。”

刘明明对着步高和侯卫东做了一个无何奈何的笑容,道:“他喝了酒就是疯子,你们别理他。”

步高笑道:“先到包间去,我去请朱莹莹她们几人过来。”

小曼还在揉着手腕,见手腕处已有些发青,此时她才明白步高为何让李颖回避,她心里暗自打定主意,马上就带着自己几个女伴回家,不跟沈浩这个疯子接触。

在众人好说歹说之下,沈浩才回到了刚才所坐地包间。

步高在门口对小曼道:“过了十分钟,你请朱莹莹她们过来,没有事情,我安排好了。”他见小曼不愿意,道:“听说,我办事,你要放心,绝对不会有事,我有了安排。”小曼对步高颇为信任,听他再三保证,这才去招呼朱莹莹等几个女伴。

一个年轻人用盘子端着几杯酒走了进来,他依次将酒拿给了步高、侯卫东、刘明明,最后一杯酒递给了沈浩。

步高举杯道:“我们四兄弟再碰一杯酒,今天晚上尽情地喝,随意玩。”侯卫东很配合地举起酒杯,道:“很荣幸认识刘总和沈总,从今天起,大家就是朋友,以后还请多关照。”

喝完这杯酒,步高对跟在身边的小伙子道:“你去催一催小曼,让她快一点。”

过了七、八分钟,沈浩就觉得有些困了,他*在沙发一角,口里道:“步高,快点,老子等不及了。”

侯卫东与步高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有些许笑意。

等到小曼带着朱莹莹和几个女伴过来,沈浩已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他今天晚上喝酒不少,这种状态也很正常。

朱莹莹额头上还带着汗水,穿着短裙子,青春之气让侯卫东不禁呼吸紧张,等到朱莹莹坐下,侯卫东就坐在角落里偷窥着这位漂亮到刺眼的女子,心道:“那天我还真是毅力坚强,居然在那种情况下还逃了出来。”又想道:“那天是步高的安排,为什么如此漂亮地女孩子会如此听步高指挥,哎,现在真是一个金钱至上的社会。”

“太漂亮麻烦事,总会被不怀好意的人盯住,难怪古人会感叹自古红颜多薄命。”侯卫东有些感触地想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