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420章 搬迁(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小佳接到电话以后,她很赞成侯卫东的想法,道:“房子应该买,只是沙州新月楼的房价快要升到二千了,两套房子接近二百五十平米,光是房价就得五十万,买起来还是有些心痛。”

侯卫东劝道:“钱放在家里太多也不一定是好事,我们以双方父母的名义来买房子,财产最终是我们的,又能减少心里的压力,更重要的是,让双方父母都有了好房子,也算是尽了孝心,两全其美的事情,何乐而不为。”

小佳道:“石场和煤矿会不会带来什么负面影响,以前无所谓,现在位置不一样,盯着的人太多,你这事恐怕遮掩不住。”

侯卫东安慰道:“这是我妈刘光芬的石场和煤矿,各种法律手续都完善了,没有问题。”他其实还有一大笔钱瞒着小佳,这就是在精工集团的股份,当初的投资早已翻番,这一笔钱并无大用,一直放在精工集团里面。

到了中午,周昌全自去小招待所午休。

侯卫东到市委大院外的开了车,到大哥家里将父亲侯永贵和母亲郑光芬接了出来,郑光芬跟在侯卫东身边,道:“买房子随时都可以去,何必非得现在出来,你爸还要睡午觉。”

侯永贵虽然退了休,但仍然穿着橄榄绿的警服,只是将领章帽徽去掉,穿戴着整齐,他对刘光芬道:“老婆子,这你就不明白了,小三是市委秘书,事情多,当然只能中午出来办私事。”

他当了半辈子的兵,半辈子的警察。最大的官不过就是派出所所长。如今大儿子已经是沙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副支队长,小儿子是副处级的秘书,每逢年节,公安局地头头脑脑都要借着看望老民警地名义到家里来坐一坐,虽然侯永贵知道局领导的用意,可是他仍然感到高兴和自豪。

刘光芬其实心里很高兴,道:“小三还有良心,我给你当了这许久的傀儡,也应该给点利息了。”

侯卫东与母亲极为亲热。他挽着刘光芬的胳膊。道:“最近多劝劝嫂子。别弄那些无聊的传销事业,她已经辞职。如果想做生意,我可以给她本钱,二姐可以带着嫂子一起做生意。”

说到江楚,刘光芬神情便暗了下来,道:“江楚这丫头,原来是好好个人,怎么到了沙州就迷上了传销。最先的一种跨了。现在又换了一种,我也说不上名字。反正是传销,她是迷进去了,在没有清醒过来之时,最好不要再给钱。”

刘光芬对大儿媳失望得很,暗中也有着让卫国与江楚离婚的念头,只是此话她不能提,她试探过卫国,卫国就是不置可否。侯卫东前后资助江楚十来万元,除了买房子的钱以后,其他钱都东一榔头西一棒子被耗费掉了,在大哥卫国家中专门列了一屋,放着各式各样的传销产品,里面有许多被禁止地产品,也有许多新产品,想到这些蒙尘地废物,侯卫东忍不住说了一句:“看来大嫂得碰够了壁、吃够了亏才能回头。”

刘光芬叹道:“老大真是命苦。”

原本高高兴兴地事情,因为提到了江楚,弄得三人有些兴味索然。

大家到新月楼,看了二期工程效果图,听到售楼小姐巧舌如簧的宣传,又戴着安全帽到工地现场去看了一圈,老两口憧憬着未来地新房,抑郁的心情这才得以缓解。

回到售楼处,侯卫东原想现场就买两套房子,考虑到父母微妙的感受,就只提买一套房子,刘光芬和侯永贵夫妻俩住了一辈子公房,如今在吴海的住房是住房改革后买的公房,房子只有六十来个平方,虽然两位老人够住了,但是看到十百四十多平米的宽大住房,还是让两老口发自内心地高兴。

趁着侯卫东去交钱,刘光芬对老伴道:“我们当真有新房子吗,这个房子是我们的私人财产。”侯永贵道:“你这老太婆,小三不是正在办手续吗?”

步高在新月楼二期转了一圈,刚走到售楼部,就见到了侯卫东正在与售楼小姐交谈,忙赶紧走过去,道:“侯主任大驾光临,真是蓬荜增辉。”

步高在益杨新管会地房产做得极好,与精工集团房产同时被称了新管会双星,赚得盆满钵满,此时开发新月楼二楼,虽然拆迁费很高,可是拿到预售许可以后,新月楼二期居然出奇地火爆,赚钱已是铁定地事情。

步高得知侯卫东准备买房子,就吩咐漂亮的售楼小姐道:“给这位先生打五折。”

数年前,步高差点成了侯卫东地情敌,当时侯卫东还是益杨小干部,步高根本未将其看到眼里,当侯卫东出任益杨新管会主任以来,步高将其高看一眼,起了拉拢之心,所以才有了省歌舞团朱莹莹的引诱。

如今,侯卫东在沙州地位着实重要,步海云同样是周昌全的嫡系,他清楚侯卫东在周昌全面前的作用,因此,步高对待侯卫东的态度就由俯视变成平视,再变成略微的仰视。

侯卫东刚才还沉浸在与父母见面的亲情之中,此时立刻将温情收了回去,心思转了好几转:“一百四十平米的房子,打对折,也就是轻松地送了十来万,步高好大的手笔。”又想道:“他这样做会有什么目的,如今四大班子要搬迁,相关部门也纷纷提出了搬迁报告,步高肯定是想在里面分一杯羹。他打定主意玩玩太极拳,即不接受就么重的礼金,却也给步海云留了三分面子,笑道:“打五折太过了,我无功不受禄,不过打个八折就很感谢步总。”

打八折就属于正常的商业行为,步高也就有了台阶,侯卫东把太极球推给了步高,就笑呤呤地看着他。

步高也是聪明人,很爽快道:“八折就八折。”他又对售楼小姐道:“给侯主任赶紧办好。”

步海云是常务副市长,又是四大班子搬迁领导小组的实际负责人,步高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很聪明,没有去争夺四大班子办公室的建设权,而是将工作的重心放在财政局、建委、交通局等几个大局,这些大局委油厚肉肥,又不如四大班子办公室那么惹眼。

这事已经有了眉目,并不需要走侯卫东的门路,步高把侯卫东当成了潜力股,提前进行了投资。

侯永贵原本是穿着旧式警服的退休人员,原本进了富丽堂皇的售楼厅,他颇有些不自在,当步高许下打五折之语,他双眉立竖,在一旁冷眼看着侯卫东和步高。

售楼小姐是特意从岭西请来的,温婉而貌美,当步高说打五折之时,她吓了一跳,谁知这位年轻人却不肯接受,反而要由五折变成八折,她在心里默算:“从五折到八折,其中差价就是好几万,看来这个年轻人也是有钱人。”

想到这里,不禁多瞧了侯卫东几眼。

从新月楼二期离开,侯永贵忍不住问:“这人是谁,很大方,一来就送我们十来万,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要离他远一点。”

侯卫东笑道:“爸,你也太敏感了,这是新月楼的老板步高,沙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大公子,有权有势有钱,不需要贿赂我。”

侯永贵用告诫的口气道:“他这种商人,做事总有目的,放长钱钓大鱼,你就是大鱼,身居高位不是好事,捧得越高,摔得越痛。”

在侯卫东心中,父亲是一位专心捉贼的好警察,在政治上却并没有建树,所以才一辈子在基层当民警,今天他对步高的评价却相当到位,他道:“爸,你放心,我有分寸。”

侯永贵似乎有些忧郁,点头道:“有分寸就好。”

等到侯卫东一家人离开,步高又在工地上转了一会,又给建委副主任柳大志打了电话:“柳大哥,今天晚上没有事吧,我请你吃饭。”步海云曾经是建委主任,柳大志当时是排名*后的副主任,步高与他混得很熟,这几年步高生意越做越大,两人关系也是越来越好。

回到家中,小曼正与三个朋友嘻嘻哈哈地上楼,她们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今天是小曼的生日,小曼在省歌舞团的好朋友就从岭西来到了沙州。

步高尽管他走南闯北,品了无数美女,但是在家中聚集如此高质美女的情况还是第一次,他只觉眼花缭乱,被这一群身材高挑、气质出众的美女弄得咽了数下口水。

小曼撒娇道:“下午有事没有,到哪里去玩?”步高瞅了瞅一群美女,坏笑道:“我们去泡温泉。”

小曼哼了一声:“色狼之心。”只是想来想去,沙州还真没有太好的去处,与朱莹莹等人商量一番以后,小曼道:“算了,今天就便宜你了,下午就泡温泉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