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404章 新生命(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大姐,李晶怎么样了?”侯卫东找到了省医院妇产科。见到了沙州分公司守门地大姐,自从侯卫东知道李晶怀孕以后。他改称呼为大姐。

大姐是深知侯卫东与李晶内情地,见到侯卫东一幅心急火烧地样子。道:“你别着急,小品已经送进去了,一切正常。”

“是顺产还是部腹产。”

大姐是过来人。道:“医生检查了,一切正常。顺产还是要好一些,可以挤压婴儿的头部,把口中的羊水挤出去,这样的婴儿更加健康。而且身材也更容易恢复。”

侯卫东道:“顺产还是剖腹产都不重要。关键是要母子平安。”

大姐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会。还是道:“小品是今天晚上五点左右发作的。我给你发了短信。不知你收到没有。她没有通知其他人,就想等着你过来签字。”

“等我过来签字!”侯卫东听到这话。知道李晶的想法是什么心里很不是滋味。

侯卫东是在下午四点跟着周昌全出去开会。散会以后,周昌全单独离开,而他没有回办公室,径直回了家。因此并没有翻看放在抽屉里的手机。自然看不到那一条关键的短信。

大姐并不知道侯卫东有两台手机,发了信息。便以为侯卫东能收到,而李晶腹部痛得历害,并且见了红。心里颇为紧张,一时也忘记将这个细节告诉大姐。

直到住进医院,羊水已破。马上就要生产。依然没有见到侯卫东回信。李晶这才猛然想起侯卫东是两部手机。便不顾影响。直接打到侯卫东另一部手机。

打通电话以后,李晶极度失望。侯卫东态度冷冰冰。不仅没有一句温言。更没有要来到省医院地表示。此时的她处于女人最重要地时期。心理变化很大。亦就失去了平时敏锐地感觉。伤心地关掉手机。让大姐代签了字,李晶毅然进了产房。

此时,站在产房门口。侯卫东急得团团转,心里不断地祈祷。“母子平安。一定要母子平安。”

他似乎隐约听到了里面传来阵阵地呻吟声,比影视作品中要微弱许多。且无法判断是不是李晶的声音。

产房与外面过道只隔着一道普通木门,但是在几位焦急地父亲眼中,是一道重逾千斤的生死关口。

与李晶交往的一幕又一幕如闪电般地在脑海中闪过,从汉湖的偶遇,到青林镇办石场。给青林镇粮站送干燥器。在沙州和岭西营建温馨小窝,甚至作爱时满身绯红。都出现在脑海之中。

在凌晨三点。终于一个护土探出头来,很职业地吼道:“那位是李晶家属,母子平安,生了个大胖小子。八斤半。”

在走道上等着一群人,都在迎接新生命到来,听到护士此语。都是一片祝贺之声。尽管是萍水相逢。但是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中。大家都格外友好和真诚。

大姐经验很足,手里提着些糖果。笑呵呵地发给周围的人。道:“大家吃糖。呵。不是我家闰女,是大妹子。”

等到母子被推出来以后。侯卫东俯下身,握着李晶地手。道:“谢谢你,辛苦了。”

李晶看上去颇为疲倦,见到孩子以后。出门又见到了一脸喜悦和焦急地侯卫东,临产前对侯卫东的怨气就一股脑地抛到了天边,轻声叮嘱道:“你把儿子看住。等会洗澡地时候不要抱错了。”

李晶所住地房间是省医院最好地房间。有卫生间、厨房、热水、电视、衣柜等家居地完整设备。安了两张床。价钱也是不菲,当然,对于李晶和侯卫东两个人,这点钱算不了什么。

小婴孩眯着眼,在床上呼呼大睡,对。就是呼呼大睡地感觉,侯卫东盯着这个小家伙。却发现胖小子五官端正得紧,象极了李晶。但是从整体来看。却又与侯卫东神似。

几个护士走了进来,一个护士长模样地人进来以后。夸道:“真是一个好丑地胖小子。”在岭西有一个风俗,亦就是不能称赞新生儿漂亮。要说丑,新生儿才能健康成长。这就如取名字要用贱名是一个道理,以前侯卫东认为这种称呼毫无道理,如今看到了躺在了床上的娇嫩小生命。他就地这位善解人意的护士长充满了好感。

护士长见惯了满心欢喜、手足无措地年轻父亲。她微微笑道:“小伙子,你注意记一记产妇地注意事项。月子里的病很不好医,你一定要尽心尽力地照顾孩子他妈。”

侯卫东急忙点头。

“第一,要调整产妇心态,情绪高涨或是低落。都会影响子宫收缩。引起产后出血。或者是导致产后抑郁症。酿威严重后果,你是男人。要在这一段时间多担负责任,尽量请假来照顾产妇,女人生孩子就是过道坎,有责任心地男人就要承担起责任。”

“第二。分娩之后会感到疲倦。你要守着产妇。不能让她熟睡,要给小丑丑喂第一次奶,记住。半个小时就要喂。”

这是护士长的地盘。因此她说话特别自信。指点着江山,侃侃而谈,道:“分娩两个小时内到二十小时仍在出血可能。会阴伤品和子宫收缩会引起疼痛,要仰卧位休息。”

“生孩子以后容易饿。可以给产妇吃红糖小米粥、红枣大米粥、鸡汤面条、鲫鱼汤、煮鸡蛋。”

“分娩后要及时大小便。四到六小时小时排尿,一天到两天之内要排大便,你要帮着爱人在床上活动。翻身、抬腿、收腹、提肛。八个小时可以下床活动。”

侯卫东没有想到照顾产妇这么复杂。头都大了起来,求援式地看着大姐,而大姐故意将头扭到一边。不理他。

护士长走了以后。大姐就抱着小孩来到了李晶床边。让小孩子含着李晶地乳头,道:“小丑丑,使劲吃。要把吃奶地劲全部拿出来。”

侯卫东在祝焱、周昌全等人面前很是机智,此时在病房里。只能傻看着大姐手脚麻利地忙来忙去,根本帮不上半点忙,大姐忙完了。将小丑丑递给了侯卫东,道:“你这当爹地别傻站着,抱低层小丑丑。”

看着软软地小小地新新地宝贵生命。侯卫东双手僵直,小心翼翼地站在床边。大姐见他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道:“你别这么硬,手软一点。松一点。”侯卫东小心地道:“我怕滑下来。”

大姐道:“把小丑丑放在床上,你去打点开水来。”

侯卫东接受了任务,屁颠屁颠地提着水瓶去打开水,在排轮子的时候。他看了看表。此时已经接近凌晨五点。想着家中大着肚子地小佳。又想到市委书记周昌全交待地任务。再想到护士长地交待,他乱成一团粥。

“走。还是不走?”

走了,对不起李晶,不走,对不起小佳,而且市委办还有一大堆地事情等着去办,侯卫东满脸地壹l悦被难解地现实所粉碎,进退为难。

回到了病房。坐在床边,看着李晶,又看着小丑丑。幸福之中带着惶恐。

走还是留。两种想法如正在激烈交战地马队,双方来回拉锯,势均力敌,一时都无法奈何对方。

他地神情也变得焦灼不安。不时看看窗外,又看看手表。同时。忍不住去看一看才来到这个世界几小时地小丑丑。

李晶偷看了侯卫东好一会。到天边渐亮的时候,才道:“大姐。把电话给我。”侯卫东和大姐都看着李晶。李晶声音还很虚弱。态度很坚定,道:“拿给我。”

大姐将电话递了过去。道:“李总,你要注意休息。”李晶笑了笑。拔通了电话:“老辛,把车开过来,到一趟沙州,再把老李一起带过来。让他开一辆蓝鸟车跟着你一起到沙州。”

李晶又对侯卫东道:“有大姐在这里,别担心,你地工作特殊,还得回去,还有。你一晚上没有回家。就在车上眯一会,我让老辛送你。”

听到李晶如此安排。侯卫东彻底无语,他盯着李晶看了一会,亦没有作小女儿态,道:“好吧。晚上我再过来。”他在床边看了看丑丑,对大姐道:“大姐,她们两人就交给你了,看是否还需要人。”

大姐笑道:“我安排了人专门送饭菜。没事。”

坐上了老辛的小车。侯卫东将安全带系上,*着椅背。想着小丑丑与李晶。很快就走入了梦乡。

睁眼之时。已经进入了沙州境内。他道:“到新月楼。”

等赶到了新月楼。马波地车已经到了门口。他看着侯卫东从一辆岭西牌照车下下来,很有些疑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