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393章 难关(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对于今天上午这事,侯卫东心里还隐隐有些高兴,他正在研究国有企业问题,就遇到了一个鲜活的例子。

侯卫东等到周昌全回到办公室,一边给周昌全继水,一边道。“周书记,我觉得中央要在近期出台解决国有企业的相关政策。”

周昌全心里正装着此事,他看了一眼侯卫东,鼓励道:“说说你的想法。”

“在十五大上,提出了推进现代企业制度、发展多元化产权结构和国有资本实施战略性重组这些改革目标密切,但是从九七年到现在,国有企业的窘境并没有彻底改变,我记得总理曾经说过,国有企业要在三的脱困,不成功他就辞职以谢天下,人民日报这一阶段不断在吹风,所以我断定在十五大四中全会上,中央要有新的政策出台。”

侯卫东能说出这一番话来,已经让周昌全很意外,他想看看侯卫东到底还有什么本领,道:“好、好,你继续说。”

“国家解决企业负债率过高的途径很多,比如增加银行核销呆坏帐准备金,适当减持国有股比例,选择好的公司上市,提高直接融资比重,土地使用权有偿转让,企业资产变现等,债转股只是手段之一,以沙州水泥厂的情况看,最有可能的办法是实行债转股。”

在王辉所给的材料中,有理论文章专门探讨过债转股的问题,侯卫东对《公司法》等专项法律有所涉猎。昨晚特别将债转股问题进行了研究,很有些心得体会。

此时见周昌全很认真地倾听,他信心大增,道:“理论上所说的债转股,是指国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收购银行的不良资产,把原来银行与企业间的债权债务关系,转变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与企业间的控股(或持股)与被控股地关系。国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实际上成为企业阶段性持股的股东。依法行使股东权利,参与公司重大事务决策,但不参与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在企业经济状况好转以后,通过上市、转让或企业回购形式回收这笔资金。”

周昌全在省委开会,也听到了这种观点,只是当时是分组讨论,省发改委的一位领导同志提出了这个观点。与会同志还认真进行了讨论,他没有想到自已身边的人也能提出相同的意见,便有意考一考他,道:“你再说具体一些,就以水泥厂为例。”

“具体来说,比如沙州水泥厂,从银行货款亿多元。到九八年底,本息接近个亿,沙州水泥厂地主要问题是债务如山,并非经营不良,如果能推动债转股工作,债权转为股权后,原来的还本付息就转变为按股分红,从借贷关系改变成不需还本的投资合作,既没有增加财政支出,又减轻了企业还债负担。银行也获得了管理权。这是一种现实代价最小的债务重组方案,社会震动小,所以,可以在较大规模上运用,有利于在较短时间内收到解脱国家银行和国有企业债务症结的成效,沙州水泥厂的困境便迎刃而解。”

周昌全看着侯卫东的眼光就带着些欣赏,表扬了一句:“难得,小侯很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你地观点如果可行,将对全局工作有指导意义。这事光凭理论不行,还得有一套人马系统地进行研究,市委市政府将根据研究结果提出相应的措施。”

侯卫东很难得地受到了周昌全的表扬,心里也是乐滋滋的,不过。他也没有想到周昌全很是雷厉风行。

下午。周昌全与几个部门头头谈了话,便吩咐道:“你通知秘书长。请他主持市委研究室开会,同时请步市长以及市政府研究室参加。”

洪昂办公室就在不远处,侯卫东为了体现对秘书长的尊重,有事找他,都是步行到其办公室,以示对秘书长的尊重,这一次也不例外,他放下心中事,便直接去找洪昂。

洪昂有些奇怪,问道:“卫东,是什么事,整这么大的动静?”侯卫东当然不会说是自己整出来地事,道:“估计是为了上午水泥厂的事情,周书记要研究出相应的对策。”

洪昂在县里当过书记,对企业情况很熟悉,对此很有些头痛,道:“研究企业问题,恐怕不是我们这批人能办得到的,中央在十五大就提出这事,总理提出三年脱困,现在成效如何还难说,此事难办。”

侯卫东有意提醒洪昂,却装作很随意地道:“听周书记的意思,十五届四中全会即将召开,从前一段时间的新闻媒体吹风的情景来看,四中全会还得对国有企业出招,让两个研究部门提前准备,抢占先机。”

洪昂眯着眼睛想了想,由衷地道:“原来是这个想法,领导毕竟是领导,看问题就是要站得高一些。”

开会之时,周昌全亲自参加,等到常务副市长步海云简单谈了沙州市国有企业的情况,他就道:“市委市政府的两个研究部门,不应该只是为领导写稿子的部门,刚才我翻了翻市委研究室地职责,第一条就是负责对全市经济发展进行综合调查研究,重点研究城市工业经济在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加快发展中的重大战略、重大政策问题,提出对策思路和工作建议。”

“进入研究室的同志都是高素质人才,你们应该是市委市政府的智库,虽然研究室工作很辛苦,这两年也有成效,但是我认为没有发挥好作用,或者说,作用不够大。”

因为全部是市委市政府机关内部人员,周昌全谈话就很直接,道:“各地发展水平不同,固然有千差万别的情况,但是能否用好政策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我这几年将全国也走遍了,据我的经验,能否用好政策将决定一个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凡是经济发展水平高的地方,是主动研究中央政策,看看中央没有禁止什么,没有禁止什么,他们便大胆做什么。”

洪昂和步海云听到这便微笑起来。

“经济发展水平一般的地区,也要主动研究中央政策,他们是看看中央准许做什么,他们提前做好准备,中央政策一出台,他们就立刻推出配套措施,占了许多便宜。”

“经济落后地区是等待中央政策,中央政策出台以后,他们还要慢慢学习,等到醒悟过来以后,只能喝冷稀饭。”

周昌全提高声音道:“市委市政府研究室就要自觉向经济发达地区学习,多钻一钻政策的空子,今天我在这里布置一个题目,对即将到来地十五届四中全会进行研究,预测全会的中心问题,提出沙州的应对方法。”他用眼光盯着周彪,道:“周主任,你是市委研究室副主任,思考过这个问题没有。”

周彪名字很威武,本人却是面皮白净,梳了一个大背头,一幅文质彬彬的样子,他道:“研究室讨论过相关问题,但是并不系统和深入,我们随后下来就做专题研究。”

周昌全道:“这是全局性工作,这几个月成立一个班子,专题研究国有企业改革问题,由步市长牵头,为组长,洪秘书长为副组长,办公室设在市委研究室,由副秘书长曾勇为办公室主任,周彪、莫为民为副主任。”

步海云道:“办公室设在了市委研究室,建议由洪秘书长来当组长,我来配合。”

周昌全没有采纳他的意见,道:“步市长分管工业企业,情况最熟悉,最有发言权,就不要推了,我再补充一点,专题一要注意研究沙州国有企业问题,二要对接中央政策,这两点很重要。”说到这里,他加了一句,道:“副主任再增设两人,市委这边侯卫东也参加进来。”

此语一出,大家都有些意外,不过,侯卫东本身就是市委办副主任、综合科科长,他出任副主任也在情理之中。

洪昂心思转动,暗道:“昌全书记很倚重侯卫东,在给他逐渐加担子了,侯卫东,这人虽然年轻,小看不得。”

自从侯卫东调入了市委办,步海云便开始关注这位年轻人,从步高口中,他对侯卫东往事略知一二,心道:“步高这小子看人还挺准。”

散会以后,侯卫东便琢磨着这两天地事情,一条建议,或许就要对一个地区地经济产生重要影响,这让他感到了自己说话的份量。

联想到发生自己身边地种种事情,他思路发散开来,在心中暗道:“难怪这么多人削尖脑袋都要到领导身边工作,到领导身边隐形的权力太大,如果心术不正,稍稍动动歪脑筋就能为自己谋利。”

他告诫自己道:“自己位置太重要了,以后说话办事一定要谨慎,不能乱来,也不能被人利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