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391章 乱(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大智,侯大智。”李晶在嘴里读了两遍,头摇着如拨郎鼓一般,道:“这个名字不好,太俗了,等小家伙读了小学,肯定要被同学绰号,侯大智就是大猴子。”

侯卫东想到自己小时候的遭遇,不禁笑了起来,他故意道:“白骨精,你不是喜欢大猴子吗。”

李晶把头*在了侯卫东肩上,脸微红,道:“前一段时间,我真想你。”侯卫东又问道:“你怎么想到假结婚这一招?”

李晶答非所问地道:“现在孩子大了,我们不能再一起了,如果早两个月,我们还能在一起。”

小佳也有身孕,侯卫东也看了不少书,知道在怀孕头几个月是可以做爱的,而且用合适的姿势适度地做爱,对女方身体还有好处,他明白李晶指的是什么,充满柔情地抚摸着李晶的乳房,道:“让我亲一亲,以后有人要和我争。”

李晶微红着脸,她扭头亲了亲侯卫东,拿过遥控板,将室内温度升高了几度。

两人就坐在床头给儿子取名字,想了十来个,结果都不满意,李晶道:“先取个小名,叫石头,我们的儿子要如大海的礁石那样坚强,能够屹立万年。”侯卫东也觉得这个小名不错,他凑到李晶小腹,叫了声:“石头,石头,听见爸爸的声音吗?”

虽然他心里沉甸甸了,可是想到自己的多了一人儿子,从内心深处又有说不出的喜悦,即沉重又甜蜜,这两种情感一直交织、纠葛在其心中。

李晶应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她如今完全沉浸在怀孕的幸福之中,等到室里温度升起来以后,道:“孙猴子,你来看看儿子的动作,小家伙很不老实,就和你一样。”

她将上衣全部解开。将隆起的腹部与胀鼓鼓的胸脯展示在侯卫东面前,此时她地神情带着母亲的骄傲和自豪,与情色无关。

侯卫东视线全部集中在隆起的肚子上,李晶腹部的肌肤看上去很薄,皮肤下面的血管呈暗青颜色,正看着,李晶道:“看,小家伙又在动了。”侯卫东看着一个小拳头顶在肚子上。道:“这小家伙活动量大,肯定很勇敢,就叫做侯大勇。”

李晶抚着肚子,道:“你别逗我笑,还侯大勇,大块头有大智慧,还不如叫做侯大块头。这是四个字,还带着洋味。”她最后决定道:“你别管起名这事,我慢慢来想。”

过了一会,肚里的小家伙才老实下来,侯卫东目光就移到李晶地乳房上,俯下身含着乳头,含糊不清地道:“儿子出生以后,这个地方就不是我一个人的,趁现在多亲一会。”

“嗯,今天你就亲个够。”

渡过了温馨的一晚。第二天,侯卫东走出了李晶家门,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人群,心里不由得又沉重起来。

一夜情的优点在于只有一夜,如今他有妻子,妻子怀有身孕,而情人也同时怀有身孕,对于小佳,对于李晶,他都有负罪感。而且,这种感觉将陪伴着很长的岁月。他叹息一声:“难怪男人们都想当皇帝,当皇帝有三宫六院,不仅不是犯罪,而且还是为了龙族做出伟大贡献。”

心神不定地上了课。中午就抽空到了曾宪刚店铺。

曾宪刚店铺位置选得好。货品质量不错,种类亦全。在岭西家装行业小有名气,他进了店门,一位穿着职业装的服务员就迎了过来,微笑着道:“先生,你需要什么?”

“我找曾宪刚。”

那女子道:“你是侯先生吧,刚才曾总给我交待了,请您到二楼办公室。”

侯卫东跟在那女子身后,暗道:“呵,曾宪刚这个上青林的村委会主任,现在居然有了这般的气候,手底下也是美女如

到了二楼,那女子将侯卫东领到一间办公室,她道:“有客人在与曾总和宋总谈事情,请您稍等一会。”

侯卫东就坐在办公室喝茶,见到公司地这个规模,他不禁想起了当年和曾宪刚一起到益杨县交通局去要钱,进了县城的舞厅,在妖治的陪舞小姐面前,曾宪刚手脚都不知朝哪里放,几年过年,当年笨拙的曾宪刚居然奇迹般地变成了岭西的曾总,手下还有好几年气质、相貌都很不错的服务员。

改革开放这么多年,际遇最奇特的恐怕就是这一群来自偏僻农村,走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路线地企业家,而就是这一群企业家在当年支撑起乡镇企业的半壁江山。

只不过,有的企业家随着财富积累,经不住诱惑,轰然倒地,有的企业家随着财富积累而不断进步,最终与时代共同进步。

侯卫东暗道:“从目前的趋势来看,曾宪刚的自身素质还不错,能够与时俱进,多数有的暴发户,有了钱,第一是找小老婆,第二是赌钱。”

过了一会,曾宪刚就急急忙记推门进来,他身材原本就高大魁梧,穿了一件黑大衣,戴着黑色的墨镜,猛然间,还有些上海滩人物的样子。

“卫东,小宋准备在岭西开连锁店,刚才沙州、茂云、茂东等地都来了人,我正在和他们谈条件。”曾宪刚搓了搓手,对侯卫东解释道。“别解释,你是在忙正事。”侯卫东夸道:“你还真有头脑,怎么就想起开连锁店了。”

曾宪刚黑黑的脸上露出一丝丝笑容,道:“这是小宋地主意,她说我们这一家一家地开店,还不如直接搞连锁,她是大城市的人,有生意头脑。”侯卫东呵呵笑道:“大城市的人又怎么样,一样就这么多人下岗,一样的给你打工。还是那句古话说得好,英雄别问出处,老板别问户口。”

“走,宪勇、秦敢都在等着。”

“他们两人也在。”

“昨天来的,他们想到临江县去搞磷矿,过来凑钱。”

到了附近的一家馆子。曾宪勇和秦敢都在场,秦敢的父亲秦大江与侯卫东关系很好,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秦敢都叫侯卫东为侯叔。

侯卫东摆了摆手,道:“这个辈分各算各,我也比你大不了几岁,叫声侯哥就可以了。”

坐定以后,秦敢就对曾宪刚道:“曾哥。成津县地磷矿是最好的,储量比茂东还要大,只要搞到一个矿,就能赚大钱。”曾宪勇与曾宪刚一起打过江山,他们两人一起对付过黑娃,是过命的交情,他亦道:“侯哥见多识广。你觉得搞磷矿如何?”

对于这种资源型企业,侯卫东很感兴趣,他上次买了火佛煤矿,今天已经走上正轨,随着煤炭价格上扬,利润来得即快又高,“如果盘得下一个磷矿,应该是能赚钱,我到茂云就见到不少磷矿老板,只是盘一个矿。费用应该不少。”

曾宪勇道:“现在最大地问题就是缺钱,我和秦敢这些年搞石场都赚了些钱,我们两人凑了两百八十多万,还差两百万,想找刚哥借一些。”

秦敢补充道:“或者说刚哥入股,我们每家出二百万,凑齐六百万,不仅盘个矿,还可以添些设备。”

这时,宋致成也跟了过来。她见到侯卫东,热情地道:“侯哥,你到了岭西,怎么也不到家里来玩,顺便看看《官场笔记》。”她此时已经完全进入了女主人的角色,坐下以后。顺手帮着曾宪刚理了理衣角。

宋致成到了以后。秦敢和曾宪勇都不说正事,两人一个喝茶。一个就与侯卫东说话。

午餐吃得很沉闷,吃完饭,侯卫东要去上课,宋致成一定要单独送侯卫东上车,她神情有些忧郁,道:“侯哥,我反对秦敢和宪勇去投资磷矿,家装行业发展得很好,宪勇完全可以就经营沙州店,没有必要搞磷矿。”

侯卫东道:“搞磷矿也没有什么问题?”

宋致成理了理围巾,道:“我表哥就是茂云的,以前在磷矿厂里干过,磷矿利润高,竞争也激烈,关键是黑社会掺和在这里面,黑社会砍手、断脚地事情做了不少,我不想让宪刚去做这事,他的眼睛和前妻就是前车之鉴。”

“还有这事?”

“嗯。”宋致成道:“侯哥,宪刚脾气倔,我地话根本不听,他最听你地话,你帮我劝劝。”侯卫东很理解宋致成的想法,道:“我晚上单独约老曾,听听他地想法。”

晚上,侯卫东暂时没有回家,将曾宪刚约了出来,曾宪刚道:“这些女人家,乱掺和男人的事情。”侯卫东呵呵笑道:“你中午还在夸小宋很能干。”

曾宪刚自从砍了黑娃,又报了杀妻之仇,胆气便很足,对黑社会的名强中干也有体会,道:“她胆子小,听说磷矿有黑社会,便拼死拼活不准我去干,黑社会也是人,我又不是没有见过。”

“小宋是你地女人,你一定要考虑她的感受,我和她接触不多,但是感觉她很在意你。”

曾宪刚就道:“曾宪勇和我是刀山火海滚出来的兄弟,我给了他两百万,这钱小宋不知道,是我的私房钱,我就不搞磷矿了,家装这一块正在兴起,事情多,业务量大,我还是专心做这事情。”他笑道:“你以后在岭西买房子,就让我来帮你搞装修,小宋手时有一套人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