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389章 乱(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教授的讲课应该还算可以,不过对于侯卫东来说,这些课程稍稍简单了一些,毕竟他是学法律的科班出身,在听课的同时,他的眼光不时在郭兰的齐耳长发上逡巡。

上了半天课,郭兰的发型已经烂熟于胸,发梢未端微露的雪白肌肤,也给了侯卫东无限的遐想空间,侯卫东确信,他要比郭兰本人还要熟悉她的发型以及那微露的一小片雪白。

下课之时,面相慈祥的班主任宣布了班干部名单,班长是茂云市副市长李乐兵,副班长是省委宣传部一位处长,其他的班委成员都是正处级以上的领导干部,这种班干部成员配置是党校多年经验的总结,凡是领导当班干部,搞个活动,找个赞助,都很方便,而且这些领导有威信,班里活动也容易搞起来,如果换一个没有级别的人当班长,他就甭想指挥得动。

进了官场,职务和级别就是隐形等级,在官场中无处不在,笼罩着官场的天空。

侯卫东研究了班级名单表,对于茂云副市长的厅级干部,他的兴趣不大,他特意留心了省委部门几个实权派科长,这些科长们年龄不大文凭不低,职务不高能量不小,而且发展空间很大,趁着他们还是科长之时就与他们攀上交情。无疑对将来的有极好的用处。

这也是侯卫东到党校来学习的一个重要目地,或者说,这也是不少人到省党校读研究生的重要目的之一。

不过,好事不在忙上,第一次与同学们见面,侯卫东并不想过于主动和热情。含蓄,往往是岭西人的特点www.guanchangbiji.info,同时也是稳定成成熟的表现。

下课以后,他与郭兰打了招呼,便离开了教室。

到了精工集团大门,门外两个身材高挑的女子穿着旗袍,亭亭玉立地站着。见到了侯卫东,道:“先生,你是来参加年会地吗?”侯卫东觉得其中一个女子面熟,似乎是模特队的佳丽,道:“我记得你是模特队的。”那女子到了侯卫东的车牌号,想了想,道:“你是沙州的侯哥。我们在一起唱过歌。你怎么才来,年会结束了,酒会马上就要开始,在三楼,董事长应该还在讲话。”

到了三楼门口,传来了李晶甜美而昂扬的声音:“尽管是东南亚金融危机,但是我们精工集团仍然取得了很好的业绩,精工集团能取得这样地成绩,与在座的先生、女士们的关照分不开。今天略备了薄酒,以表示精工集团最真诚的谢意。”

侯卫东成为了周昌全专职秘书以后,每天的工作就是跟在周昌全身后,为其提供全方位无微不至的服务,与当新管会主任以及科委主任时相比。权力大了不少。自由度却少了许多,加上李晶莫名其妙地结婚。所以这大半年,他几乎没有与李晶联系过,更没有到过精工集团总部。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精工集团总部装上了玻璃幕墙,前面的高大围围墙也换成了铁栅栏,栽上了一些大树,弄了些草皮,便将一个暮气沉沉地老厂变成了有些现代品味地集团总部。

精工集团总部前身是岭西省水泵厂,这个厂名字取得大,却只是一个集体企业,李晶看上了这个厂位置,就出资这个半死不活原厂买了下来,将水泵厂办公楼改装以后,就变成了精工集团的总部。去年,侯卫东到过精工集团总部,总部只是将内装修搞完,外面环境还没有改变,今天年内外一新,精工集团显得欣欣向荣。

“这个女人,当真了不起。”听到了李晶熟悉的声音,侯卫东由衷地赞了一声。

三楼约莫有数十人,就如西方的聚会一样,多数都站着,一边聊天,一边听着李晶讲话。

李晶一身中式服饰,比以前明显胖了,正站在话筒前做着热情洋溢的讲话,其小腹毫不掩饰地隆了起来。

尽管侯卫东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见到了隆起的小腹,心情还是颇为复杂,他找了一个角落站着,周围都是不认识的陌生人,他借着这些陌生人为掩护,看着台上满脸春风的李晶。

“董事长的老公是哪位?她似乎不太喜欢将那位幸福男士带出来,这里面有问题。”一位穿着毛皮大衣地富贵女士很八卦地问了一句,男人们多数关心着精工集团的收益、分红等事情,而这位女士显然更关注女人们喜欢的八卦问题,她听说过李晶的绯闻,对于丈夫与李晶的接触保持着十二万分地警惕,时不时要敲打自己男人。

侯卫东正好站在这位女士身边,他一直没有见过李晶地丈夫,就竖起耳朵听着这位女士的谈话。

“精工集团能够在年初将所有货款付齐,李晶就是我们地衣食父母,你管别人的丈夫在哪里。”那男子不太耐烦地道:“你们女人家喜欢问这些家长里短的事情,有这个精力,去把儿子守着,免得他成天在外面惹事生非。”

那女子碰了一鼻子灰,气哼哼地小声道:“我就是随便问两句,又没有惹着你,你急什么急,是不是心里有鬼。”男子瞪了女人一眼,道:“你是不是皮子又痒了,董事长是什么人物,我心里有什么鬼,她是我们的衣食父母,你积点嘴德。”

那女子看到丈夫脸色不佳,不敢再说了,可是从神情来看并不服气,她心道:“什么董事长,还是*着与男人睡觉才发达起来的,有什么了不起。”

这一对男女虽然穿得很好,可是从神情及脸色来看,应该是这些年来脱贫致富的乡镇企业家之类,侯卫东当过益杨新管会主任,又在青林镇当过副镇长,对这批人十分熟悉。

“这女人确实是皮子痒了,应该使劲地操。”侯卫东心情原本就不佳,听到女人对李晶不敬,他是彻底地站在了那男人的一边。

酒会开始以后,李晶骄傲地挺着隆起的肚子,手里端着长脚玻璃杯,里面倒着矿泉水,走到场内,依次与精工集团的董事、供应商、客户们握杯。

到了侯卫东这边,李晶眼前一亮,不过她没有马上过来,而是与那男子道:“江总,精工集团有实力,不会拖欠你们的货款。”那男子恭敬地道:“董事长,你这话就见外了,还望以后多照顾我们公司。”那女子也凑在身前,道:“董事长,今年就要生了吧,预产期是年底吧,我听说小孩能带来财运,董事长今天肯定能赚大钱。”

李晶一只手端着酒杯,另一支手轻劝摸了摸腹部,道:“今年十一月份的预产期。”那女人就急着向李晶传授生儿育女的经验,李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与那个女人聊了好几分钟。

那男人原本有些紧张,怕自己女人嘴巴里迸出些不敬的词,看到两个女人聊得开心,心道:“这个傻婆娘,倒还是不笨。”

李晶聊了一会,来到了侯卫东面前,两人四目相对,都毫不退缩地盯着对方,侯卫东先开口,道:“祝贺你。”

李晶笑得很温柔,道:“我更要祝贺你。”她的笑是发自内心,而且这个祝贺也是含有深意,另一方面,看着侯卫东略有些悻悻的神情,她觉得很幸福,因为这就意味着侯卫东心里有她。

“你先生,什么时候让我们见一面。”侯卫东想着那对夫妻的对话,脱口而出,说完之后,心里道:“她已嫁作他人妇,与其丈夫见一面又有什么意思。”

李晶笑得越发开心,道:“那位啊,到外地出差去了,等回来以后,我安排你们见面。”

这些又有人过来给李晶敬酒,李晶又那人碰了酒,又对侯卫东道:“这一段时间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了,有空还得多联系,否则人就生疏了。”她特意轻声交待道:“我的预产期是十一月,到时别忘了祝贺我。”

等到李晶端着酒杯走到了另一边,侯卫东猛地一激灵,道:“李晶的预产期比小佳要早两个月,按这个时间推断,李晶怀孕之时还没有结婚,她肚里的小孩子就是未婚先孕。”

回想了那一段时间两人见面的情形,侯卫东越想越怀疑:“李晶以前就说过,她不会结婚,如今这么快就结了婚,随后就怀上了孩子,而且李晶从来没有带着丈夫出现在公共场合,难道,她结婚是烟幕弹,李晶肚里的孩子是我的?”

他被这个大胆的推论震住了,恨不得马上逮着李晶问个清楚,可是又觉得这样问起太唐突,想来想去,心乱如麻。

会场上亦有几个相熟的朋友,侯卫东与他们碰了好几杯酒,本来这些酒对他来说算不得什么,今天却有些头昏,他不愿意再喝,放下酒杯以后,就下楼。

坐在车上,侯卫东给李晶发了短信:“我想与你谈一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