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385章 学习(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早上起床,居然看到了下雪,心想:“下着玩可以,可别太多太久,弄成雪灾就麻烦了。”

过了春节,按照沙州市惯例,召开了农历新年第一次常委会,主要研究当年沙州市重点工程,另外还有人事任免内容。

二点半,会议开始,市长刘兵对九九年经济形势进行了分析。

“今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第一,让国人百感交集的百年世纪终于走完了,在新世纪,我国、岭西、沙州都将迎来新的气象;第二,今年是新中国成立五十周年的大庆之年,一年一度的《财富》年会将在中国上海举办,这也将拉动我国经济的发展;第三,从世界经济形势来看,东南亚各国还没有从金融危机中走出来,俄罗斯经济现发爆发危机,南美巴西也出现了严重的金融危机;而我国一枝独秀,消费市场重新活跃、房地产市场复苏并对各个产业的拉动效应显现。”

“从这些现象来判断,新一轮经济高速增长周期到来了。”刘兵一字一顿地道:“沙州如何应对挑战,政府常务会也做过多次研究,结合全国形势以及岭西、沙州实际情况,政府的思路有三条。”

“一是加大招商引资力度,招商引资的重要性在这里我就不多说;”

“二是对现存的国有企业进行改制,能够改制市属企业和县属企业坚决改制,从今以后,企业一律进入市场,再也不能在市县政府的怀抱中过日子,这一方面益杨县走到了最前面,他们如今已经没有一家国营县属企业,县政府彻底从具体的经济活动中跳出来,我看这方面经验值得推广。

“三是大力推进房地产业的发展。大开发促进大发展,加大南部新区的开发力度,步市长将在近期拿出促进措施、配套措施和保障措施,南部新区条件得天独厚,如果不能成为沙州发展的火车头,南部新区存在有何价值。”

刘兵虽然讲得精彩,侯卫东却坐在角落里有些心不再焉,他在笔记本上漫不经心地写着偶尔看到的翟永明的小诗:

“国有企业地烂账,以及邻国经济的萧瑟,还有小姐们趋时的妆容,这些不稳定的收据,包围了我的浅水塘”

这首诗继承了朦胧诗的手法,将几种意象结合了起来,将九九年初国家出现的状况朦胧却准确地表达了出来。侯卫东读到此诗,一下就记住了以上的句子,今天刘兵市长所讲内容,恰好又与诗中意境结合起来,他就在纸上随意地写着诗句。

他心里明白,今天除了要议定沙州发展方向,还有三个人事任命。一个就是让周昌全头痛不已的杨森林,一个是益杨县长,另一个就是自己。

昨天,周昌全与他谈了一次话,内容很简单:提拔他为沙州市委办公室副主任,同时兼任综合科科长,他的级别将由正科级提升为副处级。

虽然这只是小小地半级。他从九三年毕业以来。在近六年的时间里,他终于从科级干部变为需要由市委常委会研究任命的副处级干部。虽然这只是一小半,却对侯卫东构筑了极为有利的台阶,有了这个级别,如果平级外放,他就是副县长,如果提一级外放,他就是正儿八经的县长。

“近水楼台先得月,身在中枢好当官。”

在沙州。大多数干部的仕途都中止在科级干部上,侯卫东明白,如果他不是周昌全秘书,要从科级干部走上副处级,绝对不会如此顺利。

侯卫东胡思乱想的时候。众常委们在积极地发言。

在座地常委。绝大多数都在基层当过一把手,对政策都很熟悉。如今的问题即有方向问题,又有如何将美好蓝图变成现实的执行问题,刘兵发言结束以后,常委们就开始热烈地讨论起沙州的发展大计。

四点半钟,周昌全对沙州发展方向、道路做了最后总结,“各位的发言都很好,下来以后,市委研究室根据领导们的意见,尽快形成文字材料,作为今年我市发展的指导性文件,现在已是三月,这份文件要在三月中旬完成,如果我们不抓紧,拖一拖就是四月了。”

他接着又道:“在经济学中,有一个理论叫做马太效应,用通俗地话说,叫做客走旺家门,钱朝热处流,沙州必须要抢占先机,否则一步落后,步步落后,同志们,省委对沙州希望很大,要求很高,我们压力很大,必须得抓紧时间,抓住有利时机,迎难而上、趁势而上。”

蓝图是美好地,却需要由具体的人来实施,因此,研究了发展主向,周昌全立刻将话题转到了人事问题:“下一个议题,请赵东部长报告对市政府副秘书长职位的考察情况。”

赵东清了清嗓子,慢条斯理地道:“按照前一次常委会的要求,组织部考察了六名干部。”

当赵东提起了杨森林的名字,刘兵眼皮亦没有抬,自顾自地凝神沉思着。

周昌全不动声色地道:“这六名干部都很优秀,条件也相差不多,我记得刘市长当时是推荐益杨县长杨森林,既然组织考察通过,我同意由杨森林出任市政府副秘书长。”

“益杨是沙州四县的领头羊,县长人选一定要配强,既然这六名青年干部都是经过组织部考察的优秀干部,益杨县长的人选就在这六人中产生,大家议一议。”

刘兵没有想到要在这次常委会上研究益杨县长的人选,有些吃惊。

副书记黄子堤前首先发言:“益杨县委副书记季海洋今年四十二岁,担任益杨县委常委七年,出任副书记两年,他是大学文化,又有实践经验,是益杨县长最好地人选。”他又补充了一句:“季海洋虽然在益杨担任副书记,但是他并不是益杨人,而是湖滨市人,符合有关县长任职条件的相关规定。”

周昌全道:“请同志们发表意见。”

一般情况下,在讨论人事问题之时,常委发言大致按照常委排序来进行,排到最后的最先发言,最后由市委书记拍板。

副书记黄子堤首先发言,其他常委对季海洋也没有大的意见,也就不再发言,常委会就出现了短暂的冷场,周昌全就趁机拍板道:“既然同志们没有什么意见,组织部门就严格按照程序进行操作。”

研究完市政府副秘书长以及益杨县长地人选问题,组织部长赵东再次清了清嗓子,道:“今年是中央提出地学习之年,市委办公室的工作日益繁忙,市委办公室地编制是一正两副,现在还空缺一名副主任,根据工作需要,市委办公室应该配备一名办公室副主任,组织部经过考察,确定了三名人选。”

赵东看着侯卫东,一本正经地道:“这次考察的人选涉及到侯科长,请侯科长暂时回避。”

侯卫东原本就是列席会议,他合上笔记本,走出了会议室。他从常委会议室出来之际,正好碰上综合科副科长杨腾,他朝着侯卫东竖起了大拇指,又低声道:“侯主任,祝贺!”

杨腾跟着侯卫东进入了办公室,他热情地道:“侯主任,什么时候有空,综合科所有同志聚一聚。”侯卫东道:“过了春节我们科里还没有聚会,就这几天,我们聚聚。”

常委会议室,刘兵眼皮接连跳了几跳,他暗道:“还是低估了周昌全这个老油子,他居然连消带打,将一件坏事变成了好事。”

这一次,刘兵和周昌全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在掰手腕的较量中,算是打成了平手。

下班以后,侯卫东刚刚走进家门,就接到园林局长张中原的电话:“侯主任,祝贺啊,今晚有安排没有,如果没有其他安排,我们一起吃顿饭。”

侯卫东暗道:“张中原的消息真是灵通,开了常委会不过一年多小时,他居然已经知道了这事。”在春节期间,他跟着周昌全走了不少地方,几乎没有在家吃过饭,今天周昌全要回家吃饭,他也就落得轻松,原本想在家里吃顿晚餐,却又接到了张中原的电话。

而张中原又是小佳的领导,侯卫东就无奈地道:“张局长,我要多敬你几杯酒。”

刚放下电话,小佳电话又打了过来,道:“谢谢老公,给了张局长面子,刚才我就坐在他的办公室对面。”侯卫东叹息一声:“我记得有半个月没有在家里吃饭了,张局长消息这么灵通,应该还有更上一层楼的想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