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383章 学习(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终于要将这年关的程序走完。

中午,趁着周昌全午睡之机,侯卫东抽时间回了新月楼,原本想批评祝梅几句,可是见到祝梅一脸沮丧的样子,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没事,以后别乱跑了。”侯卫东给祝梅发了一个短信,紧接着,又发了一条,道:“有什么事,给爸爸先说,实在不行,你可以给我联系。”

祝梅看了短信,点头。

祝焱紧张了许久,听到祝梅又被接到新月楼,他这才彻底放松下来。

在今天的常委会上,他心情不佳,便接着不佳的心情,接连否定了两位局行一把手的任命,以往在人事任命上,他甚少发言,今天借着心里的邪火,将积累了多日的情绪发泄了出来。他到茂云时间亦不短,面对一团乱局,也需要发出自己独立的声音。

仔细回想了上午的常委会,祝焱还有几分感谢自己的坏情绪,如果没有这个坏情绪,或许他还要忍一段时间。

给侯卫东打通电话之时,祝焱已经心平气和,道:“回来就好,就好,我有事,就不过来了,王兵过来接。”

两人聊了几句,祝焱如长者一般娓娓而谈:“昌全书记年龄也不小了,这一届过了应该要调到省里,我听到风声他要到人大或是政协,你这两、三年里要好好干,争取在换届之时到县里去当领导。”

又道:“当秘书辛苦,你也别干得太久。”

这番话倒是祝焱的真心话,秘书虽然是当官的捷径,可是毕竟只是捷径。却不是真正说话算数的官,说得严重些,也就是狐假虎威的人物而已。

侯卫东很久没有听到如此真诚的谈话,他郑重地道:“谢谢祝书记。”

这又是一个忙碌地春节,侯卫东在这个春节也没有闲着,过了初二,便跟着周昌全开始去拜年。同时接受他人的拜年,这就是一场游戏,岭西官场中的许多人物都在里面出演着角色。

转眼间便过了春节,三月份,开完了全市领导干部大会,九九年的工作便拉开了帷幕。

在九九年。国家把学习放在了一个重要的位置,北京图书馆,是亚洲第一,世界第四,二月十一日,经国务院批准,北京图书馆正式更名为“中国图家图书馆”。春节前。国家图书馆特别推出了三百六十五天开馆计划,春节期间,到图书馆读书成为了一景。

与此同时,在中央党校,各地大员对金融问题进行了深入学习和研究,结业式上,总书记到会发表重要讲话,其中一段为:“全面加强和改进全党的学习,这是我们党永葆生机和活国物一个重要保证。如果我们不能通过新的学习和实践不断提高自己,就会落后于时代,就有失去执政地资格、失去人民信任和拥护的危险。”

岭西省为了贯彻中央的决定,特意下发了关于进一点加强学习的相关通知,沙州市自然也不例外。召开了关于加强学习的全市动员。在沙州市委机关里,也兴起了一股读书潮。市委办的年轻人地桌头上,都摆着一、两本书,而领导背后的书柜里,也多了几本新书。

而读研究生,似乎成了年轻人的潮流,岭西党校春季招生,宣传单发到了市委机关里,侯卫东在上洗手间,无意中看到了窗台上的这张宣传单子,不禁有些心动。

当年高考之时,没有考上全国重点,这是侯卫东永远的遗憾,毕业前夕,他就想报告岭西大学研究生,只是英语水平差一些,准备突击一年再报考,谁知工作以后,就将英语书抛在了脑后,读得最熟悉的句子就是“L.LOEE.YOU”,这是跟小佳打电话的结束语,因为常用,所以熟悉,结婚以后,这句话也懒得说了,往往是在小佳不高兴地时候才说,以哄她高兴。

岭西最好地大学是岭西大学,这是在全国排名*前的重点大学,侯卫东就读沙州学院之时,就有报考岭西大学研究生的愿望,工作以后,忙于事务性工作,这个愿望也就无限期搁置,时值中央决定加强学习,他脑袋里就闪现了再考研究生的念头。

小佳对这个念头很不以为然,道:“你现在忙得团团转,哪里有时间去报考岭西大学的研究生,而且读岭西大学的研究生,即使你有本事考上了,也得脱产三年,到时在沙州哪里还有你的位置,你准备第二次就业吧。考研只是手段,不是目的,我建议你还是随大流,到岭西党校去读研究生,即拿了文凭,还可以交些朋友。”

她见侯卫东还在犹豫,道:“除非你有平凡的能耐,考入北大清华地研究生,否则你就读岭西党校的在职研究生,这是最现实的,我可不想你重回校园,万一看上了哪朵校花,我就得在家庭失业了。”

小佳已有身孕,最后两句话虽然开着玩笑,却也有三分认真。

侯卫东能够理会小佳的意思,仔细考虑一会,开玩笑道:“我听夫人的意见,到省党校去读研究生,免得夫人操心,影响小宝贝地身体健康。”

“原来不是为我好,而是怕影响了小宝贝,看来以后有了儿子,我地地位就会直线下降。”小佳也开起了玩笑,谈论未来的儿子或是女儿,是小俩口最喜欢地话题之第二天侯卫东把报考省党校研究生的事向周昌全作为汇报,周昌全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道:“你是我的秘书,带头去学习,这是好事,以后集中学习阶段。你尽量抽时间去学,要带好头。”他已经拿到过党校的研究生学历,自然明白其中是怎么一回事情。

从目前为止,周昌全对侯卫东还是比较满意的,道:“这三天我到省里开会,你就可以顺便去党校报名,学费就由委办来处理。年轻人肯学习,是好事。”

中午,侯卫东偷着回去看了小佳,由于小佳有了身孕,他格外细心,亲热地道别以后。这才离开了温暖的小屋,走出家门的时候,侯卫东暗道:“当了两茬秘书,真应该结束了。”

到了岭西,周昌全被安顿到了省委招待所,这个招待所在十年前还算不错,此时五星宾馆在岭西林立。省委招待所便显得有些寒碜。只是省委开会,夜里经常有省委领过来看望,各地地参会领导便都住在省委招待所。

要到晚饭时候,周昌全接到了电话,他略为兴奋地对侯卫东道:“你赶快给马波打电话,我们到金星宾馆,秘书长在等我们。”侯卫东并不知道洪昂也到了岭西,但是他按照多办事少说话的惯例,迅速通知了司机马波。十分钟以后。周昌全与侯卫东来到了金星酒店,上了顶层的餐厅,洪昂在门口等着。

“朱书记还有十分钟就过来。”

周昌全在春节期间准备给省委副书记朱建国拜年,但是朱建国事情多,一直没有联络上。这一次开省委扩大会。省委副书记朱建国肯定要参会,周昌全就主动与江副秘书长进行了联系。并让洪昂秘书长进行跟踪。

功夫不负有心人,省委副书记朱建国终于从百忙中挤出了时间。

朱建国的形象却大出侯卫东预料,亲切、随和,颇为幽默,就如春风一般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到了温暖,见了面,便与在场的周昌全、洪昂与侯卫东握了手,他道:“沙州去年总排名在第三位,上升得很快,与第二名几乎是并列,今年冲一冲,争取还往上*一*。”

听了朱建国的表扬,周昌全很兴奋地表了决心。

朱建国到场时间很短,坐了十来分钟以后,便无奈地道:“我最想同地、市的同志多坐一坐,只是俗事缠身,还有个接待任务,就由江副秘书长陪昌全同志多喝两杯,喝了酒,晚上睡个好觉,明天同志们精神抖擞地研究岭西各项发展计划。”

朱建国走后,场内气氛顿时轻松了下来,江副秘书长端着酒杯道:“朱书记事情太多了,七点钟到要与岭西老八路代表见面,今天就由我来陪周书记。”

朱建国能出席晚宴,并将副秘书长留下来陪酒,已经让周昌全很满意了,他很痛快地与江副秘书长碰了一杯酒,道:“江秘书长一向关心沙州,近期一定得来沙州视察,看一看新发展地南部新城。”

江副秘书长道:“早就耳闻南部新城,今年一定要学习。”

等到侯卫东向江副秘书长敬酒之时,江副秘书长问道:“小侯,给市委书记当秘书可不简单,不仅要有文化知识,也得有基层工作经验,这样才能当一名合格的秘书,你别小看秘书一职,里面学问很深奥,能当好秘书,就具备了当领导的基础素质。”

侯卫东只有点头的份,洪昂则在一旁介绍道:“小侯人年轻,经历却很丰富,当过副镇长,益杨县委办副主任,还当过益杨新管会主任和科委主任。”

江副秘书长眼光闪了闪,道:“小侯在益杨县委办工作过?杨森林曾经是你的领导。”

侯卫东摸不清楚江副秘书长问这句话的意图,很谨慎地道:“杨县长是益杨领导,怎么能不认识。”他知道这些领导都是从人山人海中拼杀出来地,城府很深,不会轻易地在这种场合下提起一个不相干的人,就暗自琢磨:“江副秘书长为什么无缘无故地提起了杨森林?”

江副秘书长将没有深入谈论这个话题,端着酒杯与周昌全碰了碰,就说起了风花雪月。

在晚宴结束,江副秘书长与周昌全单独走到最前面,两人一边走一边小声地交谈,临出门,江副秘书长使劲握了握周昌全的手,道:“那事就这样了。”

洪昂和侯卫东一直跟在后面,侯卫东最后只听到了这么一耳朵,并不知道江副秘书长所托何事,等到江副秘书长坐车离开,周昌全的神情便阴了下来,倒背着手站在宾馆门外,若有所思。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