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365章 老把戏(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在家里不谈公事,这是侯卫东多年习惯,市委办那几间办公室传出来的事情,往往会决定或是影响着一个人的命运,所以,侯卫东更不愿意将公事当成谈资,虽然这些谈资大家最为喜闻乐见。

只是为了说服小佳,侯卫东才稍稍透了此风,道:“柳大志是副职主持工作,由正转副有些难度,我是初到市委办的小人物,在昌全书记面前还说不上话,见了面没有什么用处。”

小佳为难地道:“柳大志是建委常务副主任,以前挺照顾我,他在沙州是说得上话的人物,请我们吃饭也是瞧得起我们,再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只要不乱作承诺,应该没有问题的。”

侯卫东想了想,道:“好吧,明天若没有安排,就一起吃晚饭。”

小佳闻言,高兴地给柳大志回电话。看着小佳打电话时的轻松模样,侯卫东对小佳发着感慨:“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世事难料啊,想当年,柳大志带着沙州建委的人到益杨,益杨上下都亲自迎接,我当时只能站在一旁傻笑,现在一朝得道,就要考虑是否同意与柳大志吃饭。”

又问:“我是不是小人得志。”

小佳道:“你到了委办,我总觉得心里无底,如果哪一天得罪了昌全书记,那我们在沙州就永无出头之日了。”

尽管小佳对老公的工作怀着些担心,可是侯卫东的调动让她立刻重温了夫荣妻贵的古老传统。

第二天一早,小佳刚刚走到单位,办公室李主任就笑眯眯地走了过来,道:“张科长,来得这么早啊。我记得你是住在新月楼的,走路得有四十来分钟吧,挤公车太麻烦。”

小佳笑道:“每天走路对身体有好处,我节约去健身房的费用。”李主任也跟着笑道:“小佳,你倒会做保密工作,听说你家里那位在给昌全书记当秘书。”

小佳暗道:“世事没有不透风地墙,这事终究会让单位里的人知道。”于是坦白道:“侯卫东调到市委办不到一个星期。”

李主任“啧、啧了”几声:“我在办公室先后工作了二十年。别的本事没有,看人识人还是有一套的,昌全书记秘书历来都是优中选优,精中选精,我敢打赌,不出十年,你爱人就会成为市级领导,以后要多关照我们这些小老百姓。”

李主任走了一会,小佳又被张中原局长叫到了办公室。

除了喝酒时开开小玩笑。张中原平时很严肃的,他将小佳叫到办公室,却很是和蔼,亲切地道:“听说侯卫东调到市委办了,这两天我去约洪秘书长吃饭,到时请侯秘书一起,交个朋友。”

张中原当过临津县县长,与现任秘书长洪昂一起搭过班子,两人关系挺好。组建园林局时,张中原就成了园林局的一把手。

他调到园林局两年多,洪昂又与新县长搭了半届班子,县委县政府关系依然处理不错。在县委县政府班子普遍存在矛盾的大环境下,洪昂地表现就令人刮目相看,昌全书记在市委扩大会议上数次表扬了洪昂,不久以后,洪昂成为了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

由于与市委秘书长洪昂搭过班子,两人关系不错,张中原请洪昂出来吃饭便不是难事。

小佳离开张中原办公室。过了一会,谢局长又走了进来,她与小佳本是好朋友,自然是亲热得紧。

上午八点半,侯卫东陪着昌全书记到了南部新区,他们没有惊动其他人,将车停在新区入口一个隐蔽处,两人步行着进入了新区。

昌全书记很随意地问道:“你当过益杨开发区的主任。对南部新区有什么看法?”

侯卫东跟着周昌全的目光,看着远处的零星高楼,道:“我在益杨新管会的时候,跑遍了全省所有开发区,我同意岭西日报王辉的观点。沙州开发区的缺陷在规划滞后。随意性很大,这也导致南部新区发展思路不清楚。”通过这几天的接触。以及分析近一段时间的讲话稿子,他感觉到周昌全对南部新区不满意,便大胆地对开发区提出了批评,这个批评也确实是他对南部新区地真实评价。

周昌全道:“你这个评价很尖锐啊。”

侯卫东道:“在您面前,我可不敢有所隐瞒。”

周昌全突然来了兴致,“岭西日报对新管会评价很高,对沙州开发区却有贬意,我们现在就到益杨新管会去看一看。”

半个小时,小车便到益杨新管会。

虽然是十一月,天气却出奇地好,能见度很高,精工集团和步高公司一共十二幢高楼在秋日阳光下格外清晰。周昌全上一次到益杨之时,步高的楼盘正在下地基,此时见到这两个楼盘,立刻感受到了视觉上的冲击力。

尽管只是离开了一个星期,侯卫东感觉却完全变了,他是彻底跳出了益杨,带着些俯视的心理重新看待着益杨和益杨新管会,他介绍道:“省发展银行在新管会投入了十来个亿,主要是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如今道路体系已经形成,沿着道路体系布置着城市管网,这些道路就自然将土地分成了整齐方块,按照这个体系建设,整个新城市就井然有序。”

周昌全点头道:“难怪岭西日报将益杨新管会排在全省开发区的前三位,果然有些名堂。”

侯卫东跟随着周昌全到了精工集团的楼盘前,他们刚走到大门口,一位穿着制服的保安走了过来,道:“先生,要看房请到售楼部,戴上安全帽子才能进来。”

这时,施工队老板走出大门,他一眼就认出了侯卫东,一边走一边高兴地打招呼,道:“侯主任,好久不见。”

这位施工队老板是从岭西过来的,平常看电视从来不看沙州台,只见得侯卫东面前的老者有些面熟,没有认出他就是沙州地大老板,跟在他身后的技术员也来自岭西,他根本就没有见过周昌全。

侯卫东用目光向周昌全书记示意,周昌全道:“别介绍我,就进去随意看看。”

戴着安全帽,施工队老板跟在侯卫东身后,一直呱呱地讲着闲话,他发牢骚道:“侯主任,你在新管会干得好好的,怎么就调走了,这半年多,好些资质不行的乡镇建筑老板涌入了新管会,建筑质量差,外形差,大多数都是单体楼,搞不了几年,整个新管会都会降低几个档次。”

小区内部正在搞装修和绿化工程,中庭的规模赶得上新月楼的水平,侯卫东暗道:“李晶天生就是生意人,这楼盘打造得还行。”

李晶正好带着两、三个人下楼,她下楼之时似乎挺有预感,总觉得要发生什么事情,走出了门洞,抬头就见到了侯卫东和周昌全。她吃了一惊,赶紧走了过来,笑脸如花地面对着周昌全,道:“周书记,您好,欢迎视察精工集团。”

侯卫东赶紧道:“周书记,这是精工集团董事长李晶。”

此时李晶穿着精工集团的工作服,将窈窕的身材掩盖了,俏丽多了些健康质朴,周昌全压根没有想到精工集团的董事长会是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士,点头道:“你们精工集团很有实力嘛,这楼盘不错。”

周昌全背着手,就站在中庭听李晶介绍了情况,道了声:“李董事长,我是随意看看,马上要走,你去忙吧,不耽误你更多时间。”

李晶还是坚持着将周昌全送到车门,在与侯卫东握手之机,她用小手指轻轻地在侯卫东手心挠了两下,目光如水。

在益杨新管会转了一圈,已有九点四十,小车这才上了高速路,周昌全上了车,一直没有说话,回到办公室,他与赵林握了手,又吩咐侯卫东道:“明天让南部新区地班子成员、建委班子和步市长到市委二会议室,由南部新区汇报近期工作。”

周昌全是个工作狂,一天的工作安排得很满,将他送回家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侯卫东在市委大院下了车,装模作样的到了办公室作了一会,这才偷偷下了楼,坐着出租车来到了精工集团沙州分公司。

站在公司后门,他心里颇为犹豫,以前小佳远在上海,他留在这里并没有太大心理负担,如今小佳就在家里等着,这让他心里颇受煎熬。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