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352章 又1村(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十月,省委宣讲组到了益杨,全县科级干部全部参会。讲课者是头发花白的老教授,满脸都是学识,课题就是《东南亚金融危机与岭西经济》。

“自1993年,我国对人民币汇价实行并轨以来,人民币对美工元的汇率一直处于强势,汇价由当初的一美元兑八点七人民币,一路小幅攀升。”…………“一九九八年以来,在东南亚等国家货币大幅度贬值来,对外资吸引力增加,出口货物的竞争力有所提高,势必会对岭西造成一定影响。”……“扩大内需是解决应对金融危机的重要方法,这是我国特有的优势……”

省委宣讲团每年都要在岭西全省宣讲政策与形势,这一次的专题是东南亚金融危机与岭西发展专题,国内省内一些知名的经济学家参加了宣讲团,宣讲团原本只到地级城市的,到了沙州以后,昌全书记觉得宣讲团来得非常及时,讲得也很好,便在会餐时向宣讲团团长建议道:“益杨县发展势头很好,已有了工业县格局,想请宣讲团多辛苦一趟,到益杨县的干部讲一讲,让他们也长长见识,了解国内外大局。”

宣讲团欣然接受了昌全书记的邀请。

侯卫东由于不明白是什么档次的宣讲,他经常被臭长而无物的折磨,所以到会场的时候,特意带了一本小说,如果讲得好,他就听课。讲得不好,他就看小说。

刚走进会场,就在会场门口遇到了财政局长桂刚,桂刚一边快步走一边打电话,见到了侯卫东,只是略一点头,就擦身而过。侯卫东不快不慢地朝里走,进了大堂,按着手中的座次图,找到了科委地位置。

开会之前的这些时间,各位部局行头头们喜欢趁着空隙开些玩笑,当然开玩笑也是讲规矩的,交通局长、建委主任、财政局长等重要部门领导人一般是坐在一起,他们互相很随意地开着玩笑。而档案局、科委、团委、妇联等部门的负责人经常被安排在一起。他们自得其乐。也开着玩笑。

这两类人群虽然没有楚河汉界那么分明,可是大家都很默契,一般不会轻易去乱开玩笑,这是岭西官场潜规则,其中深意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侯卫东身边坐着妇联主席,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子,妇联主席身边坐都会档案局长,两个女同志年龄差不多。聊着毛衣的样式,旁若无人,侯卫东只是与身边人略为点头,便低着头。认真看着小说。

偶尔抬头,侯卫东正好看到杨森林走进了会场,刘坤紧跟其身后,他头发梳理得很整齐,黑色西服。脸上带着微笑。一手握着杨森林的杯子,另一手提着皮包。将杨森林送到了坐位上,这才转身去找府办主任地位置。

刘坤站在建委主任张亚军位置前,两人有说有笑地聊了几句,等到会议要开始的时候,他才走回到自己位置之上。

侯卫东把视线从书本上移出来,冷眼看了一会,暗道:“这个社会还真是现实,地位高低却是清清楚楚,没有丝毫含糊,但是偏偏在书上说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真是蒙着鼻子哄眼睛。”他看了看坐在第一排位置季海洋的后脑勺,又想道:“不能每次都是由季海洋带着去见黄子堤,这样下去,永远都不能与黄子堤形成真正的战略合作伙伴,下次要想办法单独与黄子堤见面。”

正在云里雾里想着自己的事情,花白头发的老教授走上了讲台。侯卫东原本是抱着姑且一听的态度,谁知道老教授还真有水平,对国内外以及岭西的经济形势分析得很准确,很快就将侯卫东吸引了进去,他办了多年石场,又是精工集团董事,对经济也不陌生,至少比在座多数人要熟悉,他是识货之人,听到真正有水平地演讲,也就将小说放在了一边。

散会以后,县领导和相关重要部委行局地领导就坐着小车,如蝗虫一般四处散开,很快就从大礼堂消失,侯卫东没有带车,出了院子以后,他朝重庆江湖菜馆走去,一边走,一边给李晶打电话,道:“我是侯卫东,在海南玩得好吗?”

李晶依着木栏杆,看着一片无边无际的大海,道:“我正在海边,没有干什么,看大海,享受生活。”这次海南之行纯属偶然,李晶无意中看到了一幅三亚的风景照,突然就很有到海边住几天的冲动,她原本想和侯卫东一起去,而侯卫东恰好在茂云,李晶当时一心向扑进蔚蓝的大海之中,也就不等侯卫东,直飞海南。

将生意与应酬丢在一边,李晶孤身一人在海南享受着美食、美景,洒脱而舒适,当然这种洒脱与舒适是有着经济实力为支撑,没有经济实力,就与飞机、五星酒店、大海无缘,必须为了可怜的工资而努力奋斗。

“我刚才听了省委宣讲团的讲座,很受启发,这次金融危机以后,国家已经在调整产业结构,极力想拉动内需,刺激国内的消费,房地产地产业链条很长,是这次重点拉动的行业之

李晶心情很不错,笑道:“这样说来,我当初的决定还是不错的。”侯卫东表扬了一句:“你很有经商地天赋,选的行业很准。”

李晶一边看着美景,一边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腹部,心道:“听说在环境优美的地方更容易怀孕,在大海边肯定能增加受孕的机率。”口中道:“孙猴子,你没有来海南,真是太可惜了,生活不仅要工作,更要有享乐。”说到后面,语音又有些软绵绵地。

侯卫东笑道:“国务院政策一下来,适度从重地金融政策就要改变,岭西必然要兴起新一轮的投资热潮,到时你绝对没有兴趣在海边停留。”

走到重庆菜馆,侯卫东才挂断电话,这一路上,他差不多打了十来分钟,进了菜馆,点了一份家常鱼,便沉下心来想着事情。

“当官真累,干脆我就彻底下海,当个自由自地地富家翁。”当热气腾腾的家常鱼做好以后,侯卫东想着李晶的话,他狠狠地将鱼泡咬碎,道:“我就不当这个破官了,去做企业家,走遍天下,吃遍天下。”

正在狠劲地对付着鱼块,手机在裤袋里使劲地跳动着,一看号码,是祝焱打过来的,侯卫东连忙接通,道:“祝书记,你好。”

电波传来了祝焱稳重而亲切的声音:“小侯,前天我在岭西省开会,遇到了昌全书记,无意中听到了一个消息,昌全书记的秘书最近准备放出去出任市地税副局长,你有没有兴趣给昌全书记当秘书?”

侯卫东当然知道给首长当秘书是升官的捷径,他道:“如果有这个机会,我愿意。”他马上补充了一句,道:“祝书记,我还是最想为你服务。”

祝焱道:“茂云这边太复杂了,哲明是勤奋的地委书记,可是他太勤劳了,我这个地委副书记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你现在别过来,免得被误伤,影响以后的发展。”这是祝焱第一次将茂云的事情表述得如此直白,他到茂云工作半年,与哲明的矛盾如野草一般探出头来,他已经决定做适当反击,否则就会在茂云彻底失语,因此,他不希望自己最欣赏的年轻人趟这个浑水。

“这是一个好机会,我把你的情况给黄子堤说了,他答应帮忙,不过能否成功,还得看昌全书记的态度,你也要主动与黄子堤联系。”

“我知道了,谢谢祝书记。”

数分钟之前,侯卫东还想着跳下商海,可是当祝焱一个电话打来,他的注意力顿时被带回到了原有的轨道。

将重庆江湖菜的家常鱼吃完,侯卫东出了一通毛毛汗水,他下定了决心,不能受到点小挫折就当逃兵,他开着车,半个多小时以后就来到了沙州,他将车开到了市委大楼前面,停在了一颗大树下,抽了两枝烟,便直接拨通了黄子堤的手机。

当铃声就要结束的时候,传来了黄子堤的声音,他并不熟悉这个号码,就道:“我在开会,有什么事情等会再说。”侯卫东连忙道:“黄书记,我是侯卫东,向您汇报工作。”

得知这个陌生号码是侯卫东,黄子堤就明白是什么事,他笑道:“我看这个号码陌生,心里还是想谁知道我这个手机,原来是小侯。”他此时并没有开会,而是刚开完会,正坐在办公室喝茶,

侯卫东道:“黄书记,我听说周书记需要秘书,不知道是什么条件,我有这个可能性吗?”

“你的消息蛮快嘛。”黄子堤心里已经有数,他却“嗯、嗯”地沉吟了一会,才道:“此事最终要昌全书记点头,我只能创造一些机会,下一周,沙州团市委要召开青年人才论坛活动,届时昌全书记来参加讨论,你要充分准备,争取第一个发言。”

侯卫东问道:“昌全书记最关心什么问题?”

“当然是沙州的发展问题,金融危机过后,沙州如何发展,走哪一条道路,是昌全书记在常委会上多次提到了内容,他的几次讲话精神你要好好学习,然后做好充分准备。”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