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348章 上层路线(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放下电话,在客厅里坐了一会,祝梅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她头发用浴巾包着,一张清瘦的小脸略有些苍白,她进到客厅,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手机,她给侯卫东发了信息:“我饿了,今天晚上吃什么。”

这个出水芙蓉一般的小女孩子,由于天生的聋哑而现实社会有天然的隔绝,反而有一种别样的清丽。

侯卫东视线从祝梅脸上一晃而过,拿出小笔记本,写道:“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能吃辣的吗?我请你吃重庆江湖菜。”祝梅点点头,手指飞快地在在手机上跳跃,发了短信:“我没有吃过重庆菜,今天去试一试。”

接上一章

沙州到处都能看到重庆菜,侯卫东在离新月楼不远的地方找了一个装修还不错的中等餐馆,要了一盘南山辣子鸡以及几个家常菜。

南山辣子鸡,里面的花椒和辣椒比鸡肉还多,切得很小的鸡块就藏身于辣椒的森林中,要用筷子使劲翻找才能得手,不过这菜的味道还真是不错,又嘛又辣,与重庆水码头的气质接近。

祝梅在十几年的人生里,和温室里的花朵相差不多,随着年龄增长,她也有看看这个世界的愿望,今天跟着侯卫东出来玩了半天,算是很大胆的行动,她吃了一会辣子鸡,被辣得直哈口,鼻子便有了一颗颗汗珠子。正吃得高兴,门外一百多米处忽然传来了轰地一声大响,饭馆里的玻璃被震碎了不少,侯卫东和祝梅坐在餐厅*里位置,没有受到影响,只是这等惊天动地的大响动,还是让侯卫东吓了一跳。

祝梅似乎无意识地朝门外看了一眼。

很快,警笛声大作,警察们拉起了警戒圈。将爆炸处包围了起来,侯卫东的蓝鸟停在餐馆旁,幸好一辆大客车挡在前面,没有受到伤害,而那辆大客车一侧车窗尽碎。车厢也被严重变形。

侯卫国也赶了过来,他着便衣,冷着脸在外围转悠,先是见到熟悉的蓝鸟车,又见到站在人群中朝爆炸处张望的侯卫东,他身旁站着一位削瘦的小女孩子,暗道:“这个女孩子是谁,怎么以前没有见过。”

等明白是爆炸案,再看看好几辆被炸得乱七八糟的小车。侯卫东倒吸一口凉气,暗叫侥幸,又见到大哥疑惑的眼神,他连忙解释道:“这是祝书记地女儿,聋哑学校的。”他又在小笔记本上写道:“这是我大哥。侯卫国。”

“侯大哥你好。”祝梅发短信的速度让侯卫国也开了眼界。

侯卫国向祝梅点点头,又对侯卫东道:“你赶紧开车离开。发生了一起爆炸案子,幸好没有死人。”

看着围观的人群,侯卫东道:“怎么在沙州也有人搞起了爆炸。很时尚,不过与国际势头轨也要分项目。”

侯卫国低声道:“我估计是磷矿的事情,为了抢磷矿资源,几个大矿老板手下都养得有闲人,和黑社会差不多。”

对磷矿地事情。侯卫东多少也知道一些。在沙州与茂云交界的连绵群山里盛产磷矿,储量不小。这几年煤矿行情走低,磷矿行情却一路节节走高,在沙州城内开高档车的,多数都是山边来的磷矿老板,这些前几年还穷得叮当响的山区小老板,一觉醒来,就可以开宝马奔驰。

也应了那句古话,祸福相依,由于磷矿太找钱,这些老板便被各色人等盯住了,麻烦事情不断,侯卫国看到被炸车是宝马车,便明白是磷矿老板。

“前几天茂云几位领导还到了沙州,座谈关于磷矿的事情,祝书记也参加了会议,我在做保卫工作,他还与我握了手。”侯卫国看了一眼祝梅,道:“祝书记在茂云是三把手,你现在这种情况,还不如去投奔他。”

侯卫东道:“再说吧,茂云情况复杂,等祝书记地位稳定以后,我再过去不迟。”

将祝梅送回聋哑校,已是傍晚时分,在校门口,祝梅发了短信:“今天是美好的一天,谢谢大哥哥。带着祝梅玩了一天,侯卫东心情很轻松,但是身体却有些乏了,回到新月楼,就开始泡澡,泡着泡着,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节:当那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以后,祝梅无意识地向爆炸方向看了一眼。

“难道祝梅还残存着一些听力吗?是否还有治愈的希望。”侯卫东随后又想起祝焱似乎也说过此事,但是随后又在心里想道:“祝焱是何等精明地人,蒋院长又是医术很好的大夫,如果祝梅还能治好,肯定早就治了。”

从星期一开始,侯卫东一直就在岭西和沙州,到了星期五,他才回到了益杨县。

当他身影出现在科委办公楼,留守在办公室的小宁主任打了一通传呼,在外面或逛街或是回有睡觉的同志们纷纷偷偷摸摸地回到了科委。

侯卫东把修建农业科研基地的事情交给了周永泰,将机关日常工作交给了小宁主任,他乐得清闲,回来之后见到机关现状,也不怎么管,悠然自得地喝茶看报。

“粟哥,我是侯卫东,今天晚上有空没有,我请你吃饭?”

粟明俊笑道:“你下了决心吗,是否要调回沙州?”

侯卫东直言不讳地道:“我暂时按兵不动,不过想请粟哥帮忙,新管会地办公室主任杨柳,她想调到沙州,看有没有合适的岗位。”他补充道:“杨柳是我提拔地干部,如今在新管会过得很不顺心,想换个环境。”

粟明俊沉吟地道:“我听说市委办公厅想招人,杨柳是女的吗,写文章如何?”

“她是大学毕业生,很优秀的办公室主任,和我一批公招地。”

粟、侯两家人打交道也有好几年,侯卫东甚少开口,所以粟明俊也没有打官腔,道:,“晚上我去约市委常委、秘书长黄子堤,只要他点头,这事就算办成了。”他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黄子堤还是副秘书长之时,两人关系不错,互相帮过忙,所以粟明俊有把握约他出来吃饭。

侯卫东高兴地道:“粟哥能把黄秘书长约出来,太好了,我以前跟着祝焱也拜访过他,也不知他是否记得我。”他主动交待了这个情况,免得到时粟明俊到时会有想法。

“你认识黄秘书长,这更好办了,我先把杨柳的情况给黄子堤说一说,晚上你将杨柳带来,就算是面试了。”

杨柳听说晚上要与沙州市委常、秘书长黄子堤和组织部常委副部长粟明俊见面,紧张起来,道:“侯主任,我担心过不了关,心里没有底。”

侯卫东就说了一句以前在上青林经常说的话:“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大家都是人,不要怕这些当官的。”杨柳跟侯卫东也有一年多时间,甚至听见他说粗话,此时突然听到侯卫东说了一句粗口,心里反而踏实起来。

晚餐很正式,就安排在了沙州宾馆,侯卫东和杨柳最先到达宾馆,侯卫东道:“杨柳,今天晚上的费用你别管。”杨柳道:“为我办事,怎么能让侯主任破费。”

侯卫东道:“如果*工资吃饭,能请几次客,你别跟我争了,我好歹还能够报销。”虽然火佛煤矿让侯卫东经济上压力不小,可是请客吃饭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仍然是小事,他是不会拿到科委去报帐,只是口头上这样说,以免杨柳会有心理负担。

杨柳也不再争,道:“谢谢侯主任关心了。”

黄子堤与粟明俊一起来到沙州宾馆,见到站在门口迎接地侯卫东,握了手,笑道:“小侯,怎么祝书记调走了,你就不到沙州来了,我还说到茂云去看看祝焱老弟,又抽不出时间,等到这阵子忙过了,小侯陪我到茂云去。”

粟明俊见黄子堤很高兴地样子,便知此事基本成功了,他介绍道:“这是杨柳,益杨新管会的办公室主任,与小侯一批公招地大学生,笔头子功夫很不错,综合协调能力很强。”他当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多年,察人的本领还是不错的,从杨柳的气质、相貌与表情,他推断出杨柳的性格特点,和真实情况相差不多。

黄子堤对杨柳就很有些领导的架子,他慢条斯理、似笑非笑地道:“到市委工作对人的素质要求很高,如果素质达不到,你自己会很感到日子难过,为了对组织负责,也对你本人负责,我得考考你,你找个安静地房间,将我们几个见面的事写一个简报,半个小时,够了吧。”

他这个题目,看似简单,却基本可以看出一个人的综合素质,一看文字功底;二看逻辑思维能力;三看将提炼能力,这个提炼能力是市委很重要的一项能力,因为许多会都是正常工作会,市委秘书却要从这些平凡琐事中找出发光点,这也是一种能力。

在新管会时,易中成时常闹情绪,大小文章一概不愿意承担,所以这一年来,新管会大小文章多是出自杨柳手笔,杨柳底子不错,又在工作中得到了切切实实锻炼,她对于黄子堤突然提出的考试,并不太慌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