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346章 上层路线(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将电脑送到维修店里,需要两个时才能修好,这台电脑是祝梅最好的朋,没有了电脑和络,通向外部世界的大门便关闭了三分之二,因此,祝梅很在意此事,听要两个时,她甚至有些等不及的感觉。

店不大,就是些电脑器材,店主是年轻矮伙,个子不高,只有一米六左右,戴着厚厚的眼镜,嘴唇上一圈胡子,其实也不算是胡子,就是一圈淡淡的绒毛。他其貌不扬,但是手脚倒也麻利,三下五除二将电脑拆开了。

侯卫东随口问道:“这是你的店吗?”

“技工校毕业又不包分配,我们只能摆个店找碗饭吃。”

“生意好吗?”

“现在用电脑的人多起来了,勉强还能维持着。”伙子的是谦虚话,他从六家亲戚哪里借钱开了这个店,原本想慢慢地熬着,没有想到这个店生意好得很,一年多时间,成本就收回来了,如今存款也到了五位数。

祝梅自然听不到两人的对话,她站在侯卫东身边,两只手指飞快地滑动着,如被朋追赶的广场鸽一般,灵活得让人看不清楚。

侯卫东为了与祝梅通话,一直将手机握在手里,看了短信,他没有祝梅的手上功夫,便取出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在上面写道:“二个时就能修好,你别担心。”

那个伙子先被祝梅手上功夫吸引了,并没有意识到祝梅是聋哑人,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很浪漫很漂亮,见到侯卫东的行为,伙子才明白眼前这个清纯漂亮的女生是聋哑女孩,不禁在心中大叫着遗憾,道:“这么漂亮的女孩,怎么就是一个哑

他初中毕业考了技工校。十九岁毕业,现在也不过二十三、四岁的年龄,正是对异性充满着好奇的时候,虽然明知眼前的美女是聋哑人,却是禁不住还偷着眼看着祝梅。

祝梅并没有关注到这个伙子,她更关心电脑。、

侯卫东用笔写道:“时间还早,听沙州开了德克士,是洋玩意。我请你去吃一顿。”

德克士的东西完全不对侯卫东的脾胃,而祝梅则吃得津津有味,鼻尖还微微有些汗水,她地脸正对着一台电视。里面有一位港台歌星模样的人正在载歌载舞,两个与她同龄的女生站在电视旁,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屏幕。

祝梅看到这一幕,桌上的美食立刻没有了味道,通过上,她知道了这个世界有歌星,还有追星族,而她却永远与这些绝缘,在学校之时,大家都是相同遭遇。她心情倒也平静,此时见到专心看着电视的同龄人,这种巨大的差异突然间就破坏了好心情。

她立刻又陷入了时常会出现的压抑与沮丧之中。

侯卫东并没有注意到祝梅的心理变化。他早就将眼前地食品吃完,听着音乐。心思开始胡乱游走,一会是与蒋副厅长见面的情景,一会是火佛煤矿,一会又是下一步的打算。

祝梅站了起来,她手指飞动。发了一条短信息:“我不在呆在里面。”很快又发了短信出来。“我想坐车到高速路上去。”

侯卫东这才注意到祝梅的神态有些不对,他对祝梅很有几分怜惜。听了她地要求,不忍心拒绝,点点头,便去开动车辆。

在上高速路前,祝梅给侯卫东又发了短信,她让侯卫东将车辆的天窗打开,侯卫东不明所以,依着短信就将天窗打开了。他们是朝着岭西方向开着,开了十来分钟的样子,祝梅站了起来,她开天窗,站了起来。

侯卫东吓了一跳,他在开车,无法与祝梅通话,便将车慢慢地朝右*,最后停了下来,他拿出本子,在上面写道:“这样危险,下来。”祝梅发了短信:“我喜欢,不会有公开。”

侯卫东见祝梅很固执,只得又将车启动,不过却将速度慢了下来。

迎着不断刮来的风,祝梅头发飘扬着,她张大嘴,使劲地喊着,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她眼泪水一串一串往下掉,又被风吹到耳朵边,然后化作一颗颗晶莹的露水,直接飞到了半空之中,碎成粒,不见了踪影。

“迎着风,大声的呼喊,便能发泄心中的不快。”这是“风之子”教给祝梅的方法,今天她就要想试一试。

在沙州的电脑维修店里,伙子已将电脑修好了,其实这个电脑只是程序出了点问题,但是他却是大动干戈,电脑拆掉,目的是要让顾客付更多地钱。等到侯卫东和祝梅离开,他很快就将电脑装好,重新安装了几个应用程序,电脑就恢复正常了,他高兴地哼着曲,用“没有共产党没有新中国”的调子唱起“轻轻松松赚了五百块”。

此时店里正好没有事,他打开自己的电脑,又进入聊天室,他地名就是“风之子”,见到“快嘴梅”的名字灰白一片,这意味着梅没有在线上。

“快嘴梅”是一个很调皮地姑娘,他以“风之子”的名和她聊了近半年了,两人几乎每天都要聊了一、两个时。

“风之子”个子矮,其貌不样,在现实生活中毫不起眼,他从内心深处颇为自卑,仍然没有谈过恋爱,遇到了“快嘴梅”,他的爱情之火被点燃了,加上从谈话内容来看,快嘴梅是没有太多社会经验的姑娘,于是他信心倍增,几次约梅见面,梅都用各种借口辞了,这让“风之子”即甜蜜又苦恼。

侯卫东在高速路上开了一个多时,要接近岭西省高速道口之时,突然后面警灯闪烁,一阵威严的声音在蓝鸟车后响起,“前面站着地人,坐回到车里面去。”这是高速路管理处地警车,例行巡查,见到有人站在天窗前,便追了过来。

祝梅站在天窗前吹了一个时的风,眼泪干了,心情愉悦起来,她自然听不到后面地警车的喊话声,依然趴在车窗前,尽情享受着速度带给她的愉悦,她仿佛是打破了笼子的鸟,尽情地在蓝天中飞翔。

侯卫东听到了后面的喊话声,他慢慢地*边停车,用手拍了拍祝梅的腿,又在笔记本上写了“快下来,警察来了。”

警车停在了蓝鸟车后面,下来了一个年轻警察,他满脸是怒气,用手拍了拍引擎盖,道:“下车,把驾驶证拿出来。”他走到车窗旁,眼睛看着车里面的女孩子,这个女孩子模样、穿着都很清纯,倒不是怪模怪样的太。

警察倒有些意外,他态度好了一些,对祝梅道:“你这样很危险的,知不知道。”祝梅只知道警察在跟自己话,她听不见他在什么,就微微笑了笑警察这才看了一眼驾驶员,又看了看手中的驾照,有些惊奇地道:“侯卫东。”侯卫东认出此人是沙州学院法学系的师弟,比自己三级,新生刚报到不久,就主动跑到纠察队来报名,因此印象颇深,他笑道:“王彬,好久不见,在高管处工作?”

王彬把驾驶证还给了侯卫东,笑道:“师兄,听你在益杨当开发区主任了,混得不错嘛。”聊了几句,他道:“师兄,什么时候当了大官,别忘了提携兄弟,在我们历届师兄中,我最看好你。”

侯卫东经常上高速路,便要了王彬的电话,分手之手,道:“师弟,以后多联系,到了益杨来找我。”

回到了沙州,取回了电脑,祝梅飞快地发了一条短信,道:“学校洗澡时间是五点半到六点,我要找地方洗澡。”侯卫东见祝梅早已变成了大花猫,道:“那到我家去吧。”

在沙州百货买了全套衣服,祝梅跟着侯卫东到了新月楼,祝梅洗澡的时候,侯卫东就在外面看电视,手机又响了起来。

“侯主任,我是杨柳。”杨柳在电话里犹豫片刻,还是道:“侯主任,你跟季书记很熟,能不能帮个忙,我不想在新管会工作了,

“怎么回事?”

杨柳道:“昨天组织部下了文件,任命易中成为新管会副主任,易中成对我有成见,我不想在新管会工作了。”

易中成曾经是新管会办公室主任,杨柳是副主任,侯卫东主政新管会以后,便将易中成踢到了没有什么职能的研究室去了,杨柳成了侯卫东的得力助手,为了此事,易中成对杨柳很是看法。

侯卫东对这些事情是心知肚明的,他没有多问,道:“你想到哪个部门,随便挑,季书记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杨柳没有想到侯卫东这么爽快,眼窝子一热,泪水差点出来了,她道:“侯主任面前,我就不想隐瞒了,既然要调动,能不能调到沙州去?”

杨柳在电话里还想解释,侯卫东打断道:“我知道了,如果市委市政府去不了,就到市级部门去,只是没有职务了,愿不愿意?”

杨柳道:“我这个办公室主任算什么职务。”

“好,明天我给你正式答复。”在新管会,杨柳是最得力的助手,她现在事情与侯卫东也有些牵连,所以,侯卫东毫不犹豫答应了杨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