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330章 不务正业(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光芬兴致勃勃地道:“听郭师母讲,郭兰以前曾和你过,我看过郭兰的照片,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刑警支队棒小伙子这么多,总有人配得上郭兰。”

侯卫东哭笑不得,道:“妈,我没有看出来,你还是个自来熟,来了不过一天,怎么就操心其郭兰婚事,你管得也太宽吧,还是操心大哥的事情。”

刘光芬手脚麻利地收拾着屋子,她念叨着,道:“可怜天下父母心,我跟郭师母一起去买菜,她一半的时间在谈郭教授的病情,一半时间在谈郭兰的婚事。”她开玩笑道:“郭师母对你的印象很好,恨不得招了你去当女婿。”

郭兰原来并不准备回益杨,恰巧星期一要到益杨出差,便提前回来了,刚进家门,见满桌子好菜,她夸张地抱着母亲道:“妈,我每个月都要回来,你弄这么丰富做什么。”听说要请侯卫东和他的妈妈,郭兰感觉怪怪的,道:“侯卫东的妈妈到益杨来做什么,我记得她没有来过。”

郭师母道:“那天你爸得病,侯卫东帮了大忙,他妈妈过来,我们热情一些,这也是表达感激的一种方式。”

听到母亲这样说,郭兰就去了卫生间,细细地洗了脸,化了淡妆,便帮着母亲摆菜。郭教授是作学问的人,喜欢安静,家里客人很少,今天请侯卫东吃饭,由于两家关系不错,也不算什么正式的客人,他便在屋里看书,等到刘光芬和侯卫东都坐上了桌子,他才从书房出来。

郭兰见老爸天天关在书房里看书,道:“爸。你别成天关在书房里,要多出去走动,这是医生特意交待的。”

刘光芬道:“我们学校的老校子十年前得了这病,他天天坚持在学校操场走***。现在身体很健康。比得病前还要好些,要多吃木耳,洋葱、还有花生米泡醋,这些都是软化血管的。”

郭师母就详细询问这个花生米泡醋的法子。两人谈得很是起劲。

郭兰见侯卫东话不多,只是慢慢地吃菜。便主动问道:“到科委工作,比新管会工作轻松得多吧。周永泰还在当副职吗?”

由于与家长同桌,侯卫东便说得轻描淡写,道:“到哪里都是工作,我只能服从组织安排,只是科委地工作与新管会相比。工作量确实在少得多。科委的同志想做事,可是找不到事情。

周永泰还是副主任,他是老科委,我把杂事交给他,乐得轻松。”

郭兰在组织系统工作了多年,对人事方面的起起浮浮也有了直观认识,她知道侯卫东在这事上有心结,原本想劝一劝,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我才陪同领导到科委去考察干部,地区科委同县级科委相比,日子还过得多,他们手里有项目,资金也不少,你也可以去跑一跑,看能不能争取到项目。”

听到有项目,侯卫东便有了积极性,道:“也不知科委近期有什么项目。”郭兰道:“吃饭之时听尹明主任说,科委准备在县里搞一个农业科学研究基地,这是省里来的项目,还没有最后确定下来。”

侯卫东立刻想起了益杨科委地职责,第五项是“编制和实施重点科技实验项目、工程技术研究、企业技术开发中心等科研基地建设;组织实施高新技术产业化项目地小试、中试、结题。推进高新技术产业化项目的规模化、商品化以及相关的科技基地建设。”他认真看过职责,记得很清楚,当郭兰说起农业科研基地,他便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

“郭兰,你与尹明主任是否熟悉,能否为我牵个桥。”

郭兰知道侯卫东与粟明俊关系不一般,道:“我在组织部里没有任职,说话没有份量,尹明与粟部长关系很好,如果粟明俊肯出面,效果肯定不一样。”

吃完饭,侯卫东就给粟明俊提起此事,粟明俊满口答应:“老弟地事情就包在我身上,只要条件合适,我去帮着说服尹明,这样,明天我约尹明出来吃饭,你来参加,地点就在新月楼外面的水陆空,具体时间我等一会再打电话给你。”

无意见办成了一件对科委有意义地事情,侯卫东心情不错,对刘光芬道:“妈,你别擦桌子了,你走了,明天还不是一样。”

刘光芬道:“你这孩子,吃了饭总是要饿,难道我们就不吃饭吗,家里还是缺不得女人,小佳也快回来了,你们这样长期两地分居也不是办法。”想到小佳,刘光芬不由得想起了江楚,道:“江楚这孩子不懂事,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去搞传销,如果闹下去,恐怕要离婚。”

,她眼前一亮,对侯卫东道:“小三,你看郭兰怎么楚与你哥离婚了,就把郭兰介绍给你哥,两人蛮配地。”侯卫东伸手摸了摸刘光芬的额头,道:“妈,你没有发烧啊,怎么大白天说起了胡话,都是劝和不劝离,你这当妈的,怎么想着儿子离婚,还有,郭兰在市委组织,眼光很高的。”

刘光芬假装生气,“没大没小,有谁这样说妈妈。”

“你有这种想法就不对。”

刘光芬刚才只是一句戏言,她叹了一口气,道:“改天我再找找江楚的爸妈,我们一起做工作,争取让江楚与传销彻底断掉,她要是和郭兰这样懂事就好了。”

侯卫东开车将刘光芬送到了吴海县,刚进家门,粟明俊地电话就打了过来,道:“今天晚上有空没有,我明天跟随着昌全同志到南方考察。”

“没有问题,就今天晚上。”

“六点,水陆空,最东地雅间。”

侯卫东在家里稍稍休息,便开车直奔新月楼,到了新月楼门口,才到五点钟,回到新月楼的家中,洗了个热水澡,又换了干净地白衬衣,打开电脑,见祝梅已给自己发了六封邮件,便抓紧时间把邮件回了。

准时到了水陆空东边不大的雅间,略等了几分钟,粟明俊和一位五十来岁相貌很儒雅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互相介绍以后,侯卫东主动道歉,“尹主任,我到科委报到才几天,正准备向你报到,我可是科委系统的新兵,你以后要多批评我。”

科委尹明主任热情地道:“欢迎侯主任到科技战线来工作,科技战线就是需要你这种有锐气的年轻人。”一个县科委主任能请动沙州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来作陪,这让尹明心里暗自吃惊。

有粟明俊陪坐,气氛很是热烈,尹明一点都不没有摆官架子,基本上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侯卫东倒真是很有收获,他作为科委主任,虽然这个职务是强加给他的,他还是抱着坐一天和尚撞响一天钟的态度,并不想马虎了事。但是,在晚餐中,他并没有提起农业科技基地的事情。

星期一,侯卫东给尹明打了电话,说是要到县科委汇报工作,尹明是满口答应:“你过来吧,我也有事要找你。”

挂了电话,侯卫东将副主任周永泰请到办公室,第一次认真商量了工作,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周永泰信心不足,道:“这种好事能落到我们头上?”侯卫东反问道:“市科委总要布点,凭什么不能落在我们益杨?我们动作要快,文件我已经拟好了,让小宁打出来,尹明主任。”

听到直接找科委一把手尹明,周永泰有些畏手畏脚,道:“这事是张主任在分管,我们先去找分管领导。”他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尹明主任架子大,你和他不熟,直接找他效果不一定好。

侯卫东没有明说已经约好的,道:“这要试一试才知道。”

科委没有车,侯卫东亲自开车,和周永泰一起到沙州市科委,周永泰是老同志,与市科委很熟,他刚从蓝鸟车下来,就遇到市科委的一名科长从旁边经过,他笑道:“老周,你们科委不错嘛,居然配了蓝鸟车,这可是县科委最好的车。”

周永泰连忙介绍道:“这是我们科委侯主任,一把手。”这位科长见侯卫东委年轻,握手之时,道:“侯主任恐怕是科委系统最年轻的一把手。”

周永泰问道:“尹主任今天在不在,我们来汇报工作。”科长朝院中看了看,尹明的车子还停在院中,道:“应该在,他的车还在院子里。”

上了楼梯,周永泰又建议道:“我觉得还是先找分管领导。”侯卫东道:“射人先射马,只要尹主任同意了,这事就算办成了。”

令周永泰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当他们俩人走进了办公室,尹明主任居然态度很好,站起来握了手,然后就亲切交谈,很和蔼的样子。侯卫东认真地汇报了益杨县科委工作,最后道:“尹主任,我们科委准备申请搞一个科研基地,县科委没有一个基地作为支撑,腰杆子就不硬。”

尹明看了请示,道:“这个基地要五十亩土地,县里能给吗?”侯卫东道:“高副县长很支持我的想法,土地没有问题,新管会了一大片地,如果市科委支持我们,我想弄一百亩地。”

尹明赞道:“侯主任很有气魄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