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325章 新单位(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很快,县委文件就出来了,这一次调整了六名干部,侯在了首排,“免去侯卫东新城区管理委员会主任职务。”后面是一句“任命侯卫东为科委主任。”

侯卫东将这份任免职文件看了一遍,心道:“难怪有人叫干部为二指干部,一条免职,一条任职,加在一起,正好是二根手指的宽度。”可是,就是为了这两根手指的宽度,不知发生了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无数人为其绞尽脑汁,更发生了无数的阴谋诡计,这正是数千年官本位在现实生活中的反映。

任免职文件中还有一句:“请接到文件五日内办好交接手续,并正式报到。”

侯卫东根本不想拖泥带水,接到文件以后,立刻开始交接工作,半天时间就将工作交接完毕,他原本想当天就离开新管会,张劲坚决不同意,只得作罢。

晚餐,新管会张劲、章湘渝在重庆江湖菜馆办了三桌,科室二级班子正副职全部参加,侯卫东再次发扬了在上青林的拼命劲头,来者不拒,直至大醉,最后,杨柳叫了游勇等人,将其抬上车,车到沙州学院门口,杨柳见侯卫东醉得历害,便掉转车头,去了医院。

十二点,侯卫东才醒了过来,见到座在旁边的游勇和杨柳,道:“我在哪里,在医院吗?”杨柳道:“你是瞎逞能,这边有二十来人,你酒量再大也会喝趴下。”

游勇在前一阶段打聋了粟家林老婆,这事可大可小,如果没有处理好。他极有可能要受到刑事处理,在侯卫东安排下,新管会出了三万元,原本愤怒公鸡一般的粟家林就偃旗息鼓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此事以后,游勇对侯卫东敬仰、感激之情就如滔滔黄河之水,一发不可收拾,所以。今晚他坚持要和杨柳一起守在医院。

侯卫东揉着太阳穴,翻身起来,他虽然头痛欲裂。但是人已经清醒了过来,道:“我们回去吧。没有事了。”杨柳迟疑了一下,道:“侯主任,你就在这里休息。我和游勇回去了。”

侯卫东见杨柳神情稍稍有些异样,他也没有问,道:“走吧,我想回去洗澡换衣服,满身的酒臭。”杨柳这才道:“天这么晚了,现在没有车,老陶家里有急事,他将车开回去了。”

老陶是驾驶员,他跟侯卫东开车也不久,原来是开发区地驾驶员。开发区与老新管会合并以后,他便无车可开,被派到拆迁组。天天跟着社员吵架,一直想找门路重新开车。

后来王兵被祝焱借去。他就给侯卫东开车。以前侯卫东出去办事,他是无怨无悔地在外面等着,从来没有一句怨言,今天将侯卫东送到医院以后,他只等了十来分钟,便借口家里有事,溜了。

其实,所谓的急事是三缺一,他急着赶回家打麻将。

杨柳在游勇面前嘀咕:“这人真是势力眼,人刚走茶就凉。”侯卫东心态很好,没有生气,道:“也没有什么,出租车这么方便,无所谓。”

第二天,侯卫东清理了办公室的私人物品,便一身清爽地回家,离开新管会之时,张劲、章湘渝带着新管会机关干部,在院子里为侯卫东送行。侯卫东一一握手,开玩笑道:“别搞这么隆重,我又不是调到火星上。”

开车之时,他挥了挥手,没有带走天边的云彩,只是激起了一股灰尘,将新管会或真诚或虚假的面孔弄得有些模糊。

在家里休整了一天,侯卫东就去科委报到。

县科委在县委县政府大楼的顶楼之上,在县委县政府大楼的楼层分布上,委办、府办、组织部、人事局等重要职能部门,一般是占据着中间楼层,县科委这种单位,只能在顶楼占据一席之地,虽然无限风光在顶峰,可是对于县里部门来说,顶峰却是意味着边缘化。

侯卫东尽量低调,他将自己的蓝鸟车停在了梁必发的院子里,以前在县委办上班地时候,他就将自己的皮卡车放在了梁必发大院。

步行进了大院,门口的守卫热情地打招呼,道:“侯主任,听说你调到了县科委来了,有什么事情给我们打个招呼。”侯卫东就拿出香烟,给几位门卫散了烟,门卫们见是娇子烟,接过来,都说“好烟,好烟。”

陆续有车辆从侯卫东身边开过去,这些车是县委县政府领导与县级部门地小车,车辆经过,带着些风,将大家嘴里喷出来的烟雾吹散了。

走到底楼,

一辆车停在了大门口,刘坤穿着西装提着手包,从副来,他快速走到车门处,恭敬地将车门打开,打开车门之时,右手拦在车门顶上,这是防备领导出来头撞上了车门顶。

杨森林快步走了进来,刘坤紧跟其后。

侯卫东主动招呼道:“杨县长。”杨森林见是侯卫东,便停住脚步,与侯卫东握了手,问道:“你到科委去报到没有?”侯卫东笑道:“县委规定五天之内报到,今天是第四天,我是守纪律地。”

杨森林欲言又止,道:“省委省政府提出科技强省,今年科技方面任务很重,你年富力强,好好把科委的工作抓一抓,促进益杨工农业的发展。”侯卫东就点头,道:“我大学是学法律地,科技战线是全新领域,我还要从头学起。”

杨森林与侯卫东并肩上楼,刘坤还是提着手包跟在后面,到了三楼,杨森林对侯卫东道:“找个时间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有什么想法跟我谈一谈。”

分手之际,侯卫东对刘坤点点头,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刘坤带着礼貌的微笑,道:“青干班提前结束了,我回来了一个多星期。”

刘坤回到办公室,他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痛快,暗道:“风水轮流转,今朝到我家,祝焱滚蛋了,侯卫东还能牛几天。”他不由得哼起了在省党校学到的过:“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这个歌的调子很高亢,他声音原本就较低,哼到一半,便主动降了调子。

侯卫东上楼之时,突然回忆起几年前的一个情景,当时他刚刚毕业,到人事局报到,接连跑了好几趟,都没有办好这个简单的事情,有一天在底楼,刘坤就下了车,陪着马有财雄纠纠地走进了办公楼。

几年的这个情景,与今天遇到的情景几乎一样,只是马有财变成了杨森林,刘坤由府办普通工作人员变成了府办主任,而自己则变成了科委主任,

“工作几年,怎么又回到了起点。”侯卫东有些感叹,

到了科委办公室,只见二个人正在看报纸,侯卫东敲了敲门,一个戴眼镜地瘦高汉子跳将起来,大声道:“侯主任,你来了。”另一人叫一声侯主任,便走了出去。

侯卫东曾经当过县委办副主任,又当过新管会主任,在益杨也是名人了,科委的所有人都认识他,此时,见新主任过来报到,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

“我是办公室主任小宁。”戴眼镜地瘦高汉子至少四十多岁了,却在侯卫东面前自称小宁。

侯卫东客气地道:“宁主任,你好,我们以前见过的。”小宁快活地笑道:“上前年委办召开规范办公文件地工作会,侯主任就给我们讲过话的。”

这时,科委副主任周永泰走了过来,他原来是益杨中学的教研室主任,后来调到了科委,工作十来年,终于当上了科委副主任,他年龄已经到点了,自知当不了副主任,如今侯卫东这个要害人物来当新主任,他还是很高兴的。

两人以前就认识,握了手以后,周永泰带侯卫东到各个科室去看一看,他一边走一边介绍道:会更是差得远啊,侯主任来了,我们就有希望了。”

侯卫东暗道:“我都是被排济对象,希望很渺茫啊。”不过,他还是面带着微笑,很自信的样子。

“科委是主管全县科学技术工作的政府工作部门,机关内设科室,办公室、科技综合科、科技服务科,现有人员6人,侯主任过来了,就有7个人了。泰将侯卫东带到各个科室走了一圈,同时介绍情况。

“我们一共有五间办公室,但是没有会议室,我们的会议室是与商业局共用的。”周永泰将侯卫东带到了主任室,打开以后,道:“侯主任,这是你的办公室。”

由于许久没有住人了,这间办公室有一股霉味,侯卫东环视一眼,就见到房顶上有吊扇,角落里还有一把台扇,很明显,堂堂县科委主任办公室还没有用上空调。

“条件是有点差,只有等明年报预算,才能重新换家俱。”周永泰随着侯卫东目光看了一圈,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