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325章 新单位(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永泰与侯卫东寒暄了几句,道:“小宁,你给侯主任来,以前的茶叶放了几个月了,拿出去扔了,这茶味啊,最喜欢吸味了,新茶叶多放几天就不好喝了。”

县级城市区的政府机构中,科委无钱无权无项目,算是鸡肋部门,因此,科委主任虽然是正科级,却并没有多少人眼谗这个职位,竞争不激烈,而县委用人之时,这个职位要么是对乡镇年老党委书记的照顾,要么就是将重要岗位的领导人变相放逐,侯卫东属于后一种情况。

小宁主任热情地为侯卫东泡了茶,便离开了侯卫东办公室,周永泰笑呵呵地道:“侯主任,今天中午科委全体干部给你接风,你来了,我肩上的担子也就卸下来了,种花养鱼,这日子赛神仙啊。”

侯卫东客气地道:“周主任,你是老科委了,这担子你可卸不得,我如今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科委工作是最容易的工作,每年将沙州市科委的文件照抄下发,年初开布置工作的大会,年末开一个总结大会,中间搞几次调研,一年工作就算是圆满完成。”

侯卫东对科委现状多少有些了解,含笑看着周永泰,听他继续说下去。

“县委县政府把科委当成了阑尾,我们也别无事找事,自己累得忙,别人也嫌麻烦。”周永泰发了几句牢骚话。又道:“侯主任,中午在哪里去搓一顿,你发个话,科委虽然穷,吃这一顿饭还是没有问题地。”

侯卫东也没有推辞。回想了一遍合适的餐馆,道:“重庆江湖菜馆,那地方还不错,我挺喜欢那里的口味。”

周永泰就走到门口,对着隔壁办公室喊道:“小宁主任,中午安排到重庆江湖菜馆,通知全体同志,给侯主任接风。”

等到周永泰离开了办公室。侯卫东看了看表,不知不觉中,时间已到了十一点,他喝了口茶,只觉入口不舒服。便将茶叶拿起来看了看。

办公室为他准备的这茶虽然是益杨新茶,却是益杨茶系列中最低档的新益杨,茶叶破碎,汤色泛黄,味道也很燥。他在县委办和新管会,喝地都是益杨茶系列中的顶级茶——益杨毛峰。从茶叶这个细节,他已经感受到单位的不同。

他细细打量了一会自己最新的办公室,办公桌是老式的四方桌,纯木家俱,厚重得很有历史感,拉开抽屉,居然在抽屉里看见了“益杨县革委会”几个字样,在科委办公室居然找到了文革痕迹,侯卫东不禁乐了。

他在办公室里巡视一圈。又在藤沙发下面发现了文革历史的蛛丝马迹。

“无电脑、无空调、有历史遗留的字迹,难道这就是主持全县科技工作的一个机构吗。”侯卫东迅速理解了周永泰地牢骚话,在这里担任领导,想不发牢骚都很难。

中午时间到了,小宁主任过来敲门,道:“侯主任,下班了,我们去吃饭。”他又道:“科委条件差,没有小车。我们只能走路去重庆江湖菜馆。”.

侯卫东道:“别客气,反正重庆江湖菜馆也不远,步行有利于身体健康。”

科委总共只有六个人,大家有说有笑了下了楼,除了周永泰,其他几人纷纷从不同角落推出了自行车,小宁挥了挥手道:“两位主任,我先走一步,去点菜。”

这时,院内的小车也不停地在启动,侯卫东和周永泰刚走到大门口,一辆桑塔纳就停在了他们身边,这正是侯卫东曾经坐过的桑塔纳,任小蔚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她对侯卫东招了招手,道:“侯主任,到哪里去,我送你。”

周永泰跟着侯卫东上了车,上车以后,道:“今天很荣幸,能坐到县委办地小车。”任小蔚是认识周永泰的,她谦虚地道:“为周主任服务,也是我的荣幸。”

任小蔚很想同侯卫东聊几句,只是车上有驾驶员和周永泰,她便不太好说,到了重庆江湖菜馆,任小蔚道:“侯主任,我新配了手机,你记记我的号码。”侯卫东笑道:“不用记,你给我打一个,我就知道了。”

到了重庆江湖菜馆,周永泰看着离去了小车,叹息道:“侯主任,你怎么到科委来了,以后也没有小车坐了。”侯卫东没有接茬,见小宁主任在门口站着,便快走几步,先进了屋。

等到大家坐定,一位服务员就过来问,“请问喝什么酒?”周永泰征求侯卫东意见,侯卫东道:“就喝平常喝的酒。”小宁道

两瓶益杨红,带星的那一种。”

益杨红在沙州地区也算是好酒,侯卫东初到青林镇地时候也经常喝这个酒,只是到了新管会以后,经常与各路老板们斗智斗勇兼拉关系,所以喝酒的档次也就上去了,他已经两年多没有喝这个益杨红了。

服务员将三星益杨红拿了过来,正待打开,只听得一声“先别开。”一个胖乎乎的平头汉子走了过来,他对服务员道:“将我的特供酒拿两瓶来,怎么能让侯主任喝益杨红。”

平头汉子叫张军,重庆人,重庆江湖菜馆的老板,他原来在重庆开餐馆,老婆是益扬人,便跟着老婆过来了。

他开了一包红塔山,挨着散了一圈,道:“侯主任,这一段时间重庆又流行吃肥肠火锅鱼,安逸得很,你一定要尝一尝。”等到服务员将酒拿过来,他脸上的肥肉笑成了一团,道:“这是我从茅台酒厂弄的特供酒,我铁哥们在酒厂上班,一般人拿不到的,侯主任尝一尝。”

重庆江湖菜馆开张不久,侯卫东就成了这家馆子的常客,很快就与性格豪爽地老板混熟了,有一次,侯卫东带着朋友正在这里吃饭,遇到益杨城里的几个小混混在餐馆里闹事,张军就找到正在喝酒的侯卫东。

侯卫东就给调进城关镇派出所的习昭勇打了一个电话,五分钟不到,习昭勇带着几个公安就杀气腾腾地赶了过来,将几个在两年前严打中漏网之鱼全部带到派出所,一顿暴打之后,重庆江湖菜馆从此清静了。

这事以后,张军对侯卫东很是热情,一来他本身就是大客户,二来跟他攀上交情,在益杨做生意就安全了。

此时,科委小宁主任就有些尴尬,他们出来吃饭,基本上都喝益杨红,没有想到半途杀出个程咬金。

侯卫东很自然地道:“既然是特供酒,肯定不一样,改天来喝益杨红。”

张军站在桌边向周永泰等人发了名片,这才离开,他刚回到小屋,他老婆就低声埋怨道:“侯卫东调到科委去了,也没有什么用了,何必免费给他喝这么好的酒。”他老婆是益杨本地人,哥哥是县政府的普通干部,消息也是蛮灵通的。

“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张军将道:“侯卫东是益杨牛人,他得势的时候,哪里瞧得上我,不会真心跟我交朋友,现在落了难,才是交朋友的好时机。”

“万一他翻不了盘,我们就亏了。”女人嘴巴不服,嘀咕了一句。

“你这个宝器,侯卫东这么年轻,又是祝焱地铁杆,祝焱正在走上坡路,他百分之一百要翻身,不信我们打赌,赌赢了我就打个小的。”

女子听了后面一句,便想动手,张军逮着她地手,在屁股上使劲捏了几把,女子扭着屁股,恶狠狠地道:“你敢在外面养小的,晚上我就把你的小鸡鸡剪了。”

特供茅台酒被分成六个大杯,小宁喝了一杯,咂了咂嘴,道:“到底是特供酒,味道就是不一般,比普通茅台好喝多了。”一位面相很老的同志不屑地道:“宁主任又开始吹牛了,你喝过茅台酒没有?想当年,我跟着岭西科委到茅台酒厂,喝过正宗的茅台酒。”

周永泰喝了一口,道:“茅台酒是酱香型,我不习惯这个口味,还不如益杨红好喝。”那位老同志又是很不屑的表情,道:“你这是山猪不会吃细糠。”

不一会,服务员端上来一个洗脚盆大小的不锈钢盆子,里面是热腾腾的辣椒、花椒以及沸油,张军走过来,介绍道:“这是重庆最流行的肥肠鱼,巴适惨了。”他对服务员道:“这道菜是送的,不准收钱。”

周永泰陪了两任科委主任,这两位科委主任都是从实权部门调过来的,初来之时,还有些老关系,经常是迎来送往、觥筹交错,可是过不了半年,就会门前冷落鞍马稀,他暗道:“人都是势利眼,最多半年时间,侯卫东也就和我们一样了,谁还会请你喝茅台特供酒。”

大家正喝得高兴,侯卫东的手机喝了起来。

小佳道:“老公,你在哪里?我已经到了益杨。”

侯卫东惊奇地道:“你怎么就回来了,开会吗?”

“老公调动了单位,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回来。”小佳听到电话里有许多人在说话,又问道:“如果你不方便,我就先回沙州学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