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307章 何去何从(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佳从上海回来,整个寒假,侯卫东只在家里呆了四天就跟着祝焱东跑西奔,她抱怨道:“我为什么不想在建委办公室工作,就是怕应酬,实在是烦心。你有应酬我理解,可是也太过份了,过了初三就出去,你算算,陪了我几天。”

说着,小佳眼睛就红了。

对于小佳的指责,侯卫东只能听着,还是耐心地解释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家庭。”他素来不喜欢把工作上的事情带到家中,再加上小佳的室友罗姐的老公就是茂云地区的新专员,为了怕传出小道消息,就没有给小佳提起祝焱即将调到茂云的事情。

小佳撇了撇嘴巴,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已,这是借口,以前建委步主任,官比你大吧,他就喜欢呆在家里,没有见到他天天在外面应酬,这还是取决于心里有没有这个家。”

侯卫东自知理亏,只能陪着小心,免得小佳眼睛横流。

绊了几句嘴,小佳气渐渐消了,又关心起侯卫东的前程,道:“我听周大姐说,省里要调整一批干部,不知祝焱这次有没有提拔的可能性。”

侯卫东含糊地道:“小道消息倒是满天飞,传言太多了,或许无风不起浪吧。”

小佳也是随意一说,并没有深究此事,在侯卫东身上腻了一会,道:“房子装修好了,再吹个二、三个月。就让爸妈搬过来住,隔几天我就要走了,抽时间去看一看家俱。”

侯卫东跟着祝焱跑了十来天,自已的事情基本没有办,副主任张劲、章湘渝,办公室主任杨柳等人都开玩笑说要来拜年,他道:“张主任他们今天说好了要过来,恐怕走不开,干脆我们直接给钱。让爸妈自己去买,老人家喜欢什么,我们也搞不清楚。”

小佳拿手机给家里打了电话,道:“妈。房子装修好了,你们那些老家俱就别要了,你们自己去选新家俱,钱别管。”

陈庆蓉办内退已经好几年了。当初小佳和侯卫东交往地时候,她是坚决反对的,理由很简单——侯卫东在益杨县里工作,几年时间。随着大量国营企业破产,老观念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户口关系并不重要。只要有钱。生活就可以过得好。

接到小佳的电话。她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张远征道:“老头子,我们出去看家俱。别天天老坐都着,血压高了,看你肚子也挺起来。”

张远征正在看NBA,>|来以后,由于家庭条件尚可,就没有出去工作了,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看电视,坐着坐着,他肚子慢慢鼓了起来,他望了望窗外,道:“外面好冷,我们明天早上去看。”

陈庆蓉不容置疑地命令道:“一天就知道看NBA,连录相也看得这么起劲,快看成傻子了,跟着我去转商场。”在家中,陈庆蓉说话就是决定,张远征尽管不愿意出去,磨蹭了一会,还是站了起来。

两口子下了楼,一群老头老太婆在拐角处聊得兴高采烈,一位瘦老头主动招呼道:“老张,到哪里去?”

“出去走走。”张远征递给瘦老头一枝烟,又随意聊了几句,眼见着陈庆蓉走得远了,便与瘦老头打了招呼,快走几步,这才与陈庆蓉平行。

瘦老头抽了口烟,又仔细看了看香烟的牌子,道:“嘿,张远征现在发达了,抽的是红塔山,我看味道和红梅烟也差不了多少。”旁边一人笑道:“红塔山十块钱一包,红梅才三块,差三倍的价钱,我就不信红梅烟还要好抽一些。”

瘦老头和张远征是一个厂里地职工,是手艺很好的钳工师傅,内退回家以后,家里经济条件不好,老伴又有病,他又在一个乡镇企业打工,待遇还不错,每个月给一千五百元,但是工作量很大,每天从早上八点工作到晚上十点,中午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这明显违背了国家的劳动政策,但是为了赚钱,谁又会在意这些。

他看着张远征略显肥胖地身材,叹息一声道:“在厂里的时候,张远征和我都是竹竿身材,现在他发福了,还是生女儿好,嫁个有钱人,也不用这把年纪还给农民打工。”

旁边一人道:“前年别人结婚的时候,你还在嘲笑张家女儿嫁到专县去了,现在怎么开始羡慕别人。”

瘦老头道:“此一时彼一时,听说他那女婿是县里的什么官,肯定也贪了不少钱,说不定那天就坐牢了,我是踏踏实实工作,晚上睡得着,白天吃得下。”

周围一群老头老太都发出一阵地嗤笑。

陈庆蓉走着走着,突然又想到一件事情,道:“老头子,我们闲着也是闲着,等小佳这次毕业以后,就让他们俩把娃儿生了,我们来带。”

张远征道:“侯卫东的妈妈也退休了,她是小学老师,如果她要带孙子,我们怎么办。”

陈庆蓉不容置疑地道:“小孩子最重要的教育,沙州的教育肯定比那些专县要好得多吧,吴海县没有公园、少年宫,连好一点地电影院都没有,这对小孩子成长很不利,所以娃儿还是得由我们来带。”

张远征嘀嘀咕咕地道:“那刘老师到新月楼来带孙子,你的说法就站不住脚了。”

陈庆蓉不满地道:“刘家有三个子女,我们就一个女儿,让我们带孩子也是情理之中。”

其实,侯卫东现在还没有要孩子的心思,自然也不会想到岳母已经一门心思地想带孩子

心思还在新管会上面,毕竟。他是第一次担任重要需要操心地事情太多。

下午,新管会副主任张劲、章湘渝带着办公室杨柳、财务科长沈永华,招商科长易天韵、基建科长杨忠等六七个人,开了两辆小车,准时到达了新月楼。

原来的新管会中层干部,除了研究室主任易中成和原来项目科长杜铁军以外,基本上到齐了,杜铁军原来是项目科长。侯卫东来到新管会以后,找个名目将项目科改成了招商科,杜铁军就成了招商科副科长,为了这件事情。他也一直与侯卫东顶着牛,张劲等人都很清楚此事,到沙州来之时,也就没有叫上他。

侯卫东在大门口等着诸人。下了车,大伙就朝新月楼里面走,章湘渝看着宽大地中庭,赞道:“早听说新月楼建得好。果然名不虚传。”

一群人就进了新月楼,侯卫东作为主人,介绍道:“新月楼是沙州最好的楼盘。新月楼建成以后。沙州单幢楼房的历史也就结束了。如今沙州经济条件好一些的人,都愿意住在小区房里面。新管会开发的楼盘,只有每一幢都要达到这个水平,新管会就一定会成为真正的沙州后花园。”

张劲等所有人都只是听说过新月楼地大名,并没有人进入过此楼,此时站在宽阔的中庭,绿化面积很大,而且绿地规划得极佳,此外还有不少健身器材,亭子、小溪、假山,弄得中庭跟公园一般。

杨柳等人都站在院子里东张西望,她对身旁的小佳道:“张姐,这里的房子现在卖多少?”小佳一直落落大方地陪着新管会地客人,她很亲热地对杨柳道:“我们买房子时,每平米刚到一千元,现在每平米一千五百左右。”

“一百平米就是十五万。”杨柳得知了价格,伸了伸舌头,道:“我的工资也就六百块,加上资金,两个月能买一平米,一百平米的房子,我不吃不喝也要二百个月。”

小佳从来没有操心过钱,就没有算过大帐,听到杨柳的计算也是吓了一跳。

步高早就知道新管会诸人要到新月楼来给侯卫东拜年,等到张劲、章湘渝车辆进入了沙州市区,他就带着公司几位中层从物管办公室出来,在楼下等着。

步步高公司副总经理蒋建国是步高大学同班同学,技术很过硬,按照步高地评价,此人智商极高而情商极低,他缩着手道:“步总,新管会也就一个正科级,我们没有必要在这里等他们吧,有什么事情请老爷子打声招呼就行了。”

步高笑道:“做人要低调,老爷子岁数这么大了,几年就要下课,这是自然规律。”又道:“这帮子人虽是专县的,却都是实权派,特别是侯卫东现在才二十来岁,前途不可限量,交了这个朋友,至少可以做二十年工程,算了,这些说了你也不懂,好好把质量管好就行。”

这也是步市长长期给步高灌输的观点:“了。”

蒋建国从学校开始,长期就跟在步高身后,被说了两句也不生气,嘴里吐着白气,看着大门口。

没有等几分钟,就见到侯卫东带着一群人走了进来,侯卫东站在门口给新管会诸人讲着什么。

步高快走几步,略显夸张地道:“侯主任,张主任、章主任,呵,新管会诸位领导都在啊。”

他与侯卫东、张劲、章湘渝等人均握了手,与章湘渝握手之机,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步高很高兴地道:“侯主任,真是相请不如偶遇,春节期间,步步高公司曾经在人民广场搞了一个步步高楼盘展览,这个展览还将送到益杨去,原本想等到上班以后征求各位领导的意见,既然今天各位到沙州来了,就请诸位领导移步到公司,给展览提提意见。”

他开了一句玩笑:“益杨房产买得好不好,这个展览很关键啊,大家一定要支持。”

侯卫东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步高,他下意识地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小佳,小佳与步高打了声招呼,便继续与杨柳讨论房价地问题。

他一时也搞不清步高的意图,想了想,道:“好吧,我们这就过去。”好,而且资金充足,工程进展极快,侯卫东经常性地到工地去转,对步步高公司地运作情况很满意,这也让他对步高地评价大大提高,也就在众人面前给足了他面子。

大家上了车,侯卫东心道:“不会这么巧吧,怎么就会遇到步高。”不过转念一想,新月楼地物管是步步高公司在负责,步高平时也经常到新月楼来,碰巧遇上也很正常。

小佳原本不想到步高公司,毕竟她觉得有些尴尬,可是她又是女主人,想了想,还是跟着侯卫东一起上了车。

步步高公司的展览厅很精美,除了三十多幅展板以外,还有硕大地沙盘,VCD里也放着步步高公司的成长历程,如何从一个乡镇小企业发展成具有一级资质的建筑集团,给人的第一印象很好。

小曼是歌舞团演员,她见惯了世面,口才也不错,就由她来亲自为新管会诸人讲解。如此美女,让新管会诸人看着不断地咽着口水。

侯卫东抽个空,对小佳介绍,“这是步高的女朋友,小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