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306章 何去何从(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焱谦虚地道:“现在的事情随时都有可能变化,只有件下来,才算得了数。”他这么说,其实也是变相承认了这事。

丁处长道:“我见到了浩部长的签字,是很稳当的事情了,今天我们好好喝几杯,老弟终于也成了厅级干部了。”又道:“茂云班子调整很大,你去那边是第三号,操作得好,说不定很快就能扶正。”

侯卫东已经习惯了祝焱存在的日子,猛然间听到祝焱调到茂云去当副书记,如站在数十米的钢丝绳上,手中保持平衡的长棒子却突然间被人抽走,这种感觉让人很是空虚。

他又想起李晶在精工集团沙州分公司给他说的话,心道:“李晶还当真有些判断能力,难怪能纵横商海,生生地将一个小企业拉扯成一个集团的架子。”

祝焱脸色平静,倒也看不出喜怒。

祝老爷子出来以后,大家很快就转了话题,主要内容就是省城里的风云变化,侯卫东只是益杨县城的小小新管会主任,距离省城直线距离并不远,心里距离却还有十万八千里,他并不喜欢八卦,翻来翻去地琢磨着祝焱调走以后他的处境。

杨森林和马有财的脸容在脑海中跑了一会马,侯卫东暗道:“不想这些烂事了,大不了调到茂云去。”这个念头在盘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随后这些天来,侯卫东跟着祝焱又拜访了几个重量级人物。也花了不少钱,到了初六,终于把拜年任务基本完成,应该看的人全部看了,应该走地家门也走了。

跟随着祝焱的这一段时间,侯卫东的手机几乎被打爆了,秦飞跃、朱兵、粟明等熟悉的头头脑脑们都在打探祝焱行踪,拜年是大小领导过年必须要过的程序。

你去拜年,领导或许并不能特别上心。你不去,领导多半会记在心上。

初六晚上,祝焱与侯卫东又一同回到了岭西郊外的家里,蒋院长带着儿子在家里地了春节以后。回娘家去了。

放假以后,按照往常惯例,祝梅就回到了岭西郊外爷爷奶奶家里,这一次。她随行物品中除了画板还多了电脑,以前,她与爷爷奶奶交流都是用笔或是手语,这一次回到家中。她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发短信,害得祝老爷子也戴着老花眼镜开始练习发短信。

祝老爷子办事挺认真。很快掌握了发短信的要领。可是他手脚与祝梅相比差得太远。祝梅在手机上运指如飞,他要找了老半天。才能打出一个字来,不过为了配合孙女的工作,就以打江山的精神来对待发短信这事。

在新年钟声敲响之前半个小时,爷爷、奶奶、祝焱包括周菁都围在书房里,祝梅骄傲地将自己做地动画打开了:“这是一幅精美的图画,先是满天飞雪,大地一片银色,屋前屋后是梅花,两个小孩子在层前点起了鞭炮,炸天以后,空中飘浮着无数的新年快乐,祝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身体健康等字眼。”

祝老爷子素来心疼这位不能说不能听的孙女,这一次回来,见她精神状态与以前相比有极大地改观,时常露出些笑脸,心里着实松了一口,见她打开动画时笑脸如花,便很配合地叫起好来,脸上所有皱纹都畅开了怀,很有些老顽童的风采。

周菁虽然说是大学生,对电脑却还陌生得很,见到里面放出来这许多新奇玩意,眼谗得紧。

初六晚上,祝焱和侯卫东再次回到了岭西,周菁正在跟着祝梅学着电脑动画的制作,能教大姐姐学知识,祝梅小脸上满是骄傲,也就特别地耐心,她们两个小女子交流的方式更是别致一格,明明放着纸和笔不用,非要拿着手机发短信,祝梅对这事更是精通,双指如飞,速度比周菁快上了许多。

等祝、侯两人进屋,祝梅先是跑过去抱了抱爸爸,还亲了亲爸爸地额头,与爸爸亲热以后,她看着侯卫东,抬手举了举手机。

侯卫东第一次见到祝梅,她正沉静地坐在画室里,当时给人的感觉纯是冷色调,而这一次春节见到祝梅,她神情间就多了一丝暖色。

“侯大哥,我的动画发在了瀛海威上,上个星期点击率排在第二名。”祝梅拿着手机,迅速给侯卫东发了一个信息。

“真不错,继续努力。”侯卫东发短信迅度一般,比不上祝梅,却比祝老爷子要忙得多。

海威网络是九五年最受用户欢迎的中文信息网站,创办者张树新在十六个月内,无形资产加其他股权获得了二各一百二十万元地公司股值,成为了十公罕见的阳光下的女千万富豪。

“进入瀛海威时空,你可以阅读电子报纸,到网络咖啡屋同不见面地朋友交谈,到网络论坛中畅所欲言,还可以随时到国际互联网上走一遭。”这些宣传语对于广大网络用户无疑具有极大地诱惑力,虽然进入海威必须登记注册,并且要缴纳一笔入网费,但是这些费用对于侯卫东来说是根本不是问题,他给自己和祝梅都交纳了入网费用。

侯卫东在空闲地时间里,经常与祝梅还在瀛海威聊天室聊天,祝梅是聋哑人,平时很难与人交流,如今找到了一个喧泄的方式,迅速地变成了一个语言无比丰富地话包子,两人、聊天之时,十有八九的时间是她在讲小女孩的梦想中的世界,侯卫东则是一个极好的听众,只是时不时给她一些建议。

一家子人热热闹闹地吃了晚饭,然后周菁又跟着祝梅打开了瀛海威网络,两个女孩子如打开发阿里巴巴的宝藏,陷入其中连电视都不愿意去看。

晚上十点。祝老爷子与老太太回屋睡觉,祝焱与侯卫东单独在客厅里。

祝焱道:“这一次省委对各地区地班子成员做了不少调整,我要被调到茂云.这事前些天你已知道了,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已经在省委常委会上研究通过,相关文件已经制作完节以后就出台文件,并在报纸上进行公布,祝焱在昨天知道了确切消息,这才在侯卫东面前正式提起。

侯卫东心情很复杂。从发展前途来说,跟着祝焱是最保险的,另一方面来说,新管会凝结着他极大的心血。如今眼看着就要出成绩了,如果调到茂云,他的心血就留给了后续者。他在脑子里迅速转了好几个弯子,最后还是道:“祝书记。我想跟着你到茂云去。”这样说,在表达自己真实意愿的同时,也向祝焱表达了自己的忠诚。

祝焱久历宦海,对世情人情自是了解得很深透。他早料到侯卫东会如此表态,就道出了自己的想法:“茂云班子出了些问题,现在情况很乱。你暂时留在新管会。等我熟悉了茂云情况。再给你安排合适的位置。”

在祝焱心中,侯卫东不仅是非常好秘书。也是能够独挡一面地干才,这种人才放在那里都让人放心,因此,他得知自己将调动的消息以后,便一直在考虑着侯卫东的安置问题,由于他只是副书记,所以对于侯卫东的事情他很慎重,并不想马上就将他调过去,毕竟茂云有些乱,他要趟一趟才知道水深水浅。

初七一大早,祝焱和侯卫东回到了益杨,益杨有头有脸地官员便很快得到了消息,接二连三地到祝焱家中来拜访,除了几位县级领导是直接与祝焱联系的,其他干部都是通过侯卫东的手机与祝焱取得联系。

从初七到初十,来拜年的人如走马灯一样,颇费了些心思,总算把事情办完。

初十一,侯卫东早上九点半钟来到了祝焱家中,祝焱已经起了床,正在客厅里看报纸,见到侯卫东,自嘲地笑道:“这几天累得够呛,我就象是动物园地大熊猫,被同志们轮流来参观。”

“今天上午老季要过来,还有平凡也要过来,我们四人难得聚在一起,吃了午饭,你回家去休息两天,好好陪陪家人,这几天你也辛苦了。”

为了陪祝焱过春节,除了大年三十和初一是在家里过的,其他时间都陪着祝焱,为此小佳很有怨言,只是人在江湖生不由已,他在小佳面前陪了不少笑脸,但还是义无反顾地陪着祝焱东奔西走。

“要奋斗就要有牺牲。”他不断地给自己打气。

两人在客厅里随意看着电视,十点半钟,祝焱的前任秘书平凡到了祝焱家中。平凡瘦高个,脸孔更是削瘦,棱角分明,很有些精神,手里提着重重的箱子。与祝焱和侯卫东见面以后,他便将手里地箱子打开,道:“祝书记,这些都是区域经济专著,国内有名教授的书都一网打尽了,全都在这里。”他手指从书籍的表面缓缓滑过,如抚摸着心爱女子地后背,又把一本书抽了出来,放在鼻端使劲地嗅了嗅。

侯卫东看着平凡地细微动作,暗道:“俗话说什么虫钻什么木头,平凡是一个书虫,难怪能到北大读研究生。”平凡地文章写得好,侯卫东给祝焱当秘书的时候,经常用平凡地文章当底稿,想着那一笔漂亮的字,他脑中猛然间跳出一个细节:“以前在岭西的家中,他在一本《半月谈》里曾经见过平凡的笔迹,他曾经写过“周菁”的名字。”

“周菁这么一个小女孩,怎么也和平凡联系不在一起,但是为什么平凡要写周菁的名字?”祝焱与平凡闲谈的时候,侯卫东也小小地在心里八卦了一把。

季海洋来到家中之时,已经是十一点了,进门就笑道:“老领导,外面传闻很多啊,有些你要当沙州市委秘书长,有说你要调到省里,还有人说你要调动茂云地区。”

祝焱笑道:“正式文件很快就要发出来了,在这屋里我就不保密了,茂云地区,任副书记。”季海洋搓着手,道:“祝书记也当了近十年正处级,早就应该提拨了。”

祝焱道:“这一次省委有大动作,地区一级调整不小,黄子堤也将升任副书记。”

祝焱没有当成副市长,昌全书记曾经打算让祝焱来担任沙州市委秘书长,进常委,这种安排祝焱也能接受,所以安安心心地去省党校读书,正在读书期间,天下掉下了谄饼,茂云地区班子大调整,他突然就被任命为茂云地区副书记,这个职务就比秘书长要提高了一个档次。

季海洋道:“祝书记这个任命一出来,益杨就热闹了,杨森林和马有财都不是省油的灯,县委书记这个职务到底落在谁头上,还真有一番龙争虎斗。”

祝焱认真地道:“老季,杨森林和马有财都有背景,他俩谁当书记都有可能,你别管他俩的事情,还有,小侯的事情你也要操点心,新管会开发得越好,涉及的利益就越多,有利益就有争斗,你要保护他,二十来岁的开发区主任,在岭西都是头一份,被摧残就太可惜了。”

“放心,卫东年龄虽小,行事很稳重,在益杨的官声还是不错的。”季海洋又道:“杨森林锐气很足,可是县里的事情都是烂酱糊糊,几个常委都与马有财关系不错,杨森林的话并不是太管用。”

祝焱语重心长地道:“老季也有些资历了,以后多跟昌全书记、姜书记汇报工作,如果要打黄子堤,你给我打电话,我帮你约他出来,你再干个二、三年,争取转正,当一把手。”

平凡坐在一边,这些人和事曾经那么熟悉,现在却隔得如此遥远,他冷眼看了看侯卫东,见他年纪轻轻的,却是一脸稳重的样子,暗道:“又一个年轻人被拖进了官场,几年过后,也不知他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