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302章 现实社会(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兰将侯卫东送到家门口,他们两家原本是隔墙邻居,就等同于将侯卫东送到家门口,她对正在开门的侯卫东道:“我爸这个情况,我在沙州工作也不安心,早知如此,我就不去沙州了。”

“你别这样想,这事谁也预料不到,再说郭教授马上就要退休了,以后可以将二老接到沙州去。”侯卫东笑道:“沙州组织部可是要害部门,好多人挤破脑袋都想进去,你千万别想着回来。”

“市委组织部的集资房刚刚分完,短期内买不到便宜房子了,现在沙州城区房价涨得飞快,地段稍好一些就上千了,组织部是听上去好听,待遇很一般,我每月也才几百块钱工资,买房子也是几年后的事情了,现在只能住单身宿舍。”

郭师母正在客厅扫地,听到两人对话,插话道:“我想在沙州去买房子,即使不与兰兰住在一起,来往也方便一些。”她用手指了指书房方向,“兰兰他爸在学院住惯了,舍不得学院的湖水和图书馆,不愿意到沙州去。”

郭师母拿着扫帚走在门口,又道:“别看兰兰爸是教授,比我还老封建,不愿意住在女婿家里。”她对侯卫东很有好感,时常感叹好男孩都成了别人的女婿。

说到这里,郭兰脸一红,道:“妈,你乱说些什么。”

郭兰的婚事一直是郭师母的心病,她又对侯卫东道:“我只有一个女儿,老了肯定要跟着兰兰过,还是准备在沙州买房子,听说你爱人在建委工作,能不能帮我留心打听合适的房子。”

侯卫东道:“这没有问题,新月楼就不错。”郭师母道:“一辈子都是兰兰爸在拿主意,我好歹也要作一回主。”

郭师母谈兴正高,却被郭兰拉回家去。

回到自己家中,侯卫东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过了一会,隔壁便传来熟悉的钢琴曲子,他将电视音量调成静音,*着沙发上,细细品着好久没有听到的曲子。

由于侯永贵的关系,侯卫东小时候在家里见得最多的就是警察叔叔,自从搬到沙州学院教授楼以后,他对书香之家产生了浓厚兴趣。虽然郭、侯两家人做邻居已有两年时间了,却并没有直正进行接触,最多就是在楼梯上打个招呼,今天这顿晚餐。侯卫东才算得上第一次走进这个书香之家。

“以后有了孩子,要让他在书香中长大,这种生活也是一种境界。”这是侯卫东的第一个感想。

“书香门弟也是生活在世俗中,必须得有经济作为支撑。否则柴米油盐会影响书香的质量,诸如郭兰现在为了房子操心,如果有钱,她的选择就会增加很多种。可以在沙州买房,将郭教授接到沙州去,或者买一辆车。这样就可以自由来往于沙州和益杨。而不必受地域。”

要获得高品味高质量地生活。必须有经济作为支撑,这是侯卫东的第二个感想。

“感谢上青林石场。让我挖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有了这一桶金,官场生活就有了退路,人生也有了尊严。”侯卫东从内心深处对生活的慷慨赐予有着深深的谢意。

和往常一样,钢琴曲在十点钟结束了,侯卫东站在阳台之上,湖面灯光摇晃着,远处音乐系仍有隐约的钢琴声从湖面传了过来,这是侯卫东最喜欢的景致,每次到阳台上看着湖景,他的心情也会随着湖水地轻轻摇动而变得沉静。

不过,宁静只是暂时的,每天太阳从地平线上跃起的时候,侯卫东又恢复到了新管会主任的角色之中。

上午召开了中层干部会,对当前工作进行了布置,中层干部会结束,又将张劲、章湘渝和另一位来自开发区地副主任袁海留了下来,扯了此杂事情,不知不觉就到了十一点钟。

刚走出小会议室,侯卫东抬头就看到上青林党委书记粟明站在走廊之上,他快走几步,道:“粟书记,你怎么这里站着。”

粟明笑着道:“侯主任,我刚到,昨晚给你打了电话,你手机关机,结果我没联系到你。”

侯卫东很亲热地道:“别叫我侯主任,还是叫我老弟,这样亲热一些。”又解释道:“昨晚手机没有电,吃了饭才记起充电。”

“怪不得手机关机,座机没有人接。”

进了办公室,面对着青林镇老领导,侯卫东很是热情,泡茶、散烟,还亲自给粟明把火点上。

未等粟明说明来意,侯卫东给秦飞跃打了电话,道:“秦书记,粟明书记在我这,中午有空没有,一起吃饭,嗯,就在新开的重庆江湖菜馆,听说生意很火爆。”

粟明忙道:“今天我请客,你别安排。”

“哪有这个道理,老

了,我如果不尽地主之谊,会被人笑话的。”

在上青林的时候,粟明对侯卫东还是不错地,侯卫东是粟明最得力的副镇长,两人关系算得上比较密切。今天粟明亲自找上门来,侯卫东就知道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如果不是违反原则的事情,他能帮就帮。

聊了几句,粟明直奔主题,“老弟,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想请老弟帮忙。”

“粟书记,别谈帮忙,有事你尽管吩咐。”

粟明取了烟,再递了一根给侯卫东,道:“我大姐地儿子刘波今年从沙州师专毕来,他不想教书,又不愿意到乡镇去工作,老弟在新管会掌舵,能不能让刘波到新管会来工作。”

侯卫东考虑了一会,才道:“刘波学的什么专业?”

“他是物理专业。”

“新管会差写手,我想招几个能写文章的。”

“刘波也有专长,他计算机水平不错,大学毕业前在沙州市里一个电脑培训班上当过业余老师,如今各地搞信息化,他这个特长也有用武之地。”

侯卫东不再绕弯子,道:“现在大学毕业进机关难度很大,竞争很激烈,必须要季书记签字才能进城。”

“季书记地工作由我去跑。”

侯卫东就爽快地道:“既然老领导开了口,这事还有什么话说,我给人事科打招呼,到时按正规程序办就行了。”

粟明早就预料到侯卫东会同意此事,道:“此事我先替大姐感谢老弟了,大姐和姐夫要单独请老弟吃饭,我知道老弟事情忙,但是再忙也要抽个时间,这也是大姐地心意。”

九七年,沙州师专学生主要分配到乡镇中学,没有过硬关系根本不能进机关,如今,青林镇党委书记粟明出马,几句话就搞掂了侄儿地工作。

侯卫东暗道:“这个社会太现实了,有些人三言两语就办成这事,有些人根本连庙门都摸不到。”

办完正事,侯卫东、粟明就朝重庆江湖菜馆出发,侯卫东是一辆三菱车,粟明是一辆暂新的桑塔纳2000型:之时,侯卫东一眼就瞧见青林镇原来的党委书记赵永胜正在跟着人群挤公交汽车,往日格外梳理得一丝不芶的头发也散乱着,衫衣后背有明显一团汗水印子。

侯卫东不由得想起上一次到沙州去拜访人大主任高志远,他一大早从上青林来到了青林政府,却没有坐上小车,这虽然只是一件小事,却深深地印在了侯卫东脑海中,当然,他不会为了这些小事去刻意报复赵永胜,此时见如此强势的一个人物居然汗流浃背地挤公交车,他反而有些不胜唏嘘。

赵永胜离开青林镇以后,又走了两个单位,由于年龄偏大,现在调到政府教科文卫工委当主任,职级是一样的,只是益杨县政协条件不怎么好,有三台小车,主要保证几位副主席的用车,其他工委主任只能挤公交车或是步行。

到了重庆江湖菜馆,下车之际,侯卫东对粟明道:“粟书记,刚才你看到赵书记没有?”

赵永胜是青林镇老书记,又曾经是粟明的上级,在青林镇向来一言九鼎,在重大问题上必须是由他说了算,粟明比较谦虚,尽管有些事情心里也有不同看法,也让看法烂在心中,两人于是相安无事。

粟明也有些感叹,道:“就是赵长胜,他年龄到了,能进政协也算是不错了,还有的党委书记直接在原单位退居二线,更惨。”

进了餐厅,侯卫东脑海中一直浮现着赵长胜挤公交汽车的形象,暗道:“基层官员的政治生命太短暂了,五十出头就要下课,年轻时这么拼命往上爬又有什么意义。”

在餐馆等了一会,秦飞跃坐着一辆新皇冠到楼下,上了楼,侯卫东笑道:“什么时候弄了一辆皇冠?”秦飞跃与粟明握手,又道:“这是马县长特批的车,这辆车可是城关镇的脸面。”他又道:“好车就和漂亮女人一样,总有人掂记着,我这车买了一个多月,至少一半时间被几个副县长借去用。”

三人坐在临街*窗的雅间,三个驾驶员则自去坐了一张小桌子,点上菜,没有当官的在一旁,他们吃得更加自在。

“侯老弟,你和步高接触过,这人怎么样。”

“怎么,他想搞城区开发?”

秦飞跃道:“益杨土产公司搬走了,在城中心空了一大块地,他想把这块地吃下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