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92章 硬道理(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你们是记者,记者证拿来看看。”

王总是标准的包工头形象,肚子如大山一样高高凸了出来,他用略有敌意的眼光看了记者证,在归还的时候,愤愤地道:“记者不是好东西。”

刘瑞雪和杜成龙脸色就难看起来。

王辉将记者证收回来,他并没有生气,道:“王总对记者有成见吗?”

王总就是马有财的小舅子,他是那种“面有猪相,心头嘹亮”的人,粗鲁在表面上,其粗鲁就如解放军头的草,很好地掩盖了精明一面,这个招术他用了许多年,屡屡奏效,他高声地道:“前一段时间,钢材脱销了,买不到钢材这房子建个狗屁,鸡巴记者就拿这事来做文章,弄得我在新管会差点下不了台。”

抱怨了一通,王总手抚着皮带,道:“你们是省报记者,肯定比三流小报记者水平高,希望你们实事求是反映问题,不要听风便是雨,我叫什么名字,这是名片,我是粗人,说话不好听,你们是文化人,也别见怪。”

三人颇为郁闷地上了车,刘瑞雪道:“王主任,怎么情况与政协报的文章全是拧着的,新管会似乎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这一次到益杨采访,省报并没有提前通知沙州,王辉根本没有想到他们的行踪早就被新管会掌握,自然也不会疑心这是新管会故布之局。他道:“粟家豪这人我认识,他是沙州中学语文教师,文字很棒,人品也不错。我相信他不会乱写,我们在益杨采访结束以后,再到沙州与他见一面,同一个事物,哪怕是阳光直射着的事物。也总有阴暗面和阳光面,关键是看问题的角度。”

此时三人已经饿得不行。王辉看了表,道:“好事不在忙上,我们马上回益杨县城,休息到三点钟,刘瑞雪和杜成龙到新管会,进村入户。了解一手材料,晚上汇总材料。明天上午到新管会去采访,下午回沙州与粟家豪见面。”

新管会办公室,各方面情况都汇集到侯卫东办公室。

侯卫东道:“省报这三个记者工作很细心,章主任,你估计他们下一步要做什么?”.想,道:“他们三人工作比较务实。下午应该要到社员家里去。”

“我们要掌握主动权,今天下午继续在宾馆前面守株待兔,让杨柳去,章主任提前到粟家村去,争取下午在村里面与记者不期而遇。”

由于美国大片广泛传播,大家在欣赏大片地同时,也偷学了几招跟踪方法,当三位记者走出宾馆之时,侯卫东那辆皮卡车便悄悄地跟上,王兵对杨柳笑道:“你放心,他们绝对发现不了,到了南门口上,就可以给章主任打电话了。”

当省报王辉普桑确实无疑地走进了南郊小公路,杨柳就用借来的手机给章湘渝打了电话,四点钟左右,章湘渝成功地与刘瑞雪和杜成龙不期而遇。

刘瑞雪悄悄地给留在益杨城的王辉打了电话,“我和杜成龙采访了四家农户,现在遇到了新管会一位副主任,他邀请我们到新管会,去不去?”

王辉正在县人民医院,政协报文章说有六位村民受伤住院,但是并没有说明是什么伤,他特意要过来核实。

人民医院,蒋院长恰好是值班院长,祝焱原本就是新管会始作俑者,她自然是站在了祝焱一方,给值班医生打了电话,很快,粟家村六个人的病历和新管会易中成的病历被送了过来。

“我听说是六个人,怎么是七人。”王辉接过蒋医长递过来地病历,依次翻着。

“六个村民,一个新管会干部,七个人住院,六个村民都出院了,新管会干部还在住院治疗。”

王辉没有多问,接过病历仔细翻看着,村民都是软组织损伤,而新管会易中成则缝合了十六针,他暗暗吃了一惊:“政协报上根本没有提到这事情。”

蒋院长从医生的角度道:“村民应该是在抓扯过程中受地伤,新管会那位干部是被石头砸伤的,那些村民下手也太狠了,把人往死里整,现在六个人的医药费都还挂在帐上的,还是县里打的电话。”

王辉抄着病历上,随口道:“农民的根本在土地,有了土地也就有了生活保障,农民如果没

地,连退路也没有了,他们有过激行为就不难理解了

蒋院长抢白道:“农民失去了土地也不能出手伤人,被打地干部也是人,也是孩子的爸、父母地儿子,如果他被打死,家庭的顶梁柱就倒了,让全家人怎么过生活。”

王辉道:“打人的方式当然不对。”这时,刘瑞雪的电话打了过来,他沉吟了一会,道:“既然遇到了,我们就到他们办公室去,反正迟早是要见面的。”

五点钟,侯卫东在新管会小会议正式与三位省报记者见面,他故意端了端架子,让章湘渝陪着王辉等人聊了一会天,这才端着茶杯、拿着笔记本走进了会议室。

侯卫东看着三位神交多时地记者,很热情地道:“稀客,真是稀客,没有想到省报记者能到新管会来采访,不甚荣幸。”

章湘渝介绍道:“这是新管会党组书记、主任侯卫东。”

王辉手里的新管会资料已经过时了,资料上还是杨大金为主任,张劲是常务副主任,他没有料到新管会一把手这样年轻,道:“我是岭西日报的记者王辉,这两位是我地同事,刘瑞雪,杜成龙。”

侯卫东坐下来以后,给王辉、杜成龙递了烟,道:“王记者到新管会来采访,是大好事,我们欢迎。”

他高声对章湘渝道:“章主任,这两天你把手里的事停下来,全程陪同王记者一行,即要当好导游,又要当好服务员。”

不等王辉等人说话,又高兴地道:“王记者,新管会虽然做出了一些成绩,但是距离组织要求和人民希望还有很大的差距,没有想到省报记者会为了这一点成绩来进行宣传,我代表新管会全体干部,三万六千人民,衷心感谢王记者、刘记者和杜记者。”

杨柳适时地就拿出新买的相机,对着记者们一阵闪光。

王辉、刘瑞雪和杜成龙面面相觑。

刘瑞雪在心里一阵嘀咕,“敢情新管会还在想着美事。”

王辉解释道:“我们这一次到益杨是岭西日报安排的系列调查活动之一,益杨只是其中一部分,谈不上宣传。”

侯卫东很是热情地打断王辉的话,道:“系列调查能到益杨新管会来,我们已经感到很自豪了,请各位朋友先参观展览室,这样就对新管会有直观印象。”

在场的新管会所有官员都站起来,侯卫东道:“请省里领导来参观县级新城管理委员会,请多提宝贵意见。”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看着热情洋溢的新管会诸位干部,三位记者就侯卫东等人进了展览室。

这是正科级新管会的展览室,却远远超出了正科级水准,尽管新管会正式的详规还没有出来,侯卫东为了更好宣传新管会,也为了向企业家们展示新管会的未来,还是按照初设方案高标准做了这个展厅。

侯卫东等人专门找来了沙州最大的广告设计公司,数易设计图,搞出了这个展厅以后,祝焱等领导又提出修改意见,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能顶着诸葛亮,花了很多心思的展厅,无论是思路、灯光以及现代技术采纳上,至少达到省一级展览厅标准。

当背景音乐响的时候,大沙盘上灯光逐次亮起,侯卫东手拿着遥控笔,亲自进行讲解,他到新管会时间不长,但是对展厅每个细节了如指掌,介绍起来绘声绘色,极具感染力。

刘瑞雪原本对这位年轻的新管会一把手带着几份轻视,听完介绍以后,不由得刮目相看。

王辉明白,新管会态度越热情,他手中笔就越容易被软化,他趁着侯卫东稍为歇息之时,抢先插话,并且是直接进入主题,道:“新管会面积约六到七平方公里,建成以后,有多少农民将失去土地,失去土地以后,他们将如何生存?”

话已开口,他就不想留余地了,道:“不管是为了发展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都不能让农民来承担改革的代价了,漫长的农产品价格剪刀差,农民已经默默承受了发展的代价,新一轮改革,不能以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来取得进步,这是不人道的行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