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91章 记者(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辉驾驶着桑塔纳下了益杨高速路道口,他兴致勃勃地想到岭西高速修得这么好,92年我从岭西到益杨,花了七个+天只走了一个半小时。”

刘瑞雪为了写好这篇稿子,突击学习了益杨资料,道:“益杨是去年提出的高速路战略,利用高速路优势,在南郊建城,这次我们采访应该从这条高速路开始。”

王辉同意这个观点,他把车停在道口,对刘瑞雪道:“我们在这里停半个小时,你数通行车辆,圈圈代表小车,叉叉代表大车,三角形代表客车。”

“杜成龙,你到高速路管理处去随机采访,弄点资料过来。”

杜成龙带着记者证和采访本就到了高管处,刘瑞雪专心致志地数着车辆,王辉则下车活动腰身。

在普桑车不远处,停着章湘渝的车子,章湘渝见到这个车牌,以及三个人年龄相貌,就基本能够确认了三人身份。

对于益杨这个县级城市来说,岭西日报是省报,是高不可攀的省级宣传机构,侯卫东居然将岭西日报的行踪掌握得一清二楚。他不禁多了几分佩服。

章湘渝打电话报告道:“侯主任,记者来了,是三人,车牌也对上了,其中一名记者去了高管处。”

此时,侯卫东已经驾车到了沙州。

昨夜突发奇想,居然飞到上海见了小佳,这次经历让侯卫东自觉惊奇,一路上,他反复琢磨着“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的豪言壮语。

一直以来,侯卫东都觉得益杨与上海远在天涯,正因为有这个观念,小佳到上海好几个月了,他却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到上海去。回想整个经过,他明白一个道理i.海也并不遥远,遥远感受其实是心理习惯,也是心理禁锢。”

想透了这点,侯卫东仿佛觉得脑门打开了一扇窗,许多事情豁然开朗:“省报记者到益杨来。难道就一定是坏事吗,按照辩证学。好和坏是能相互转换的,我们可以把这次危机变成对新管会的一次宣传。”

因此,接到章湘渝电话之时,侯卫东对记者态度已经有了微妙变化,道:“接待工作准备得如何?”

章湘渝道:“放心吧。昨天我跟老粟谈了成立施工队地事情,老粟是多年村支书,由他当施工队长。承包了土建工程,粟家人就闹不起来了。”

“客车上喷了秀云药厂标志,安置房施工也很正常,另外,我们在路上的安排是否改变?”

侯卫东清理了思路,道:“路上的安排就照常进行,不变了,我马上就从开发区方向回新管会,还是由我来跟他们座谈,即使他们不到新管会,我们也要主动去找他们。”

高速路口,半个小时过去了,刘瑞雪本本上画着圈圈、叉叉和三角形,对王辉道:“半个小时,客车过了五辆,其中两辆是过路车,货车六辆,小车三辆,益杨站口平均每二分钟一辆车。”

王辉曾在吴海县出城口数过车,他得出结论道:“从益杨站车流量来看,益杨县经济实力要强过临江、吴海等县。”

无标志采访车开进益杨城区以后,刘瑞雪仔细观察着城区,由于经常在外地采访,她衣着并不时尚,穿着灰白牛仔裤和短袖衫衣,用普通发夹将头发束成马尾马,很干练的样子,车在城里穿了一段,她就道:“益杨县城与五年前相差不大,街道狭窄,房子破烂,垃圾不少,改造力度不够,远不如岭西省周边几个县。”

王辉道:“沿海不少地区在改造城市的过程中,由于老城涉及拆迁,这是一个大麻烦,所以不约而同选择建设新城区,看来益杨也是采用地这个办法。”

益杨城内的标志系统也不完善,王辉在城里绕了一大圈,才到了南郊,刘瑞雪指着一座很显眼地立式广告牌道:“那是新城管理委员会的宣传画。”

在喷绘宣传画下面停了车,杜成龙兼着摄影,他用相机将巨型喷绘宣传画照了下来。

王辉抬头看了足有十分钟,对两位手下道:“按照比例尺来算,益杨新城管理委员会在五年内的规模将达到六到七平

,也就是说,我们目光所及的农田将全部被挤占,中能让土地流失,地方政府想的却是占用土地来谋求发展,这就是博弈。所以这一次采访,我们不要单纯谈益杨的问题,而要站在全省高度看待此事。”

宣传画下面是一条泥结石公路,水沟、路肩都有些破损,看上去比农村机耕道好不了多少。杜成龙用相机取了一个远景,巨幅宣传画下面是一条灰尘高扬地乡间公路,他为这幅照片想了一个名字:“理想从这里起步!”

在他们后面,一辆普桑停在农家院子里,章湘渝站在院子里,看着王辉他们在宣传画下面停留,这时,侯卫东又将电话打了过来。

“我已到办公室了。”侯卫东此时已经回到了沙州,将蓝鸟放回沙州学院,坐着三菱车从绕过开发区,回到了新管会办公室。“就让三位慢慢地看,我们还是按照刚才商量的办法,让三位记者陷入人民战争地汪洋大海中,我再来做最后陈述,这样他们印象才深刻。”

离开宣传画,车行不到两百米,拐一个弯,就见到公路上有两个大坑,三位村民正在往大坑里摆片石。

带头的村民就是粟家村党支部书记老耿的儿子粟富远,他瞅着这三位记者,道:“你们等一会,片石摆好了就能过去。”

此时已接近十二点,王辉一直在开车,肚子也有些饿了,他坐在驾驶室喝了半瓶矿泉水,才跟着刘瑞雪下了车。

他们刚下车,又开过来一辆货车,货车停下来以后,驾驶员骂骂冽冽地下了车,看了一会现场,上车熄了火,走了。

王辉开了一包云烟,给粟富远等人一人散了一枝,就站在一旁看三人劳动,很随意地道:“这么多农田荒起,草都这么深了,真是可惜。”

粟富远知道他们是省报记者,故意道:“荒了有什么可惜,种田要交农业税、提留统筹、农林特产税、生猪费,还要用农药化肥,忙一年赚不了几个钱。”

“你家里有几亩田土?”

“郊区田土紧张,一个人不到一亩,现在新城区征了些,更少了。”

“你们田土被征了,以后怎么生活?”

粟富远拍了拍手中的泥土,站起身,道:“*这点田土,我们早就穷得没有裤子穿,全村有一半在外面打工。”

另一个小伙子道:“大家都希望新管会早点把我们的田土占完,到时我们就转成城市户口,可以当兵,也可以参加招干招工考试。”

粟富远嘲笑道:“凭你这点墨水,还想当干部,以后新管会地工厂开了工,大家去当工人,这才是正儿八经的事情。”

最矮小的小伙子道:“我才不给别人打工,以后有这么多工厂,随便做点小生意,也比当工人农民要强。”

这三位村民,都是粟支书特意安排地,老粟支书一心想着成立施工队,对新管会工作相当支持。

刘瑞雪见三位社员停下来说话,催道:“师傅,你们别光顾着说话,能不能快一点。”粟富远猛吸一口烟,道:“我们不是牛,干了几个小时总得喘口气,如果不是看到你们要从这里过,早就回去吃饭了。”

他的话把刘瑞雪顶得够呛,她只能眼看着他们慢吞吞地做事,此时后面货车司机不见人影,小车无法掉头。

等到路修好,已是一点钟了。

上了车以后,刘瑞雪道:“王主任,这些村民说的情况怎么与政协报上写的东西不一样。”王辉也在思索着这些问题,他道:“反正都晚了,我们先去找安置房,看看情况。”

找到了安置房,正好见到一大群工人正在吃饭,王辉暗中数了数,吃饭的工人至少有两百人以上,再抬头看着几幢楼房,并没有停工迹象。

一位戴着安全帽的年轻人走了过来,道:“你们找谁?”王辉把记者证拿了出来,道:“我是省报记者,想了解些情况。”

年轻人道:“你们等一会,我去给王总报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