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90章 记者(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晚,天空繁星点点,格外清亮。

侯卫东陪着秀云药厂高旺吃完晚餐,刚好七点钟,他没有去喝茶,开着车在城里转了转,在经过高速路道口的时候,他突然产生了到高速路兜风的冲动。

高速路车并不多,笔又直又宽,车灯照射下,两边反光块整齐如国庆阅兵的队伍,他将音乐打开,是学习时代的一首老歌,“午夜的收音机,重复着那首歌。”歌声在车厢内环绕着,清晰、纯粹。

享受着车行于高速路的快感,新管会的杂事也就被抛在了高速路两旁的杂草丛中。不知不觉就到了沙州,看惯了公路两旁的黑暗,沙州的***就如仙境一般,他将方向盘一打,蓝鸟便如灵巧的小舟,静悄悄地滑到收费站口。

小佳远在上海,侯卫东到了沙州也就没有回家的感觉,便沿着主街道随意地穿梭,欣赏着沙州夜色。沙州发展得很快,又搞了一期灯饰工程,夜景渐渐地向岭西*拢,虽然达不到岭西的繁荣程度,却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之中,侯卫东突然非常思念小佳,欲望如水,充满了他的身体,

“小佳,在做什么?”

“没有事,我在寝室看书。”

侯卫东很熟悉到上海的飞机,看了看表,道:“记得晚上十点有一趟到上海的飞机,我马上过去,如果买得到票,就飞过来。”

小佳吃了一惊,道:“出了什么事?”

侯卫东道:“我想你了。”小佳心里一阵温暖,电话里又传来侯卫东第二句话。“我要过来和你睡觉。”

面对语言粗鲁的老公,小佳心房如被火山冲击,滚烫一片,道:“如果买到机票就给我说一声,我到机场来接你。”

侯卫东掉转车头。又上了高速路口,这一次有了目的。车速就快得多,赶到机场,还不到九点,他运气甚好,恰好还剩下最后一张票。

小佳接到电话,从床上爬了起来。对着镜子开始化妆,又翻厢倒柜地找衣服。同寝室地周萍大姐看到小佳的举动。道:“小佳,你搞什么鬼,在上海找到情人吗?”

“什么情人,老公要来看我。”

周萍是岭西另一个地区地,她“哇”地叫了起来:“侯卫东要过来。赶快把房子收拾一下,我今晚到隔壁去住。”小佳脸上升起一朵红晕,道:“不用。我们到酒店去住。”

周萍已是要满四十的人,这种年龄的女人见多识广,说话一般都很直接且大胆,她笑道:“小佳,今晚你可是性福万分了,要悠着点,明天十二点之前两口子要起床,我请侯卫东喝酒。”

十一点半,飞机降落在机场。

小佳早已在五星级酒店订了价格为二千八百八十八元的房间,酒店派了车到机场。

侯卫东到上海是临时起意,打着空手就下了飞机,跟着人流到了大厅,见到小佳正垫着脚尖伸长脖子张望着,见到侯卫东身影,使劲摇着手,等到侯卫东走近,便来了一个热情拥抱。

环顾四周,见整个大厅虽然人流如潮,却根本没有人多瞧他们一眼,从两人身边匆匆而过。

侯卫东还是不太习惯在众人面前这样亲热,使劲抱了抱小佳,道:“走,我们出去吧。”小佳紧紧挽着侯卫东的胳膊,仿佛一松手,老公就会被风吹到了九霄云外。

在宾馆前台订了上午九点半地机票,侯卫东半搂着小佳,来到了最高层——二十七层,小佳猛地拉开厚厚的窗帘,辉煌灯光就从透过落地窗扑面而来。

看了美景,侯卫东突然感觉到胳膊一痛,小佳张开五指,如黑风双煞之一地铜尸梅超风一样,直指侯卫东的胳膊,侯卫东痛得在屋里跳来跳去,道:“别掐了,我投降,这不是来了。”

“明明可以随时过来,你拖了一学期。”小佳红着眼,五指如九阴白骨爪一般,已经掐中了侯卫东手臂,其用力之狠,必定会留下一团一团的黑印。

追来追去,小佳和侯卫东滚到硕大的沙发上,喘着粗气,紧紧地搂在一起。

当侯卫东的魔爪正往下移动之时,小佳阻止了其侵略行为,道:“慢一点,我想把这个美妙时间延长。”侯卫东急道:“再延长时间我就要早泄了,飞了上千公里,这前戏时间够长了。”

第一次作爱以早泄告终,这成为了夫妻俩

不腻味的笑料,小佳柔情似水,脸蛋红朴朴地,道:讲了三光政策,今天晚上我要把公粮全部收会。”

所谓三光政策,是中年女人总结出来对付老公的办法,一是钱收光,身上无钱不仅腰不硬,小弟弟也没有底气;二是时间占光,养情人也是需要时间地,没有时间则自然一事无成;三是精子要挤光,中年男人制造精子速度明显不如年青人,挤光了精子,就如士兵没有了弹药,如何上得了战场。

侯卫东在上青林当过乡镇干部,明白这些俗语,他自信心爆棚,道:“三光政策对我无效,我家公粮富余,一次根本交不完。”

小佳伸出兰花指,道:“三次,如果交不了三次公粮,说明你有问题。”

“二十四小时三次。”

“不,十二小时。”

第一阶段结束在床上,或许是前戏准备得太久的原因,几分钟之后,侯卫东便一泻如注。

小佳打电话要了红酒、水果和一些小吃,两人坐在落地窗前,一边吃喝,一边聊天。

“周姐的先生梁天云原来是茂云地区副书记,这次提了专员,到上海来了两次,周姐说如果在沙州干得不顺心,就调到茂云去。”

侯卫东道:“岭西各地差不了太多,茂云领导层这两年也换了好几回,我们雾里看花,还不如就留在沙州。”

“祝书记在省党校毕业以后,还回不回益杨?”

“祝书记势头不错,昌全书记很信任他,据我观察,他迟早要进入沙州市领导层,我现在什么也不想,一心一意把新管会工作抓起来,出了政绩才有晋升的资本。”

谈了一会工作,侯卫东又有了情绪,他轻轻碰了碰小佳,小佳顺势坐在侯卫东腿上,互相抚摸一阵,情绪又来了,侯卫东道:“我们进去吧。”小佳皮肤烫烫的,道:“就在这里。”

坐在落地窗前,可以看到附近林立地高楼,侯卫东道:“如果有人拿望远镜偷窥,我们就出丑了。”“哪有这么多偷窥的,你别动。”

小佳从侯卫东腿上下来,她蹲在地上,将老公的短裤脱了下来,满含着感情亲了亲小弟弟。楼下满街***,往上繁星无数,屋里温馨浪漫,侯卫东发自内心道:“千里奔波一趟,真是值得。”

小佳穿着宽大地睡裙,睡裙里并没有内裤,撩起睡裙后,她小心翼翼地面对着侯卫东,重新坐在其腿上。

摸索一阵,在小佳的引导之下,两人重新结合在一起,侯卫东咬着小佳耳垂,含糊不清地道:“等你学习完了,我们就生小孩。”小佳不答话,腰身扭来扭去,如推磨一样,她道:“你别动,让我慢慢享受。”

第二天早上八点,小佳给周萍打了电话,带着侯卫东来到学校,周萍见了侯卫东,笑道:“这么年轻当了开发区一把手,侯主任很能干,沙州周昌全书记是我那口子的好朋友,以后需要牵线搭桥,你尽管开口。”

侯卫东道:“经常听小佳说起周姐,感谢周姐对小佳的照顾。”周萍豪爽地道:“今天先到城里转一转,中午我请客。”小佳道:“卫东是偷跑过来的,已经订了九点半的飞机,要赶回益杨。”

抽个空子,周萍把小佳拉到一边,悄悄地道:“小佳,你那位当真是一表人材,又在单位当一把,你可要管紧点。”看着小佳脸上残留的红晕,她又意味深长地道:“今天好好休息,昨晚肯定累坏了。”

十一点,飞机降落在岭西机场,坐上自己的蓝鸟,把手机打开,见里面有十来个未接电话,其中段英打了五个过来,他急忙给段英回了过去,道:“不好意思,早上忘记开机,是不是有消息了。”

段英道:“报社派了三人小组前往益杨,说是十点钟出发,估计在中午能到,带队的是资深记者王辉,四十七八岁,一米七五左右,刘瑞雪,二十七岁,一米六,杜成龙,二十四岁,一米七,王辉有些秃顶。”

又道:“他们开的是黑色普桑,牌照XXXXXXX。”

得到了准确消息,侯卫东立刻给章湘渝打了电话,按照预定方案进行全方位迎接工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