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85章 大开发(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回到新管会办公室,屁股没有坐热,就接到了祝焱的今天下午抽空到岭西来一趟,你到金星宾馆安排晚餐,只有六、七个人。”

这是祝焱到党校以后,第一次让侯卫东到岭西,侯卫东很熟悉祝焱的性格,这肯定是有比较重要的事情,他亦没有多问,给司机王兵打了一个电话,道:“二点半钟,我们出发到岭西,把油加满。”

又给财务室沈永华打了电话,道:“准备二万块钱,下午二点之前送到办公室来。”

看了一会文件,眼看着就到了十二点,只听得院外一阵喧哗,还在汽车亮的喇叭声,这个声音与小车喇叭大不一样,侯卫东站在窗边,只见一辆暂新的大客车停在院中,二十来个新管会干部都围着车子,很兴奋的样子。

侯卫东忍不住还是走了下去。

“谢谢侯主任。”

“这下我不怕下雨了。”

“明天我就不骑自行车了。”

机关干部们簇拥着侯卫东,你一言我一语,表示着感谢。看着同志们的笑脸,侯卫东也挺高兴,见王兵也见在一旁,便道:“我记得你有大车驾照,能开吗。”王兵自信满满地道:“小菜一碟。”

侯卫东对围在车边的机关干部道:“手中暂时无事的同志可以上车,我们绕城转一圈,先过把瘾。”

众人群起响应,纷纷上了宽敞明亮的大车,等到侯卫东坐下来,大家才挨着其身旁坐了下来。大车比小车要高得多。坐在车上,能俯视车外行人,这种感觉极好,众人忙着看陌生而又熟悉的街景,反而静了下来。

在城里转了一圈。又到新管会各地转了一趟,大车平稳地停在新管会院子里。

杨柳拿着会议记录。等到侯卫东一下车,迎上去,道:“刚才接到委办通知,今天下午三点半在县委常委会议室开会。”

“是什么会?”

“委办说杨书记亲自主持的会,具体内容不清楚。”

侯卫东给任小蔚打了电话,“小蔚。我是侯卫东,今天下午会议地内容是什么?能不能请假?”

任小蔚照例是一串笑声。才道:“下午是关于进一点促进益杨房地产建设工作会,杨书记要参加会议,你是一把手,应该给他请假。”她压低声音道:“杨书记很看重这一点。”

听到不是专门研究新管会的事情,侯卫东稍稍放心一些。心里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到岭西去,毕竟祝焱才是益杨县委书记。跟着他走应该没有大错。

侯卫东思考了好一会,才想起最合适的借口,道:“杨书记,您好,我是侯卫东,今天下午我要到庆达集团。”

“今天下午会很重要,最好不要请假。”

侯卫东忙解释道:“庆达集团有一个大项目想迁到新管会,接触过好几次了,投资意向比较强,就约在下午谈具体事家。”

此话半真半假:真的一方面是庆达集团确实有一个项目有落户益杨的希望,上一次张木山到上青林铁肩山水泥厂看了厂房建设情况以后,到新管会参观时,提到庆达集团想把设在岭西城内地轴承厂搬出来,岭西城内老厂房用来搞房地产,侯卫东当时就力邀庆达集团的轴承厂移至新管会,所以到庆达集团算是师出有名。

假地一方面是侯卫东今天到岭西并不是拜访庆达集团张木山,而是去见祝焱。

杨森林略为迟疑一下,道:“是什么项目?”

侯卫东道:“岭西轴承,这个厂位于岭西主城区,想搬出城,也算是产业转移。”

杨森林这才松了口,道:“既然这样,你去吧,今天会议很重要,你回来以后,让大金主任亲自给你传达会议精神。”

应付了杨森林,侯卫东干脆叫上王兵,提前就上了高速路,如果县政府这边又有什么事情,免得多费口舌。

岭西高速修通以后,从益杨到岭西也就算不上长途,半个小时到了沙州,一个小时又从沙州开到岭西。

到达金星宾馆,刚刚四点。

王兵见住的是五星宾馆,吃了一惊,道:“侯主任,我就不住在这里,对面就是电力宾馆,条件不错。”侯卫东不容分说地道:“哪里有这个道理,晚上我要陪祝书记吃饭,你自己找个地方吃。”

侯卫东亲自到十楼餐厅,订了一桌全是落地窗的大间,然后才回到房间,侯卫东站在窗前,看着街道上如蚁般的人群,给祝焱打了电话,“祝书记,我在金星宾馆住下了,晚餐安排在十楼太平洋。”

祝焱交待道:“今天晚上都是重量级客人,档次高一些,我六点钟过来,还有,记着给司机也安排一桌。”

五点四十,侯卫东在大厅

祝焱。

祝焱道:“财政厅蒋厅长、张木山、岭西发展银行郑朝光董事长要过来,今天主宾是郑朝光,他要派一个考察组到益杨,如果考察通过,将给益杨县授信十个亿,分四年,投入到新管会基础建设中来。”

侯卫东正愁益杨县财政无力整治土地,听到十亿资金将投入新管会,眼睛一下就亮了,兴奋地道:“祝书记,若真是投入十亿资金,新管会肯定一飞冲天,在岭西也能排上号。”

祝焱道:“新规划出来没有?一定要拿给我看,如果弄得不伦不类,新管会整体升不了值,小心还不了发展银行的货款。”

正在这时,祝焱的手机响了起来。“黄常委,你好,在金星宾馆十楼太平洋,约好六点钟到,昌全书记有时间,那太好了,我下楼来迎接。”又道:“参加宴会地有财政厅蒋厅长,还有庆达集团张木山,他们两人是牵线人。”

挂断电话,祝焱高兴地搓着手,道:“昌全书记在省里开会,晚上要过来吃饭,昌全书记来了,这次可给足了郑朝光的面子。”

侯卫东暗道:“今天幸好坚持到岭西,否则错过了大好机遇。”

到大厅里站了一会,财政厅蒋副厅长和张木山先后到达了宾馆,几人刚握了手,昌全书记就在黄子堤地陪同下走进了大厅。

十几年前,昌全书记与蒋厅长曾经都是岭西省党校青干班同学,见了面,昌全书记道:“老伙计,你有两年没有到沙州来了吧,快把老同学忘记了。”蒋副厅长道:“这可是冤枉我,今年三月份我和木山到了沙州,你不接见我们,溜了。”

昌全书记笑道:“我跟着段明书记到上海去了。”

昌全书记又和张木山握了手,道:“张总有什么好项目可以落户沙州,沙州各级各部门一定全力支持。”

张木山道:“上一次我跟小侯主任提过岭西轴承厂搬迁到益杨新管会的事情,这个项目可以定下来了。”

祝焱连忙介绍道:“这是益杨新管会的侯卫东。”

侯卫东急忙上前两步,恭敬地道:“昌全书记您好。”

昌全书记打量侯卫东一眼,道:“好年轻的新管会主任,是哪一个毕来的大学生?”

“我是九三年从沙州学院法学系毕来地。”

昌全书记扭头对蒋厅长感叹道:“真是后生可畏,以后就是他们这一代的天下。”

祝焱见几位领导都站在大厅,道:“各位领导,我们先上楼。”

昌全书记风趣地道:“郑朝光是财神爷,如果今天事情能谈妥,在大厅多等一会无妨。”他又对蒋厅长道:“老伙计,这事感谢你牵线搭桥。”

蒋厅长顺势捧了祝焱一下,道:“这是祝书记的功劳,他到发展行去了五次,才见到了郑朝光,见面以后,祝书记提出了到投资益杨地五点理由,郑朝光很有兴趣,当场就同意去考察,这是老郑亲口给我和木山说的。”

昌全书记交待黄子堤,“你给杨森林和马有财两位同志打好招呼,考察之时要高规格接待,不得有失。”

六点过十分,郑朝光才出现在大厅里,他长得五大三粗,不象银行老总,倒有几分军人气质。

与昌全书记、蒋厅长等人见了面,他抱拳道:“老祝,今天你没有给我说清楚啊,早知道昌全书记和蒋厅长要来,我飞也要飞过来。”

他给昌全书记、蒋厅长解释道:“两位领导百忙之中来接见我,我还迟到了,实在抱歉,刚才在开董事会,耽误了一些时间。”

又对张木山道:“木山老哥,今年我可是尽了力,泰铢出现问题以后,货款不容易啊。”

侯卫东是小人物,走在人群最后面,陪着几位领导上了十楼。

吃饭之时,侯卫东就陪着张木山坐一起,等到酒至中场,张木山道:“小侯主任,轴承厂事情大体上定下来,中旬我派黄亦舒过来具体谈,你们是老朋友了。”

侯卫东没有料到此事居然就轻易搞定了,他与张木山握了握手,道:“所有优惠政策都将兑现,请放心。”

“下午杨森林给我打了电话,谈到轴承厂事情,我就说晚上与你见了面再细谈。”祝焱是通过蒋厅长和张木山两人才与郑朝光搭上线,今天请客之时,祝焱顺口说到新管会侯卫东也要参加,阴差阳错中,张木山替侯卫东圆了谎。

侯卫东暗自吃了一惊,心道:“杨森林是在查我的岗,幸好祝书记也请了张木山,否则面子上就不好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