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84章 大开发(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虽然吃了解酒药,侯卫东还是觉得头胀欲裂,听到李晶询问,只是含糊地答道:“郭教授的女儿。”

李晶具有女人天生的直觉,看着醉熏熏的侯卫东,心道:“这个郭兰肯定与侯卫东有瓜葛,她的眼神骗不了我。”她揪了揪侯卫东的鼻子,道:“花花公子,情人多多。”

侯卫东扭了扭头,道:“哪里的事情,别乱想。”

李晶只是随便说说,并没有上心,她俯过身,给侯卫东带上安全带子,把音乐调低,手上开始看这本《侯卫东官场笔记》,这才上了高速路。

当侯卫东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到了精工集团沙州分公司。等着一位身形娇小的女士,她是李晶的私人行政助理,也是从沙投司就开始跟着李晶的老员工,等到李晶下了车,她迎了上去,道:“按摩师请来了。”

李晶点头道:“等会再安排些绿豆汤送上来。”又对身边正在揉太阳穴的侯卫东道:“我请了一位专业按摩师来,你可要忍得住,很痛的,不过很有效果。”侯卫东想起那一次跟着祝焱去按摩,就被那个按摩师整得惨叫不已,道:“等会我惨叫,你可别笑话我。”

在路灯之下,李晶显得格外玲珑有致。侯卫东知道按摩以后将会发生什么事情,想着上一次李晶在兴奋时身体不停地痉挛,他的欲望便一下被提了起来。

跟着服务员上了三楼,进了最边上一道小门,里面是布置很简单的休息室。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喝茶看电视,正是那位学体育地按摩师。他已经忘记了侯卫东,开始工作前,道:“我以前是给运动员按摩,手法没有问题,如果你觉得受不了,就提醒一声。”

此时侯卫东仍然胀痛难忍。道:“喝了洒,头胀。”男子微微一笑。道:“等按摩结束,你就会轻松。”

李晶穿着薄睡裙,在楼上等得心焦,坐在客厅里,不停地换着电视节目。不时看着墙上挂钟,她不禁自嘲道:“以前最瞧不起男人,现在怎么变成花痴了。干巴巴地把侯卫东从益杨接过来,就等着和他做爱。”

创立了精工集团,预示着李晶十年奋斗、挣扎和付出,终于有了回报,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是那个四处出卖笑容以及肉体的浮萍,而是一位上得场面的企业家,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她只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侯卫东,就是让她沉迷而销魂的男人,正因为此,她考虑得很细致,照顾得很周到。

绿豆汤送上来以后,侯卫东还没有上来,她甚至动了下去瞧一瞧地念头,正在胡思乱想之时,门铃响了。

李晶很是温柔,道:“现在好些了吗?”侯卫东从如水的目光中读出了渴望,道:“头倒不痛了,肌肉却痛了起来,这个按摩师地力气太大了,不过效果当真不错。”

看着侯卫东把绿豆汤喝完,李晶又道:“再去冲个澡。”侯卫东被这么一折腾,酒醒了大半,精神亦好了起来,看着李晶若隐若现的身体,故意色迷迷地道:“我要洗鸳鸯澡。”

对这个建议李晶颇为乐意,嘴里故意道:“酒一醒,就开始胡思乱想了。”话虽然如此说,眼睛却如水一般,*在侯卫东身上,不停地扭来扭去。

温香入怀,侯卫东食指大动,他把李晶拉入怀中,双手就从睡裙中伸了进去。李晶很懂得享受,她主动坐在侯卫东大腿之上,头往后仰,*在其肩上,这种姿势,给了心爱男人最大的主便。

一双手沿着光滑的曲线上上下下摸索,很快,一只手就在雪白尖挺的两只山峰之间移动,另一只手又寻找山谷中的小径。

当小径潮湿一片,李晶在侯卫东耳边呢喃道:“别弄了,我们去卫生间,先洗洗。”

侯卫东酒意早就被扔在一边,他抱着李晶到了卫生间,见浴盆里已放满了水,用手试了试,温度刚刚合适,咬着李晶耳朵道:“你想我吗,这水是为我准备地?”

李晶情欲早已盛满身体,一只手握住翘起来的帐篷,道:“那天以后,我天天想你,今天把你逮住了,可不能偷懒。”

侯卫东与段英在一起地时候,心里总有负罪感,而与李晶在一起,他格外轻松,纯粹

受,也能带来精神上极大的愉悦。他拍了拍李晶弹股,道:“趴在这,我来服务。”

李晶很听话,双手撑着浴盆边边缘,沉腰,翘臀,形成了一道优美圆弧。

侯卫东身体如火焰般燃烧起来,取过喷头,调了调水温,让水温微烫,手指就跟随着热水,不断地侵略着李晶的身体。

当热水流喷到李晶身体下部之时,她禁不住浑身哆嗦起来,小腹使劲地收拢,圆润的曲线更在侯卫东晃来晃去。

侯卫东用食指随着水流试探着进行挑逗,李晶咬着嘴唇忍了一会,终于喊道:“冤家,孙猴子,快进来。”

“白骨精,我来了。”

一切风平浪静地时候,李晶全身的红潮还没有消退,她枕着侯卫东的胳膊,道:“我看你是装醉,把我弄痛了。”

“那,我轻一点。”

“不,我喜欢这样。”

聊了几句,两人沉沉睡去,第二天早上,当第一束太阳光照在玻璃之下,照在李晶身上,皮肤如玉,风景如画。

昨晚激情过度,早上已是心平气顺,拥抱了一会,便起床吃早饭,行政助理是过来人,让人送来一大碗牛肉面和一杯牛奶,碗底还有一个鸡蛋。

电视里正在播放时事要闻,画面中出现了泰国地新闻,泰国政府已动用五十亿美元外汇诸备和二百亿美元来干预汇市,但是泰铢仍然一路下滑,还出现了索罗斯和量子基金的名字。

侯卫东想起了岭西建筑公司姚强所说之事,道:“这场风波会不会危及国内,从紧的货币政策,这样就对房地产影响很大,新管会的开发就有问题。”

李晶混在岭西商界,接触范围很广,对发生在泰国金融风波也有所了解,想了想,道:“听说外贸企业受了很大影响,不少服装企业的库存量大大增加,模特队的活动受到了直接影响,其他不良影响暂时还没有发现。”

“我二姐就是做外贸的,恐怕这一次要受到影响。”侯卫东给二姐侯小英打了电话过去。

二姐侯小英如祥林嫂一般,抱怨道:“小三,我怎么这么倒霉,眼看着生意刚刚好转,就遇到了这事,生意完全走不动,租的仓库都堆满了。”

侯卫东对于丝绸生意完全是外行,也提不出好主意,安慰道:“实在不行,就转行做其他生意,我给你弄一块地,你来搞房地产。”

侯小英与何勇把十八般武艺都使了出来,可是大形势如此,他们就如在海浪中漂浮的一片树叶,哪里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听了侯卫东建议,侯小英不屑地道:“益杨修房子,我去卖给谁,算了,现在只有和你姐夫苦熬,等着国际形势看好。”

她叹息一声:“隔行如隔山,等有空再跟你细谈,这一段时间你姐夫压力很大,哎。”

放下电话,侯卫东一阵摇头,道:“二姐和二姐夫真是连走背运,基金会清理受了影响,何勇还到学习班住了两个多月,生意刚有起色,国际环境又差了。”

李晶脸上红晕还没有消失,更增女人味,道:“服装行来不景气,模特队也没有多少事情做,我想把队伍解散了,只是想着这些小女孩子,我不忍心。这件事也给了我教训,贪多嚼不烂,以后精工集团还是专心做路桥,房地产也可以适当涉足。”

“到益杨新管会来买地,我欢迎。”

李晶认真地道:“感情归感情,生意归生意,精工集团即使要搞房地产,也至少在地级以上城市,我的目标还是盯着岭西。”

“新管会土地是一笔财富,岭西建筑集团姚强都来看过,你还瞧不起。”

“精工集团名字很大,实力却弱,我不敢四面开花,主业还是路桥,算了,等益杨炒热以后再说。”

吃了面,聊了一会,眼看着到了九点,办公室杨柳请示了好几件事,侯卫东道:“我准备回益杨,新管会这个摊子还得好好守着。”

李晶也没有挽留,作为集团董事长,也有一大堆事情等着她。

分手之时,两人又在宽大的沙发上缠绵了一会,李晶感到侯卫东身体某个部位又发生了变化,就跪在沙发上,用嘴慢慢地吸吮着滚烫而坚硬的家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