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72章 用人(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沙州市委,常委会议室,组织部长张家瑞已经就系列人事变动作了汇报。

等他汇报完了,分管组织副书记姜江道:“还有一件事情要作说明,省党校厅级干部后备班在四月十五日就要开班,祝焱很快就要离只学习,祝焱离开以后,建议由马有财临时主持益杨县委工作。”

昌全书记侧过头,问刘兵道:“刘市长,你的意见?”

市长刘兵道:“我同意姜书记意见,益杨能有今天的局面,祝焱和马有财都是有功劳的,我同意由马有财临时主持益杨县委工作,这样安排更能保持益杨政策的延续性。”

其他常委在这种人事任免上没有太多的发言权,都知趣地闭了嘴,等着昌全书记作最后决断。

刘兵发言的时候,昌全书记便把眼镜取了下来,揉了揉眼睛,他看着坐在对面的黄子堤熬了一个通宵,仍然是精神抖擞,心里想道:“名利如浮云,到老了,只有身体是自己的。”

刘兵发言完毕,会议室安静下来,常委们在等着昌全书记最后拍板。

昌全书记重新戴上眼镜,道:“祝焱虽然要到省党校学习一年,他还是县委书记嘛,就不必由马有财来主持县委工作了。马有财抓经济有一套,还是专心致志搞好经济工作,市委办综合处杨森林同志素质不错。也在市委办工作七、八年了,就把他调到益杨,出任益杨县委副书记,在祝焱学习期间主持县委日常工作。”

姜江心里暗暗一笑,他虽然并不纯粹是昌全书记嫡系,却与昌全书记走得挺近,对于新市长刘兵的强势入沙早就有看法,这样安排也是他愿意看到的,或者说他也出了一把力。

除了姜江,季海洋也很清楚这事的来龙去脉:前一段时间。昌全书记还是有意让马有财主持益杨大局地,在前天小范围研究人事工作之时,姜江轻描淡写地说道:“刘市长也提出由马有财来主持益杨县委工作。”

说者有意,听者有心,也就有了今天这个结局。

祝焱很快就知道了常委会的研究决定。这个结局对益杨县的政治格局将产生深运影响,杨森林原本就是市委办公厅综合处副处长,派到益杨县主持县委工作。接班人姿态很明显。

而这几天,侯卫东暂时远离了政治漩涡,他天天和蒋大力一起,陪着秀云药厂地高旺老总,游览益杨的山山水水。

其实高旺能到益杨来,也是出于自身的需要。

秀云药厂是传统的中药厂,去年研发成功了一种有效治疗糖尿病的新药,所需的主要成份叫着羞羞草,而且工艺要求是从采摘到入厂不能超过二十四小时,否则药效就要大大降低。羞羞草适合生长在亚热带湿润气候的大山中,主要产地就是岭西,正因为此。秀云药厂就考虑在岭西建设一个分厂。

高旺为此已派人多次去岭西暗中考察,得出的结论是沙州一带是最好最大的原材料产地。这个春节期间,蒋大力恰巧从岭西过来请客吃饭,于是就有了到益杨开发区的考察活动,高旺行走江湖多年,经验老道,他一直将真实意图隐藏起来,不让侯卫东摸清楚底牌。

秀云药厂高旺老总到了益杨两天,侯卫东竭尽心思,把活动搞得很丰富,第一天到了上青林望日村,几个人带着土枪,到密林里打了一天野鸡,第二天到张家水库钓库鱼,高总打枪钓鱼全是内行,也极在耐心,划了一条小船到水库中间,坐了一天,楞是钓了一条七斤重地大鱼,高兴得嘴巴合不拢,晚上,大家就在水库库房里煮鱼,放生姜、葱、蒜和盐,鱼香四溢,汤味浓洌。

第三天,高总这才坐了下来,与新管会班子谈投资建厂事宜,高总要价很高,土地基本白送,税收方面提出了“三免两减半”,也就是前三年免所得税,后两年所得税减半。

在谈判桌上,高总语言尖刻,分毫必争,几次弄得常务副主任张劲下不了台。

张劲见高旺提出如此高的条件,并且丝毫不退步,等第一次谈判会结束,在新管会项目分析会上,他就直言不讳地提出了自己的观点:“我怀疑高旺的诚意?”

侯卫东从蒋大力口中

,高旺平时是工作狂,很少在一个地方玩上几天,心计较,笑道:“漫天要价,坐地还钱,这是商人本性,只要他们肯谈,就说明有诚意,高旺是大厂老总,时间也很宝贵,不会在这里白耗几天。”

二级班子以上人员全部参加了分析会,这种项目分析会是侯卫东来到新管会才兴起的,美其名日为诸葛亮会议。

侯卫东说完,看着易中成、杨忠、杨柳、易天韵等二级班子成员,指名道:“易天韵,你是招商科长,凭你地经验,秀云药厂的事情是否能成?”

易天韵名字很女性化,人却长得高仓健,保持着军人的短发,被点了名,道:“我通过关系找到了秀云药厂地资料,这是一家老牌的大型药厂,信誉一向良好,高旺还曾被评过十佳企业家。”

他说完以后,将资料递了过去,道:“这是刚刚从省里送来的资料。”侯卫东翻了翻资料,表扬了一句:“易科长工作细致、扎实,不错。”又道:“这只是资料,你的看法是什么?”

易天韵表态很直接,道:“侯主任的看法很有道理,只要肯谈就有希望。”

侯卫东又问了问基建科关于土地的问题,讨论了一会,见易中成坐在一旁如闷葫芦一般,便道:“易主任,你有什么建议?”

易中成被平调到研究室以后,看着侯卫东就不顺眼,冷淡地道:“我对药厂没有研究,没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他这种说法就是明显有情绪,参加分析会的都是干部,有的替易中成捏把汗,有的幸灾乐祸。

侯卫东也没有生气,心道:“易天成心理素质还是不行,只不过是平调一个部门,就在这里拿腔拿调,看来我的决定还是正确地,这种人不受点挫折,不知道天有多高,水有多深。”

大家七嘴八舌说了一会,侯卫东又道:“如果药厂投产,投资规模约在五亿元左右,这是益杨县除了水泥厂以外最大的一笔投资,如果真的搞成了,对新管会意义就不说了,多花时间与精力是值得地。”

开了项目分析会,侯卫东拿着秀云药厂的资料,便直奔祝焱办公室,车子出了新管会地盘,他心里暗道:“按理说,这些事情都是政府地事,不向马有财汇报,有些说不过去?”不过,他稍稍犹豫,还是决定先向祝焱汇报此事。

祝焱办公室依旧如此,当任小蔚倒完水,退出办公室以后,侯卫东详细汇报了与秀云药厂接触以及第一阶段谈判结果。

祝焱很认真地翻看了秀云药厂的资料,然后道:“这种大企业投资都是很严格的,一般情况下不会胡乱投资,他们既然肯来益杨,也说明至少有意向性的东西,这种情况与庆达集团水泥厂投资益杨的情形极为相似,这一点你要把握好,耐心细致地同他们谈,如果他们真想投资,迟早是要让步的。”

这一番话增加了侯卫东的信心。

又交待了几句秀云药厂的事情,祝焱道:“省党校四月十五日开班,十四日报到。”

厅级后备班课程是由省委副书记沈恩杰亲自安排,分为三期,四月到七月学政治理论,其间安排到延安、遵义等地参观,从七月开始直到九八年春节前,都集中学习现代经济、法律以及中央政策方针,春节过后,到美国交流学习两个月。

祝焱已经提前拿到了课程表,他对整个学习安排还是比较满意的,也计划在学习期间静下心来读些书。

侯卫东虽然一直知道祝焱要走,可是当真要走之时,他心里却空荡荡的,底气也没有以前足了,道:“祝书记,您这么快就要走。”

祝焱也是有意交待侯卫东几句,道:“沙州市委办综合处杨森林要过来任县委副书记,主持县委日常工作,正式通知已经出来了,我离开之前,杨森林要过来报到。”

等到侯卫东要离开的时候,祝焱再次强调:“你作为新管会主作地,不管谁来任职,要全身心投入到新管会建设中,只要能做出成绩,组织上是知道的,只需把握这个原则,也就行了。”

离开祝焱办公室,侯卫东心里翻腾着五味瓶子,回想着祝焱所说,暗道:“在益杨,祝焱始终是老大,我也别瞎琢磨,只管做事,不管神仙打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