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71章 用人(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一石激起了千层浪,祝焱意外地在竞争中落败,这让益府不少人忧喜参半。

县长马有财就是最失望的人,前一段时间他从新任市长刘兵口中得到信息以后,就开始四处活动,只等祝焱调走,他就正儿八经地出任县委书记职务。

此时祝焱没有成功升级,他的书记梦也自然延缓。

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这个俗语在官场上最为灵验,更何况还有“干部年轻化”这个魔咒,想着自己已经过了四十岁,马有财内心也颇为着急。

马有财的亲近官员同样失望,这些年来,祝焱就是如来佛的大手一般,把他们死死压在手掌心中,跳不动,也翻不了身,只有马有财当上书记,他们才有翻身的可能,所以,听到省里空降了一个副市长,他们都是颇为失望。

在益杨县,侯卫东是最接近真相的人,他知道祝焱不久就要到党校学习,为了争取这宝贵的时间,他接近召开新管会班子成员会、中层干部以上会,着重讨论了“新管会的定位与发展、南侧形成高科技企业园区的意见,以及修建与开发区相连接的公路”等问题,最后,在侯卫东的主导之下,新管会形成了一份厚实的报告——《关于进一步促进新管会发展的报告》,递交给了县委县政府。

这份文件是新管会集体的结晶,由易中成执笔而成,看着十来页散发着墨香的漂亮文件,易中成他颇有成就感,心里也很是满足。

这份文件送到县委县政府以后。到底会不会受到重视,新管会除了侯卫东以外,张劲、章湘渝、易中成等人都没有底气。毕竟文件有些范畴超越了新管会以及开发区的权利,或者说,如果县委县政府同意了这一份文件,则益杨县建设领域将有一些改变,特别是在城市规划方面必然会有大的调整。

令易中成等人大跌眼镜地事情发生了,文件送出去以后,很快就有了结果,县委书记祝焱用粗笔批示道:“此文甚好,发到益杨各镇乡各部委办,希望认真学习新管会敢想敢闯的精神。结合本地本单位实际,大胆开拓,求真务实,另,文件提及的事项。在常委会上研究。”

看着祝焱地批示,易中成足足发呆了半个小时,一方面感叹祝焱对于侯卫东的厚受。另一方面血液里有一股创业激情在涌动,当他与堂兄一起喝茶的时候,血液里都还有激情。

“中成,侯卫东可是益杨官场新贵,你觉得他人如何?”

易中岭在易家是关键人物,他最先出道,掌管了益杨土产公司以后,便不断资助易家子弟,他的几个堂弟都读了大学,现在渐渐地也混出些名堂。除了省委组织的堂弟以外,他最看得起的就是从小成绩优秀的堂弟易中成。

先是通过马有财的关系,他将易中成从学校调到了县府办。后来眼见着马有财在祝、马之战中节节失利,又把易中成弄到了新管会当办公室主任。

易中成对这位摇身一变成为私营企业家的大堂兄充满着感激和敬意。给易中岭满上酒,这才道:“侯卫东很有锐气,也有能力,再加上深得祝焱信任,在他手里,新管会肯定能得到大发展。”

易中岭与侯卫东也是间接交过手的,在益杨土产公司一案中,侯卫东可以说是祝焱派到政法系统地钦差,也是幕后指挥者之一,但是,尽管政法系统都被动员了起来,还是被易中岭来了个漂亮的金蝉脱壳,成功由国营企业厂长变成了私营企业家,这是他最为得意的事情之一。

“中成,你要悠着点,别跟侯卫东弄得太近,据我观察祝焱迟早要走的,马有财只要上台,凡是祝焱的心腹必然下课,包括侯卫东。”

易中成心里想着新管会地蓝图,有些激愤地道:“人存政存,人亡政亡,这是封建社会对现实社会的毒害,侯卫东是祝焱的人,这不错,但是他筹划地蓝图却是最科学的,符合新管会发展前途的,如果因为权力斗争就把这本蓝图毁掉,就太可悲了。”

易中岭饶有兴致地看着易中成,过了好半天,才道:“没有想到中成老弟还是如当年那么愤青。”他用手指了指脑袋,道:“进了官场,思考问题的方式就要变,不要想着真理,也不要想着正义,你只需站在侯卫东的位置想问题,就能推断侯卫东下一步想要做什么,这是屡试不爽的经验。”

“如果我是侯卫东,一定要想办法把你挤走,绝不能让你留在办公室,其中的方法就多得很了。”

易中成不信,道:“新管会的报

我来执笔的,得到了县委充分肯定,从这点来说,我的,我觉得侯卫东不是那种老官油子,还是有容人之量。”

他是文人出身,在府办也是从事文字工作,在文字方面自视甚高,更何况新管会原先地笔杆子文字功底实在不怎么样。

易中岭冷笑两声:“我说的话都是在现实中悟出来的,侯卫东年纪轻轻就能当上新管会一把手,绝对不是简单人物,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强势人物都喜欢这一套。”

易中成摇头:“不见得吧。”

易家两兄弟地争论很快就见了分晓。

四月七日,经县人事局下文,同意新管会培设研究室,编制三人,职责与县委县政府研究室基本一样。

这份文件出台以后,易中成敏感地想起了大哥易中岭的预言,尽管还没有找他谈话,他心中涌动地激情就已经从高空摔到了冰冷的水泥地上,心情变了,再看侯卫东,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

八日上午,侯卫东把人事局的文件和《关于进一步促进新管会发展的报告》拿了出来,点燃香烟,慢慢吸着,吸了一半,易中成走了进来。

“易主任,这份报告能得到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你功不可没啊。”

易中成坐在侯卫东对面,心里骂道:“先抑后扬,老一套了,什么屁就快放。”

正如易中成所想,侯卫东很快就表达出真实意图,道:“对于益杨县委县政府以及我们来说,新管会如何发展都是新课题,需要有理论水平的同志去认真研究,这是人事局给新管会下这个编制的目的。”

顿了顿,又道:“在新管会,易主任的理论水平是有目共睹的,没有你也就没有这份报告,我的意见是把你从办公室的杂事中抽出身来,专心研究新管会的发展大方向,这是一个事关全局的大事,希望你能挑起这付重担。”

易中成在肚子里早将侯卫东骂了一个遍,“没有看出侯卫东年纪轻轻,也和那些老官僚一样,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骂归骂,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易中成到底在县府办混了几年,没有当场发作,只是表情冷淡地道:“侯主任,感谢你对我的信任,本人才疏学浅,恐怕不能担当重任。”

侯卫东很有刻诚意地道:“论理论水平,你在新管会首屈一指,别谦虚了,你肯定能把研究室的工作干得很出色。”

易中成出门之际,不由得想起一幅对联,“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亦行;说你不说就不行,行亦不行。”走到拐角处,他迅速地抹了抹眼角。

看着易中成有些落寞的背影,侯卫东心有些软,不过马上又强硬起来,益杨检察院出现内贼一事,给了侯卫东过于强烈的刺激,他实在不能相信易中岭的表弟,实在不能相信曾经为马有财服务过的人。

攘外必须安内,虽然由于抗日战争而变成了贬义词,但是从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这个角度来看问题,这种做法也是有道理的,只是这个度需要准确把握,过之则变成了内斗。

与杨柳的谈话就简单多了,侯卫东与杨柳同为益杨第一批公招生,工作经历相似乎,也能互相理解。

杨柳道:“易主任很优秀了,我担心接他的班,做不好办公室工作。”侯卫东毫不客气地打断她,道:“地球离开了谁都一样转,你要相信自己。”

杨柳见侯卫东如此信任自己,不觉眼角一红,道:“侯主任,我一定好好干,不辜负你的希望。”

侯卫东与杨柳原本是同一起跑线的朋友,此时,杨柳在不知不觉中从心理上已经端正了态度,纯粹是以一个下级的身份出现在侯卫东面前,转变之自觉,转变之迅速,转变之彻底,杨柳自己也是暗自惊讶。

在大院外,易中成悄悄给堂兄易中岭打了一个电话。

易中岭在电话里打了个“哈、哈”,道:“侯卫东年龄不大,倒真是历害角色,你可要多学学,中成,我告诫你一句,对这种年轻气盛的领导,最好不要甩牌子,否则会死得很难看。”

“你从读书到工作,受的挫折不多,经历这样一件事情,对你有好处,何况,研究室主任也是不错的岗位,侯卫东还是给你留了机会,就看你是否能够把握。”

挂了电话,易中成还没有想通,抬头看云散云聚,甚是无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