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69章 经营(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五万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侯卫东暗自掂量了将沈永华叫到办公室,也不说明什么情况,吩咐道:“准备五万块钱,有急用。”

沈永华进屋就在暗暗观察了侯卫东的脸色,见侯卫东交待了这一件任务,心中顿时欢喜起来:“侯卫东才来两天就开始大笔花钱,只要一把手肯开口,我的位置也就坐稳了。”

想到这里,他如鸡琢米一般,道:“我马上去准备。”离开了侯卫东办公室,沈永华见四周无人,满脸放光,哼着“吻别”的曲子,下楼回办公室。

财务科门口站着一位半老徐娘,手里捏着几张单子,见沈永华过来,原本颇有愁容的脸上顿时挤出了几分笑容,道:“沈科长,你看这条子能报吗?”

“周老板,怎么现在等在门口,又不是不付钱?”

周老板开的餐馆距离新管会很近,味道也不错,一来而去,成了新管会半个伙食团,她原本不姓周,只是餐馆名字叫做周家餐馆,大家也就叫她周老板。

新管会吃饭都是由经办人签单,只是报帐之时财务室总是如杨百劳一般,为了手里这六千多块钱,周老板已经跑了二、三趟了。

前天沈永华终于松了口,周老板就兴冲冲地过来拿钱,此时她见沈永华脸色紧绷绷的,连忙道:“今天老周弄了一条蛇,炖了团鱼,今天中午喝两杯。”

几千块钱,财务室其实还是备着的,但是沈永华是老财务。老财务一般都患有前列腺炎,给钱时总是滴滴答答不痛快,他皮笑肉不笑地道:“你让老周放心。钱肯定要给,只是这个月新管会开支大,等下个月吧,下个月一定,

周老板见沈永华又变卦了,恳求道:“沈科长,你不是说今天可以报账吗?”

沈永华不耐烦地道:“我只是办事的,领导让怎么做就怎么做。”

老板娘忍了口气,又换作笑脸,道:“时间也不早了。老周还等着和沈科长喝酒。”

周家餐馆是利用自家楼房开的馆子,距离县城远,平时客人也不多,新管会是他们最大客户,占了每月营业额地六、七成。所以老板娘也不敢得罪这个财神爷。

沈光华又对周老板道:“小王先去,我和蔡琳办了事情就过来。”

出纳蔡琳在办公室要了车,以最快速度到银行取了钱。赶回新管会的时候,沈光华还站在院子里,接过钱,他蹬蹬地一口气上了楼。

拿着钱,侯卫东有意问了一句:“你办事速度还蛮快的,这钱地手续怎么办?”

沈永华五官堆成了一个大大的笑字,道:“侯主任,回来交给我处理就行了。”他又试着道:“十二点过了,侯主任如果没有安排,我们财务科请侯主任吃顿便餐。科室几位同志都想听听侯主任的指示。”

“财务科的心意我领了,改天吧。”

沈光华见侯卫东提起了手包,就知趣地告辞。他紧在侯卫东身后,将侯卫东送上了三菱车。又等着三菱车开出大门,这才回到办公室给周家餐馆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周家餐馆租用的面包车就开了过来。

“祝焱突然要到沙州,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侯卫东坐着车,在新管会的地盘上起伏着,他想了好几种可能性,却也不能肯定。

进了城,王兵问:“我们到哪里去吃饭?”

侯卫东初任新管会到主任,迎来送往,饭局不断,大餐馆早就吃腻味了,今天中午为了祝书记的事情,他推掉了好几个饭局,想了想,道:“我们去吃碗豆面,然后把我送回家,小睡一会,祝书记一打电话,立刻就来接我。”

到了碗杂面小档口,此时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满地是餐巾纸,虽然环境差了些,可是这面汤汤水水一大碗,加了醋,放了两颗大蒜和葱头,顿时香味扑鼻。

一碗下去,浑身冒汗,肠胃的残酒全部随着汗水流了出去。

“还是在这些小馆子吃得饱。”侯卫东感慨了一声,又叮嘱道:“今天中午事情很重要,你的手机一定要开着,别误了事。”他在家里等到了三点,才接到祝焱地电话,祝焱直截了当地道:“你不用来县委大院,直接到沙弯子见面。”

侯卫东给王兵打了电话,没有用到三分钟,越野车就来到了楼下,即将到楼下的时候,车头突然一转,划了一个漂亮的弧线,车尾就端端正正地停在了门洞之前,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拖离开水。

侯卫东提着包快步下楼,上了车,“到沙弯子。”又补了一句:“祝书记还没有出发,你的车速不用太快了。”

二十多分钟就到了沙弯子,上一次为了

市刘兵,交通局硬化了沙弯子,还种了些树,做了一就成了天然的停车场,附近地农家看到了这个商机,在沙弯子摆起了小摊,弄得原本天然干净的沙弯子到处是垃圾。

侯卫东原本想在沙弯子站一会,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可是刚下车,就被几个卖鸡蛋的妇女围住了,侯卫东吃了饱饱一顿碗豆面,也不想再吃东西,赶紧溜回到车上,把车窗也关上了。

几个妇女战斗精神格外顽强,又在车窗外晃动着,侯卫东见其中一位满脸皱纹,恐怕有七十岁了,他心就软了,下了车,买了两个咸鸭蛋,其他妇女亦就一轰而散。

王兵接过咸鸭蛋,细心地剥开,尝了一口,道:“侯主任,这是农村土鸭蛋做地,味道很正。”

几位妇女坐在石凳子上,嘻嘻哈哈,仿佛很快乐的样子。

侯卫东暗自道:“祝书记走一趟沙州带五万块,而咸鸭蛋一块钱一个,利润恐怕也就是两、三毛钱,就算利润是是五毛钱,要赚到五万块,也需要卖十万个咸鸭蛋。”算了这笔帐,他不由得想起了厕所老鼠和粮仓老鼠的故事,此时其心境与当年的前辈颇有几分相似。

四点钟,奥迪才出现在视线之中。

车停稳,侯卫东迎了上去,他见到前排副驾驶位置上空着,一种被信任的自豪感油然而生,见老柳作了个上车手势,便轻车熟路地坐到了副驾驶位置上。

老柳车启动以后,三菱车掉过头,两车分道而驰。

一路上,祝焱话也不多,只是随口问了问新管会近况,便闭目养神,五点过十分,奥迪车直接开进了沙州市委大院,祝焱一人匆匆走了进去。

侯卫东把车窗摇上,将自己隐藏在车内,观察着来来往往的车辆,以及在市委大院出现的官员们,回想着祝焱短短的几句话以及脸上凝重地神情,争暗自思忖道:“难道事情真有什么变化?”

这事情自然是祝焱的升迁问题。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很快到了六点,三三两两的人们从市委大楼里走了出来,院子里地小车很快就动了起来,各自寻找着主人,而一部分人则推出了自行车或是摩托车,不一会,院子里变得清清静静。

终于,祝焱一个人走了下来,侯卫东连忙下车,将车门打开,又习惯性地接过了手包。

祝焱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吩咐道:“到滨河路,上次去过的红瓦房子。”

老柳识路辩路的本领导格外高超,只要去过一次地地方,他都会将道路记得牢牢的,祝焱发了话,他也没有思索,出了市委大院以后,东弯西绕,很快就停在滨河路上红瓦房子里。

祝焱带着侯卫东进了房子,房子建得很传统,迎面是一壁照墙,祝焱眼看着无人,道:“东西准备好没有?”侯卫东早就作好了准备,将拿着地黑色小手包递了过去,祝焱也没有接,只道:“你先拿着,机灵点,看我的手势。”

刚进了一个圆形小门,就听到一声招呼:“祝书记,这边,姜书记很快就过来了。”

祝焱高声道:“李处,你好啊。”

此时,侯卫东才知道今天见面的人是姜江副书记,姜江是分管组织的市委副书记,说话也是很有份量的,在侯卫东印象中,他从来没有笑容,总是作沉思状。

祝焱与市委综合处李卫革处长握了一会手,李卫革是典型的文革名字,很年轻,看上去很有些朝气。

“李处,这位是侯卫东,益杨新管会主任。”

李卫革客客气气地与侯卫东握了握手,道:“好年轻的新管会主任,昌全书记从益杨回来,多次表扬益杨新管会,没有想到新管会的主官这么年轻,不到三十吧。”

“二十七。”

李卫革感叹道:“我真羡慕你们年轻人,年轻是个宝,只是当时不知道。”

十多分钟以后,姜江副书记这才进了屋,粟明俊也跟在他身后。

姜江书记倒没有电视里那么严肃,与祝焱握了手,便道:“祝书记已见过昌全书记了,具体事情我就不重复,这期学习班是岭西省举办的第一期地厅级后备干部学习班,一年学制,全省只有二十个名额,条件很严格,你是沙州唯一学员,是昌全书记亲自点的将。”

祝焱平静地道:“感谢昌全书记、姜书记的信任,我一定在学习班认真学习,不给沙州丢脸。”

侯卫东这次是真的大吃一惊:“祝焱不是要提副市长吗,怎么又跑去省党校读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