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68章 经营(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基层干部会结束以后,易中成对侯卫东大有知音之感,如何定位,他思考了许久,也向当时实际主持工作的副主任张劲提过,而当时张劲成天被拆迁户包围着,被吵架声弄得头昏脑花,根本没有深入思考新管会定位问题。

回到办公室,易中成将前一段写的《关于新管会发展的几点建议》稿子取了出来,又结合侯卫东所说的几点,反复琢磨了好一会,最后认真地写,兴冲冲给侯卫东送了过去。

易中成的稿子是手写体,一手漂亮的钢笔字,看上去赏欣悦目,侯卫东迅速浏览了稿子的标题,脸上没有表情,道:“这是你写的吗?”

易中成道:“我认为南郊新城应该是一座适宜人居的现代化小城市,主要以房地产、商贸业为主,而不应该弄成工业园区,否则与开发区也就没有区别,我的意见是请专业城市设计院对新城区进行认真细致的研究,制定切实可行的发展规划。”

“你意见很有参考价值,至于你说的规划一事,我是赞同的,城市发展必须规划先行,新管会的规划一定要请国内顶级专家来做,价钱高一些也不怕,规划制定以后,所有项目必须符合它。”

易中成的想法得到了充分肯定,他表面镇定,心里却也很是兴奋,离开侯卫东办公室时,步子格外轻快。

侯卫东仔细看了稿子,凭心而论,这是一篇言之有物的文章,多数观点侯卫东也是赞成的。“易中成真是一个有心人,水平也不错,如果他不是易中岭的堂弟。倒可以好好用一番。”

尽管如此,侯卫东还是在想办法准备将易中成弄走,最不济也要调整岗位,不能让他再当办公室主任,检察院内部失察地教训,侯卫东深以为戒。

十点钟,他就给司机王兵打了一个传呼,便坐新三菱直奔开发区。

开发区位于益杨县城的西边,新管会办公室出去,一条狭窄的小公路连通着开发区和新管会。这条小公路将是开发区大小货车进出高速路地主要通道。

等了一会,秦飞跃也坐着车过来了。

“老弟,到新管会感觉如何?”

“我现在刚到新管会,两眼一抹黑,这几天就是瞎转悠。想砍三板斧却没有地方下手。”

秦飞跃也是经过起起落落的人,性情反而比在青林放得更开,看着新三菱。“啧、啧”数声,又道:“老弟一来就配了新三菱,县里到底看重得到了昌全书记高度认可的新城区,我们开发区是后妈生的。”

一辆货车从身旁经过,带着浓重的灰尘,侯卫东和秦飞跃躲上地势稍高的小山头。虽然是小山头,风却比平地大了许多,很快,灰尘便被西北风吹散,粘附在树上。看上去灰蒙蒙一片。

秦飞跃鬓角似乎已有点点斑白,与几年前在青林镇当镇长时相比,锋芒消散了不少。道:“我们地处中部地区,与沿海地区相比。没有区位优势,没有政策优势,企业投资都是想赚钱的,凭什么投资到益杨。”

他指着这条不路,大声地道:“就是这条通往新高速路口的小公路,吓跑了不少客商,今天约老弟到现场来看,就是想办法解决开发区出口问题。”

站在小山坡,侯卫东心里却有另外想法。

新管会南侧有一大片农田,看面积足有三、四平方公里,就分布在小公路两旁,这一带位于益杨县城的下风口,与老城区有六、七公里,正好可以布置一些企业,而南郊城区主要部分,则应该是新城核心。

秦飞跃很清楚益杨当前形势,道:“祝焱高升是迟早的事情,你是他地爱将,就要趁着他还没有走,多提出些具体的事,他肯定乐意解决,说白了,老兄找你,主要想利用你和祝焱的关系,把小公路建设敲定,这是事关开发区发展大局的事情。”

他略为拉长声音道:“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以后不论是谁来掌舵,都会在益杨换一批人,或是调整政策。”

侯卫东明白秦飞跃的心思,他想利用自己与祝焱地关系,促进小公路修建一事,他在心里道:“益杨事情真是奇怪,明明是正大光明的好事,正经途径却久拖不决,还是借助于其他手段才能解决,社会关系也是生产力,这真是符合中国国情的口号。”

他脑海中又闪出另一个念头,“我总想把易中成赶出新管会,他其实是有才之人,难道我这么快就这变成了擅长内斗不求实务地官僚吗?”

秦飞跃见侯卫东陷入了沉思中,他当然不知道侯卫东脑海中闪现的念头,又道:“听说马有财要当书记,老弟可要当心,虽说有祝焱在沙州关照,可是毕竟县官不如现管,以后的局面谁也说不清楚。”

老镇长秦飞跃说话没有保留,句句都点在自己心坎上。

侯卫东想了想,道:“秦主

同意你的观点,岭西现在正在着力建二环线,所有的进一环,开发区和新管会分别位于南部和西南部,中间间距并不远,这条小公路恰好位于两区边边缘,可以当成两区环线,以后两区的货车都可以通过环线到达高速路。”

这个方案完全符合秦飞跃的思路。

秦飞跃道:“我建议由开发区和新管会共同向县政府写一份文件,争取把小公路建设列入全县重点工程,发文前,我们分头行动,你去找祝书记,我去找马县长,争取获得他们的支持。”

侯卫东回到了办公室,已是十一点多了,他把易中成叫到办公室,道:“新管会朝开发区走的小公路。你知不知道?”

易中成点头,“我走过两次。”

“基建科是否有南郊到开发区的地形图,一比一万地就形了。如果有就拿到我办公室来。”

过了一会,易中成和基建科长杨忠一起来到了侯卫东办公室,地图平时被扔在基建科,皱巴巴、脏兮兮,在桌子上展开以后卖相及其难看,侯卫东瞟了杨忠一眼,也没有批评他。

虽然是初春,天气并不热,杨忠却觉得全身热乎乎地。

三个人趴在桌上,很费了些劲。这才把那条弯曲、狭窄的小公路全部找出来。

“你们看地图,开发区到高速路口,有两条路,一条是先要经过城区,然后才到南郊。再到高速路口;另一条路就是从这条小路直接到高速路口,从以后地发展趋势来看,这条小路才是开发区地生命线。”

侯卫东指着地图。“你们看这一块,这是新管会地南侧,足有两三平方公里,与县城直线距离恐怕都有六、七里,正好处于县城的下风口,还有一条流量不大的无名河,我们新管会招来的企业,应该全部集中在这一块,就与新管会的其他区域截然分开,这条小公路就显得很重要。”

侯卫东说得兴致勃勃。他似乎透过图纸看到了新管会已经迎来的巨变,而这种巨变又是他一手掌握的,说到这里心里隐隐也有成就感。

“易主任。你给区政府写一份报告,启动小公路建设。写完后与开发区联合行文。”

他又加了一句,“下午开班子会,把这事提出来研究,你让杨忠来主讲,我补充。”

易中成犹豫了一下,忍不住还是建议道:“侯主任,昨天你安排请国家有名的城市设计院进行高规格的城市规划,这条公路能否等到规划完成以后再建设。”

侯卫东道:“易主任说地有道理,只是我们拖不起时间,沙州市委昌全书记对新管会希望很高,当时我陪同在身边,他明确表示明年还要来看,如果没有象样的实绩,只拿出一本规划,市委市政府将如何评价新管会?”

易中成原本还想说,却忍住,在心里不断地摇头,暗道:“侯卫东人年轻,急功近利,既然这样,花大价钱做规划又有什么用处?”

两人离开前,侯卫东对基建科杨忠道:“你给我弄一幅益杨的大图,再弄一幅新管会的全景图。”

易中成和杨忠刚走,财务科长沈永华走了进来,他瘦高个子,穿着笔挺的西服,如果不看他地肘关节以下部位,他就是一位实实在在地美男子,可是看到肘关节以下部位,人们就会恍然大悟,他肯定是一位财务人员。

侯卫东看着沈永华戴着的袖笼子,似乎又想起了七十年代的干部们,偏偏他又穿了一身档次不低地西服。

财务科长对于一个单位相当重要,多数都是一把手的心腹,手段灵活的财务科长,不仅吃香喝辣,在单位上的地位甚至比某些副职还要重要,侯卫东也是企业掌门人,对其也有深刻的认识。

沈永华恭敬地坐在侯卫东对面,道:“侯主任,这是四月份的计划表。”

侯卫东顺手将综合报表递给了沈永华,道:“小帐还有四十来万吧?”

“去年每位普通干部发了五千年终奖,二班子副职七千,正职八千,一级班子一万,小帐剩一百四十七万五千块。”

小帐也就是新管会的小金库,侯卫东报到第二天,沈永华就主动来报告了小金库的情况,对于沈永华的主动,侯卫东还是很满意的。

“我知道了。”他随口答应一声,拿过四月计划表,认真看了起来,把沈永华晾在一边,沈永华很有耐心地坐在对面。

看完以后,侯卫东取过季海洋送地钢笔,签了两个字:“同意。”沈永华如捧着宝贝一般走出了办公室。

眼看着到了十二点,侯卫东正在伸懒腰,祝焱亲自打了一个电话过来,“你今天下午准备五万块钱,跟我一起到沙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