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66章 安排(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焱办事之前向来要翻来覆去思考,但是对已经决定的得极快,四月七日,也就是谈话第三天,他主持召开了常委会,随后组织部一张轻飘飘的调令,侯卫东就由委办副主任变成了新管会的一把手主任。

对于侯卫东的离去,祝焱颇为不舍,侯卫东办事有板有眼,最可贵的是小小年纪口风还严,用起来不仅放心,而且舒心,他打定主意,到沙州市政府站稳脚跟以后,就要想办法将侯卫东调到市政府。

祝焱也没有给县委办新配主任,县委办人员如何调配,是继任者的事情了。

县委办由老主任庄卫国暂时主持工作,老庄是委办老人,眼睛虽然散发,却并不影响对大形势的判断,知道自己不过是过渡人物,做事中规中矩,不逾规不越权,也并不想在委办干出多大的成绩。

四月八日,侯卫东到新管会报到,由组织部老柳亲自送去。

对于新主任侯卫东的到来,新管会如临大敌一般重视,两个副主任合计一番,在七日下午集中新管会全部人员,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大清洁运动。

章渝湘副主任道:“明天柳部也要来,干脆中午就到好一点的地方去,别让人说我们新管会太小气。”

常务副主任张劲是南部大镇吴山镇的党委书记,四十多岁,很奇怪地留着一圈小胡子,看上去颇象民国人物,他道:“算了,老柳的脾气你也知道。最喜欢朝农村馆子,说吃起来有味。”

听张劲提起这事,章渝湘就笑了起来。张劲看着他笑,沉稳了一会,也跟着笑了起来。

说起老柳吃饭是有掌故的,老柳是生在南方的北方人,在基层呆了十来年,平时脸上表情很严肃地,到乡镇去一律到伙食团吃饭,坚决不吃外边的馆子,弄得乡镇和局行干部都很怵他。

张劲却不怵他,两人曾是多年搭档。知根知底,谁的把戏也瞒不过对方,他知道老柳喜欢口味重地菜式,便派车到益杨的特色餐馆,用脸盆一样的土盆子装了六、七样特色菜。然后放在自己的伙食团上。

那一顿,老柳大快朵颐,连赞新管会的伙食团搞得好。有一次开会,无意中谁说起了机关食堂伙食差,老柳就拿着新管会食堂说事,把县机关食堂狠狠地刺了一顿。

两人相视一笑,自然是沿用老办法。

十点钟,两辆车停在了新管会的门口,新管会两位副主任和中层干部全部站在门外迎接,下车以后,侯卫东习惯性地快速下车,想给祝焱开车门。不过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他现在已经不是祝焱的秘书,而是主政新管会的一把手。

张劲与老柳握着手说了一会话。这才面对侯卫东,热情地道:“侯主任到了新管会。我们就有主心骨了。”

侯卫东亦很热情,握着张劲的手,道:“希望两位主任以后多多支持我的工作。”

老柳暗地里“哼”了一声,他知道张劲地心病,当初让他当新管会的常务,部里两次提出他由副转正,祝焱都没有同意,只说等一等再说,结果等出了一个程咬金——侯卫东空降而来,成为新管会一把手。

侯卫东心里却有另外打算,他跟着祝焱,曾经对马有财开展了极为有力的围追堵截,如今祝焱高升,他却留了下来,在马有财手下工作的结局,用屁股想也能想明白,所以新管会虽然不错,却非侯卫东久留之地。

在益杨县里,侯卫东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老柳自然不需要多费口舌,在会议室简单地走了一下过场,便结束了今天的工作任务,大家互相发着烟,随意闲聊着。

这时,门外传来汽车的刹车声,侯卫东心里一跳,他已经听了出来,这是祝焱地奥迪车,果然,门外一个年轻小伙子小跑着走了进来,来到张劲面前,低声道:“祝书记来了。”

会议室众人就按灭了香烟,一齐出去迎接祝焱。

县委书记祝焱亲自送侯卫东到新单位报到,张劲等新管会诸人自然明白其中含义,几位年轻人看着侯卫东的目光就颇有些崇拜和敬畏。

下午,侯卫东没有去上班,躲在沙州学院的家中偷懒,在数时间都不属于他自己,而是属于祝焱和县委办,现在当了新管会一把手,他终于有了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支配自己的时间。

空调打开,侯卫东穿着睡衣,端着飘香的益杨茅尖,坐在床上看电视,看了两个小时的电视,他却渐渐觉得心头没有着落,空荡荡,这种生活让他觉得很不真实。

好不容易熬到五点钟,侯卫东也闲不住了,把早已备好的新管会资料摆在了书房,点了烟就细细地看。以前在县委办看材料总是想着如何

,这一次看文件的感觉却大不一样了,文字记载的都生的事情,他一边回想着在新管会沿途所闻所见,一边与文件中提到地问题相互对照。

新管会反映的问题很多,侯卫东理了理思路,主要一条是没有钱:“没有钱就无法搞好基础设施,基础设施不行,招商就困难,而招不到商,就更加缺钱。”

想着财政局长是桂刚,侯卫东就是一阵牙痛。

第二天,七点钟,侯卫东准时起床,洗漱完毕,用微波炉将牛奶打热,牛奶加面包,早餐结束才七点一十五分,走到窗边看了看,才想起新管会的车要八点钟才来。

上网给小佳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看了一会新闻,磨蹭了一会,才见到新管会地黑色桑塔纳,侯卫东站在窗帘后,观察了一会这车,这才慢慢地走了下去。

新管会只有两台小车,原来是章湘渝和张劲各坐一台,如今侯卫东来了,张劲就把最新的桑塔纳让了出来,自己与章湘渝同坐一辆车,对这事,侯卫东也没有客气,过于客气反而是作伪。

他下楼以后,司机就殷勤地俯过身,把副驾驶地车门打开,谁知侯卫东直接坐在后排。

上车客气地问:“师傅贵姓,昨天喝多了酒,没有记住。”刘彪又俯过身把门关上,道:“我叫刘彪。”

到了南郊,侯卫东吩咐道:“刘师傅,先不到办公室,你带我把新管会的所有地盘转一遍。”

南郊区最大的特点就是与新建的高速路出口连在一起,这也是新管会最大的优势,侯卫东站在正在施工的高速路口旁,抽了支烟,这才回到车上。沿着新管会已征的土地走了一圈,土地倒是征下来了,可是公路仍然是土路,连泥结石路面都不是,沿途尘土飞扬,侯卫东坐在车里如碗豆在锅中跳跃着。

到了新管会办公室,他直上三楼,三楼第一间是新管会办公室,侯卫东还没有看过自己的办公室,也没有钥匙,他便走了进去,一个年轻女孩子正在登记文件。

侯卫东主动招呼了一句:“你好。”那女孩抬头看了一眼侯卫东,也没有在意,继续登记文件,把一份文件登记完,才抬头道:“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侯卫东小小地幽默了一把,道:“我找我的办公室,你能告诉我吗?”

那女孩子楞了楞,猛然想起新主任侯卫东要来上班,道:“您是侯主任。”

侯卫东点了点头。

女孩子连忙结结巴巴地道歉,“侯主任,对不起,我给你拿钥匙。”

这时一个小个子女子拿着茶杯走了进来,看见侯卫东,立刻笑道:“小刘,侯主任来了,还不去把办公室打开。”

侯卫东惊奇地道:“杨柳,你也在这里,昨天怎么没有见到你?”这走进来的女子,是益杨县第一批十名公招生在员之一,曾与侯卫东同上青干班的杨柳。

杨柳与秦小红相比,个子就玲珑得多,此时她剪了一头短发,显得清爽而精明,她道:“我去年底调到新管会的,我是办公室副主任,昨天和小刘到妇联开会去了。”

“听说你要过来当一把手,我们几个公招生在一起吃饭,都替你感到高兴,你是我们公招生的骄傲。”

这种恭维话,侯卫东也不拒绝,笑道:“你们在一起吃饭,怎么不叫上我?”柳柳抿嘴一笑,道:“你是大忙人,我们可不敢耽误你的时间。”侯卫东想了想,以前公招生聚会,确实曾联系过自己,只是很不巧,两次都有事情,就没有去,就道:“以后你们娶会,一定要叫上我。”

新管会办公室是租用的房子,设施虽然不错,无奈房间太狭小,一张大桌子就占了房间三分之一的空间。

小刘手忙脚乱地把茶泡好,恭敬地放在桌上,杨柳出去了一会,很快就拿了一个袋子,然后把里面东西一样一样拿出来,“这是新管会的通讯录,这是新管会原来的领导分工文件,工作手册,还有今年出的一些文件。”

杨柳显然是经地精心准备,侯卫东需要的东西她尽可能找齐了。

侯卫东对此很满意,他问:“你是副主任,那主任是哪位,昨天也没有看见。”

“办公室主任是易中田,他老婆生了病,请假带到岭西看病去了。”

听到易中成的名字,侯卫东一下就联想到了易中岭,心里便有了三分警觉,他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热茶,看了看表,对站在桌前杨柳道:“请两位章主任十点钟到会议室,开一个短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