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61章 家务(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副县长曾昭强曾经担任过交通局长,颇受祝焱赏识,在去年增选为副县长,他与祝焱关系不同,也就不必通过侯卫东传话,直接给祝焱打了电话,发出了邀请。

在酒桌上,曾昭强简单汇报了益杨交通建设的情况,然后就开始轮番向祝焱敬酒,由于交通局班子全部到齐,加上曾昭强这个老局长就有六个人,眼见着是以多对少的局面。

祝焱酒场经验丰富,又是益杨老大,就订了规矩:“第一个敬酒的,我喝一杯,敬酒者喝一杯,第二个敬酒的,我一杯,敬酒者二杯,以此类推,第六个敬酒的,我一杯,敬酒者六杯。”

在益杨官场,敬酒也有先后顺序的:“基本原则是官大的先敬,如果职务一样,比如都是交通局副局长,则以机密电话本上排序为准,排在前面的优于后面的。”

祝焱所订规矩,也就意味着曾昭强只用敬一杯,朱兵敬二杯,交通局排名最后的局级领导就要喝六杯。

曾昭强是副县长,只喝一杯,当然举双手赞成,规矩也就生效。

交通局排名最后的是党组成员、纪检组长龙琳,龙琳是女同志,平时并不晚酒,可是在这种场合之下,不喝是不行的。当轮到她敬酒时,祝焱满面笑容道:“龙组长是纪检干部,工作要发挥监督作用,生活也要严格把关。特别是朱局长,人年轻长得帅,你可要把好八小时以外的关口。”

面对祝焱善意的调侃。曾昭强在一旁敲着边鼓,道:“龙组长,这可是祝书记亲自交办地任务,你一定要做好。”又道:“六杯酒倒在一起喝,我们交通人干工作爽快,喝酒也要爽快一点,酒风可是代表着作风,婆婆妈妈的怎么干好工作。”

龙琳被逼到风尖浪口,望着满满一杯酒,还是一口就喝干了。喝完这一杯,她脸上立竿见影地出现了一圈红晕,眼泪水也被呛了出来。

龙琳在交通局班子里酒风向来不正,局长朱兵曾想尽千方百计劝她喝酒,很少得逞。今天见她眼泪水都喝了出来,交通局几位经常喝醉酒的班子成员都感到痛快万分,皆露出幸灾乐祸地笑容。

这也是酒文化的独特之处。总是想着记对方多喝一点,如果人们对待多数事情的看法都与喝酒一样大公无私,社会必然会太平许多。

散场的时候,交通局陈副局长悄悄塞给侯卫东一个信封,道:“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从交通宾馆出来,祝焱全天的活动也就结束了,将他送回家以后,侯卫东也觉得颇为疲惫,回到家中。把信封打开,里面是二千元钱。

这春节以来,侯卫东陪着祝焱送了不少钱。却也搭着祝焱收了不少红包,光是上千元的红包。他就收了六个,加上这上二千元的大红包,他已经收了八千块,另外还是建委的皮衣,公安局已经约好了要吃饭,肯定也有表示。

侯卫东把钱扔到床头柜上,心道:“这钱也来得太空易了。”

春节转眼就逼近,二月六日中午,侯卫东也正式休假,给祝焱当秘书以来,他就没有轻松过,可以说是整整忙了一年,此时终于可以正式休假,心情着实不错,何况,小佳在下午也就要从新加坡回来了。

开着新买来的蓝鸟便直奔岭西,新车还需要磨合,速度亦就不快,尽管如此,在五点钟,侯卫东还是准时到达了岭西机场。

看着现代化的机场,以及不时闪现地美女,侯卫东也有些感慨,他印象最深的一次岭西之行是在六岁的时候:

以前跟着父亲在吴海县下面的乡镇居住,八岁那一年要到岭西去,侯卫东激动了接近一个月,为什么要去岭西现在已经记不起了,当时早上六点起床,坐上七点钟从乡里开到吴海的班车,两个小时才慢吞吞地到了吴海县城,由于吴海县城没有直发岭西地班车,他们一家人又在吴海坐客车到了沙车,这一趟又走了三个多小时。

到了沙州已经是午饭时间,然后顾不得吃饭,赶紧到客车站买票,结果买到了下午四点的班车。

吃了饭,母亲刘光芬就带着侯小英和侯卫东到沙州动物园,当时只有几个猴子、一群叫不出字的鸟,还有几只乌龟等等,不过,这寥寥数种动物已让侯小英和侯卫东大开了眼界,毕竟能看到在树上跳来跳去地猴子,对两姐弟也是稀罕事情。

到达岭西的时候,无数星星在空中闪耀,侯小英和侯卫东早已在客车上睡着了。

虽然侯卫东那时年龄还小

这一段岭西的经历深深地铬在了他的脑中,接近二十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作为侯卫东家庭也跟随着时代发生了剧变。

作为侯卫东个体,他的变化亦不小:

第一是考上了大学,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大学教育还属于精英教育,能上大学也是了不起的事情;

第二是娶了一位沙州女孩子当老婆,侯卫东童年是在吴海乡下长大的,少年是在吴海县城成长的,娶沙州女孩子对于县城男孩来说是一件值得夸耀地事情。

第三有车有房,房子暂时不说,在八十年代末期以及九十年代中期,私车仍然是多数家庭可望而不可及的梦想,侯卫东已经有了私车,开着私家车,从益杨到岭西不过四个多小时,而且一路音乐相伴,想停就停,想快点就快点,还可以随时随地下车方便,比当年沙丁鱼一样的客车提升了无数个档次。

候机厅,一批一批客人仿佛从妖怪嘴巴里源源不断地冒出来,侯卫东也紧盯着这个妖怪地大嘴巴,因为小佳也将从这里被变了出来。

等了一个多小时,侯卫东已经有些懈怠的时候,小佳披着风衣,拖着行李包,潇洒地从候机厅里走了出来,这刹那间,侯卫东突然觉得小佳似乎有些陌生。

接过了行李包,小佳挽着侯卫东地胳膊,身体也紧*着,细细地瞧了侯卫东两眼,道:“老公,我怎么觉得你相貌都长变了。”侯卫东摸了摸脸,“还是老样子,一个鼻子,两个眼珠子,没有变成怪物吧。”虽然侯卫东想开玩笑,两人却仍然是客客气气的。

看着新车,小佳道:“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卫星上天了,怎么就造不好汽车,我看过一篇小文章,说是95年,日本一个汽车|:一汽,看到一汽的设备,吃惊不小,一是吃惊我们国家在五十年代就有这么大规模的汽车厂房,能够生产解放牌汽车,二是吃惊都九十年代了,一汽还是五十年代的规模和相去不运的技术。”

侯卫东把行李包放到后备箱中,小佳都跟在他身后,然后两人一齐上了车。

关上车窗,打开空调,侯卫东扭头看着小佳,道:“别当愤青了,我们来过日子。”说话间,他将小佳拉到身边,一口就咬在小佳的嘴巴上,小佳“唔、唔”两声,就被侯卫东横行霸道的舌头纠缠住。

这一吻足有好几分钟,当两人松开之时,小佳目光如水,柔情万种,道:“今天我们就住在岭西。”

侯卫东道:“今天晚上是大年三十,不回家?”

“这个大年三十,我们俩单独过,明天到吴海县,到你家里过年,初三我们回沙州,到我家里过。”

侯卫东想到春节过后祝焱还要到好几位领导家去拜年,陪小佳时间很小,抱歉地道:“祝书记从初六开始,就要开始活动,到时我要跟着。”

小佳对此倒并不在意,道:“你应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别太担心我,这点理解能力我还是有的,只是你这一年窜得太快,嫉妒你的人肯定很多,你可要小心了。”

有了刚才一阵乱吻,又商量些事情,侯卫东与小佳的陌生感才完全消失,小佳抽空补了补妆,道:“老公,你嘴里烟味好大,抽烟对身体不好,你还是把烟戒掉吧。”

她伸手掐了侯卫东一把,“不戒烟不准亲我。”掐胳膊是小佳招牌式的动作,侯卫东疼得直抽冷气,道:“等会开车,你可别乱掐。”

住进了金星酒店,小佳被侯卫东扑倒在床上,侯卫东脑袋钻进了小佳衣服,使劲地吸吮着其胸部,不一会,娇嫩的乳头就一点一点地坚硬起来。小佳在强烈刺激下早已意乱情迷,等到侯卫东由于呼吸不畅从衣服里钻出来,她道:“别急,我要洗澡。”

“我们一起洗。”

“不行,我要保持神秘。”

小佳一脸神秘地提着一个小包去洗澡,听关哗哗水声,侯卫东心痒痒的,几次要突入,却被小佳拒绝,过了十来分钟,小佳这才穿着睡袍出来,她躲过侯卫东的狼扑,道:“先洗澡,给你五分钟。”

侯卫东急功近利地只洗了即将就要使用的关键部位,不到一分钟就出来了,小佳笑着做了一个掐人的动作,不准侯卫东*近,道:“你在床上,等我。”

她选了一个正在放音乐的电视频道,然后站在床边,慢慢地脱掉了睡袍。侯卫东眼睛一下就直了:小佳穿着一套全透明的三点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