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47章 拦路(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飞跃点燃了手中香烟,抽了几口,才道:“老弟,情,情况不妙啊,锁厂、丝厂这几个破产企业职工,都知道市委周书记要来益杨视察,纷纷扬言要拦车上访。”

侯卫东瞪大了眼睛,道:“祝书记在会上多次强调要内紧外松,这些工人们是怎么知道的?”

秦飞跃在青林镇工作的时候,与赵永胜斗得历害,结果莫名其妙被公安局抓嫖,差一点将政治前程失掉了,对斗争的残酷性深有感触,他摇头道:“具体原因我不清楚,只是我觉得此事非同小可,所以赶紧过来给祝书记报告。”

果然,当祝焱听了秦飞跃汇报以后,脸色微变,气愤地道:“应该整顿纪律了,现在县委研究什么事情,不出半天就会泄漏出去,也不知是保密意识不强,还是有人别有用心。”

秦飞跃坐在祝焱对面,自高奋勇地道:“祝书记,开发区内的三家企业就交给我来负责,绝对不会出问题。”祝焱夸了一句,“秦主任很有政治敏锐性,这件事情汇报得很及时,要不然县委就被动了。”

下午二点,召开了紧急常委会议,专题研究信访问题,再次强调了责任制,每个县级领导都要负责一个破产县属企业,确保万无一失。

这次会议过后,各地各单位风驰电掣地行动起来,应该落实的政策迅速落实,应该补的钱补全部发了下去,实在难以解决的问题就请工会、居委会等相关部门出面做解释工作,几个刺头上访户还专门安排了力量。进行跟踪监守。

最绝的是商业局,县百货公司破产之后,有十几个老工人长期信访,这一次,商业局下了决心,包了一个大客车,将十来个老工人全部拉出去旅行,免得到时给县委添乱。

季海洋则做了一篇大文章。透彻分析了益杨县破产企业问题,从历史、现状到解决建议,洋洋洒洒两万多字,祝焱看过之后,也是赞不绝口,恰好岭西《要情参阅》记者到了益杨,看了这一篇文章,很有兴趣。说是破产问题在全省带有普遍性,提出经过修改以后,这篇文章要在《要情参阅》上刊发。

看了季海洋这一篇文章,侯卫东不由得对季海洋刮目相看。同时也认识到自己在经济上理论功底不深,将党校下发地经济学教材放在提包里,每天无事之时,拿出来翻阅一二。

十月十日转眼就到,一大早,侯卫东穿着藏青色西服,打着领带,衣冠楚楚,风度翩翩。只是系皮带的时候,发觉腰围在不知不觉粗了一些,皮带要松一扣才舒服,他把上衣脱下来,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观察了一会腹肌,又在镜子前摆了几个拳击动作。假模假样地锻炼了一会,这才出了门。

出门之时遇到了郭兰,郭兰眼前一亮,心道:“侯卫东真帅。”她为人素来端庄,很少与人开玩笑,侯卫东主动打招呼以后,她微微笑了笑,边走边说道:“今天穿这整齐,有什么喜事?”

“今天沙州市委周书记要到益杨来视察。”

郭兰“喔”了声,道:“这几天忙着报全县的干部表。忙得昏天黑地,把这件大事给忘记了。”

两人并排着下楼,郭兰母亲外出锻炼回来,正在上楼梯,侯卫东主动招呼道:“师母早。”

郭师母乐呵呵地道:“你们上班去啊,小侯,很久没有见到你了,给县委书记当秘书,事情挺多吧。”

侯卫东谦虚地道:“每天杂事情多。”

等到侯卫东和郭兰背影消失在门洞里,郭师母这才回过头,叹了一口气,心道:“要是小侯没有结婚,和兰兰倒很相配,两家人是邻居,若他们结婚,带孩子也方便,唉,也不知兰兰是怎么想的。”郭兰也是二十四岁的人了,第一次恋爱失败以后,就一直不肯再交朋友,这事已经成了郭师母的心病,她觉得任林渡也不错,只是女儿就是看不上眼,她做了好几次工作,却没有成功。

沙州市委周昌全书记预计九点钟到达沙弯子,所以,益杨四大班子的车队在八点钟准时出发,半个小时以后,到达了沙弯子。

沙弯子是沙州与益杨交界处,恰好有一个较为宽阔的平地,平时堆放着木材以及沙石,今天这些建材全部被清理一空,又从上青林拉了些碎石,用压路机压紧,临时铺了一个停车场,在停车场东角,整齐地摆放着一些展板,主要内容是益杨交通建设成就,以及高速路发展战略地

县委书记祝焱、县长马有财、人大主任贾英雄、政协主席南志强、委办主任季海洋都下了车,聚在一起。

人大主任贾英雄做过常务副市长,与马有财在益杨县政府工作过一年,他的特点是从不轻易不表态,与马有财、祝焱的关系都是不好不坏,不远不近,在市委定人大班子时,祝焱与马有财都对他表示了支持。

南志强则是处来户,他原是临江县长,由于在临江工作之时,政绩一般,又与县委书记关系紧张,被调整到了益杨任政协主席,如果不是他在省委有些关系,他已经被免职了。

四人聚在一起,倒也是有说有笑。

南志强笑呵呵道:“尝尝我这烟,是云南烟厂的贡烟,没有包装的,直供中南海。”

祝焱的烟瘾不大,抽烟甚少,他接过南志强递过来的烟,道:“老南,我记得你在临江的时候,曾经与云南那边地烟厂联系过,准备在临江设分厂,你再去做做工作,能否把这个项目弄到益杨来。”

烟厂项目是南志强在临江用心最多的项目,只要分厂建成功,临江县财政就要猛窜一节,这就是他最大的政绩,可惜沙州市委没有给他过足够的时间,眼看着烟厂谈判就要成功了,一纸调令,他就被调到了益杨县,临江县地烟厂项目无限期搁置下来。

此时祝焱重提旧事,南志强苦笑道:“云南烟厂领导也换了好几个,重新接头是一件难事。”

侯卫东等秘书们都站在一边,自觉地与几位领导保持着距离,他们几人都沉默着看着远处。

十月,秋高气爽,极目远眺,一片苍茫大地,即有成熟的喜悦,又开始带着些冬的萧瑟,秋风习来,拂过脸面已是略带凉意。

衣袋里的手机振动起来,侯卫东取出来,看看号码,又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侯秘书,我是城关镇派出所的老谭,给你说报告一件事情,杨卫革的家属是由派出所和城关镇政府共同监控,今天一早,我们发现杨卫革的老婆、儿子都不在了,他们很有可能要找周书记告状。”

滋事体大,侯卫东不敢擅自作主,道:“谭所长,你别挂,我把手机给季常委,你直接给他说。”

季海洋接了电话,马上从祝焱等主要领导身边走开,道:“谭所长,你把所里的人全部放出去,务必将杨卫革家属控制住。”

挂断电话,季海洋立刻给公安局长商光化打了一个电话,此时他拿出县委领导地派头,道:“商局长,我是季海洋,听说杨卫革家属失控了,如果真要扰乱了昌全书记的车队,就是一个政治事件,你要高度重视,组织精干警力,将城区的十来个老上访户控制住,这是政治任务,其中的轻重你是知道的。”

商光化接了季海洋的电话,不敢怠慢,把办公室主任叫到办公室,道:“今天是特殊时间,除了窗口部门,其他地人全部出去,我们是一线部门,窝在办公室能办案子吗?”

侯卫东心里暗自担忧,不过事到如今,只能祈求老天保佑了,八点五十六分钟,视线内出现了两辆小车的影子。两辆车都是奥迪车,到了沙弯子,缓缓地停到众人面前,极为平稳,悄无声息。

祝焱满脸带笑,带着几位主要领导就迎了过去。

侯卫东在电视里经常见到周昌全,可是真人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比电视里更高更瘦,皮肤微黑,一双眼睛向内凹,目光炯炯,他在祝焱陪同下,背着手来到展板前,听完介绍,他并不作评价,一幅高深莫测的样子。

做展板、修整临时停车场,很花了些时间,周昌全却只是站了五分钟,与马有财、贾英雄、南志强等人握手以后,便进了小车,祝焱作为益杨县委书记,按照事先的安排,坐上了周昌全的小车。

警灯闪烁,八辆小车很有气势地朝着益杨县城开去。

侯卫东坐在季海洋车上,车内仍是〈桑塔露亚〉熟悉的旋律,只是比平时略低一些,季海洋颇有些紧张,道:“你给谭所长打电话,问一问情况。”

得知仍然没有找到杨卫革家属,季海洋道:“让公安局的依维柯等到入城口,然后跟着车队,如果谁要拦路,马上带到依维柯上,处置一定要果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