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46章 拦路(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中岭的隐蔽别墅里,县长马有财、原益杨土产公司老饮着小酒。

“老易,我还真是羡慕你,抽身就跳出益杨这个浑水塘,益杨县祝焱大权在握,对我步步紧逼,我这县长当得没有滋味。”

易中岭圆满地从益杨土产公司脱身而出,亲自解决了芶勇以后,所有的隐患都消除了,就可以安心地做企业家了,他心情自然与马有财不一样,劝解道:“马县长,你最好不要与祝焱闹得太僵,想办法调出益杨县,这是当兄弟的个人意见。”

马有财愤愤地道:“我到益杨做了多少事情,大搞交通,思路是由我提出来的,具体事情也是由我一件一件落实的,益杨财力弱,要完成这些工程,必须要四处筹款,不知花了我多少心血,现在交通搞上去了,却成了祝焱的政绩,我心里这口气出不了。”

“退一步海阔天空,如今祝焱强势,你千万别跟他硬磕,易中达如今在省委组织部当处长了,专门协调管理各个地区,他说话沙州地区还是买帐的。”

易中达是易中岭的堂弟,当年从浙江大学毕业以后分到卫生厅,郁郁不得志,为了调到省委组织部,易中岭资助了不少,当年的投资现今终于有了效果。

马有财眼睛一亮,道:“易中达的位置很好,你找个时间约他见一面。”马有财从政多年,自有他的渠道和办法,不过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所以对易中达很有兴趣。

易中岭在马有财身上投资不小。也希望他的官越当越大越当越稳,这样对他就有好处,就爽快地道:“我的话易中达还听得进去,近期内我们几人见上一面。”

两人又喝了几杯红酒,易中岭道:“这一次周昌全要到益杨来,听说杨卫革地家属要去拦路喊冤,祝焱不是很历害吗,这次就要让他丢丑。”

马有财却沉吟不语。道:“这事是谁在挑起?”

“你的意思是什么?”

马有财先后从土产公司也拿了两百多万,对此事就很关心,不过他并不倾向于大闹,道:气捂在里面出不来,若有人去挑,反而会把大家都弄臭。你已经与益杨土产公司没有关系了,最好不要再掺和在里面。”

易中岭暗道:“马有财的想法是对的,这些当官的也真是老奸巨滑。”口里道:“这事和我没有关系,是杨卫革的老婆在闹。她本来就是一头母狮子,无事都要咬人,更何况杨卫革死了。”

“这事和你有关系吗?”

易中岭把胸脯拍得震天响,道:“我好歹曾经是厂长,怎么会和这些违法乱纪的事情扯在一起,放一百个心。”

马有财在心里“哼”了一声,心道:“违法乱纪的事情你还干得少吗?”

“那就好,益杨地县属企业跨得差不多了,矛盾也很激烈。不用谁去鼓动,只要他们知道周昌全要来益杨视察,肯定会有人去反映情况。”

马有财对此是心领神会。

就在马有财与易中岭享受着七百多块钱一瓶的红酒的时候,李晶正在与侯卫东在小舞厅一边跳舞一边聊天,两人聊得很深入,姿势也很亲密。三个小时一晃而过。

李晶似乎在回忆她的似水流年,其间流了好几次泪水,弄得侯卫东胸口湿漉漉一片,当曾昭强下楼之时,李晶深深地吻了吻侯卫东,道:“今天我失态了,你可别笑话了。”

“不会的。”

李晶离开侯卫东怀抱时,轻声道:“刚才你提出任何要求,我都会答应你的。”

从沙州回到了益杨,已是凌晨三点。侯卫东把闹钟调到了六点半,倒在床上就睡。

刺耳的铃声将睡梦惊醒,侯卫东昏头昏脑地从床上爬起来,想着昨晚事情,暗道:“李晶一个小女孩,白手起家,干出了这等事业,当真是了不起,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他与李晶长谈一夜,搂抱过,也亲吻过,却最终没有进一步发展,不过,经过了这一夜,两人多了一份默契,也增添了一丝亲密。

打着哈欠上了老柳的车,老柳笑眯眯地道:“侯秘两眼无光,昨夜肯定熬了夜。”侯卫东含糊道:“

冒,没有睡好。”祝焱倒是精神抖擞,在门洞口将卫东,道:“今天上午如果没有大地安排,通知建委张亚军,我们去看城南的开发。”

侯卫东人年轻,见了祝焱,也就将瞌睡压了下去,道:“赵书记今天上午有事找您。”

“哦。”

到了办公室,任林渡正在埋头打扫卫生了,任小蔚正在帮着啪啪打电脑,也不知任林渡说了些什么,任小蔚笑得弯了腰,她的笑声很有感染力,如林间的鸽子,扑腾腾在飞了起来。

县委办大部分工作人员都喜欢这个阳光女孩和她地清脆笑声,侯卫东同样喜欢,他在门口道:“任小蔚,什么事情笑得这么高兴。”任小蔚见到门口的侯卫东,脸一红,道:“任林渡在讲何主席的故事。”

何主席是一个乡镇的人大主席,也是益杨唯一的一位女人大主席,以语言大胆而闻名,侯卫东听说是何主席的故事,便笑道:“何主席又有什么新故事?”

任林渡道:“昨天我跟赵书记下乡,中午吃饭的时候,赵书记亲切地对何主席道,你在下面辛苦了,你猜何主席怎么说?”

在益杨官场上,很多话都是双关语,明着听是一回事,暗着听又是另一回事,“你在下面辛苦了”,明着听是在基层工作辛苦了,由于何主席是女同志,暗着听则是在“在男人下面辛苦了”,这些都是大家都能接受的玩笑。

任林渡口才极好,表情也很丰富,道:“何主席反应迅速得很,马上回击道——领导在上面也不轻松。”

何主席同样是双关语,有调侃也有影射。

任小蔚略红脸,道:“你们这些人,脑袋里装的都是些什么,成天都说这些荤玩笑。”

任林渡笑道:“大家在工作是很严肃,如果吃饭时还是紧绷绷地,未色也不近人情,生活就是这样,苦中作乐,乐中有苦,这也是益杨的风俗,荤笑话来自于人民,娱乐于人民。”

任小蔚撇了撇嘴,道:“任师兄嘴皮子溜,死马也能被你吹成活马。”

又聊了几句,任小蔚就回到综合科。

任林渡道:“侯大秘,听说杨卫革的家属在省里闹得很历害,省纪委准备派人下来,我大师兄在省纪委工作,已混成小头目,他昨天给我打了电话,说是要到沙州来。”

这事侯卫东也知道,他道:“为了这个案子,公安局在益杨是掘地三尺,现在已经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只是一直没有抓住芶勇,还破不了这个案子。”任林渡道:“从这些人的行事方法来看,他们心狠手毒,我估计芶勇已被灭口了。”侯卫东点头道:“我也有这种预感,如果芶勇真的死了,益杨土产公司的案子就成了无头案,现在就看顾铁军是否有回天之力。”

赵林进了祝焱办公室,他们今天有好几个重要问题要研究,其中一个很重要地事情就是财政局长人选问题,现在的财政局长太听祝焱的话,对县委指示有些不太买帐,所以祝焱准备以县府办主任桂刚去任财政局长,而将财政局长调任为县委研究室主任,桂刚虽然是县府办主任,但是为人不错,办事能力也强,让桂刚去任财政局局长,县府马有财也容易接受。

县委的一个重要权力是掌握着任免权,有了用人权,其实就掌握了政权。

两人一直谈到了十一点,侯卫东和任林渡就难得清闲,聊天,看文件,又在电脑上整理材料。

开发区主任秦飞跃刚到办公室,就被一群锁厂的下岗工人堵住了,在会议室里,秦飞跃从国家大政方针讲到了省、市政策,再讲到了益杨现状,可是下岗工人根本不管这些,就是一句话:“我们要用劳动养活自己,要有一个工作岗位。”还有的工人开始嚷嚷道:“周昌全要来益杨,到时我们跟周昌全去说。”

好不容易把锁厂的人劝走,丝厂又来了十来个人,同样提到周昌全同志的事情。

这就让秦飞跃警惕起来,他给侯卫东打了一个电话,立刻赶往县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