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44章 瑕疵(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在沙弯子停了车。祝焱又对曾昭强和朱兵细细叮嘱一番!他见到沙益路管理得还是不错,脸色也缓和了下来,道:“曾县长,交通建设是昌全书记视察的重点!我今天来看了,总体情况不错。我放心了许多,以后就不再检查公路了,拜托你多费些心思。”

曾昭强由交通局长走上县级领导,祝焱是点了头的,因此,他对祝炭是相当尊敬!拍着胸脯道:“祝书记你放心,这两天我安排人将标志线全部再画一遍,同时对公路进行小规模的修补,所有地工程都在十月九日前结束。保证整条路线焕然一新。”

“好,曾县长一定要亲自检查。确保万无一失。”

汽车转回头。又朝孟东镇开去。

侯卫东地手机猛地响引起来,上面是一个陌生的电话”,侯秘书。

你好啊,我是孟东镇的张有发,祝书记找我是什么事情?”

孟东镇是城郊地一个大镇,经济实力很强,孟东镇党委书记的份量颇重,在县里的位置与城关镇党委书记有些相似。

侯卫东坐在后排,他低声道:“祝书记正带队检查沙益路。沿途农房附近垃圾成堆!就是这事。”张有发这才松了一口气!道:“侯秘书。我昨晚和开发区秦主任还在一起喝酒。说起老弟!秦主任可是赞不绝口,改天请你喝酒。”

回程车速稍快。很快就回到了孟东镇地地盘,侯卫东眼尖。老远就看到路边停着一辆桑塔纳。车旁站在数人。其中一人正是孟东镇地党委书记张有发,他身材与曾昭强相仿,高大魁梧,很有些领导风度。

侯卫东走到了祝焱身旁,轻声道:“孟东镇党委书记张有发在路旁等着。”

“让张有发上车。看一看沿途的环境卫生。”

张有发一上车,祝焱就拍了拍身边地座位,道:“张书记。你到我身边来。”

此时依维柯的速度就慢了下来,依维柯车身较高。窗明几净!视线格外良好。祝焱用手指着沿途的农舍的垃圾。轻言细语道:“张书记,你可是执政一方的党委书记。为老百姓创造优美整洁的环境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你看这一堆堆垃圾。估计也有两三年了,嗯,形状还不错,很有小山坡地美感嘛。”

张有发被祝焱幽了一默,神情就很尴尬,道:“祝书记,我马上安排人把垃圾清运走。”

曾昭强与张有发关系还不错,道:“张书记。明天你组织些人!我让养路段派工程车过来,帮你把垃圾运走,这些垃圾,恐怕得运好几大车。”

祝焱继续轻言细语地道:“大道理我就不说了,只说点人情世故!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昌全书记是市领导。也是我们益杨的客人。客人来了,打扫房前屋后是益杨人的传统。”

“另外。农村地卫生习惯也应该改变了,老是这样脏兮兮的,不雅观,又容易得病,这件事情看起来简单。要解决好并不容易,这就看张书记地执政能力了。”

张有发频频点头。自然是一番保证。眼看着车子就要离开孟东镇境内,他道:“祝书记,今天既然到了孟东镇,您就抽空接见一下孟东镇班子,给我们讲一讲高速路发展战略!孟东镇紧*着高速路道口。我琢磨着调整些土地出来,说不定将来用得着。”

祝焱听了就很高兴,表扬道:“张书记这个想法很有前瞻性。县委正准备对这个问题进行专门研究,国家对土地控制得很严。我们要想办、法储备一批土地资源,这对将来的发展大有好处。”

张有发得了表扬,心里自然乐滋滋的。又向祝焱发出了邀请。

祝焱摆了摆手。道:“今天我就不去了,你既然有这个想法。回去下点功夫。搞一个孟东镇符合高速路战略的发展规划。胆子要大一些,步子要快一些,搞出名堂以后,我带着县委一班人来学习。”

依维柯很快过了孟东镇地界,远远地就看到益杨正在建的广电大楼。

车停下以后。张有发与几位领导分别握手告别,然后他特意走到侯卫东身旁,道:“侯秘书,你是大笔杆子,抽空来指导我们完成任务。”他使劲握了握侯卫东地手,显得很熟悉的样子。

车子很快就进入城区!侯卫东与交通局长朱兵坐在后排,朱兵扭头道:“侯老弟,我们好久都没有聚一聚了,今晚如果没有事,我来安排。把曾县长也约出来。”

曾昭强、朱兵在上青林拥有石场!这个石场其实是侯卫东赠送的。这两年来石场给两人分别带来了数十万的收入,正因为此,曾、朱、侯三个关系就非同一般0侯卫东也没有客气,道:“如果祝书访没有安排。我们就聚一聚,二、三个月没有在一起喝酒了。”

回到办公室,已经是五点钟了,祝焱刚回办公室。又有两位局长等着汇报工作,侯卫东坐在办公室等着祝焱下班。看了一会报纸,他突然想起了李晶,便给李晶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李晶,你不是说要到益杨,怎么一直没有过来。”

李晶很高兴地道:“难得,以前都是我主动给你打电话,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居然想起了我。”

“今天晚上我和曾县长、朱局长约好了,在一起吃饭,你在哪里,沙州还是岭西,如果在沙州,就过来一起喝酒。”君子堂首发

李晶与曾昭强、朱兵都是老熟人,精工集团还有许多地方需要仰仗曾、朱两人,李晶是很精明的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道:“益杨也没有什么精彩地地方。我刚才正好给曾县长打电话,我在沙州安排一个精彩节目。”

侯卫东笑道:“什么精彩节目,不外乎美酒和女人,我可是好男人,受腐蚀可永不沾。”

或许是李晶阅历极为丰富地原因。侯卫东与其聊天总是很轻松,也不假腥腥地隐藏什么。

李晶“格……格”笑道:“不沾个鬼。我知道曾县长喜欢什么,你与他是有那么点不同,不过男人从本质来说都差不多。”

侯卫东跟着笑引起来。道:“先约到这里,我现在是小秘书,身不由已,需要看祝书记晚上是否安排,他如果回家休息,我就到沙州来。”

下了班,等到六点钟,祝焱还在办公室稳丝不动,朱兵已打了好几次电话。到了六点半,祝焱才离开了办公室。

将祝焱送到了家门口!又将手包递给了他。侯卫东这才道:“祝书记。我想请个假,今晚我有事想回一趟沙州,明天一早赶回来。”祝焱也很大度。道:“你去吧,今天我跑了一整天,晚上闭门谢客,早点睡觉。”

离开了祝焱,侯卫东对老柳道:“老柳,把我送到步行街,不用等我了。”老柳开玩笑道:“老弟一个人在益杨!是不是又找了一介。

家。”没有祝焱在车上,侯卫东就很轻松!道:“老柳!你可千万别开这种玩笑。若是被老婆听到。回家非得跟我打八架。”

黑色奥迪车开到了步行街,一名交警见到车辆,立刻将原本松懈的身体站直,见到是侯卫东下车,眼中疑惑了一下。等到车子开走,他才再次松懈了下来口

在步行街入口,侯卫东给朱兵打了电话。几分钟之后,交通局地一辆越野车就开了过来,曾昭强等侯卫东一上车。便道:“今天李总请客。我们到沙州去。”

越野车性能极佳。八点不到,便开进了沙州城,左转右拐,就到了精工集团的办公地点。侯卫东是精工集团的秘密股东之一,从后门走了进去,感觉自是不一样,见后院建设得越发清幽。心道:“李晶这鬼丫头确实有几分本事!硬生生地变出来一个精工集团!还搞得这么有档次。”

前厅!李晶穿了一件类似晚礼露肩装!披上一条薄纱巾,将原本就玲珑剔透的身材映衬得更加让人流口水,等到曾昭强走进了前厅,李晶伸手很随意地亲热地为曾昭强拍了拍肩膀上的头皮屑,道:“你们肯定饿了,先吃饭,再看表演。”

侯卫东好奇地问道:“什么表演?”李晶笑道:“现在不说,等一会你们自然就知道了。”

曾昭强眼光在李晶身上流连了一会。道:“李总就别卖关子了。老实交待。”

李晶在前边带路,腰枝扭得很有风味。回头抛了一个媚眼,道:

“心急可是吃不了热豆腐哟。”

到了二楼,趁着曾昭强和朱兵到卫生间的间隙,李晶站在侯卫东身旁,低声道:“朱局又拿了一条七公里的路段给精工集团。后天签合同。随后就打预付款过来。”

两人说了几句,曾昭强和朱兵一前一后走了出来。曾昭强道:“快吃饭,肚子实在是饿了。”

侯卫东暗道:“老曾恐怕不仅是肚子饿了!那方面也是急不可耐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