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43章 瑕疵(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肩山拆迁工作是由镇长刘坤负责,所以,粟明听到季问,就扭头看着刘坤。

刘坤负责整个铁肩山的拆迁工作,他只是在开动员会的时候到过一次,然后就委托水泥厂项目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副镇长钟瑞华来负责整个拆迁工作,这三家农户的事情他是清楚的,也正准备开协调会。

此时面对季常委,刘坤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道:“铁肩山拆迁涉及两个村,目前大部分村民都已经迁出,就剩下了铁肩山脚下的三户人家,他们住家处刚好有一处从山洞里流出来的常流水,水质很好,他们都挖得有鱼塘,十几年历史了,现在搬迁地没有这种水源条件,镇里出面谈了几次补偿协议,由于三家人要价太高,始终没有达成协议。”

季海洋知道拆迁工作是经常激起矛盾的难事,也没有当着水泥厂负责人高迎兵批评镇里两位领导,他很自然地转过头去,指了指正在紧张施工的工地,道:“高厂长,水泥厂正在搞基建,场面乱一点可以理解,但是周书记来视察的时候,一定要把场地认认真真地清理一遍,建筑材料堆码整齐,停车的地方不要有积水和稀泥,如果连晴,要注意酒点水在地面上,免得灰尘多。”

“临时办公地点要制度上墙,最好是种点花草,拉几条庆达集团的口号,这样才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水泥厂,也才能显示出庆达集团下属企业的高素质。”

他又笑了笑:“沙州逐渐成为岭西的重要工业基地,我与木山董事长交流过,庆达集团也有意向沙州发展。昌全书记有一个好印象,对集团以后地发展很有好处。”

高迎兵头戴着安全帽子,脸色黑黑的,很有工人老大哥的气质,听了季海洋软中带硬的一番话,爽快地道:“季常委放心,十号之前,我将按照县委的要求。对场地进行整理,绝对不会给益杨县添乱,不过还请季常委出面,将那三户村民的问题解决好,我们厂里就好全力全意地投入生产。”

他哈哈笑了两声,道:“水泥厂早日生产,就可以早给益杨县贡献税收,这是双赢。哈、哈,双赢。”

高迎兵陪着季海洋在整个厂区走了一遍,详细介绍了水泥厂的基建情况,走到了三层厂房前。高迎兵道:“季常委,我们还有一个难题,正准备给县里打报告,今天季常委来视察,我就先报告一下。”

季海洋道:“水泥厂是县里的重点企业,为你们解决难题,是政府日不容辞地责任,你说。”

“我们有几件超长超大的设备将于近期运抵铁肩山,沿途有一座桥洞太矮。恐怕要拆除才能通过设备,还有一些电线,也需要进行一些增高措施,这批设备是主要设备,如果运不进来,水泥厂根本无法开工。”

季海洋道:“我知道此事了。你们要给政府打一个报告,将此事详细报告政,我们好组织电力、交通、公安等部门,帮助你们运送设备。”

高迎兵见季常委答应得耿直,心里很高兴,道:“季常委、粟书记和刘镇长是贵客,中午就在厂里吃饭,只是山上条件差,伙食不好,请领导们别见怪。”

眼见已经到了吃饭时间。季海洋也没有推辞,点头道:“我们是碰啥吃啥,高厂长你别单独准备。”

到了厂里临时会客室,趁着高厂长出去的时候,季海洋对身边的粟明道:“粟书记,水泥厂是我县的重点项目,也是祝书记亲自联系的项目,你们一定要拿出敢打敢拼的作风,将这三户人家合理合法地搬走,我相信粟书记有这种政治智慧。”

这种情况之下,粟明只能立军令状了,他道:“季常委,你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侯卫东一直在默默旁听着,心道:“刘坤对上青林地形不熟。”他出主意道:“尖山村还有几处有好水源,在曾宪刚主任的沿线就有一条小河沟,也是常年不枯地,可以考虑把这三家人搬到这条小河沟旁边,厂里出点钱,村里补助点,就可以修三个规模相似的池塘。”

刘坤以前到上青林各村,都是坐着汽车直到村办公室,很少走村入户,并不知道侯卫东所说的小河沟在什么地方,就用眼光看着粟明。

粟明知道这条河沟的位置,想了想,点头道:“侯秘说地很有道理,下午我和刘镇长就与老贺和老曾商量,看他们村里还有多少机动田。”

刘坤就微微有些发窘。

在厂里吃罢午饭,季海洋也不愿多耽误,交待了粟明几句,便回城。

到了办公室,还没有到三点钟,侯卫东到综合科去了一趟,见任小蔚还在办公室里,便道:“今天下午祝书记没有出去吗?”任小蔚揉了揉鼻子,道:“祝书记原本是要沙弯子的,后来沙州商委又来了一位副主任,现在还在祝书记办公室,所以没有走成。”

侯卫东听说商委来了副主任,心里就猛地想起了武艺,心道:“不知武艺来了没有?”这位白衣长发女子留给了侯卫东很深的印象,虽然不能明确判断武艺就是当年的白衣女子,可是在他心中,此人十有八九就是跳舞的白衣女子,不过,那次小舞厅跳舞是沉年旧事,侯卫东虽然记忆犹新,可是对方是否记得就是一个未知数,所以侯卫东当时虽然很想问问武世,却忍着没有唐突地相询。

拿着祝书记要看的材料,侯卫东就在办公室等着,又过了十来分钟,听得走廊传来脚步声,他就拿着材料来到了办公室门口,最见县商委干部陪着市商委副主任钱宁走了出来,钱宁一身浅色西服,脸上带着笑意,身后正是长发武艺,只是她今天没有穿白色长裙,而是很职业的小西服套装。

“钱主任好。”

侯卫东主动在门口打了一个招呼,钱宁出身于商业系统,官味并不太浓,他与侯卫东在一起吃过饭,也就有些印象,点头道:“你好。”侯卫东又向着武艺点了点头,武艺抿嘴笑了笑。

钱宁和武艺没有停下脚步,很快就在顺着走廊到了拐角处,侯卫东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武世,等到武艺的背影彻底消失,自嘲地道:“那些年流行跳舞,那一夜地经历,武艺或许根本没有当成一回事情。”

进了祝焱办公室,祝焱正站着做伸腰运动,“铁肩山的情况如何?”

侯卫东就原原本本将发生的事情汇报了。

祝焱指示道:“季海洋事情多,你抽空再去一趟上青林,查看他们落实没有,昌全书记来视察的时候,那三户人绝对不能来闹事。”

“叫上曾副县长和交通局朱兵,到政府大院汇合,去看看公路的准备情况,把交通局的那辆中巴车依维柯开过来。”

过了十分钟,侯卫东跟着祝焱就下了楼,交通局地依维柯已停了院中。祝焱与曾昭强握了手,道:“昌全同志到沙州第一站就是视察公路,马虎不得,我们几个就坐依维哥柯,沿途看一看。”

曾昭强留着大背头,身材魁梧,祝焱说话的时候,他略略弯着腰,不断地点头,“祝书记放心,我已经安排下去,这几天养路段的人全部都上路,一方面对公路进行维修,另一方面将沿途清洁打扫干净。”

依维柯视线比小车要好,由于县委书记坐在车上,依维柯驾驶员就开得特别的平稳,车辆过了城郊,沿途农家的垃圾就倒在公路两旁,平时坐小车也不注意,坐在依维柯上,这些垃圾就特别触眼,祝焱脸色就越来越难看,对侯卫东道:“你给孟东镇张有发打个电话,让他公路边等着,我们从沙弯子回来以后,让他看一看沿途的垃圾。”

他又对曾宪刚道:“曾县长,这条道是省道,我记得省道十五米都算是公路的地盘,难道你们光有权力,两旁的卫生就不管吗?”

曾宪刚也对两旁厚实的垃圾感到头痛,道:“祝书记,交通局主要负责公路路面的清洁,两旁农居地垃圾,我们确实没有力量清理,还是得依*当地基层组织。”

祝焱也没有深说垃圾问题,道:“这条路修好两年多了,公路的行修道树还只有牙签那么粗,还有,中间隔离带的杂草太多了,要立刻清理掉。”

要到沙弯子的时候,养路段的工人们正在补路,侯卫东心就悬了起来,低声问坐在一旁的朱兵:“朱局,这路怎么就开始坏了?”朱兵小声道:“现在重车太多了,都严重超载,一辆重车就有四五十吨,公路损坏自然就快。”

侯卫东与曾昭强、朱兵关系都很好,此时见祝焱脸色不好,就道:“祝书记,在沙弯子设不设展板,介绍交通建设取得的成就?”祝焱想了想,道:“昌全书记要在沙弯子下车接见四大班子,就整几块展板,配一个解说员,让昌全书记一进入益杨就感受到浓烈的气氛。”

经过这么一打岔,祝焱也就没有注意到养路段补路的事情,朱兵暗自松了一口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