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42章 视察(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于沙州市委周昌全书记即将到益杨县来视察,益杨县动转起来,十月三日召开了常委会,专题研究迎接方案。

周昌全同志视察重点有三个。

一是考察益杨县的交通建设,这两年益杨县能一枝独秀,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九四年开始的交通建设高潮,由于抢先一步在益杨形成较为完整的交通网络,沙州在工业布点上渐渐地向益杨倾斜,诸如啤酒厂等项目能落户益杨,交通便利是很重要的条件。

祝焱谈得很细,道:“按照与黄常委商量的视察路线,益杨四大班子主要负责同志全体到沙弯子迎接,然后我上昌全同志的车,一边走一边负责沙益路以及其他几条公路的建设情况,到了岭西高速路口的开口处,昌全同志要下车视察岭西高速路益杨段路口,届时沙投司的老总要负责介绍情况,高速路口的布置以及展板,就请老刘多费心。”

县委常委、宣传部刘部长道:“我先制作一个方案,到时请祝书记审核。”

祝焱点了点头,道:“车队进入沙弯子以后,就是益杨的地界了,交通局必须要将公路上清扫出来,不能有成堆的垃圾及杂土,坏掉的路肩和水沟必须在七日前重新整修,标志线要重新画过,务求清晰干净,由赵书记、曾县长在九号之前务必带队进行检查。”

二是要对听取城南新区的汇报。

祝焱亲自点将,由高县长及建委张亚军来负责汇报。

三是要视察上青林铁肩山水泥厂。

“铁肩山水泥厂的迎检工作就由季常委、计委和青林镇来负责,拆迁情况、工程进展情况、水泥厂的预期收益,都要谈透。”

“从上青林铁肩山水泥厂回来以后。就在县委六楼会议室进行工作汇报,由我来作主题汇报,从昌全书记视察地重点来看,他更倾向于在益杨布点工业企业,这对益杨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如果昌全同志认可的益杨工业大县的地位,相关配套政策就能出台。一些重点产业也就能落户益杨。”

祝焱加重语气,强调到:“机遇向来垂青于有准备的地区,这一次益杨也面临着重要的发展机遇,我们在益杨为官一任,一定要为益杨争取到这一次机会,你们别嫌我话说得重,或许失去这一次机会,就会耽误益杨几年的发展时间。就是益杨的罪人。”

“从明天开始,全城大扫除,除了环卫所要加大力量以外,所有县级部门都划片包干。十月八日,我带队检查城区卫生,如果那一个路段不合格,一把手到我这里来说明原因。”

常委会要结束地时候,祝焱扭过头,笑呵呵地对县长马有财道:“这三年益杨城区扩张得很快,以及部分县属企业破产,我县的社会矛盾较为尖锐,老上访户数量不小。为了确保此次视察活动的安全,就由有财同志负责全县的稳控工作,有财同志坐镇中军,大家才能放心。”

祝焱经过数年经营,让不听招呼的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进入了人大,又想办法让委办主任季海洋进入了县委常委。再加上常务副书记赵林的鼎力支持,马有财在常委会上已经越来越孤立。此时听到祝焱的安排,马有财心中一阵暗恨,道:“祝焱你吃肉,连汤都不想让我喝,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他痛快地答应道:“既然祝书记点了将,我也就义不容辞地做好此方面地工作,鉴于益杨突出信访问题较多的情况,我建议实行领导干部包案制,前一阶段红旗水库赔偿问题闹得很历害。有上百人到了政府,这次我就负责此案,只要红旗水库信访出了问题,唯我是问。”

“南城区搬迁纠纷,由赵书记负责。”

“锁厂破产群访案件,由高副县长负责。”

“土产公司杨卫革家属闹事一案,由蔡恒书记来负责。”

马有财的安排合情合理,众人皆没有异议。

祝焱最后总结发言:“昌全同志来视察,这是一件大事,我们要注意内紧外松,一方面认真作准备,各个点上的资料要翔实,城区要干净、整洁,另一方面也不要搞得沸沸扬扬,要内紧外松,注意保密工作。”

侯卫东一直在列席会议,暗道:“周昌全作为沙州市委书记,到益杨来视察是一件很正常地事情,怎么搞得象迎接中央首长。”经过这一段时间磨合,侯卫东对祝焱的执政能力还是比较信任的,既然祝焱大张旗鼓要

情,多半是有道理的,所以,也将祝焱的安排布置记

散了会,季海洋把侯卫东找到办公室。

“铁肩山水泥厂,那可是你的老根据地,怎么样,没有问题吧?”

侯卫东连忙谦虚地道:“季常委,我只不过在上青林工作一段时间,混个脸熟而已,那里敢称老根据地。”

季海洋深深地吸了一口烟,道:“你也别客气了,上次陪张木山到上青林,许多上青林村民不认识粟明,却个个同你亲热,这就很能说明问题,祝书记挑秘书很挑的,当时要选你这个跳票副镇长为秘书,包括我都是有看法的,现在证明还是祝书记眼光独到。”

这是县委常委、委办主任对自己手下地高度赞扬,侯卫东岂能听不出来,他嘿嘿笑了两声,也没有过多解释。

“随着昌全书记视察日子临近,事情肯定是越来越多,今天祝书记如果没有大的安排,我们抽空到铁肩山去趟,把事情给青林党委和水泥厂负责人交待清楚,免得到时手忙脚乱。”

侯卫东自从当了祝焱秘书以后,还从来没有擅自离开过祝焱,更何况是与季海洋一齐上山,他为难地道:“祝书记下午事情多,我恐怕走不开。”季海洋笑道:“我去给祝书记报告一下,让任小蔚今天下午暂时跟着祝书记。”

季海洋马上就到祝焱办公室去汇报,祝焱心情正好,听了汇报,挥了挥手,笑道:“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更不是满清贝勒爷,没有了秘书,难道就干不了工作,你们两人放心去,把铁肩山水泥厂这个点安排好,不能有任何马虎,更不能出一点纰漏。”

得到了祝焱批准,侯卫东就给青林镇镇委书记粟明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到铁肩山去汇合。

打完电话,侯卫东随着季海洋下了楼,季海洋还是那台桑塔纳,外面看上去稍有些沉旧,却因为季海洋是县委办的总管,这台桑塔纳不知大修了几回,里面的配件几乎全换过,这台车也就是老瓶装了新酒,丝毫不比新车逊色,在音响等方面,由于季海洋的特殊爱好,配置更高。

上了车,季海洋坐在后座,司机也不等他吩咐,将音响打开。

“看晚星多明亮,闪耀着晶光,海面上微风吹,碧波在荡漾。”依然是那一首《桑塔露其亚》,在车内低回地吟唱着。

侯卫东已是数次听到这首歌,他暗道:“季海洋也是一个性情中人,说不定这首歌里藏着他的故事。”

此时,季海洋眯着眼,*在车背后,似乎沉醉于歌声之中。

他长年在办公室工作,很少参加户外活动,脸色与侯卫东相比就略为苍白,神情也是淡淡地,没有强势领导咄咄逼人的气势,此时,修长的手指有节奏地坐垫上打着节拍,如果头发再留长两寸,就更象一位音乐家或是画家,而不象一位副县级政府官员。

进入了上青林山间公路,熟悉的景致就扑面而来,由于重车较多,下坡之时又要用水冲刹车,所以上山道路就显得水淋淋的,过了英刚石场,公路才渐渐干爽了起来。

“你在山上工作了几年?”

“九三年毕业就上了山,九五年才真正下山,这以后也经常在山上跑,算起来也有四年了。”

透过车窗看着迎面而来的大货车,季海洋点了点头。

季海洋虽然是排名*后的常委,可是他是祝焱的大管家,说话的份量着实不轻,所以,粟明接到侯卫东的电话,不敢怠慢,叫上镇长刘坤就朝铁肩山赶去,他们刚刚临时厂房前停了车,就见到季海洋地桑塔纳也开了过来。

水泥厂的临时负责人高迎兵也赶了过来。

季海洋说明意图以后,高迎兵看了粟明和刘坤一眼,道:“季常委,水泥厂的整个建设很顺利,但是有三家人总是到厂里来闹事,镇里粟书记很重视,亲自开了一次协调会,但是这几天还有一家人总是堵在厂门口,他家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婆,就搬张椅子到门口,她都是风能吹倒的年龄,我们哪里敢碰她一下,如果死在厂门口,不知要生多少事情出来。”

季海洋最怕周昌全视察之时出现的扯皮事情,他对粟明道:“水泥厂可是县里的重点项目,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