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37章 重拳(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到商光化开始汇报工作,侯卫东就准备离开办公室,道:“侯卫东,以后涉及到益杨土产公司的案子,你都不必回避,全程参加。”

商光化对检察院纵火案和投毒案很是重视,多次刑警大队的汇报,还亲自参加数次案件分析会,对案子很熟悉,他清了清嗓子,道:“检察院纵火案的目标很明确,是内部人员所为,由于此人具有相当的反侦察手段,没有留下线索,所以还没有最后锁定嫌疑人,专案组通过走访,查出检察院有五名干警与易中岭有过较为密切的接触。”

商光化将五名干警的名单递给了祝焱,道:“我们对这五名干警全部上了手段,不仅监控了电话和手机,这五人外出也被监控。”

李度报告道:“这五人近期之内不得安排出差,以配合公安的调查。”检察院内部出了问题,让他这个检察长也很难堪,所以他对公安局的工作很是配合。

看着祝焱不置可否的态度,李度心里道:“这五人和易中岭有瓜葛,等结了案,就算不是内奸也不能重用,该免职的就免职,该调整的就调整。”

商光化又道:“至于投毒案,重点在于投毒的渠道,检察院没有伙食团,给杨卫革提供食物的是朱记小食店,这家小食店是检察院定点食店,已经有六年,从来没有出过问题,朱记小食店门店虽然小,但是生意很好,晚上打麻将、唱歌跳舞的人都喜欢在小食店里吃宵夜。根据检察院干警回忆,当时已经过了十二点。小食店里有五个人在吃饭喝酒,下毒的人肯定就在这五个人里面。”

祝焱,道:“为什么能肯定?”

商光化继续道:“案发以后,我们立刻查封了小食店,检验了所有食品,除了两个馒头表面有化以外,没有在其他地方发现化。”

“检察院干警出来买食物,都习惯用两个搪瓷碗。一个用来装馒头,另一个就随便整点菜叶子,当天晚上,小食店按惯例为干警了煮了面条,煮面的时候,干警就坐在一边看电视,这时小食店老板已经将两个搪瓷碗放在柜台上。”

“据刑警大队判断,有人就在柜台上给馒头下了毒。”

祝焱尖锐地问道:“排除了干警投毒地可能性?”

商光化道:“干警投毒嫌疑已被排除。但是背后的策划人应该就是纵火人,他对检察院的运作方法包括细节都了如指掌。”

听到这,侯卫东暗道:“大哥还真有些水平,他虽然没有接触到第一手材料。但是他的判断几乎和商光化一模一样。”

“我们侦破的重点就是当天晚上吃饭的五个人里面,其中三人是机关干部,在同事家里打了麻将出来,顺便出来吃饭,他们没有作案动机,也可以互相证明,大致可以排除,但是没有破案之前,也属于监控对象。”

“另一个人是附近做水果生意的小老板。他一向循规蹈矩,嫌疑也不大。”

“最大嫌疑是二十刚出头的年轻人,店老板虽然叫不出他地名字,可是知道他是社上混的人,我们从岭西省厅请来了画像高手,通过店老板和我们干警回忆。画下了此人的头象,目前已经将目标人确定,此人绰号叫大狗子,大名叫做芶勇,自从杨卫革被毒杀以后,芶勇就凭空消失。”

祝焱拍案而起,道:“这个芶勇关系重大,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益杨公安局到底有没有战斗力。就要看这一个案子了,商局长,对这个案子你要有信心,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我都是你的后盾,好钢用在刀刃上,你要放手大干一场。”

商光化也跟着站起来,道:“请祝书记放心,就算是掘地三尺,我也要将芶勇找出来。”

祝焱又对李度道:“检察院对益杨公司的调查有没有结果?”

“当初院里好几人都看过从中山东路115收过来的卷宗,对这此证据有些印象,专案组制定了新的调查措施,从外围入手,抽丝剥茧,争取将土产公司的贪腐案件揭开,不过由于证据缺失,难度很大。”

侯卫东坐在一旁,按照他地级别,只能带耳朵,基本上没有动嘴的资格,他心道:“小纸条,怎么李检把小纸条的主人忘了?”心里正在想着此事,祝焱打断李度道:“如今审计组已经撤出来了,但是小纸条提供者你们去查没有,她应该是知道内情的人?”

李度忙道:“我正要汇报此事,小纸条是用左手所写,是在刻意隐藏,但

经过调查,认定是土产公司厂办工作人员李所写,谈过一次话,她也承认了此事。”

“她原来在财务室工作过,后来被排挤出财务室,就在厂办打杂,中山东路115是她无意中知道地,这个小姑娘很有心机,虽然对易中岭等厂领导的腐败行为很不满,表情和行动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暗暗收集证据,只是她始终在外围,没有接触到核心的东西,她所说的事情我们也基本上掌握了,现在情况是,虽然明知里面有鬼,可是没有直接证据,最多只能算经营失误或是决策失误。”

“决策失误,一句决策失误就可以推卸掉搞跨一个厂的责任?”祝焱怒气冲冲地骂了一句:“这易中岭是狗鸡巴抹菜油——又奸又滑。”

侯卫东跟随祝焱也有一段时间了,还第一次听他骂人,他心里明白祝焱为何发这么大的火。

在常委会将易中岭厂长职务免去以后,他潇洒地提交了辞职报告,把益杨土产公司这个烂摊子交给了奉命而来的顾铁军,自己天天到城外钓鱼,按他的话来说:“终于将一身的担子卸了下来,以后将为自己而活。”

由于易中岭是沙州、益杨两级人民代表,没有法定事由不能免去代表职务,同样,没有铁定证据,意味着益杨警方不能轻易动他,如狗咬乌龟,找不到下口地地方。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杨卫革的家属现在已经到了岭西省委跪地喊冤,并写了血书,锋芒直接祝焱,省委相关领导也作了批示,这让益杨的工作也很被动,对待易中岭一事就更加谨慎,一切要以事实说话。

商光化和李度在祝焱办公室一直谈到了十一点,两人刚刚离开,益杨纪委书记钱治国又带着沙州纪委江副书记走进了办公室,侯卫东就很自觉地离开了祝焱办公室。

侯卫东回到办公室,就见到带着茶色眼镜的曾宪刚正坐在沙发上。

任林渡则在摆弄着电脑,有了李晶的捐赠,县委办公室基本就实现了人手一台电脑,建成了局域网,基本在内部实现了无纸化办公,超过了沙州市委办公厅的水平,任林渡电脑水平一般,这一段时间,只要有空,他就将有用地文字资料输进电脑。

十点钟,任林渡接待了曾宪刚,听说是上青林的村委会主任,任林渡知道他是侯卫东的朋友,很热情地泡茶,并陪着他聊天,谁知曾宪刚是个闷葫芦,问三句,答一句,两人很快就无话可说了。

“老曾,你怎么有空过来,怎么不打电话?”

曾宪刚脸上笑意闪了闪,便如泥牛入海,不见了踪影,他道:“疯子,今天中午我的装修店开业,你有空没有,过来看一看。”

“这么快就开起了?”

“货品都是现成的,从福建发过来就行,我主要是负责场地,位置在中山东路98号。”曾宪刚又道:“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都没有接。”

侯卫东这才取出手机,道:“刚才在开会,手机是无声状态,忘记调回来了。”

两人聊了一会天,就到了下班时间,侯卫东在门口等了一会,就见到钱治国带着江副书记从祝焱办公室出来,侯卫东就进了办公室。

“祝书记,建委张主任刚才打电话来,说是沙州建委柳副主任来了,问你中午有空没有?”

祝焱站起来伸了伸懒腰,道:“今天中午我要回家吃饭,儿子从岭西回来了,除了市级领导,我谁也不陪了。”

侯卫东一溜急走回到了办公室,道:“老曾和任大秘在这里等我,我一会就回来,中午开业之喜,我们还是要庆祝一番。”

任林渡建议道:“好,有饭局我一定要参加,在哪个馆子,把郭兰一齐叫上。”

侯卫东笑道:“只要你请得动,不吃益杨宾馆了,就定在中山东路的新式湘菜馆吧。”

等到侯卫东将祝焱送回家,和老柳一起来到了中山东路98,是一楼一底,足有三百个平方,地板砖、洁具等产品都很高档,价位着实不低。

放了几串鞭炮,商店两旁又摆了十几个花篮,便算是正式开业了,秦敢是广东打过工,很熟悉这些程式,曾宪刚就委托他全权操办这一切。

一点钟,秦敢留在店里,其他人都到湘式菜馆吃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