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36章 休假(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楚听说小佳和侯卫东要过来吃饭,立刻精神振奋,早场去买菜,从菜市场回来以后,抱了一大堆资料、产品在客厅里,忙忙碌碌地开始作起了准备。

侯卫国在一旁冷笑道:“这一次侯卫东和张小佳是自投罗网。”

江楚反驳道:“你真是个顽固,清莲产品是最先进的高科技产品,完全采用欧洲标准,有九十年历史了,是贵族的特用品,我把产品介绍给老三和小佳,就是要让他们过上有品质的生活,不再受化学品污染。”

最近一段时间,侯卫国被江楚振振有词的大道理折磨得够呛,怒气冲天地道:“我说不过你,老三也是难得来一次,你就让我们两兄弟安安静静地呆一会,别来烦我们,算是求你了。”

江楚眨着眼睛,没有生气,也没有答应。

侯卫东和小佳到了屋,江楚亲热地挽着小佳的胳膊,说着家长话。侯卫东顺口问了一句:“大嫂,你的股票如何?”

江楚道:“被套在山尖上,也不知什么时候解套,别提了,现在我不做股票了,等着它自由发展,我现在做清莲产品。”她用盘子端了水果上来,对小佳道:“我们平时吃水果都要削皮,这是最不科学的行为,果皮的营养最丰富,里面含有多种唯生素,削掉了是最大的浪费。”

小佳对园林比较熟悉,道:“果皮上面农药残留比较多,如果不削皮,农药就会进入身体里。”

如何解答这些问题,全部在清莲产品的培训书中,江楚早就背得烂熟,她立刻道:“清莲产品是高科技产品,能迅速分解各种农药,用了清莲产品就不用削水果皮。直接清洗以后就可以食用。”

她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大口,道:“这样吃最有营养。”

清莲产品是流行于沙州的传销产品,已经有好几人向小佳推销过这种产品,小佳对这个产品无恶感亦无好感,只是清莲产品价钱高得离谱。几百毫升的东西,卖价就在四百多元,她虽然有钱,也舍不得买这清莲产品。

江楚迷上传销,一个星期七天,有二天去听课,二天聚会,还是三天就是去上门推销产品。这让侯卫国深恶痛绝,可是他无论好说歹说,江楚都不听他的。每次吵架,江楚口中的理论一套又一套,根本听不进去不同意见,弄得侯卫国很是郁闷。

此时,侯卫国见江楚又开始宣传她的清莲产品,便道:“老三,我们来下盘围棋。”

侯卫国与侯卫东就在客厅角落摆开了棋盘,侯卫国瞅了瞅正在眉飞色舞的江楚,道:“你大嫂最喜欢赶时髦。前一段时间迷上了炒股,这一段时间又迷上了传销,为了这事,我和她吵过不知多少架。”

侯卫东道:“大嫂想卖清莲产品,就让她去卖,这又有何妨?”

侯卫国叹了一口气,道:“你不知道做传销的害人之处,她迷进去以后。现在就一门心思想着辞职,说是做清莲产品一、两年就可以赚几十万,我看她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最可恨地是她根本不听劝,你劝她一句,她就可以跟你做一个小时的思想工作,恨不得所有的亲戚朋友都成为她的顾客。”

“她早就想找二妹和小佳,被我狠狠说了一顿,她才没有去,今天你们算是自投罗网了。”

“大哥。你们是不是缺钱用?我可没有催你们还钱,那些钱都是我送给你们的。”

侯卫国道:“房子买了,我们两人工资又涨了,经济上也不困难。”

在厨房,江楚拉着小佳,用玻璃接了几杯水,又开始做产品实验,小佳碍着大嫂的面子,耐心地看着她做实验。

聊了几句江楚地事情,侯卫东就转换了话题,道:“今年益杨不平静,出了好些大事,公安局长游宏被双了,听说沙州检察院已经正式立案了,另外为了查益杨土产公司,检察院先被人纵火,把档案室烧了,后来土产公司副厂长杨卫革又在检察院被人毒杀了。”

侯卫国道:“我听说过这些事情。”

“大哥,你从案侦角度,如何来看待这事?”

“益杨检察院的纵火案和投毒案,我觉得重点还是在益杨土产公司,土产公司的人串通检察院干警做案的可能性最大,这些都是常识性思维,益杨公安局诸人都应该想得到,关键是寻找证据的问题。”

侯卫国联想到手里经办过几件案子,道:“这几年,沙州经

了,各地的流氓团伙发展也很快,他们一般都从事黄少量的开始插手建筑和矿产行业,如果现在不下大力气整治,让他们形成气候就难办了,你们益杨情况也复杂,上一次我过来追查枪支,也是无功而返,你既然是县委书记的秘书,应该为益杨地社会治安尽些力量。”

侯卫国的一番话,让侯卫东心中一动,暗道:“有多大的权利就有多大地责任,我现在虽然没有法定权利,但是作为县委书记秘书,近水楼台先得月,应该把社会治安方面存在的严岭问题向祝焱反映。”

侯卫东问道:“大哥,你到益杨追查过枪案,客观地说,益杨的流氓团伙是不是很严重,

“由于益杨经济发展得快一些,矿产也丰富,相较其他三个县,流氓团伙相对也多,也最猖獗,我记得上青林的秦大江就是被枪杀的,另外城区还发生了好几起杀人案,我觉得益杨已经到了必须整治的地步了,以前游宏当公安局长,长期报喜不报忧,很多问题都与他有关。”

侯家两兄弟一边下棋一边聊天,说的是社会治安方面的问题,江楚则拉着小佳,一直就讲清莲产品。

吃了中午饭,侯卫东和小佳告辞之时,小佳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里面全部是清莲产品,除了洗涤济,还包括化妆品以及其他家居产品。

“这些东西多少钱?”

“二千多元。”

侯卫东撇了撇嘴,“这么贵,你买来做什么?”小佳道:“这是大嫂推销的东西,再贵也要买,我们不缺这点钱。”

“大嫂也调到了沙州城郊,进城也就只有十来分钟地车程,工作几年自然可以想办法调进城,只是她前一段时间迷股票,现在又迷上传销,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小佳接触传销人员多一些,道:“做销售其实很辛苦,大哥家里条件也不错,完全没有必要做这一行。”

回到家,小佳把清莲产品放在客厅一角,没有打开包装。

离开了大哥侯卫国家中,侯卫东就开始琢磨起益杨社会治安问题,作为碎石协会的一员,他对于流氓团伙的猖獗有着切骨之痛,而好友秦大江被杀一案,至今没有任何进展。

“如何能让祝焱下定决心打击流氓团伙?”

星期六和星期天,这个问题始终盘旋在侯卫东脑海中。

星期天下午六点过五分,老柳开着车准时来到了新月楼门前。上了车,侯卫东对祝焱道:“祝书记,是否休息一会再走?”

祝焱脸色不佳,道:“直接回益杨。”

侯卫东察言观色,暗道:“祝书记脸色不对,遇到什么烦心事情?”

祝焱不开口,侯卫东也不便问,车内气氛异常沉闷,幸好沙州到益杨是新修的道路,路况好,车速亦相应要快一些,一个小时不到,就到了益杨县委大院。

上了楼,祝焱吩咐了一句,“让商光化和李度到办公室来。”

侯卫东赶紧回到了办公室,取出机密电话本,首先拨通了商光化的手机。

“商局,我是县委办侯卫东,祝书记请你马上到他办公室来一趟,具体什么事情我不清楚,另外还通知了检察院李检。”

由于检察院纵火案和投毒案都没有取得突破性进展,商光化对于面见祝焱很是紧张,不过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他叫上车,急急忙忙朝县委赶去,他地车刚停稳,检察院李度的车也来到了院中。

商光化和李度基本上是同时下车,李度道:“商局,案件有进展吗?”

“案侦方向很明确,就是一时找不到证据,刑警大队已经是全力以赴了。”

李度道:“祝书记的压力同样很大,听说省委、市委都出现了不少控告信,有几封信标题很吓人,县委书记害死无辜企业家,我有一位战友在省信访局,今天给我打了电话,专门问了此事。”

两人上楼之时,侯卫东已经在楼梯口等着,他轻声道:“祝书记刚从省城回来,看来心情不太好。”

李、商两人对视一眼,沉默地跟着侯卫东进了祝焱办公室。祝焱也不寒暄,开门见山地问道:“检察院的案件情况如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