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30章 水势无常(6)——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说了杨卫革的死讯,侯卫东便僵在了小佳的身体上。

小佳见侯卫东神情不对,掐了他一把,道:“早给你说了,做爱时要把手机关掉。”

侯卫东双手撑在床上,没有理会小佳,心道:“杨卫革死了?他怎么能死,他怎么会死。”

突然手臂一痛,小佳又在掐他。

侯卫东这才回过神来,解释道:“我是县委书记的秘书,二十四小时要开机,刚才就是一个重要电话。”

小佳假装道:“你再想其他事情,我就要生气了。”

侯卫东低头亲了亲小佳的耳垂,又用一只手撑着床,另一只手抚摸着小佳的腰身,然后又在乳头上留边了一会。

“不想这些事了,就算天塌下来,也等一会再说。”侯卫东甩了甩头,猛上往前一挺,这一下用力极重,小佳不提防他会突然用力,啊地叫了一声,眼神却更加迷离了,只道:“快点,不要停。”

侯卫东狂风暴雨般将人生精华喷涌而出,随后就瘫软在小佳身上,小佳紧紧抱着他,轻声道:“你是我一个人的。”

两人平静下来以后,侯卫东还是记挂着杨卫革的事情,他拿着手机来到了卫生间,关上门以后,给祝焱打了过去,“祝书记,杨卫革死了。”

祝焱对半夜铃声格外敏感,他有些厌恶地提起床边的电话,侯卫东轻声轻语的一句话,却让睡意全无。

“检察院如何处理此事?”

“商局长亲自带队侦办此案。”

祝焱坐在床边,他歪着头,将电话夹住,点了一枝烟,吸了两口,道:“死了?李度是怎么搞的,你到现场去看一看,明天再说情况。”祝焱挂断电话,他将薄毛巾盖上。却再也睡不着,两眼盯着屋顶。老伴的轻微鼾声在黑夜中显得格外悠长,正在她白天的歌声。

侯卫东拿着手机走出卫生间,对趟在床上的小佳道:“我要出去一会,很重要的事情,祝书记安排的。”小佳道:“抱抱我,再走。”

检察院办公室里,商光化、李度、柏宁、唐小伟、李剑勇等人都坐在会议室。侯卫东进来以后,李度似乎抓住了救生稻草,道:“侯秘,祝书记有什么指示。”

杨卫革死在唐小伟面前,唐小伟此时的脸色,也和杨卫革差不多,紧紧地盯着侯卫东的嘴,仿佛这嘴巴里会喷出火焰。

侯卫东成为了会议室地中心,慢慢地道:“祝书记没有说具体的事,只是让我来了解情况。”

商光化由副检察长出任公安局长。上任不过几天,检察院里接连出事,新官上任三把火,如果破不了检察院地案子,不仅是他的威信要打折扣,益杨公安也势必再次走向低谷,就如八十年代初期最混乱的一段时期。

“侯秘,我局调集了精兵强将。已经开始了案侦工作,杨卫革的死因很快就会出来,具体案情请李大队说一说。”

李剑勇看着侯卫东大模大样地坐在商局长旁边,心里有些不舒服,暗道:“侯卫东怎么就撞了鸡屎运,成了祝焱的秘书。”

他清了清嗓子,道:“虽然还没有化验出结果。可是凭我的经验,十有八九是中毒身亡,而且毒源就是最后吃的馒头,在检察院内用毒杀人,在益杨甚至沙州都是绝无仅有,此案应该定性为恶性杀人案。目前,刑警大队已经将所有能接触到这个馒头地人控制起来,一个一个排查,希望能找出嫌疑人。”

商光化补充道:“沙州公安局接到案子后,也是高度重视。目前已经派出了几名资深刑警,帮助我局破案,此案与纵火案可以并案侦破。”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发表着意见,等着化验结果。

凌晨一点,化验结果被带到了检察院办公室:“氢化中毒。”

凌里一点十分,沙州刑警也来到了会议室,一位满脸胡子的老刑警进门以后,也不与大家寒喧,直接道:“刚才在电话里,我已经知道案情了,有一个建议,进行审讯的三位检察官们也要全部进行背对背审查。”

商光化与李度对视一眼,李度微微点了点头,商光化道:“按照朱大队说的办,请检察官们理解。”

唐小伟尽管万分委屈,还是和两名一起参加询问的同志被隔离开,由沙州刑警分别进行询问,这些刑警们针对这种背*背询问,有完整的套路,然后将几个人的笔录一对照,就可以从细节中看出一些端倪。

等刑警们都各忙各的,商光化这才开始向朱大队介绍在座诸人,介绍到侯卫东的时候,商光化摆了摆手,道:“这个不用介绍,看他的相貌,肯定是侯卫国地兄弟。”侯卫东笑道:“侯卫国是我

我叫侯卫东。”商光化补充道:“侯卫东是县委祝书。”

朱大队翘起大拇指,道:“你们两兄弟都是好样的,卫国到沙州刑警大队不久,连破了几件大案,已是我们刑大的得力干将,如果不是另有任务,他也要跟着过来。”

检察长李度脸上也无甚表情,内心却很有些沮丧。

为了审一个土产公司的案子,居然被人烧了证据室,杨卫革又在审讯过程中被毒杀,检察院干警都被这一系列事情弄得目瞪口呆,干警们互相都不敢信任,因为,平时一起工作的同志或许就是深藏在检院的内奸。

全院都弥漫着这种怪异情绪,对于一个检察长来说,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吗?

当晚没有结果。

第二天,侯卫东在门洞下来接过了祝焱的手包,紧跟着祝焱上车,祝焱不开口询问杀人案,他也就没有先提起话头。

一车三人,皆无语。

上了楼,祝焱才道:“昨夜情况如何?”词,只道:“把计委副主任顾铁军叫来。”

顾铁军是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因为身体削瘦高挑,被戏称为云中鹤,他接到县委办电话以后,放下手中工作,匆匆上楼,见到侯卫东,道:“侯秘,有什么紧急事情?”侯卫东也没有回答,道:“祝书记等着你。”

等顾铁军落座以后,侯卫东按照习惯准备退出办公室,祝焱发话道:“你别走,就坐在一旁。”

祝焱平静地直视着顾铁军,等到顾铁军内心有些发毛地时候,祝焱突然道:“你是西南财大毕业的高材生,对经济工作很熟悉,县委给你一个重任,你是否敢于承担?”

顾铁军抬头挺胸,道:“只有祝书记信任,我就敢于承担县委交给的重任。”

祝焱这才道:“益杨土产公司曾经是益杨的明星企业,名扬沙州,甚至是岭西,当年与陵榨菜也不相上下,可是现在一个在天上,一个却被打落尘埃,你的责任就是从振益杨土产公司的雄风,你尽管大刀阔斧地干事,我是你的后盾。”

顾铁军长期从事经济工作,对益杨土产公司地现状极为了解,他内心稍有犹豫,可是掌控一个企业的欲望在他头脑里潜藏很久了,祝焱给了他一个机会,他无论如何不愿放弃。

“我向祝书记保证,就算是拼了这一百斤,也要将土产公司搞活。”

送走了顾铁军,祝焱道:“今天下午召开常委会,你去给海洋汇报。”

中午时分,侯卫东忙完了事情,飞一般地下楼,他准备到楼外去坐出租车,恰好小车班有空车回来,见侯卫东站在路边,司机小周热情地道:“侯秘,到哪里去,我送你。”

司机小周开着一辆普桑,这是县委办的工作车,小周因为没有跟县委几位主要领导开车,在小车班里排名就*后,等到侯卫东上车,小周高兴地道:“为侯大秘服务,真是不甚至荣幸。”

听到侯大秘的称呼,侯卫东笑道:“这个任大秘,最喜欢给人起绰号。”到了楼下,小周道:“侯秘,你是好领导,以后要用车,随时招呼我。”侯卫东递给他一枝烟,道:“那就太谢谢了。”小周抽着烟,哼着小曲,也就与侯卫东挥手告别。

侯卫东几步就冲上楼,刚打开门,就闻到了满屋浓郁的香味,一只新买的陶瓷锅正冒着热气,小佳穿着围裙,拿着菜刀就走了出来,道:“你去冲个凉,今天我煨了绿豆排骨汤,清热又营养。”

侯卫东道:“把刀放下。”等小佳把菜刀放下,他抱着小佳亲了一口,道:“你陪我冲凉。”

小佳欣欣然答应。

“卫东,有一件事情要与你商量,园林局是新单位,培训力度很大,我可能要到上海参加两年的脱产学习,我放弃了两次,这一次想去。”

小佳身上全是泡沫,十分滑腻,侯卫东很享受地抚摸着妻子如玉的肌肤,闻言,停下手,道:“你已是本科了,还需要拿文凭吗?”

“我想去学业务,没有业务在单位上被人瞧不起,我不想当大官,只想单纯的搞技术,在建委那几年,我才发现自己是喜欢单纯的人。”

侯卫东成为祝焱秘书以后,几乎失去了人身自由,也很少回家,更谈不上对小佳地照顾,想了想,道:“我们两人都还年轻,这两年好好奔前程,满了三十岁才要小孩,你看如何?”

小佳高兴地道:“这么说,你同意我脱产学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