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21章 小纸条事件(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公安局长商光化、唐小伟吃过午饭,侯卫东就回到了想着商光化无间中说起“马县长对双规游宏很不满”,他暗自思忖:“从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不看,祝书记与马有财的矛盾很深,抓游宏、搞掉易中岭,矛盾似乎都指向了马有财。”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祝焱文质彬彬的,如学者一般,下起手来也真狠。”侯卫东跟随祝焱的时间并不长,他并不了解祝焱与马有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只是身不由已地卷入了表面平静却急流涌动的暗河,让他亦是暗自心惊。

祝焱按照正常工作节奏,一板一眼地忙着,上午与沙州老干部座谈,下午准备接待张木山一行。

益杨县委县政府搞了一个重点项目县级领导负责制,每一位县级领导都联系一个重点项目,上青林水泥厂工程被列为了益杨招商引资第一工程,县由县委书记祝焱亲自联系。

祝焱到岭西与张木山见面以后,两人基本上达成了共识,随后高副县长、杨大金等人与黄亦舒等人的谈判,摆在双方原本就不多的障碍已经被扫平,这一次,张木山带着从北京请来的专家再次实地勘查,这些专家与国家计委很熟悉,如果他们亦没有异议,水泥厂项目就可以进入实际操作阶段。

沙州市副市长刘传达也相当重视水泥厂项目,他带着沙州市计委的人,亲自陪同着张木山来到了益杨县。

按照潜规则。接待沙州副市长一级,县委书记一般用不着开到边境,但是祝焱考虑了一下,还是让老柳将车开到了沙州与益杨地交界处,礼多人不怪,何况刘传达主管工业,手里项目不少,在沙州几个副市长中。他也算是重量级人物。

到二点四十多分,沙州方向出现了三架小车,开在头一辆的正是刘传达的0照警用便车,后面则是张木山带来的两辆车。

刘传达军人出身,他与其他领导不一样,总是喜欢做到副驾驶的位置,远远地看见了等到交界处的警车,暗道:“祝焱这人是实干派。又懂得揣摩上意,家庭还有背景,这一次换届,往上挪一挪的希望很大。”

祝焱在车门口等着刘传达,当刘传达下车。两只有力的大手就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刘市长。我希望您每月都到益杨来视察一次。”

刘传达“呵、呵”大笑道:“祝书记。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每个月都下来。我手上可没有这么多好项目。”

众人皆笑。

祝焱与张木山也是紧紧握手。祝焱道:“听说庆达集团要建沙州分部。我建议就建在益杨,益杨地地价比沙州便宜不少。我们还可以优惠。”

张木山很客气恭维道:“一个地方的投资环境主要看领导的理念,有刘市长和祝书记这们的领导,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企业落户沙州和益杨,分部落户益杨的事情,我也正在考虑之中。”

侯卫东站在祝焱身旁,脸上露出笑容,他也与张木山握了握山,然后随着祝焱走进了小车里。

前面警车开道,四辆小车就朝益杨上青林开去。

侯卫东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盯着前方熟悉的道路,思绪却集中在后座的祝焱身上,“祝焱到底是怎么一个人,为什么我看不透他?”

带着这样地疑惑,车子很快就到了上青林铁肩山,五辆小车停在公路边,引来了周边居民的围观,一些小孩带着灰黄土狗,就在车边跑来跑去。有几个看热闹的妇女认得侯卫东,其中一个就喊道:“侯疯子,你们来干啥子,是不是要来开厂,先开一个后门,以后我要到厂里来上班。”

一人带头,其他的人乱纷纷地喊:“疯子,这次是不是要占地,我们后山的竹子、桃树都要算钱。”

祝焱见这些妇女吵得热闹,对身旁地侯卫东道:“侯卫东在上青林呆了多久,你很有威信吗?我看你比镇里干部还有人缘,以后在这里建厂,遇到纠纷就由你来处理。”

侯卫东道:“我以前就是上青林地驻村干部,山上转来转去就只有这么大一块地盘,大家都很熟悉。”

一行人就朝着铁肩山纵深走去,沿途,不断有人向侯卫东打招呼,他身上带着地一包云烟,已全部递完了。

刘传达见过侯卫东数次,最深的印象是这个年轻人能喝,一斤多酒下去面不红眼不乱,一派大将风度,今天见侯卫东在上青林如鱼得水,深受群众欢迎,于是感叹道:“祝书记,你还真会挑秘书,这种做实事地干部用起来放心

就在祝焱在铁肩山实地考察之时,县长马有财被土产公司经理易中岭请到了他地家中,这是郊区的一幢小楼,前面是池塘,里面全是花花草草,平时易中岭也来得很少,甚是隐秘。

在小楼最高层地大房子里,易中岭坐在对面的沙发上,一幅低眉顺眼的样子,“马县长,这是有人在把土产公司往死里整,您无论如何也要说句话。”

马有财心里很生气,上午检察院查抄了益杨土产公司,居然他到了中午才得到消息,“被查出来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你这么一幅垂头丧气的样子。”

“这几年所有领导批条,包抱马县长的批条,还有一些借据,以及这两年真实的帐目。”

马有财一股火气就冲了上来,怒道:“给你说了多少遍,办事要光明正大,你搞两本帐干什么。”又道:“我的几张批条,什么批条?”

易中岭暗道:“不留几手,谁知道哪一天就被卖了。”

他表情还是很沮丧,道:“去年厂里搞技改,方案是您签字同意的,原件就放在里面,去年我们厂里要扩建厂房,划拨土地的报告的签字也在里面。”

马有财追问道:“这些报告很正常,是通过府办交接的,你怕什么?没有必要单独放在这里面,还有什么东西?”

“这些年,益杨土产公司效益不好,有些中层干部需要用钱救急,给公司打了些借条,也在保险柜里。”

“有多少?”

“也不太多,我记得十几个干部约一百来万,为了怕群众有意见,我们把帐冲平,但是内部还是掌握了借条的事情,我正在逐个催款。”

马有财脸青面黑,指着他道:“易中岭,你也是多年的老厂长的,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就凭这件事,也够进检察院了。”

易中岭其实还有许多话没有说,除了这些东西,许多隐秘的交易凭证也被检察院搜去了。

他当了七、八年国营企业的厂长,早就一门心思跳出来单干,他在沙州利用在农村远房亲戚的名义,注册了一家私营企业,名为顺发公司,这个顺发公司与益杨土产公司做了不少生意,当然都是顺发公司占了大便宜,益杨土产公司赔钱赚吆喝。

早些年,益杨土产公司红火的时候,在岭西省、沙州市买了一些门面或是房产,作为销售处,特别是岭西的房产,总共有上千平米,结果益杨土产公司就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了顺发公司。

就这样几转几弄,顺发公司生意日渐红火,而益杨土产公司则严重亏损,易中岭的盘盘打得很精,等到益杨土产公司正式破产,他就可以大摇大摆去做顺发公司的老总,成为民营企业家,但是要想顺利转行,需要一个条件,就是公司破产前不被检察院盯住。

易中岭知道祝焱和马有财不和,道:“这几年市场竞争太激烈了,土产公司的铜杆茹罐头严重滞销,效益是越来越不好,这是体制的问题,怎么能怪到我们头上,我已经打听明白了,这一次审计是季海洋具体安排的,也就是说,祝焱想对你下手了,检察院也传来消息,说是祝焱还将他的秘书派到了检察院去督办这事。”

“人正不怕影子歪,祝焱想通过这事来弄倒我,只怕没有这么容易。”

马有财抽了一支烟,心情渐渐平稳了下来,虽然他近几年从土产公司先后拿了二百多万,可是两次拿钱都是点对点对交易,一次还是在美国,马有财相信没有任何把柄留下来,而这些报告上的签字,算是正常的批件,检察院拿到手里,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老易,我知道你胆子大,给我说老实话,除了这几件事,还有什么东西?”

易中岭轻描淡写地提醒道:“这两年的帐册也在里面,包括在美国的十万美元,帐上都能反映出来,伯母在上海换肾的单据,我也保存在里面。”

马有财气得咬牙,道:“易中岭,你这是什么意思?”

易中岭一脸苦相,“我也是大意了,以为把这些材料单独放在一边,没有什么问题,谁知家贼难防,肯定是有人告了密,如果查出这人是谁,我非撕了他不可。”

他又道:“马县长,你放心,我也不是吃素的,只要你能将祝焱抵住,我有办法将事情抹平,易某一生好结交朋友,总会发挥作用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