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20章 小纸条事件(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治国到了办公楼,却没有找到祝焱。

祝焱此时在正在政府常务会议室,参加与台商的洽谈会,这种洽谈会,原本就是政府的事情,祝焱可以参加也可以不参加,这一次洽谈会,他选择了参加。

等到将双方人员介绍完,祝焱作了一个开场白以后,会议就正式开始。

两个台商头发也梳得极为整齐,脸绑得紧紧的,完全没有昨日晚宴的温文尔雅,“鄙公司是一流的食品公司,这51%的股份是先决条件,否则我们不会到益杨县来,益杨县地处内地,交通条件不如苏浙。”

计委杨大金道:“益杨土产公司是国营企业,按照有关要求,益杨土产公司应该掌握控股权。”

“董事会认为,这是先决条件。”

这是台商和益杨政府的第一次谈判,双方都在试探着对方的底线,祝焱知道这种谈判一次解决不了问题,看了看表,正准备先告辞,侯卫东就走了过来,俯身道:“祝书记,纪委钱书记要汇报工作。”

祝焱也就趁机离开了会议室,看到纪委书记钱治国神情严肃,道:“老钱,到办公室去。”

看了纸条,祝焱夸道:“老钱,这事你办得好,迅雷不及掩耳,将证据掌握在手中。”

“益杨土产公司是我县最大的企业,作为了一个食品企业,这是了不起的成绩,如果土产公司保持着当初的发展势头。就算与四川地陵榨菜相比,也丝毫不会逊色,这是典型的公司加农户,对益杨县发展很重要,可惜,益杨土产公司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也就是几年时间。公司就到了破产的地步,这不仅仅是一个公司的事情,还涉及到数以千计的农户。”

说着这里,祝焱眼神凌历起来,“台湾企业想控股益杨土产公司,这事成不成行不说,只从这一点,就说明铜杆茹是个好项目。是有巨大市场的,这一次要一查到底,严惩不怠。”

他又道:“老钱,这事牵涉面广,随时向我报告。”

举报易中岭的信件年年都有。只是这些信件都没有具体内容。多数是出于怀疑。列举了现象,祝焱数次在信上签字。当然。这个字签得很原则。

钱治国作为纪委书记,知道了祝焱的态度。所以这次他看到了刘凯拿来地小纸条,就迅速展开了行动。

此事他也有顾忌,因为马有财与易中岭的关系非同一般。不过,在祝焱和马有财之间,他更加看重祝焱,祝焱是县委书记,货真价实的一把手,更为重要的就是祝焱不贪,就凭着这一点,他就应该把宝押在祝焱身上。

搜查中山东路115,是他作为纪委书记的职责,另一方面,是他向祝焱作的政治表态。

侯卫东毕业不长,虽然在乡镇办石场撞了大运,又在乡镇政府混了一段时间,可是论起玩弄手腕,他实际上见得不多,在青林镇,只有秦飞跃被排挤出青林镇一事,才有一丝阴谋的味道。

钱治国对于小纸条的决断,融合了他对益杨当前形势地判断,动了多少心思,侯卫东暂时还体会不到,在他眼中,钱治国就是一位大胆开展工作、勇于承担责任的纪委书记。

中山东路115,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二十来个纪委、检察院以及公安民警,迅速将大楼封锁、控制住,然后一间屋一间屋地搜查,最后,在三楼一个无名房间里,找到了一个保险柜,千方百计将保险柜打开以后,里面全是领导写的批条,重要的借据收条,还有两年的帐册,好几张条子里有县长马有财地签字。

检察院地人拿到这些东西,脸色就凝重起来,

柏宁副检察长看着这些字据,倒吸了一口凉气,暗道:“就凭这些东西,这已经够立案了,易中岭完了,益杨政府只怕也要地震。”

带队地刘凯想到了钱治国的交待,道:“既然已经够立案了,我建议直接将东西交给你们,作立案处理。”又道:“我马上向钱书汇报。”

钱治国接到电话以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赌对了,他立刻上楼到了祝焱办公室。

听说了查获了大量物证,祝焱双眉一挑,道:“同意纪委意见,此事就交给检察院办理

我地意见即要坚决,又要注重保密,这案子政策性比强,老钱要亲自到检察院去交待政策。”

他又道:“此事甚大,纪委、检察院有什么进展要随时报给我,侯卫东要主动参加此事。”

祝焱定下了调子,钱治国就带着侯卫东到了检察院。

检察长李度五十来岁,头发花白着,他到益杨不过两年时间,以前在沙州市检察院工作,道:“钱书记,检察院坚决按照祝书记地指示办理,检察院已经抽调了精兵强将,由柏宁同志为组长,根据掌握的线索,庚即开展工作,进展情况随时报告给纪委和县委。”

他见侯卫东坐在一旁,特别加了一句,“柏检要随时给侯秘报告。”

检察长、法院院长,都属于县级领导,李度说得如此客气,侯卫东就连忙道:“李检别这样说,折杀小侯了,我地任务就是了解案子的进展情况,其他事情我不管,我是学法律的,懂得办案规矩。”

钱治国补充道:“此事移交给检察院办理,案子的具体情况就不必报纪委了,等案子结束以后,将结论报过来就行了,纪委根据案件结论对相关人员进行纪律处理。”

李度心道:“钱治国这个老滑头,见案子涉及到马有财,就想上岸了。”口中道:“纪委还是要报的。”

他对于此事的复杂性也有心理准备,又吩咐柏宁:“柏检,以后就由你与侯秘联络,一定要及时、准确将案件的进展报告给县委,有了县委的支持,我们才能办好这个案子。”

钱治国宣布完政策,笑道:“我要先走,今天中午沙州市纪委要来人,小侯留下,听听案件思路以及进展情况。”事情到了这一步,钱治国的态度已经清晰地传达给了祝焱,也就是说,投名状已经交了出去,他不必过深地趟这一摊浑水。

李度挽留道:“钱书记既然来了,中午就在检察院伙食团用餐,我们班子跟你汇报工作。”钱治国打了个哈哈,道:“算了,我确实有事情,改天我们两人好好喝一杯。”

跟随着柏宁,侯卫东重游了检察院,他上一次是被带回检察院配合工作,经受了连续四十八小时审问,此时,阶下囚翻了身,他在检察院副检察长的亲自陪同下,到检察院来当特别观察员。

虽然是借着祝焱的权势,侯卫东还是感觉到了权力带给人的快感,他来到了柏宁的办公室,柏宁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唐小伟出现在柏宁办公室前。

唐小伟从商检口中,早就得知了侯卫东成为祝焱秘书,此时骤然见面,他脸上神情颇为尴尬。

柏宁也知这段往事,也不点破,给两人做了相互介绍以后,道:“唐科长是检察院的办案能手,多年的先进工作者,这个案子就由唐科长具体办理,今天先由唐科长给侯秘汇报办理此案的思路。”

侯卫东谦虚地道:“柏检,千万别说汇报,我只是联络员。”

唐小伟还是按照给县委汇报的架式,将办案思路将了一遍。

侯卫东没有对办案思路进行评价,只是道:“祝书记特别交待,此事牵涉面很广,为了益杨的安定团结,此事要特别注意保密,办案人员要精选业务素强、政治觉悟高的同志。”

柏宁道:“此事李检已经交待了,这个案子除了给祝书记汇报以后,对外严格保密,采取单线汇报的方式。”

离开检察院的时候,唐小伟主动道:“侯秘来车没有?”侯卫东来的时候是跟随着钱治国,他道:“没有来。”唐小伟道:“我开车送你。”

在车上,唐小伟道:“侯秘,以前的事情实在对不住了,今天中午有空没有,我请你吃饭。”

侯卫东大度地笑道:“这叫做不打不相识,心意我领了,下次吧。”

唐小伟态度很诚恳,“我已经约了商局长,就我们三人,大家好好叙一叙。”

听说公安局商局长要出来,侯卫东点头道:“好吧,但是下午要上班,中午不喝酒。”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