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2章 跑断腿(9)——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俗话说,人熟好办事,在综合干部科小李的帮助下,不到半个小时,走了四个部门,侯卫东轻易地就办完了所有手续。

走道上,侯卫东递给小李一枝烟,点上火,真诚地道:“李科长,实在是谢谢了。”小李长着一口黑牙,这是烟和茶互相作用的结果,他接过红塔山,吸了一口,道:“我只是办事员,哪里是什么科长,手续齐了,你可以到青林镇去报到。”说完,他压低声音,一幅老朋友的神情,道:“如果赵书记能送你下去,或是让组织部派个副部长送你下去,以后在青林镇日子就好过。”

侯卫东很是感感激地道:“谢谢李科长了。”对于小李最后的忠告,他并没有往心里去。

离开了人事局,侯卫东又到粮站办了粮油手续,此时还不到三点钟,他便陷入了两难境地,手续上说明五日内报到有效,但是,到青林镇听说要三个小时,今天赶过去,已是六点多钟了,报名是不可能的,可是若坐车回吴海县,往返起来实在有些费力。

“段英”的名字突然从脑海中迸了出来,侯卫东急忙把这个念头扔在了阴沟里,他来到邮局里,坐在邮局的大桌子前,慢条斯理地给小佳写了一封信,讲了讲这一段时是的经历,叙述了相思之苦,把信交到了邮筒,仍然没有到四点,邮局的挂钟上带有日历,正好显示星期三,在沙州学院,星期三和星期五有舞会,www.guanchangbiji.info所以星期三也算是一个特殊日子,侯卫东对这个日子也有特别的怀念,看到是星期三,侯卫东灵光一闪:“学院也有招待所,便宜又干净,为何不回学院住一晚上,明天一早下再到青林镇报到。”

到了熟悉的沙州学院,侯卫东直奔招待所,先把住房登记了,益杨县普通的两人间,要二十元一个晚上,而学院招待所只要十元,订了住房以后,侯卫东在房间里喝了一些开水,打开电视,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夜幕降临以后,侯卫东这才出了招待所,在校园的一些小食店去吃晚饭。

这时学院已经放假,但是仍有少数留在学院的学生,他们一般都在教师食堂去打饭,侯卫东一个人走了空荡荡的校院里,和当日读书时的感觉大相径庭,穿过大大的运动场,景物依旧,物是人非,一个人在夜幕下显得特别的孤单。

侯卫东在熟悉的小食店吃了一个回锅肉,一个白菜汤,外加两碗白饭,有滋无味地吃着,里面有几个学生在喝酒,喝到兴奋处,一人道:“后门开了一个小舞厅,环境不错,我们去跳舞。”几个学生都响应着。

离开了学院,侯卫东又有校园的湖堤岸上转了一圈,居然一个人都没有遇到,兴致索然之下,侯卫东回到了招待所,电视节目也极为难看,侯卫东突然想起了小食店学生的话,便出了招待所,走到招待所门口,服务员就道:“十二点关门,记着回来。”

后门外果然有一个舞厅,门票三元,设施得比学院舞厅好得多,里面舞池并不大,在顶上挂着好几个旋转灯头,后台上放着一些乐器,六个乐手正在卖力地演奏着,来自乐队的音乐和录音机的音乐确实大相径庭,现场感和穿透感不可同日而语。

舞厅里面至少有一半都是留校学生,多数有固定舞伴,侯卫东也不心急,把剩下的红塔山点燃,在座位上慢慢地抽了起来,随着音乐响动,烟头忽明忽暗。

过了几曲,侯卫东看到角落坐着一位长头发女子,样子很年轻,可是从气质上看明显不是学生,等到另一曲音乐响起,侯卫东便走到其身边,很有风度地伸出手去。那女子抬头看了一眼侯卫东,站了起来。

两人随着音乐翩翩起舞,居然配合得天衣无缝。

侯卫东因为是在高中练了几年田径,身体协调性极好,交谊舞跳得很是不错,曾被系里推荐,接受了音乐系舞蹈老师的培训,代表政法系参加过学校的交谊舞比赛,参加完比赛以后,侯卫东就不喜欢和一般的女生跳舞了,跳舞是一种享受,若跳得不好,则纯粹是一种折磨。

见女子跳得还不错,侯卫东便加大了难度,变幻了步伐,随着节奏在场中灵活的穿梭,两人见缝插针,全场飞旋。

一曲终,侯卫东赞了对方一句,“你跳得真好。”那女子头上有些汗珠,她笑了笑,“是你带得好。”两人都没有坐到位子上去,挺有默契地等着下首舞曲响起。

当下一曲音乐响起的时候,侯卫东看见好几个男子朝着身边长发女子走了过来,便抢先出手,将长发女子带入了舞池,这一曲仍是快节奏,两人配合得极好,旋转起来,竟如配合很久的舞伴。这一曲罢,两人就自然地站在了一起。

侯卫东由衷地赞道:“你是和我配合得最好的舞伴,跳起来行云流水,是真正的享受。”长发女子有一米六五左右,正好比侯卫东矮上十公分,借着昏暗的灯光,他才把女子的相貌看清楚,长发女子不过二十出头,五官精致,鼻头稍稍有些翘,是一位漂亮而又气质不俗的美女,配上一头飘飘长发,竟和李若彤有七分相似。

第三曲是一支慢舞,前台响起了“午夜的收音机轻轻传来一首歌,那是你我都已熟悉的旋律……所有的爱情只能有一个结果,我深深知道那绝对不是我”的忧伤歌声。

侯卫东和长发女子轻轻滑进了舞池,刚到舞池中央,灯光一下就暗了下来,一个低沉的男低音道:“现在是柔情十分钟,请先生们女士们尽情地沉浸在音乐和舞蹈之中。”话音刚落,灯光竟然大部分都熄掉,只在进门处有一盏昏暗的顶灯。

伸手不见五指,这舞也就没有办法跳了,侯卫东就带着长发女子,随着忧伤的歌声,轻轻地摇动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