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19章 项目(5)——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上七点半,在益杨宾馆最大的雅间,祝焱正在陪着沙传达,在座的还有沙州市统战副部长李光中,以及两个台湾商人。

侯卫东坐在席尾,他是第一次接触台湾人,小时候,墙上经常可以看着“解放台湾,统一全中国”等标语,后来又看了《汪洋中的一条船》、《妈妈再爱我一次》、《欢颜》等台湾电影,这就是侯卫东对台湾的基本印象。如今见了台湾人,也是平平常常,头上也没有生角,脸上没有带花,普普通通的。

听了他们的说话腔调,侯卫东心道:“都说沙州人说话平翘不分,看来台湾人也差不多。”

整个宴会只谈***,不涉及正事,倒也是其乐融融。

晚宴结束以后,侯卫东将祝焱送到了楼下,在门洞口,祝焱停了下来,交待道:“审计组的报告过两天才会出来,你要记住这事。”

看着祝焱的背影消失在门洞里,侯卫东心道:“祝书记是党的书记,他现在却是把县长的工作也兼了起来,马有财县长会不会有意见。”

以前在乡镇当副镇长的时候人,他只是在会场上远远地看着高高在上的书记和县长,如今将距离拉近,他却从中体会出不同的味道。

第二天,八月二十八日,侯卫东在办公室里,把审计组名单调了过来,又以县委办的名义,要来了四人的联系方式,除了监察局地孔正友仍然在用传呼机。审计局和财政局的工作人员都有手机。

此时,审计组进驻益杨土产公司不过一天,侯卫东就在随身带着的小记事本上记下一笔:“八月二十九日与审计组张浩天联系。”

审计组,二十八日又在查帐、吃饭和唱歌中渡过,土产公司帐册依然清清白折。

晚上吃完饭,孔正友不再去唱歌,径直回家。

在卧室里,他习惯性地打开笔记本。却发现本子里面多出一一张纸条,纸条上的字迹笨拙,似乎是左手所写,“你们查的是假帐,中山东路115,保险柜里面放着真正帐册和凭单,不要让张浩天知道,切记。”

“是谁把条子放在我的手包里?”

“这事的牵涉面到底有多大?”

孔正虽然到监察局只有两年。却已经办到两件案子,将两位局级领导拉下马来,拿到这张纸条以后,他本人相信这张条子的真实性,就在心里揣度此事地牵涉面。

想了一会。他下定了决心。换上衣服下了楼。到了办公室以后,孔正友就直接给监察局长刘凯打手机:“刘局长。我是孔正友。我有重要情况给你汇报。”

刘凯正在院子外面陪着几个老领导下象棋,闻言把手中炮一架。道:“付县长,双炮逼宫,你的老帅无处可逃了。”

付县长是退体的副县长,因为本人姓付,所以被人戏称为了永远的副县长,他花白着头发,道:“这盘不算,被你偷袭了个马,再来一盘。”

刘凯笑着道:“我有事要回办公室,明天陪你老人家下棋。”

付县长退休的时候没有进行公改,退休金就比参加公改的干部低了很长一截,看见以前手下的小年青都坐上了小车,工资也比自己高许多,他心里就愈发地不平衡,阴暗潮湿的话随时挂在嘴边:“你也瞎忙了,贪官都是公路上跑来跑去,还用得着查,想当初,我们县级干部下乡,都是走路地,你看看现在这些人,每天用小车送到门口,纪委监察就要出文件,制止这种公车私用的行为。”

刘凯所居住的院子老干部成堆,他对这些话早就有了免疫力,道:“付县长,我可是天天骑单车上班。”

付县长又道:“别的局长都有小车坐,有的局连副职都配有专车,你一个堂堂地监察局长,居然骑自行车,也太委屈了,我去给老祝说说,给你换个实惠地部门。”

在益杨县,纪委监察是合二为一地,配有两辆车,一辆是县委常委、纪委书记钱治国的专车,平时谁也动不了,另外还有一辆吉普车,但是这车比监察局长更老爷,在修理厂地时间比工作时间长得多,不菲地修理费吃掉了大家不少福利,所以,纪委监察局的同志都痛恨这辆吉普车。

刘凯不屑于坐这辆老吉普,宁愿骑着这辆伴随多年地单车。

到了办公室,看了看孔正东递过来的纸条,他一时也没有下评语,益杨土产公司这几年事情不少,反映情况的信件

少,最终无疾而终,易中岭是益杨名人,与益杨的头触紧密,其中内幕谁又知道?

刘凯意识到问题不简单,道:

“季常委安排的。”

他沉吟了一会,道:“易中岭是本县著名的企业家,还是人大代表,要动他,必须给钱书记打电话。”

钱治国正要给刚刚出差回来的马有财县长接风,听到刘凯的简要汇报,道:“刘局,好事不在忙上,明天再说。”

刘凯挂断电话,对着孔正友摊了摊手,道:“周老板有事来不了,你把这张纸条放好,别弄丢了。”

等到刘凯离开办公室,孔正友就把纸条锁在了办公桌前,正准备离开办公桌,他又回把纸条拿了出来,到打字室去复印了两份,一份藏在办公室的卷宗里,一份放在身上,原件则放在了办公桌里。

此时,侯卫东也在办公楼加班,他把祝书记需要的材料弄好以后,已是八点钟了,饿得前胸贴着了后背,下楼之时,正好与纪委的孔正友相遇。

侯卫东礼貌地点头,随口道:“这么晚还在加班?”

在县委机关,祝焱就是最有名的新闻人物,走到哪里都会是吸引目光的焦点,侯卫东如今是祝焱的影子,机关大多数人也都认识了他,孔正友所在纪委在二楼,正好位于*窗的位置,时常可以看到侯卫东跟着祝焱进出大院。

孔正友见侯卫东主动打招呼,笑道:“侯秘,你也加班。”

侯卫东所在位置很敏感,他反而格外谦虚,客气地笑道:“请问您是哪位,我到机关的时间不长,很多人都挂相,就是叫不出名字。”

“我是纪委的孔正友。”

侯卫东到县委机关的时间不长,他只知道孔正友名字以及电话联系方式,却并不认识他本人,听到他自报家门,随口问道:“孔主任正在土产公司搞审计,情况怎么样?”

孔正友心里格登跳了一下,心道:“土产公司的事真不简单,从侯秘的话可以看出祝焱很关心这事。”他斟酌地道:“从目前的帐目上来看,没有问题,最终结论要等到审计结束以后才能出来。”由于侯卫东并不是代表县委办来正式询问审计组的事情,孔正友按照纪委纪律,并没有透露出纸条的事情。

两人在大院里客气地分手,孔正友总想着纸条的事情,他骑着单车就慢慢朝着中山路骑去,中山东路115是一幢三楼一底的老房子,看模样应该是老单位的办公楼,在路灯清凉灯光下,办公楼大门紧闭,沉旧而安静。

他骑着单车,想着土产公司的事情,慢慢地回到了自己家中。

一夜无事,风平浪静。

八月二十九日,审计组进驻益杨土产公司的第三天。

孔正友正坐在土产公司办公室里看着漂亮的假帐,自从昨天神奇地出现纸条以后,他就对眼前的帐册不感兴趣了,只是张浩天等人都很认真,他也就装作认真。

仍然是李琪负责接待,她提着水瓶,随时给审计组的同水续水,她眼光不时偷偷地打量孔正友,见孔正友虽然在看帐册,但是半个小时只翻了一页,她嘴角不自觉地溢出了小小的微笑,这微笑就如大海里的浪花,转眼间又不见了踪影。

“、、”,孔正友的传呼机打破了会议室的宁静,他看了看留言,然后对张浩天道:“张局,办公室有事,让我回去一趟。”

李琪正在给李峰续水,听到孔正友的声音,手不觉颤抖了一下。

孔正友回到纪委,他拿出了那张纸条,来到钱治国的办公室,钱治国、刘凯以及另一位副书记胡家彬都在,三人轮流看了一遍纸条,钱治国道:“这是一条重要线索,刘局长,你与检察院联系,务必在十五分钟以后去秘密搜查中山东路115。”

胡家彬道:“易中岭是人大代表,又是著名企业家,如果查他,是不是要跟祝书记汇报一下。”

钱治国对刘凯道:“你先去办事,兵贵神速,你是老纪检了,我不多说。”又对胡家彬道:“你去准备人手,如果查到了帐册,立刻进行初查。”

安排妥当,钱治国就朝楼上走去,准备向祝焱汇报此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