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16章 项目(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夜已深,侯卫东洗过澡,就睡在底楼客房里,客房和楼风格一样,设备也差不多。

桌上扔了好几本96年上半年的《半月谈》,其中一本《半月谈》上,有人用钢笔写了许多诗句,诸如“葡萄美酒夜光杯.催。::=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

似乎是无聊之际写着玩,但是字如其诗,很有些锋锐。

看着诗和字,侯卫东暗想:“看来这位喜欢边塞词,字也很有特点,说不定是前任秘书,也不知如今在哪里发展。”

随便翻了翻,又看到书页最后有两个大字——周菁,便想到:“谁会写周丫头的名字,青林镇也有一个周菁,与这个周菁同名同姓,论漂亮,还是祝家的周菁远胜一筹。”

又想,“他为什么要在书上写着周菁的名字?”

胡乱翻着,信马由缰的想着,渐渐地也就进入了梦乡,一夜有梦,杂乱无章,早上被几声狗叫所惊醒,反而一个也记不真切。

祝焱头发梳理整齐,换上白衫衣,站在院子里,与老爷子说话,一只大花狗在两人脚边跑来跑去,老爷子踢了一脚,道:“去,走一边去。”

大花狗就委屈地跑到大门口蹲着,口水长长地吊在嘴边。

祝焱见侯卫东走下来,直接吩咐道:“走吧,我们今天上午到岭西,高县长、杨大金已经在庆达集团等着我们。”

水泥厂项目是益杨目前最大的项目,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此事,县委书记祝焱亲自出任水泥厂项目领导小组的组长。昨天他安排杨大金跟黄亦舒接触,双方约定今天上午在岭西座谈,因此昨天在沙州喝了酒,祝焱就直接回到岭西。

庆达集团总部位于岭西南郊,占地约有百亩,大门极为气派,“庆达集团”四个字在阳光上闪闪发亮,祝焱的车开到了大门口,一个高大帅气的保安上前敬礼,将车拦住。

“请出示通行证。”

老柳给县委书记开车。长期通行无阻,被保安拦住以后,一脸不耐烦,使劲按了两下喇叭。

侯卫东将车窗滑下来,道:“我们找张总?昨天约好的。”

庆达集团董事长是张木山,旗下分为许多公司和分厂,各有各地老总。保安就问道:“请问是哪一个张总?”

侯卫东直接道:“张木山。”

保安见来者口气不小,肃然起敬,道:“请问您是哪一位,我马上给总办打电话。”

“我们是益杨县委的。”

保安早就得到过指示,听到是益杨县委的车,立刻啪地敬礼,如交警一般作了一个往前走的姿势。道:“请领导直走,在有雕塑的广场停车,总部就在雕塑旁。”

雕塑是纯粹的现实主义,一个夸张变形的挖机昂扬向天,显得很有力量。

祝焱笑道:“张木山倒是一个实在人,弄一个大挖机在广场上,看来他是从搞土石方起家的。”又对侯卫东道:“以后益杨引进企业,就要引进有实力的大企业。不管是外资还是私有企业,只要有实力,我们都欢迎,外资越多越反动,邓小平对此早就有定论,哪此人脑袋真是出了毛病。”

侯卫东是第二次听这个话题了,但是他对这个话题没有任何研究。也就没有发言权。暗道:“跟县委书记当秘书。层次毕竟不同,以后要多看看报纸。学学社论,免得理论水平不够。”

刚下车,就见到杨大金与几个工作人员从门洞里走了出来,杨大金快步走到小车前,对祝焱道:“张总和黄总都在楼上等着,昨天我们过来,黄总请我吃饭,口气很硬。”

祝焱只是听着,没有发表评论。

上了楼,张木山、黄亦舒以及益杨县分管工业的高副县长都站在楼梯口红地毯上等着祝焱,张木山、黄亦舒穿着藏青色地薄西服,戴着领带,极为正规。

祝焱虽然穿着白衫衣,却没有打领带,侯卫东则穿了一件黑色的体恤衫,只有杨大金打着领带,相较之下,庆达集团更加新派。

张木山伸出手,热情地道:“欢迎祝书记到庆达集团考察。”

与祝焱放手以后,张木山又与侯卫东握手,笑道:“侯老弟,上青林望日岭之行,让我回味无穷,今年秋天,请老弟作向导,我们再上望日岭。”

简短寒暄,进了会议室。高县长首先代表益杨县政府发言,重点达集团到益杨投资等等,黄亦舒紧跟着发言,针对土地、交通、税费等提出要求,益杨计委杨大金随后就对黄亦舒的要求进行解释说明。

祝焱和张木山作为各自最高负责人,均没有发言,保持着沉默。

双方反复就具体问题进行拉锯,仍然没有实质性进展。到了十一点,祝焱按开了桌前话筒的开关,道:“我来说两句。”

会场安静得连一根掉下地都能听见。

祝焱气势很足,道:“对于益杨与庆达集团合作一事,我只说一个态度,谈谈形而上的东西,具体问题由高县长来谈。”

“我这人喜欢看报纸,对国家大事比较关心,六月以来,理论界出现了一些争论,许多理论家对私有经济进行了猛烈批评,认为改革导致了资本主义自由化,强调要坚持公有制为主体,这种论调来势很猛。”

众人听到祝焱突然大谈理论问题,都不解其意,黄亦舒是海龟,向来认为市场经济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听到祝焱的发言,感觉莫名其妙。

张木山所掌控地庆达集团是岭西著名的民营企业,其发展经历基本与改革同步,他对于庆达集团这艘大般的航向格外看重,格外注重大方向和大政策,六、七月份发生在北京、上海的公私、社资之争,让他心里很不安。

因此,祝焱的发言,黄亦舒只觉莫名其妙,张木山却一下被吸引住了。

祝焱又讲了一会理论,话锋一转,道:“对于庆达集团这种大型民企,土地、税收等等都属于技术层面,民企现在最需要的是国民待遇,最需要的是开明地政策,宽松环境,这一点才是益杨县真正的强项,希望庆达集团在决策之时,一定要考虑这一个因素。”

张木山听得极为认真,他用钢笔在纸上写道:“政策、环境,环境、政策。”四个字虽然凌乱,笔锋却极为钢劲。

座谈会时间并不长,即将结束之时,张木山终于表态道:“公司董事会原则同意在益杨县上青林投资建五十万吨水泥厂,可以在近期签订意向性合同,具体事宜,则由黄亦舒副总经理与益杨县政府磋商。”

听到张木山表态,会场响起了一片掌声,侯卫东曾在祝焱分析过形势,如今他的分析与现实基本一至,他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暗道:“这一场谈判,终于尘埃落定。”

中午由庆达集团举行小规模的欢迎酒会,采取西式的自助餐,菜品精致,但是只有一瓶国酒茅台,人手一杯,大家举着杯子,互相敬酒,气氛倒也热烈。

张木山与侯卫东碰酒之时,侯卫东低声道:“我现在给祝书记当秘书。”张木山用酒杯重重地碰了一下,道:“祝书记很有水平,你跟着他,是学习提高的好机会。”

几个服务员用托盘端了些小碗上来,每人面前送了一碗,很郑重的样子,侯卫东揭开盖子,看见碗里是粉丝一样的东西,他猜到这应该就是所谓地鱼翅,偷眼看其他人,都端着小碗津津有味地吃起来,他也端起来小口小口地起来来,味道不错,仅此而已。

一碗鱼翅,让洋派的酒宴,又增添了些地方色彩。

酒宴结束,张木山和祝焱坐在休息室,两人单独交流。

侯卫东坐在大会议室等着,习惯性摸出手机,这才发现手机是无声状态,显示有六、七个未接电话,四个是李晶打过来的。

“卫东,怎么不接我电话。”

“我在岭西,庆达集团张总这里,一上午都在开会,那事情基本搞定。”

“祝贺,祝贺。”李晶轻脆的笑声就由百里之外传了过来,“这一段时间怎么把我忘了,晚上到沙州来一趟,精工集团的帐目需要给你们几位股东盘一盘。”

侯卫东压低声音道:“我现在调到县委办,给祝书记当秘书,行动没有以前自由了。”

“给祝书记当秘书,是好事啊,以后可以狐假虎威,给精工集团大开方便之门了。”

侯卫东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道:“这几天我受教育了,正在思考人生。”

“呸,少臭美了,晚上有空一定过来,这是公司的大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