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10章 如愿(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卫东昨晚将荷尔蒙全部转化成了力量,心情特别平静杨娜离开以后,他随口问道:“郭科长,竞争上岗什么时候开始?”

郭兰仍然在劈啪地打字,假装没有听见侯卫东的问话。办公室里因为有了女人,也就凭空增添了些色彩,只是这时郭兰冷着脸,色彩也就变成了冷色调。

昨天晚上,民政局请肖部长和科里同志吃饭,在民政局同志的热情劝酒之下,郭兰也就破例喝了几杯啤酒,凌晨一点,她起床上卫生间,刚走到*近阳台的卫生间门口,隔壁传来了毫不掩饰的呻吟声。

这声音如此特别,具有强烈的穿透力,顿时让郭兰面红耳赤,她从卫生间出来以后,将客厅与阳台之间玻璃门关上,回到了屋内,她禁不住恨恨地道:“侯卫东做事太不检点,和小佳亲热,怎么不把门关好。”

郭兰参加了,张小佳与侯卫东的婚礼,此时,她只以为小佳到了益杨,并没有想到房间内另有其人。

这个声音如妖怪,久久地在郭兰耳边回响,让她总也睡不着,她在床上翻了一会,干脆打开床边台灯,取过一本《笑傲江湖》,细细地品读着,她的阅读口味与多数同龄女子不同,琼瑶、三毛、岑凯伦等女生喜欢的流行作品,她都不甚喜欢,而对金庸小说特别着迷。

对于金庸小说智者看智,仁者看仁,她则从书里的友情与爱情。

凌晨二点,她终于有了睡意。放下书又去卫生间,走到卫生间,隔壁很安静,没有异常声音传出,谁知走出卫生间之时,侯卫东房间再次传来阵阵声浪。

“该死,怎么还在折腾。”

郭兰一阵心跳加速,赶紧回到房间,将门拴紧。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迷糊地进入梦乡。

梦乡中的情景让郭兰感到很羞耻,她和侯卫东在办公室里紧紧拥抱着,最后,她被侯卫东压在了办公桌上,虽然用力挣扎,却被压得越来越紧,在裙子被侯卫东撕下来的时候,她醒了。

第二天,郭兰按时上班。没有见到侯卫东,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下午上班时间,侯卫东也没有来。

正当郭兰心情渐渐放松之时,侯卫东来到了办公室。

见到他,郭兰内心如小鹿在奔腾,她紧盯着电脑屏幕,两只手机械地敲打着键盘,由于常练钢琴,手指格外灵活。这一番机械地敲打,倒也如行云流水一般。

面对着郭兰的奇怪表现,侯卫东莫名其妙。自我检查一番,没有找到有何不妥之处,便闭嘴看报,不再搭讪。

过了一会,老詹又转了进来,进来以后就发布新闻。“听说任林渡调到县委办去了。给赵林当秘书。”任林渡狂追郭兰。在组织部已经不是秘密,郭兰是组织部第一美女。任林渡的行踪也就纳入了老詹视线之中,得知了这一重要消息,便急急忙忙回来宣布。

老詹回来,办公室的气氛顿时活跃。

侯卫东笑道:“任林渡见面总是让我请客,这一次我们要好好吃他一顿。”老詹在一旁起哄道:“任林渡经常跑我们办公室,也应该出血办一次招待了,不能光说不练。”

与此同时,任林渡跟着赵书记上了楼,又回到县委办秘书科,他坐下来以后,给综合干部科打了一个电话,这个号码他打过无数遍,倒背如流。

“喂,我是任林渡,郭兰,我调到县委办去了。”

郭兰笑道:“说曹操,曹操到,刚才老詹已经发布了这条消息,他正准备让你请客。”

这时县委常委、委办主任季海洋走进了秘书科,对任林渡道:“你要记着给组织部综合干部科侯卫东打电话,让他参加今天下午的接待。”任林渡连忙用手捂了话筒,道:“季常委,我正在出通知。”季海洋点点头,道:“祝书记亲自点的将,让他一定准时参加。”

等到季海洋踱出了办公室,任林渡压低声音道:“对不起,刚才季常委在办公室,侯卫东在不在,我有事情跟他说。”

郭兰将话筒放在桌上,道:“侯卫江,任林渡找你。”

侯卫东接到会议通知,疑惑地问道:“庆达集团张木山要参加会议吗?”

任林渡道:“不是,下午三点半钟,沙州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济道林从吴海县到益杨视察,祝书记亲自点名让你参加接待工作。”

“那我什么时候上来?”

任林渡道:“你等一会就上来找我,我们一起布置会场。”他又神神秘秘地道:“如果我猜得不错,祝

上你了,有意调你去给他当秘书,这可是一个好机会住。”

侯卫东是第二次听到这个消息,心道:“无风不起浪,看来我真要调到祝焱身边。”放下电话,他对郭兰道:“郭科长,我到委办去帮着布置会场。”

老詹在一旁打趣道:“侯卫东长期吃家饭拉野屎,今年民主评议,你肯定不合格。”

侯卫东道:“老詹,你可要讲讲道理,都是革命工作,不能分了彼此。”他一边说话,一边将桌上报纸收拾整齐,又对郭兰道:“郭科长,今天是济道林视察益杨县。”

济道林在沙州学院的住宅就在侯卫东与郭兰两家的楼上,侯卫东与济道林接触不多,郭家却与济道林时常走动着。

郭兰表情很正常,道:“原来是济书记要来视察。”说了这一句,又集中精力敲打起键盘,昨夜一梦,让她面对侯卫东时总有心理负担。

侯卫东始终觉得郭兰表情怪怪的,出门之时,听到老詹对郭兰道:“小郭,你想到哪里去吃,这一次千万别放过了任林渡,要让他出血。”

听到从背后飘出地一句话,侯卫东后背突然一阵发麻,心道:“昨天和段英回家就疯狂做爱,客厅与阳台的玻璃门似乎没有关,也就是说,郭兰极有可能听到呻吟声。”

想到这,他额头冷汗都冒了出来,暗道:“常在河边走,难免不湿脚,以后再也不能干这种事情。”

县委办的工作人员早已将会场布置好,侯卫东也没有帮上忙,在旁边站了一会,就听到祝焱的声音传了过来,随后又响起一阵脚步声。

济道林左侧是祝焱,右侧是赵林,后面是组织部长、宣传部长等县委常委们。

济道林穿着白色短袖衫衣,藏青色的裤子,简单朴素又落落大方,不紧不慢地走进了常委会议室。

“欢迎济书记视察益杨县,今天在家的常委全部到齐,有财同志到市里开会,晚上才能赶回来。”

济道林坐在常务会议室正中的位置,这个位置通常是祝焱所坐,今天祝焱就只能坐在马有财的位置之上。

在一阵热烈的掌声中,济道林道:“我是受昌全同志的委托,到益杨县、吴海县、临江县、成津县四个县来走一圈,一是听取各县半年工作情况;二是针对部分市级部门出现地腐败问题,我将代表市委进行一次廉政谈话。”

济道林谈话向来言简意赅,绝不拖泥带水,当了市委常委,仍然保持着这个作风。

“鼓劲的话暂时不说,先听听益杨县半年工作情况。”

祝焱与济道林也很熟悉,他到益杨当县委书记时候,济道林仍在沙州学院当副院长,不过三、四年的时候,济道林就奇迹般地成为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戏剧般地成为了祝焱的领导。

人生的际遇,谁又能真正说得清楚。

祝焱知道济道林深得市委王昌全同志的信任,很快就要出任沙州市委副书记,因此,他很重视这一次汇报会,清了清嗓子,将季海洋亲自准备的稿子放在一旁,道:“今年益杨县总体形势很好,时间过半,任务过半,地方财政收入、规模以上企业等几项指标均有大幅度的提高。”

祝焱将数据记得很熟,包括小数点后面两位的数字也准确道来,显得胸有成竹,自信十足。

侯卫东与众多服务人员坐在一起,由于很可能成为祝焱的秘书,他精力格外集中,拿出当年在大学疯狂记笔记地劲头,钢笔飞快地在纸上滑动着,将祝焱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记录下来。

祝焱的半年工作汇报并不长,半个小时就结束了,济道林不动声色地问了几个问题,祝焱一一解释。

“这一次出发之时,昌全同志跟我说,以前半年检查地第一站都是益杨,今天我们来一个改革,第一站先走成津县,最后一站走益杨。”

他顿了顿,道:“益杨县半年成绩很突出,地方财政收入同比增加了120%,一,,县委的成绩是满意的,取得这个成绩的原因很多,从我个人的观点来看,一个很重要地原因就是益杨县委坚定不移地大办交通。”

祝焱没有想到以严历出名地济道林会给予益杨县委如此高地评价,他脸上表情很严肃,心里却着实高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