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05章 拉锯(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一夜激情,自是畅快淋漓。

小佳睁开眼睛之时,窗户已是明晃晃一片,她翻身抱着光溜溜的侯卫东,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想必是说我们这种小夫妻。”她趴到侯卫东身上,又用嘴巴寻着侯卫东的胸膛,不断用舌尖亲吻着。

小佳虽然苗条,可是也接近一百斤,侯卫东醒来之时已是满腹尿意,此时被小佳压在身下,连忙道:“投降,我要拉尿。”

看着侯卫东狼狈窜向卫生间,小佳很开心,无意中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看,立刻大叫着从床上跳起来。

“哇,糟了,我要迟到了。”她飞一般下床,道:“完了,今天要开党组会,我要列席会议,卫东,快点开车送我上班。”

侯卫东蹲在厕所里,道:“我昨天喝了酒,没有开车,坐别人的车回来的。”

小佳旋风一样把牙刷了,草草化妆便匆匆跑出去,在门口回头道:“老公,这个星期五早点回来,我们回家吃饭。”

小佳走了,家里就如少了些什么,侯卫东穿着宽大的短裤,在家中转来转去。

除了主卧以外。家里还布置了一间书房,一间活动房。活动房里安装了一个颇为精致的麻将桌子,屋角还特意布置了一台开水机。开水机旁还有两个单人沙发,单人沙发是红色,沙发、椅子都是女式风格。

侯卫东见麻将桌下面有零散的瓜子壳,便取了扫帚,仔细地把屋子扫了一遍,又取了抹布,将麻将桌子也抹得干干净净,在抹桌子的时候,发现桌子地下有一张名片。捡起来一看,却是段英地名片。

名片正面是:“沙州日报。记者,段英,电话XXXXXXXX,手机XXXXXXXXXXX”背面是:“关注百姓生活。传达人民心声,沙州日报是百姓贴心人。”

手机号码很简单,好记,侯卫东念了一遍,号码就记住了,他顺手把名片放回原位。继续打扫清洁。

弄完活动室。又来到书房。书房很干净,基本上一尘不染。用不着做清洁。

侯卫东坐在宽大的电脑椅上,转了两圈之后,打开了电脑,看到电脑桌面上的图标,便顺手将证卷之星打开。

前一阵子,大嫂江楚疯狂地迷上了炒股,过年之时,侯家几兄妹聚在家中团年,江楚就在侯卫东耳边大念股经,加上社会上炒股是一种时尚,侯卫东就开了一个户头,在七块九地价位上买了二万股上海金陵。

买进上海金陵以后,这只股票就一直在横盘,他看了几次,也就没有多大兴趣,就让这只股票在盘中自由沉浮。

电脑速度慢,网速也不快,证券之星就如不爽快的女人,啰嗦了半天才打开,昨日上海金陵收盘在六块三,侯卫东背*宽椅,心算了一下,半年多时间,他已经损失了三万多块钱。

“难怪报纸上的股评都要加上一句股市有风险,原本真不是假话。”很多真话明明白白说出来,可是大家总不相信,很多真理用浅显道理讲出来,可是人们总是吃了亏才明白。

侯卫东对股市了解得不深,他只是看过一个故事,大意是一位股票投资人让一只大猩猩朝一张印着股票名字的靶子扔飞镖,然后就买了飞镖扔中的十只股票,一年以后,他买的十只股票总体走势基本与大盘相同。

侯卫东对这个故事印象很深,也基本上同意他股市不可测观点,他买股票时恰恰翻了一篇介绍《金陵春梦》的小说,所以就买了一只叫做上海金陵的股票,现在,他为自己的选择方法付出了代价,半年损失了三万多。

侯卫东试着给大哥家里打了电话,接电话地人正是大嫂江楚,“嫂子,我是侯卫东,你的股票现在情况如何,刚才看了上海金陵,亏了三万多。”

江楚这几日早就被大盘连续阴线弄得神经兮兮,听到侯卫东地电话,道:“老三,我买的股票全部套住了,我根本不敢去看盘,天天都在下跌,投入二十来万,才亏三万元算小的。”她很敏感地道:“老三,你的钱暂时不能还,如果现在割肉,损失会很大地。”

侯卫东打断道:“大嫂,怎么一家人说两家话,我没有让你还钱的意思。”他解释道:“我亏得多,只是打电话过来交流两句炒股心得体会。”江楚这才松了一气,热情地道:“我这里有几本经典的炒股书,你过来拿两本,炒股不学习,迟早要亏钱。”

“好吧,有空我过来取。”

侯卫东从冰箱里取出牛奶、面包,草草吃了早饭,时间已

九点,就给李晶打了电话。

李晶躺在床上,半边胸膛都在外面,在电话里声音懒懒的,道:“这么早就把我吵醒了。”

“太阳早就照屁股了,你还懒在床上,今天下午马县长以及分管工业的高县长要正式约见张木山,青林镇的党政一把手也要参加,我得赶回去,能不能派柳姐送我回去。”

李晶这才来了精神,道:“张木山是尾大鱼,他嘴边掉点面包渣子,我们精工集团也就能吃饱了,我得把他盯紧了,十点钟我们准时出发,我到新月楼下面来接你。”

侯卫东对于李晶地敬业精神是真心佩服,挂断电话后,心道:“如果国有企业地掌门人能有李晶一半地敬业精神,国有企业也不会如今天这样一片破败。”

十点钟。柳大姐准时将车开到了新月楼。

车还没有到益杨,秦飞跃就给侯卫东打来电话,道:“侯镇。你在哪里,中午我想约张总见个面,增加感情,沟通信息,庆达公司项目很多,开发区欢迎他来落户,吃饭的具体位置你来定。”

侯卫东这次坐在副驾驶地位置之上,李晶也没有邀请他坐在后排,接过电话。回头对李晶道:“开发区的秦主任想请张木山吃饭,你能否帮着穿针引线。”

“秦飞跃吗?”

“是他。你认识?”

“当年我还是沙道司的办公室主任,想在益杨乡镇企业投资公司贷款,和杨总一起找过他,当时他在当副局长。分管乡投公司。”李晶又道:“他当时给沙道司贷款一千万,解决了沙道司地燃眉之急,只是后杨总出了事,沙道司就没有和益杨乡投公司再打过交道,此事过了好几年,他不一定记得我。”

侯卫东道:“秦飞跃后来到了青林镇当镇长。是我的直接领导。他记不住别人。肯定能记得你,呵。美女总是让人忘记犹新的。”

“再过几年,我也成老太婆了,说不定你见面都不敢认。”

李晶说笑着,从手包里取过手机,给张木山打了过去,声音很温柔:“张总,今天中午在哪里吃饭,开发区秦主任想请你吃饭,我和卫东作陪,你要给我点面子啊。”

“嗯了,不行,你必须要过来。”

张木山对李晶一直很好,听到李晶在电话里作小女儿态,道:“好吧,我把其他人推了,在哪个地方吃饭。”

李晶早就想好了地点,也没有跟侯卫东商量,道:“今天安排在城外的张家水库,那里的清汤草鱼味道很地道,鱼很新鲜,又没有喂过饲料。”

等到侯卫东赶到张家水库的时候,秦飞跃带着几个部下早已在水库大坝上等待。

“秦主任,这是精工集团的李总。”

秦飞跃一身白色短袖,很有风度与李晶握了手,道:“李总,欢迎精工集团到开发区投资,我们将以为入驻企业投供最优质的服务。”李晶此时显得很矜持,微微笑道:“秦主任的大名我是如雷贯耳,以后请多多关照。”

秦飞跃看了几眼李晶,道:“我怎么看着李总面熟?”李晶笑道:“秦局长贵人多忘事,以前我在沙道司,和杨总一道找过你。”

秦飞跃一拍脑门,“我想起了,当时你是办公室主任。”

“对,好几年地事情了。”

秦飞跃感叹一声:“杨总可惜了,这么能干一个人,为人又很实诚。”

两人点到为止,都没有深说此事。

说话间,又有两辆小车出现在大坝前。

张木山在众人的簇拥之下,登上了张家水库地最高观察点,微风吹动湖面,波光磷磷,好一派湖光山色。

“肯定是李晶的主意,她知道我最喜欢自然的景致,在宾馆吃饭哪里有这样的味道。”

在走上观察点地时候,李晶就紧跟在张木山后面,侯卫东和秦飞跃自然而然地掉在后面,秦飞跃低声道:“沙州有六个开发区,每年都要排座次,老弟要多使点劲,争取将项目落户进来。”侯卫东道:“秦主任,我尽力而为。”

一条小船划到了水库中间,一人站在船头,撒开大网捕鱼。

秦飞跃道“刚捕上来的鱼,就用这水库的水煮了,放油、盐和老姜,起锅时放点葱花,别有一番味道。”

张木山见识过岭西各种级别的开发区,对秦飞跃的心思知之甚深,他很懂谈判技巧,只谈***,不谈正事,道:“前天在青林山上打了野猪,今天又在张家水库吃清水鱼,确实不虚此行。”

秦飞跃手下将开发区的精美画册带了上来,他不失时机地道:“张总,我给你介绍一下益杨开发区地情况。”

看到秦飞跃如此费尽心思,侯卫东暗道:“益杨开发区没有任何明业地区位优势,招商引资工作确实太难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