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04章 夜(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消沉忧伤的音乐声中,两人热吻了一阵,两条舌头绞嫩滑隐秘的一面交给了对方。

李晶已是彻底投入到亲吻游戏中去,曾经她和男大家亲吻,多半是有着意图,这一次纯粹是为了享用亲吻的快乐,这是身体上和心理上的快乐。

亲吻得累了,李晶的身体热烈地贴着侯卫东,道:“年青真好,卫东你的身体真结实。”

侯卫东心里理解,李晶此刻已将身体彻底交给了个人,想着一具夸姣的身体能够随意采摘,他很有成就感和满足感,仅仅与小佳新婚燕尔,两人正好得蜜里调油,此刻他的身体和心理都没有为外遇做好预备。

通过时刻短激烈的思想斗争,侯卫东俄然抬起头来,道:“糟了。”李晶抱着侯卫东紧绷绷的身体,抬起脸,哆问道:“啥糟了?”侯卫东语调消沉地道:“晚上吃了野猪肉,我没有刷牙,牙齿上沾了一小块瘦肉,如今不知掉到哪里去了。”

李晶正是情深之时,听到此语,气得举起手用力打了侯卫东一下,道:“死卫东,真恶心。”她急速走到舞室的一角,从柜台前取了一瓶水,漱了口,嗔怨道:“这么夸姣的时辰,你怎样说起这事,败兴。”

通过这个小插曲,侯卫东和李晶也就恢复了正常,回到了茶馆,四杯龙井清茶仍在,李大嘴和王亚萍却已不见,服务员见李晶出来,马上走了过来,道:“李总,要不要换杯茶?”

李晶专门学过茶道。对茶叶颇有研究,道:“龙井味稍淡,以幽香取胜。这是西子湖畔的风味,如今这个时刻,换一杯味重的铁观音。”

又对服务员道:“把茶具拿来,我来冲茶。”

面对着精致的茶具,李晶用行云流水般举措制造出一种氛围,似乎不是喝茶,而是在虔诚地进行着某种宗教仪式。

侯卫东接过李晶递过来的小杯,举到鼻边,香气就扑了过来。进口,浓而微甜。他赞道:“真香,仅仅杯太小,喝着不过瘾。”

“这是品茶,又不是让你牛饮。”

“今日把李大嘴请来。有没有详细地工作?”

李晶端起了小茶杯,渐渐抿了一口,道:“暂时没有工作,不过我们精工集团以交通建设为主业,与李大嘴打交道是早晚的工作,他是科班出身。技能极好。说话有时比分担副局长还要起作用。分担副局长是从市委办公室调过来的,不明白事务。”

“既然没有详细工作。为啥这么晚了,还要匆匆忙忙跑过来见面?”

“我得到可*音讯,明日下午李大嘴要到美国去,是岭西交通厅组织地,今日是为了给他饯行,我还为他预备了二千美元,算是一点心意。”

对将来目标的准确判断与大胆投资,是李晶运营关系网的诀窍,李大嘴这样的工作,她早已经办得得手应手,也觉得平常之极,说了这事,她低下头,专心地冲起茶来,侯卫东曾经向来对茶道嗤之以鼻,此刻见李晶方法高雅,便也有了几分兴趣。

袅袅的热气在灯火中起舞,就如杨丽萍的舞姿。

侯卫东想起李晶的话,暗叹一声:“难怪李晶出道几年就能纵横江湖,为人处事确有独到之处,女流之辈也不能轻视。”

转念又想到:“李大嘴这样的实权派们,每月只有几百块工资,加上资金,超不过一千元,而那些老板们从他们手中包一个工程,就能够几十万、几百万乃至上千万的赚钱,看着一个又一个百万富翁诞生在手中,心态难免不发生变化,只需心态发生变化,早晚会和这些老板成为好朋友。”

侯卫东心思转了几转,又想到了一个疑问:“今日晚上跟着李晶腐蚀李大嘴,我在这里边算啥,商人?仍是官员?真是不三不四之极。”

李晶抬头见侯卫东俄然间失神,哪里想到他心里转了这么多地念头,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道:“你在想啥?”

“想的疑问多了,比如地球啥时分爆炸,人活着啥含义,世界地根源是啥。”

“你就贫吧。”李晶也没有介意,又专心冲茶。

侯卫东心里想着“商人和官员”的疑问,心境也就冷静了下来,他在上青林经商,原本是无奈之下的无奈之举,谁知山穷水尽疑无路,山穷水尽又一春,他竟然能以修公路和开石场发家,如今在组织部尽管并无现职,可是随时都能够腾飞,境况

青林时相比,已是大大地不相同。

干部的身份,却以开石场发家,侯卫东一直在官与商之间平衡,跟着职务迁升、环境变化、权利增长,这种平衡终究是要被打破地,今日陪李晶会见李大嘴,本是一个偶尔事件,却让侯卫东再次想到了官与商这个敏感疑问。

“是大概考虑这个何去何从的疑问,今后到了沙州,没有一个明确的战略,早晚要出疑问。”

侯卫东想着被请进学习班的众多企业老板,又想着曾经被检察院施行了长达五十多小时疲劳审问,再想着李晶为了结实政府官员所支付的心血或者说是代价,他无论如何不愿意抛弃或许很不错的官路前途。

他在心中盘算着:“首要,自已曾经还算是聪明,一切工业都是用妈妈刘光芬地姓名;其次,成为精工集团地股东是明智之举,可是没有必要掺和到精工集团详细地运营行动之中;第三,将狗背弯交给何红富管理也是正确挑选,如果凡事亲历亲为,只能是辞职经商一途。”

此刻李晶注重到了侯卫东的走神,她笑道:“怎样心猿意马,是不是到了沙州就想着新婚燕尔地美丽老婆,你的新娘子叫张小佳?”

“嗯。”

“我曾经就听说过她的姓名,不是从你这里听说的,她如今是建委办公室副主任?”

李晶说起小佳天然无比,似乎是多年老友,并没有因为两人的热吻而有丝毫心理担负,侯卫东为难地道:“她从建委调到园管局了。”

园管局是新建立的单位,李晶还没有与其打过交道,奇怪地道:“建委是好单位,你夫人怎样想到园管局去。”

“人各有志,她愿意搞事务,不想在综合部分。”

“你夫人在园管局啥部分”

“计财科任科长。”

李晶抿嘴一笑道:“计财科也算是综合部分,而且是有实权的综合部分。”

天南海北地聊了一会,侯卫东用手朝楼上指了指,道:“他啥时分出来?”他并不晓得李大嘴到了啥地方,仅仅觉得他大概在楼上。

李晶撇了撇嘴,道:“李大嘴喜欢折腾,谁晓得啥时分出来,你是回家睡觉仍是留在这里,四楼有客房。”

侯卫东打了一个哈欠,道:“我仍是回家睡吧。”

看着侯卫东坐着老柳的车离开了都市农庄,李晶心境较为复杂,如果侯卫东留了下来,说明他将新婚老婆抛在了脑后,他是一个坏男人,并不值得留恋,可是他挑选了离开都市农庄,李晶心里又空空的,枉然若失,自我宽慰道:“臭男人都是这个姿态,还看得少吗。”

侯卫东到了新月楼的家门口,已经一点钟,他晓得小佳深夜都城将房门反锁,就站在门口打了一个电话。

“喂,老公,如今几点了,怎样这个时分打电话?”

“我在家门口,快开门。”

小佳也才睡不久,听说老公在门外,急速穿着睡衣到了客厅,透过猫眼,见侯卫东一脸疲惫地站在门外,急忙开门。

“大深夜的,在哪里疯去了,怎样如今才回来。”小佳一边啰嗦,一边给侯卫东端了一杯凉开水,道:“在客厅坐几分钟,然后去冲澡。”喝了两口凉开水,小佳又将几片冰梨片端过来。

“老实交待,这么晚了到沙州来做啥。”

侯卫东早就将遁词想好了,道:“张木山如今是我的衣食父母,我要全程陪同他,否则在祝焱那里交不了差。”

小佳没有深究侯卫东的话,陪坐在身旁,道:“今日晚上我陪谢姐打麻将,她说局里让我到西农脱产进修一年,专攻园林规划。”

“你是计财科长,为啥去学园林规划?”

“在一个单位,没有专业,不明白事务,开展要受到限制,工作起来难处也大,在建委的时分我就尝够了味道,这也是我想调出建委的原因之一。”

小佳头*在侯卫东肩上,满脸是美好小女人的表情,侯卫东猛然间想起,在晚上与李晶拥抱着跳舞,而李晶用的香水很格外,如果小佳闻到这香水味就麻烦了。

他急速站起来,道:“我去冲澡,一起来洗鸳鸯浴吧。”小佳脸有微烫,道:“我才洗了,在床上等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