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203章 夜(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沙益路是新修的公路,路面平坦,桑塔纳2000是新车,行驶流通,车内除了黑鸭子的和声,竟无一丝乱声。

李晶脱掉鞋子,赤着腿缩在坐椅上,头则*在侯卫东腿上,很舒服的样子,“今日爬山打猎,太累人了,我要睡一会,到了沙州城郊再叫我。”

她穿戴低胸长裙,润滑的肩头*在侯卫东腿上,春光想不泄也难。侯卫东用手摸了摸下巴,自嘲道:“李晶,你是不是在检测我,我可不是柳下惠,坐怀是要乱的。”

李晶翻了翻身,正面趟在后座上,后脑枕着结实的大腿,用这个姿势就可以正面与侯卫东相对,她两眼有些狡黠,道:“你是我将来孩子的父亲,所以我的身体永久对你敞开,只需你情愿。”

柳大姐聚精会神地开车,两个青年男女的对话从左耳进,又从右耳出。

侯卫东小腹开端患火,他不敢再招惹李晶,屈服道:“你好好歇息吧,我也要眯一会。”李晶见侯卫东四肢老实,脸上也露出笑脸,道:“我就睡一会,到了沙州再叫醒我。”

淡淡的香水味,跟着黑鸭子的和声在车里弥漫,李晶发出均匀的鼾声,一只手紧紧握着侯卫东衣角。好像要捉住啥依*。

侯卫江羡慕李晶地好福气,居然在这样含糊的环境中呼呼大睡,他自嘲地道:“李晶还真是没有把我当坏人。”

温香软玉*在身上,侯卫东禁不住就胡思乱想。可是李晶如此落落大方,所有的欲念反而不敢容易露出面来,否则辜负了佳人的信任,成果。从益杨到沙州,这一段路,侯卫东地小腹一向鼓胀着,当他把李晶摇醒今后,道:“李晶,今后我得了前列腺炎,你即是罪亏祸手。”

这一觉李晶睡得很沉很舒服,她笑道:“我的眼光不错。你色而有度,值得信任。”

进了沙州城,李晶给李大嘴打了一个电话,道:“李哥,我是李晶,我在都市农庄等你。”挂断电话,李晶将后车灯翻开,取出随身携带的化妆盒。迅速补妆。

都市农庄也是精工集团的工业,类似于沙道司地汉湖,仅仅精工集团实力不行,这个都市农庄只算是简化版的汉湖。李晶在沙道司时就担任办理汉湖。此刻弄一个都市农庄也就轻而易举。

“卫东。在李大嘴面前你即是我的护花使者,以免他起花心。”李晶初出道时一无所有。绮年玉貌是她最大的通行证,如今已是精工集团的老总,她就要慢慢地实施人物变换。

都市农庄位于城南一角,城南是沙州的开发区,大片土地被平坦出来,远景无限,仅仅现实人气不足。

李晶与开发区邓晓明关系不错,传闻城南饮料厂破产,就以贱价买了过来,然后把这个饮料厂改造成了都市农庄。

都市农庄分为两个有些,前面一有些是接待外客,有坝子、水塘,小花园、客房部、歌厅部、茶牌室,厨师和有些服务员则是从汉湖拉过来的。李晶虽然是女性,对园工需求也很严厉,可是她在薪酬上并不亏负员工,给大家办了养老保险,这在一般的公司中比较少见,所以她自立门户今后,从沙道司挖了不少有经验地员工。

后面一有些则用围墙隔着,挂着员工之家的牌子,其实里面别有洞天,专门用来招待重要客人。

后厅曾经是厂长办公楼,面积不大,饮料厂虽小,却是数十年的老厂,厂办宅院长着十几颗高大的树,随便给小院增添了压抑幽雅。

厂办一楼被改成了歇息室和小型会议室,侯卫东和李晶走了歇息室,马上就有淡蓝色服装的服务员上前,“李晶,喝啥茶?”

“不用了,二楼茶馆按二级标准预备,客人一会就要到了。”

等了十几分钟,服务员就领着一位儒雅的男人走了进来,李晶低声道:“这即是李大嘴。”

是古龙小说《绝代双骄》的人物,以大嘴吃人而名列榜,在侯卫东心中,沙州交通局的李大嘴想必也是一位悍人,此刻见这位李大嘴如此地书卷气,颇出侯卫东意料,不过,想到李晶说过让自己到护花使者,他暗道:“看来海水不可斗量,色狼不可貌相。”

李晶亲热地挽着侯卫东的胳膊,来到李大嘴面前,“李哥,我给你介绍,这是我的朋友侯卫东。”

李大嘴气色微变,心中很是绝望,原本以为今日晚上会有艳遇,随知李晶带着男朋友,他心思转了几转,笑道:“侯卫东,第一次碰头,幸会、幸会。”他的笑脸属于皮笑肉不笑地类型,没有一丝幸会地诚意。

李晶早就料到会如此,她温顺地笑道:“李哥,到二楼去,都市农庄又经过改装,必定与曾经不一样。”则安之,他还是很有风姿地跟着上了二楼。

进了二楼地茶馆,侯卫东也是眼前一亮,茶馆宛如一座植物园,小桥流水之外,满是一盆盆的室内植物,侯卫东跟着青林镇粮站地老邢,也学了不少观花赏叶的本领,屋里的室内植物种类许多,有芦荟、吊兰、虎尾兰、一叶兰、龟背竹等不少种类,都是常见的种类,仅仅摆放的位置很考究,又维护得好,看上去就别有一番意境。

李大嘴也是正儿作经的科班出身,色是色点,文化素质也不低,见到这般布置也是啧啧称赞。

“这茶馆是才装修好的,所以我专门安放了这些室内植物,芦荟、吊兰、虎尾兰、一叶兰、龟背竹是天然的清道夫,可以清除空气中的有害物质,虎尾兰和吊兰可吸收室内80%以上的有害气体,并且吸收甲>:能力超强。芦荟也是吸收甲的能手,可以吸收1立方米空气中所含的90%的甲。”

李晶一向挽着侯卫东的胳膊,作小鸟依人状,她记忆力好,看过一遍园木公司送来的材料,就到这些大致数据记了下来。

“能到二楼茶馆品茶的人,都是贵客,当然不能让有毒气体损害贵客的身体安康,李哥,你说是不是。”

这间茶馆是厂办大会议室改造的,面积在二百平米左右,被巧妙设计成园林式的茶舍,舒缓的背景音乐在茶舍低低流趟,三人在水、石、花之间转了四五个弯,才来到一个安静的旮旯。

一位佳人坐在桌前,手里捧着一本薄薄的杂志,听见脚步声,昂首之时,侯卫东认出这是当年在汉湖曾经一起泡过澡的漂亮技师,此刻她静静地坐桌旁,宁静温顺的气质与这个茶舍相得益彰。

“这是小王,王亚萍。”

李大嘴见到王亚萍,眼前也是一亮,先前的一丝不愉快马上就飞到了九宵云外。

四人坐下,服务员就端来了正宗的龙井新茶李晶紧*着侯卫东,享用着他安康的男人滋味,虽然明知这是一场戏,她也从中得到了极大享用,在车上之时,她甚至能感受其双腿间的热量,心中暗道:“如果侯卫东要动手动脚,也就随了他。”

而整上车程之中,侯卫东异常规则。

李晶参加工作以来,触摸了太多有权或有钱的男人,她对这些男人的知道或许超过了这些男人的本身,她知道侯卫东也是一位色男人,仅仅他色得有分寸,不象有些男人离开了下半身就不会考虑,今日益沙之行,她对侯卫东又有了新认识,更增了好感。

四人聊了几句,李晶道:“卫东,咱们到近邻跳舞去。”

近邻即是一个小型的舞池,无乐队,音响却是一级棒,在幽幽的灯光中,居然是一首“午夜有收音机,传来一首熟悉的歌。”这首歌是大学时代百听不厌的老歌,如今两人跟着歌声起舞,自有另一种感受。

两人都没有矫情,直接拥抱在一起,李晶身材极好,与侯卫东的身体环环相扣,一曲终,两人一句话也无,侯卫东想分隔,李晶却紧紧抱住他,低声道:“卫东,吻我。”

 

« »